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好看的都市小说>熬夜看完的小说玄机纪璇免费阅读(盖世玄婿)

    熬夜看完的小说玄机纪璇免费阅读(盖世玄婿)

    来源:zzy 发布时间:2021-03-06 17:55:07 作者:争鸣
    玄机纪璇是作者争鸣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以小说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小说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阅读体验飞起,精彩章节抓紧一睹为快。玄机入了纪家,当了纪家的上门女婿,要想日后显贵,必得人前装怂不是?可您堂堂首席军师,装的也太像了吧?
    熬夜看完的小说玄机纪璇免费阅读(盖世玄婿)

    《盖世玄婿》第3章 我其实很聪明的

    事已至此,不论如何,这场寿宴到底是办不下去了。

    权贵们哪里见过这种阵仗,虽然是勉强忍着没因为地上那人从皮肉里露出的骨头恶心到吐出来,但若是叫他们像玄机一般,地上摆着这么个玩意儿还和没事人一样该吃吃,该喝喝,啃鸡爪都啃的如此文雅,原谅他们估计修行一年也到不了这个程度。

    宾客们纷纷离开,寿宴不欢而散。偌大的大厅没一会儿就走的只剩下纪家的人。老太太后怕地坐在太师椅上,满头都是冷汗,只是坐在那儿喘着粗气,连话都说不上来了。

    这也难怪,一个老人家了,再怎么说被人这么明晃晃地表示着想要你的命,甚至差点儿就得手了,那是个人都得怂上三分。

    既然这场地里最主要的话事人变成这样了,自然就得出来一个安抚民心的。从辈分上来说,纪霍也算是在场除了老太太之外说话最有分量的人,因此这茬也得由他来办。虽说纪霍对于之前老太太的决定有诸多不满,不过孝心他还是有的,看见自己的母亲吓成这样,他又怎么可能心平气和地逮着谁问谁一句是不是你干的?

    纪霍是个实在人,所以他直接就把这句群体质问给吼了出来:是谁干的?!站出来!

    没人应答他。

    纪璇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老爹问的是谁。到底是派人刺杀老太太的人呢,还是拿筷子扎刺客内人呢?其实她觉得拿筷子扎人的那个倒是一点儿掩饰自己的意思都没有……

    过了半天,任谁都是一脸茫然。眼看着太师椅上那老太太喘得都快背过气儿去了,纪家兄弟中的幺弟纪元就急急忙忙端了一杯茶上去准备给老太太端上去。

    但谁知道,就在他刚刚路过玄机跟前的那一刹那,玄机放下了手中的一根筷子,很没有诚意的一个假摔就拌了纪元一jio,口中还莫得感情地啊了一声。

    也没人看清他到底干了什么。在所有人都回过神来的时候,纪元就已经是没事人一样被玄机给扶起来了。不仅杯中的茶一点儿没洒,玄机甚至还帮他拍了拍西装上那并不存在的土。

    纪元尴尬之余匆匆瞪了玄机一眼,就把手中的茶端了上去。老太太喝了一口之后被儿子拍着背倒也是好不不少,至少气是能够喘出来了。

    就在众人以为这一波三折的现状终于能告一段落的时候,一声清脆的响声又将所有人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

    咔嚓!

    很清脆的声音,就宛若一只瓷制的茶杯摔了个粉碎。

    纪昀呆愣楞地看着自己手心里那触目惊心的血迹,从嘴角滑落的血液滴落在地上,像是生命在逐渐从身体内抽离。

    他的脸色逐渐变得灰暗。他张开嘴,似乎是想说点儿什么。但没等那句遗言被其他人听见,他就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这是哪怕再没有医学常识的人也能看出来的当场死亡。

    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最终,伴随着一声女性的尖叫,整个大厅彻底乱成了一团。纪元的身体都在颤抖,他看着自己儿子的尸体,抖了抖嘴唇,最后爆发出一声悲痛欲绝的怒吼:——是谁?!是谁害了我儿子!!!

    老太太刚回过气来,没想到又来了这么一出。她的脸色比刚刚更加难看了,简直像是下一秒就要撒手人寰。

    纪元在纪昀的尸体旁边一边落泪一边嘶吼,狰狞的模样实在可笑又可怜。只可惜玄机丝毫没有要体谅他的意思,只看了一眼地上那死不瞑目的尸体,淡淡地道了一句:既然欠了,自然就要还。

    你说什么?!纪元现在简直像一头逮着谁咬谁的疯狗,玄机一发声,他就红着眼直接瞪了过去。

    这幅疯子般的模样吓得到别人,可吓不到玄机。他干脆也不吃饭了,离开座位向着纪昀的尸体走过来,将地上的茶杯碎片拿在了手中:你不是想知道是谁害了你儿子么?那好,我告诉你就是。这杯茶是你本来要端给纪老太太的,里面放了什么东西,你自己不清楚?

    纪元身子猛地一颤。

    看来你倒是想起来了。玄机眼也不抬,将碎片随手扔在了纪元的脚边:至于那刺客的来历倒也简单的很。作为钦定的继承人,纪元没必要在寿宴中途请人下手,而作为嫡长子的纪霍先生有一定的优势,自然也是如此。这么一来,不就只有一个人能做出此事来了么。

    众人一听,齐齐将目光转向了脸色惨白的纪家老二——纪满。

    一个所处的位置不利、又膝下无子甚至无法生育的嫡次子,他在争夺家主之位之时毫无疑问最为困难。因此他绝对不能让老太太将继承人给宣布出来,从刺客头上那夜视仪来看,估计中途的停电也是他做的手脚。他算计的倒是周到,只是可惜,他算错了老太太宣布继承人的时间。玄机的分析句句在理,说得其他人都不由自主点了点头。纪璇看着这幼儿园小朋友点头赞同老师意见一般魔性的一幕,一瞬间甚至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神经错乱了。

    那为什么已经被宣布成为继承人的纪元还要在茶里下毒,对老太太下毒手呢?与纪璇另一个同辈的女孩甚至一边问一边举起了右手。纪璇捂脸,你当这是课堂上请教老师回答问题呢?你问就问你举什么手啊?

    很简单。玄机还真就以老师回答学生般的口吻回答了这位同学的提问:既然已经宣布了继承人,那于纪元而言,老太太自然便再没有了丝毫用处。

    举手的女孩一脸敬佩地放下了手。在场的所有纪家人再次用那种见鬼了一般的眼神看向了这个明明昨天还一声不吭和个哑巴一样的纪家女婿。

    玄机许是不太习惯受人瞩目,轻易就从人群的包围圈里脱了身。

    在察觉到纪璇看向自己的目光之后,玄机移开了一瞬目光,随后有些天然地问了她一句:我其实还挺聪明的,是不是?

    《盖世玄婿》第4章 继承人

    什么叫挺聪明的……从刚刚刻不容缓发生那么些事儿,你不仅一边拿筷子捅了刺客一记,甚至还在偷梁换柱的时候直接把动机都给连带着分析完了,整个过程用了甚至不到三分钟……你是想上天啊?

    虽然纪璇心里是这么想的,不过她自然不会说出来。她思考了一番,很认真地看着玄机的眼睛道了一声:嗯,聪明。

    玄机眯了眯眼,虽然他的表情一点儿没变,可纪璇就是能感觉到他其实在笑。

    三年以来一直都觉得看不透他、连他现在是高兴还是难过都不知道……现在看来,他大概只是不善于将情绪表达出来而已吧?

    与这边两个在案发现场就肆无忌惮散发出恋爱酸臭味儿的现充不同,在场的其他人都戒备地盯着纪满和纪元。眼看着两人的计划全部败露,事件马上就要步入尾声;刚刚还一脸惊愕模样的纪满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无比,就连纪元都站起来把脸上的泪水全部擦干了。

    你们果然……!

    作为纪家兄弟中的嫡长子、同时也是唯一一个孝子的纪霍此刻简直心如刀绞。他与这两个兄弟素来关系不错,弟弟们在他面前的时候也一直都是懂事而听话的,哪儿能想到他们两人为了纪家的家业竟会干出这种大逆不道之事!

    大哥,时代变了。纪元咬着牙把手伸进了西装外套里,脸上虽有不甘但却丝毫没有准备束手就擒的意思。

    玄机眼神一动,默默伸出手来护住了身后的纪璇。

    怎么了?

    仔细想想看,他们怎么可能只准备这么一套计划呢。玄机又用那套老师教育学生的语气回答道:到底是纪家人,他们自己也很清楚。若是事情败露之际无法将纪家的当家这个位置拿下,身后即为万劫不复之深渊。

    说到这里,他稍微顿了顿:我问你,在古代时,太子想提前得到皇位之时一般采取的都是怎样的手段?

    ……围城,逼宫。纪璇睁大眼,顿悟般看向人群中央那两人。

    与此同时,纪元飞快地递给了纪满一个眼神。刚刚还是敌对立场的两人立刻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只有这时候他们才默契得像一对亲生兄弟。

    突然,台上爆发出一声惊呼!

    纪满从怀中掏出一柄匕首,疯了一般冲着台上便冲了过去!一见他这副模样谁又敢拦他?待人们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扼住纪老太太的喉咙,手中的匕首抵在了老人家的喉管上!

    你这畜生!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纪霍整个人的青筋都要爆出来了:你这是大逆不道、丧尽天良!

    大哥,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和三弟合作也是出于我自己的意识。纪满冷硬地回答道,手中的匕首再次往里压迫,老太太的脸也随之更加灰败。他明明应该连鸡都没有杀过,可他的手那么稳,就连眼神也如同死水一般平静无波。

    那是亡命之徒的眼神。

    那为何他会选择与自己的竞争对手合作呢?原因也很简单。事情已经迫在眉睫,玄机脸上仍然看不出慌张的神色,手上还在慢悠悠地收拾桌上的筷子和刀叉:他需要出路。不论成功与否,能阻止老太太说话他就赚了,没能阻止的了,那也没关系。只要在今日让老太太再也开不了口,他就还有扳回一局的机会。

    说罢,他拿起一根筷子,将筷子尖儿对准了纪满的眼珠:纪元自然也明白自己是为虎作伥,不过事情已经败露了,他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吧。若是我没猜错,这大厅内除了纪家人以外,还有不少他们所携带的男友女友蓝颜知已。至于那些,恐怕也都是纪满和纪元安排好的人。

    果不其然,玄机话音刚落,一阵阵咔哒打开保险栓的声音不绝于耳。

    玄机抬了抬眼,四周全是黑洞洞的枪口。刚刚还一脸惊讶的宾客们一瞬间便冷下了脸,一齐掏枪对准了他的脑袋。

    ——你果然很聪明,可惜聪明人往往都活不长久。

    纪满冷冷地看着他:我计划了那么多年,纪家人的底细大多都被我算计得一清二楚。但唯有你我拿不准主意,如今一看果然如此……既然你不肯旁观到底,就请你死在这里,别碍了我的路!

    玄机摊开手,悠悠道了一句:……聪明人活的不长久这一点,我承认,自古以来的确如此。

    ——但是。

    在将这句话从嘴里吐出来的一瞬间,玄机便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纪满惊愕地睁大了眼,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下一秒,一阵钻心的痛楚便席卷了他的意识。

    他手中的匕首掉在了地上,他松开手,痛苦地瘫倒在地板上嘶吼!

    玄机再次出现在纪璇面前的时候,他的身上依然和刚开始一般干净得很。他轻轻垫脚落地,刚刚他收拾好的筷子正插在纪满的眼珠里,而刀叉则全部刺到了持枪者们的大腿上。

    不多不少,全部正好。

    要论短命,败北的枭雄才是几乎必死之人。玄机拍拍手,一派的云淡风轻:我只要比你活得长久就行。

    纪璇一脸懵逼地看着这种只有在武侠片里才遇见过的场景,久久说不出话来。

    老太太面如死灰地瘫在太师椅上,整个人都像是一具即将垂暮的尸体。

    事已至此,她自然不会将继承人的位置再传给那两个白眼狼。好在纪家和治安机关也有些关系,虽说一般来看,这种足以轰动整个京都的大事儿肯定是要挂在头条上的,不过警方硬是给压了下来。先不说影响怎样,就算是如实报道了,估计人们在看到几十余人被刀叉刺进大腿这种报道的时候,也只会对现在媒体瞎编乱造的本事嗤之以鼻。

    所以这么一来,继承人的位置自然就落在了嫡长子、同时也是唯一的大孝子的纪霍头上。然而这位大孝子在表示了一番志向不在此的言论之后,又随手将这个位置扔给了自己的女儿,好好当了一回甩手掌柜。

    其他人抢着要的位置,在他眼里甚至一文不值。

    唯有纪璇,仅仅是去了寿宴一趟划了划水,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得了个继承人的名头。这名头给的人是心灰意冷,本人得的也是稀里糊涂,简直堪称躺赢界的典范。

    上一本:书荒求小说江山源写得小说(沈杰许婉琴) 下一本:有哪些值得推荐的小说错的时间对的你今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