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好看的都市小说>裴然白景小说纯净版免费试读

    裴然白景小说纯净版免费试读

    来源:zzy 发布时间:2021-03-06 18:05:06 作者:怡香
    前妻驾到:总裁心慌慌是由怡香倾力著作的总裁豪门小说,男女主角是裴然白景,小编给大家分享前妻驾到:总裁心慌慌小说.他是权势滔天,富可敌国的白家二公子;她是无人问津的落魄千金,一场利益的婚姻将二人连在一起。他霸道,果决,却唯独对她另眼相待。就在她决定接受他时,他却说:我们离婚吧!好。仅仅一个字,却让她痛彻心扉。当真相揭开,面对他的深情,她又该何去何从
    裴然白景小说纯净版免费试读

    《前妻驾到:总裁心慌慌》第4章 宴会风波

    你真的找回来了?裴然的声音带着些许的哽咽。

    这是她妈妈留给她唯一的遗物,那年在国外留学的时候,放在包里,却不幸被人抢走了,当时江源帮着追了几条街也不曾追回来,却因此成了裴然的男朋友。

    他曾说过,一定会帮她找回来,作为求婚的礼物送给她,却不想,在今时今日,他真的找到了。

    虽然有些晚了,还是物归原主吧!江源明亮的眼眸带着些许的黯然和遗憾,却也没有过多的纠缠。

    谢谢你。裴然死死抓住手链,低声道谢。

    不管曾经江源因何不告而别,她都原谅他了,除了恋人,她愿意去帮助他的事业,愿意继续和他做朋友。

    不和我介绍一下吗?白景的手突然搭在裴然的肩头。

    一边极其暧昧的贴在裴然耳边,用仅两人可以听的见的声音,小声说道:把男人带到自己GG的寿宴上,女人,你是在挑战我的底线吗?

    白景是吗?你好,我是裴然的学长江源,很高兴认识你。江源友好的伸出右手。

    眼中却不加掩饰的审视着白景,充斥着一种男人之间挑衅的目光。

    学长啊!那怎么跑到白家的宴会上了呢?我家应该没有广泛交友到邀请EX的学长吧!白景一只手霸道的固定在裴然的肩头,一手斜插在裤兜里,全然不理会江源的友好问候。

    学长,学妹,还真是一个够暧昧的称呼,都到白家来了,还如此亲密,当真不将他放在眼里吗?

    白景……看不过去的裴然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江源的眼神制止。

    之前机缘巧合之下,和白伯父有过几面之缘,也不曾想学妹会嫁入白家,却是有些缘分了。江源自然的收回手,笑着解释,温暖和煦的如一缕阳光。

    既然已经毕业了,小冉也已经结婚了,江先生还是尊称一声白太太的好,也免得小冉为难。白景环过裴然的脖子,暧昧的贴着裴然。你说是吧!小冉。

    看似亲密,裴然却几乎听到了白景咬牙的声音,想要反驳怒视白景,却碍于场合,不好回应,只能贴着白景小声的哼道:白景,你不要太过分,我们有协议,互不相干。

    协议里可没说你可以在GG的寿宴上,同别的男人眉来眼去。白景贴着裴然的耳朵冷哼。

    你强词夺理。裴然贴在白景小声斥责。

    协议的最后一条有写,最终的解释权归甲方所有哦!白景笑着说道。

    眼神却因裴然对江源的维护与在意,越发的冰冷。

    我自然是不会让学妹为难的,白二少不然也先放开学妹,我们单独喝一杯如何?江源难得打断别人的谈话,笑的一脸温和,眼中却不见一丝温暖。

    好啊!白景笑着随意,一边故作暧昧的冲裴然说道:我离开一下,不要太想我哦!

    好!裴然咬牙,忍住想吐的恶心感。

    另一边,一直瞩目白景的苏卓雅,看到白景与裴然亲密的互动,怨恨的怒火,几乎喷涌而出,端着酒杯故意踩到自己的裙摆,一个重心不稳,手中的美酒就冲着裴然喷散而去。

    啊!小心。苏卓雅假意提醒。

    裴然迅速回头,就见苏卓雅狼狈的摔在了地上。她连忙上前,DS,你没事吧!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刚刚不小心踩到苏姐姐的裙摆了。苏卓雅身后,一个身着红衣礼服的女生一脸愧疚的说道。

    裴然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疑惑的抬起头,当看到面前之人,立即惊喜的喊道:芷歆!

    小冉,真的是你啊!我刚刚远远就看到好像是你,就想过来看看,没想到一着急就踩到了苏姐姐的裙摆。林芷歆惊喜的去拉裴然的手,忽而看到一旁的苏卓雅,顿时变得满脸愧疚。苏姐姐,你不会生我的气对吧!

    自然不会,你又不是故意的,怎么?你和小冉认识吗?苏卓雅心中虽然满是憋屈,恨死了这个林芷歆,却碍于场合,不好发作,只能大方的选择宽容。

    只是随后的宴会里,走路的姿势却总是有些不自然,让人一看就知道刚刚那一下确实摔的极为严重,越发怜惜苏卓雅的同时,也赞叹她的宽容大度。

    嗯,我们是高中同学,许多年不见了,没想到在这里遇见。林芷歆眼中毫不掩饰的激动。

    有林芷歆这样一个碍眼碍事的人在这黏着裴然,苏卓雅有心和裴然套套话,说点什么,也不方便,最后所幸放弃,直接去和那些贵妇人们去打交道去了。

    林芷歆见她一走,立即拉着裴然躲到宴会的角落,嫌弃的说:总算走了,真烦人。

    你很讨厌她吗?裴然笑意盈盈,不见一丝清冷。

    天天一副玛丽苏的模样,我早就看不惯了,刚才还想故意将红酒泼到你身上,幸亏我反应快,故意踩了她的裙子,不然你就成落汤鸡了。林芷歆骄傲的看着裴然,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一副你快夸夸我的模样,说不出的可爱。

    是,多亏了我们林大小姐仗义相助,小女子感激不尽,以身相许可好?裴然难得开起了玩笑。

    对于苏卓雅的行为,却不置可否,这些日子来,她也大概知道一些苏卓雅的为人,这般想要她当众出丑,不外乎是为了白景罢了,就是不知,苏卓雅如此在意白景,身为她丈夫的白泽南,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装看不见的了。

    对于白家的各种事,裴然也懒得去细想。

    那白景怎么办?偷偷结婚也不告诉我一声,我刚刚可是看到你俩在那你侬我侬的说着悄悄话呢!这么快就舍得抛弃你的亲亲老公啦!林芷歆取笑道。

    《前妻驾到:总裁心慌慌》第5章 都是手链惹的祸

    哪就你侬我侬了,我和他不过是家族联姻的牺牲品罢了,我的眼光还没那么差。提起白景,裴然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僵硬。

    可是你们已经结婚了。林芷歆满脸的纠结。

    裴然无所谓的笑笑,随口说:这件事我以后再和你说,总之我和白景,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宴会并不是一个好的谈心场合,二人聊了聊近况,互留了电话约定日后联络,就各自忙各自的应酬去了。

    阳台。

    白景作为主人很快就被人叫走了,江源站在阳台上,目光追随着那个粉色的身影,眼底满是柔情。

    你喜欢裴然对吗?裴馨不知何时出现在江源的身后。

    喜欢如何?不喜欢又如何呢?江源双手环胸,饶有兴趣的看着裴馨。

    江源认出来这是裴然同父异母的妹妹裴馨,可惜她们姐妹的关系并不大好。

    我喜欢白景,白景也喜欢我,我希望你可以把碍事的裴然追走,不要妨碍我,当然我也保证白景不会找你的麻烦,怎么样?裴馨蛊惑道。

    她就不信,白景看到裴然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还会那么维护,裴馨的眼中透着掩饰不住的嫉恨。

    裴二小姐,你最好不要想着去陷害裴然,否则我会叫你生不如死。江源猛然掐住裴馨的脖子,将她贴着墙面提了起来。

    唔,你放开…唔…裴馨拼命挣扎,却因缺氧,越发没有力气。

    以后,我不希望再听到或看到你做出任何损害裴然的事情,否则下一次,就没这么简单了。江源笑笑,嫌恶的将裴馨甩到一边,毫不留情的转身离去。

    裴馨无力贴着墙壁滑下来,惧怕的眼神却一点点被狠毒所占据。

    凭什么,凭什么裴然可以嫁给白景,还有别的男人如此在意,她不甘心,她一定要撕开裴然那虚伪的清高。

    另一边,宴会结束后,才刚刚回到卧室,裴然和白景却再度争吵了起来。

    把手链还给我。裴然的脸上满是焦急。

    不过一个紫水晶的破手链,值得你这么激动吗?还是说你在意的是那个叫江源的学长?白景用一只手指挑着手链,随意晃动着,眼中满是阴狠。

    这个女人如今这般火急火燎的模样,当真以为他们的婚姻是死的吗?大庭广众之下和那个男人眉来眼去的,感动的热泪盈眶,唯恐别人不知道吗?

    你还给我,那是我母亲留给我的遗物。裴然急的双眼通红,本能的去抢,却被白景一个闪身躲过。

    把母亲的遗物送给别的男人?定情信物吗?白景的眼神越发阴沉。

    我不需要和你解释。

    那这个我也不需要还给你了。白景说着,随手一甩,就将手链顺着阳台的窗户丢到了外面。

    你……无耻!裴然咬牙瞪着白景,转身就去外面找手链去了。

    白景若有所思的看着楼下拼命在草丛中翻找的裴然,突然有些疑惑是否真的是自己过分了,不过转瞬想到在宴会上裴然和那个江源的亲密,又觉得这一切都是裴然自找的。

    不想理会裴然,径自上床睡觉,却是怎么都睡不着,翻了一个身,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半夜两点多了,裴然却还是没有回来。

    走到阳台,果然那个蠢女人还在草丛中拼命的翻找,一副誓不罢休的模样。

    带着些许的怨气,白景终究忍不住,也下了楼。

    你是傻的吗?不知道等到天亮了再找吗?白景站在裴然的身后。

    裴然转过头,看了一眼白景,眼中满是冰冷,却是什么也没有说,白景还想说些什么,却突然看到月光下,那白皙的面庞上,居然出现了泪痕,所有的话突然就梗在喉咙里,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宁谧的月光下,裴然不停的在草丛中翻找,白景就站在不远处默默的看着,怪异又和谐。

    不知过了多久,裴然一声惊呼,终于找到那遗失的手链。

    凌晨三点半,两人终于再次回到的卧室。

    包扎一下吧!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对你实行家庭暴力了呢!白景将医药箱扔到裴然的身边,酷酷的走开。

    不过是一个手链,这个女人要不要这么傻,竟是徒手在草丛里翻找,划破了那么多口子也不知道疼吗?

    裴然看着医药箱,懒得理白景的阴阳怪气,自己处理好了伤口,小心翼翼的将手链放到胸口,窝在自己的小沙发上安然睡去。

    第二日,果然在吃早饭的时候,裴然被包扎的双手引起了苏卓雅的注意。

    小冉的手是怎么了?苏卓雅很是心疼的过来查看。

    没事,不小心擦伤了而已。裴然淡然的将手拿开,自若去吃早餐。

    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景没有给你上药吗?苏卓雅亲切的关心着。

    裴然继续吃饭,没有回话,苏卓雅却没有半点退缩的痕迹。

    景最喜欢女孩子有双芊芊素手了,小时候我们一起出去玩的时候,他从来都不肯让我干一点的活,就是出去郊游,连拔根草都不让呢!唯恐我弄伤了手,会留疤的。苏卓雅突然面露回忆,感慨道。

    DS的手自然是娇贵的很。裴然闷声应和道。

    想起昨夜,为了找到手链,她哪里是拔草,完全是把那一片的泥土都翻了个遍,而白景也不过是在身后冷笑观望罢了,果然白景的怜香惜玉也只是针对个别人罢了。

    算了,她想这些做什么,她又不稀罕,裴然暗自好笑自己的想法,竟会不由的同苏卓雅做了比较。

    我说这些,你别不高兴哦!我就是想和你说,一定要多爱惜一下双手,这样,景才会更喜欢你哦!苏卓雅有些暧昧的笑道。

    裴然不在意的笑着,没有再回话。

    苏卓雅还想再继续询问什么,就看到白景一脸阴郁的从楼上走下来,看着二人之间微妙的气氛,瞬间便笑了,笑嘻嘻的端了饭,去伺候身体有些不适的婆婆去了。

    她就知道,白景的心里除了她,不会再容下其他的女人。

    上一本:书荒求小说特工双宝复仇妻by妆卿唇今日更新 下一本:主角是商煜苏络的小说-这爱是真似假在线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