• 您的位置:好看的都市小说>拓跋杰司空心小说纯净版免费阅读(与君此生不相见)

    拓跋杰司空心小说纯净版免费阅读(与君此生不相见)

    来源:zsy 发布时间:2021-03-06 18:29:47 作者:青琵
    古代虐情类型小说《与君此生不相见》拓跋杰司空心形象被刻画得非常饱满,青琵在故事中埋下大量伏笔,让拓跋杰司空心变得鲜活有趣,青琵文笔极佳,强烈推荐。他是骁勇善战的御前大将军,她是倾国倾城的丞相嫡女。年少相识,许下一生一世,曾以为可以共白首,新婚夜却成了她噩梦的开始……
    拓跋杰司空心小说纯净版免费阅读(与君此生不相见)

    《与君此生不相见》第3章 奇热难耐

    这侍卫,正是她从丞相府带来的随身侍卫,陆况。

    ------------------

    好你个贱人!拓跋杰满眸怒火,上前一脚狠狠地踢向了陆况。

    啊!陆况惨叫一声,身子撞到墙上,又掉下来,动弹了一下便没了反应。

    而此时的司空心,露出的那小脸上一片不正常的绯红,身子烦躁地蠕动,热……

    她涣散的意识里,只觉方才快要被冻死,这会又突然奇热难耐,好像被火烤着一样难受煎熬。

    看着躺在地上的女人,拓跋杰上前一手攥住她的手腕,另一只手攥紧拳头正要朝她打去,女人突然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身子蹭了过来,热……热……

    女人身体玲珑的曲线在怀里游走,拓跋杰只觉那一股怒火蹭得窜入小腹,全都成了欲火!

    该死的女人,竟然轻轻一碰他,就轻而易举撩动了他!

    荡妇!男人狠狠地咬了咬牙,嘲讽地道,本将军就看看,你这媚术有多厉害!

    言落,男人竟直接将司空心推倒,撕去她身上所有的衣料,从身后直接刺入。

    啊!司空心痛得惊呼一声,瞬间清醒了三分!

    提着风灯的下人,被这一幕吓得不轻,连忙将昏迷的陆况拖出去,关上了柴房的门。

    在进入女人身体的一瞬间,拓跋杰怔了一下。

    那层障碍,似乎刚刚才被他刺破……

    莫不是她还是完璧?

    怎么可能!

    歌儿亲口告诉他,她这个好闺蜜好姐妹未出阁之前,已经和多名男子有染……

    一想起他听闻的那些关于司空心如何沾染男人的消息,男人恨得咬牙切齿,动作更加粗暴更加猛烈!

    啊……司空心最终痛得晕倒了过去。

    门外,闻讯赶来的叶清歌,听着里面的动静,恨得咬紧了牙关!

    这个该死的司空心!都成那样了,居然还能魅惑将军!

    真应该直接让她死!

    司空心是被一盆冰水兜头浇下去浇醒的。

    她身上刚刚被丫鬟婆子穿上的衣衫又被打湿,哆嗦着缓缓睁开了眼睛。

    在看到身边伏在地上浑身颤栗的陆况时,她诧异地蹙了蹙眉,正要开口,一道冷冷的声音从身侧传来,司空心!你这个荡妇,嫁给本将军的第一天,就敢和你的侍卫私通!

    司空心狠狠一愣,转眸望去,刚好和拓跋杰那双充满怒意和杀气的眸子对上,不由地颤抖了一下。

    将军,妾身……妾身不明白将军话中之意。

    她凌乱的记忆里,明明是和将军,怎么会是陆况?

    还想抵赖不成?拓跋杰冷笑一声,走过来蹲下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满眸阴鸷的盯着她,本将军亲眼看到你们颠鸾倒凤,还不承认?

    瞧着昔日对自己温润如水的男人,突然变得这般冷厉,司空心的一颗心再次撕裂。

    眼泪,无声地滚落,她哽咽道,自从五年前,妾身认识将军开始,心里只有将军……陆况是妾身的侍从,妾身怎么可能跟他……

    看到女人那双清澈的泪眸,男人鹰眸骤然一凛,手松开了她,陆况,你说!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与君此生不相见》第4章 胡言乱语

    跪伏在地上的陆况因为害怕身子筛糠似地颤抖,听到问询,连忙颤抖地开口,回将军的话……小的,小的是夫人的侍从,看到夫人在雪地里快要冻僵,便偷偷拿了披风过去想给夫人取暖……

    不料,不料夫人浑身滚烫,她抱着小的求小的带她走……小的,小的不忍心看到夫人冻死,就带夫人去了柴房……没想到,没想到夫人抱住小的不松手,说她中了药,求小的,求小的要了她……小的不敢,她,她便给小的吃了一粒药……之后,小的就没能忍住……

    闻言,司空心不无震惊地看向他,怒喝道,陆况!你胡言乱语什么?

    他们可以说是一起长大,她从来都待他不薄,何以在此胡说八道?

    好!很好!拓跋杰冷笑一声,真是本将军的好夫人!果然是个狐媚货色!

    没有!司空心坚决地否认,将军明察!妾身没有勾引陆况!

    她话音刚落,只见拓跋杰的随身侍卫从外面走了进来,将手里的一个胭脂盒递给了他,将军,这是从夫人嫁妆里搜到的,和将军所中的迷香一样!

    司空心看到那盒胭脂,立刻摇头,那不是妾身的!

    站在一边一直没开口的叶清歌轻咳了一下,小声道,姐姐可能还不知道,将军讨厌香味,所以这将军府禁止用香。

    这香料不是你的,还能是谁的?

    拓跋杰冷笑一声,厉声道,人证物证俱全,夫人与侍卫私通,即刻送出去浸猪笼!

    那命令里,冷得没有一丝温度,只有滔天的恨怒!

    司空心根本来不及辩解,直接被人用毛巾捂住嘴,将猪笼粗鲁地套在了她身上。

    司空心根本没有解释挣扎的机会,直接被五花大绑之后,抬着从后门走出了将军府。

    茫茫雪地里,女子身上那袭红色袍子格外醒目。

    她那绝色倾城的脸上,惨白一片,只有那双琉璃般的眸子里,满满屈辱和不甘。

    噗通……

    她被扔进了湖水里。

    湖面上还飘着大雪,湖水冰冷刺骨,司空心满眸的惊恐,剧烈挣扎。

    但是,身子还是一点点地向湖底沉去。

    拓跋杰负手刚返回书房,丫鬟匆匆来报,将军,老夫人心疾又犯了,昏迷了过去。

    大夫说夫人家里有仙草,且只有夫人一人会用……

    仙草?

    拓跋杰剑眉一拧,的确说是司空家有还魂草,可生死人肉白骨,是这世间千金难买的仙草。

    男人攥紧了拳头,拧眉道,暂且留着那贱人一条命,去命人把她带回来!

    是!

    司空心以为自己要死了,因为在湖底,她好像看到了一道光,光的那头,她早已仙去的母亲在向她招手。

    冰冷的湖水,一口接一口灌进了她的嘴里,五脏六腑已经焊寒透。

    将军!妾身真的是你的杜鹃……

    正要绝望地闭上眼睛,几名跳下湖来的侍卫,把司空心拉了上去。

    浑身冷得打摆子,她刚上岸,便昏迷了过去。

    司空心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她缓缓睁开眼睛,看到拓跋杰负手站在窗前,心下不由一喜,惊喜出声,将军……

    莫非是将军回心转意选择相信了她?

    所以才会……

    拓跋杰转过身来,冷着脸看着榻上的女人,本将军听闻司空家有还魂草可生死人肉白骨,本将军母亲患心疾多年,你要是能用仙草救了老夫人,本将军便留你一命!

    男人语气轻淡,但字字句句听来都不容置疑。

    司空心的心里瞬间失落了一些,但仍是努力撑着身子坐起来给他行了一礼,妾身不敢隐瞒将军,丞相府上并没有这种仙草……多年里的传闻,父亲和妾身都感到奇怪,不知是谁造的谣。

    你这是不肯给了?拓跋杰瞬间拔高了声音,满目的寒意。

    那负在身后的手,紧紧攥成了拳头。

    他早就听闻司空心视那仙草为宝物,别说给别人了,就是他人看一看都不允许。

    果然如此!

    将军,妾身根本没有什么仙草,如何给将军!司空心不解,到底是谁在造谣传谣!

    毒妇!见死不救!

    拓跋杰咬牙冷冷地说了一句,拂袖正要离开,叶清歌盈盈走了进来。

    将军!叶清歌朝着男人一拜,妾身听闻家中亲人患病,可以割肉疗伤……妾身方才已经沐浴念经,做好了为母亲割肉疗伤的准备!母亲身体耽误不得,请将军准妾身为母亲尽孝!

    说完,伏地跪拜在了拓跋杰脚下。

    真诚孝顺的模样,感动了拓跋杰,他忙把她扶起,本将军娶了一个好妾室!

    言落,转身冷冷地看向榻上的司空心,来人!把这见死不救的毒妇扔进柴房!

    拓跋杰和叶清歌走了后,侍卫抬着司空心扔进了柴房。

    蜷缩在冰冷的角落里,她泪流满面。

    说好了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的,为什么再见时,他竟一点都不认识了她?

    司空心正冷得发抖,拆房门被人推开,叶清歌领着随身丫鬟走了进来。

    好姐姐,委屈你了!叶清歌在她面前蹲下来,满眸的得意。

    司空心自嘲地勾了唇,是你在将军面前颠倒黑白地说了我和杜鹃之间的事吧?

    叶清歌挑衅地挑眉,是我又如何?你以为将军会相信你?

    叶清歌,你会遭到报应的!司空心恨恨地道。

    叶清歌收起面上的笑,一脸狠毒地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我的好姐姐,我的报应不知道在哪,你的报应先来了!我现在,就要割你的肉,去救将军的母亲!

    言落,一把撩起司空心的袖子,从丫鬟手里接过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上一本:玄机纪璇免费全文-玄机纪璇在线阅读 下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