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好看的都市小说>虞渊辕莲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虞渊辕莲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来源:腾文 发布时间:2021-03-06 17:42:45 作者:逆苍天
    经典美文《绝世药尊》是来自逆苍天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虞渊辕莲瑶,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太过分了!”“你们蔺家,不觉得欺负人嘛?”“婚约解除也就罢了,冰魄寒......
    虞渊辕莲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绝世药尊》

    “太过分了!”

    “你们蔺家,不觉得欺负人嘛?”

    “婚约解除也就罢了,冰魄寒晶,凭什么要交给你们?”

    全场哗然,虞家的族老纷纷站起来,大声指责蔺家老二。

    蔺翰羽傲然而立,岿然不动,无视激动的虞家人,继续强硬地说道:“那块冰魄寒晶,也是寒阴宗的意思!”

    “寒阴宗……”

    一听到“寒阴宗”三个字,很多虞家族人客卿,如泄了气的皮球,又缓缓坐了下来。

    比起蔺家,寒阴宗的威慑力,显然要大了不止一个级别。

    蔺家,已经是一座巍峨巨山了,再加上寒阴宗,压的众人简直觉得要窒息了。

    “欺人太甚!”虞郦轻喝一声,突含怒而起。

    虞炜、虞镰、虞郦三兄妹,都是黄庭境修为,其中大哥虞炜为黄庭境中期,二弟虞镰为初期境界,反倒是小妹虞郦,早就是黄庭境后期,据说很有希望更进一步,跨入到破玄。

    因为这样,虞郦在族内,颇有声望。

    可惜……

    “你能修到黄庭境后期,确实不错了,但你可知道,黄庭境后期境界者,在我蔺家有多少个?十个都不止!我们蔺家,不算我和我大哥,破玄境者另有三人!还有一位入微境老祖,也尚在人世!”

    “这,仅仅只是我们蔺家,何况是天源大陆的寒阴宗!”

    蔺翰羽冷眼瞄了她一下,脸上写满了轻藐,“小小一个暗月城的破败家族,连最强的你,都仅仅只是黄庭境后期。这样的家族,凭什么迎娶我的女儿?我劝你们好好考虑清楚,别自找没趣!”

    这番话说完,霍然而起的虞郦,身体都有些僵硬了。

    在冰冷的事实面前,她忽然觉得,满腔热血,其实真的意义不大。

    她忽然有些心疼老爷子,心疼这个好不容易醒来,并已开始展现出修行天赋的侄儿。

    “哎,姑姑真的想帮你的,可……也真的是无能无力啊。”她在内心深深叹息,苦涩地望着虞渊,轻轻地摇了摇头,以眼神示意虞渊忍下今日的耻辱。

    “另外!”

    便是这时,蔺翰羽又猛地看向虞渊,“殷绝,是我养的狗!打狗要看主人,他死的蹊跷,我会查清楚原因!若是让我知道,他的死,和你有关,休怪我不客气!”

    “不用查。”虞渊微笑着,说道:“之前我说谎了,你养的那条狗,就是被我毒杀的。诺,就是这样的丹药,这丹药你或许听过,也或许没听过,它叫鼋血丹。鼋血丹不止是对你那条狗有效,对你本人,也一样有效。”

    说着说着,他就将盛放“鼋血丹”的瓷瓶取出,还朝着蔺翰羽扬了扬。

    所有虞家族人,客卿,轰然变色!

    一道道目光,在这一刻,瞬间聚集在虞渊身上!

    这是什么情况?

    虞渊这小子,难道疯了不成?

    他岂敢承认,是他毒杀了殷绝?还是当着蔺翰羽这个主人的面啊!

    虞家从上到下,从虞璨,到虞郦,到那些族老客卿,面对着巨无霸般的寒阴宗和蔺家,都已经选择退让的时候,为何他偏偏要来这么一出?!

    你这样说了,承认毒杀了殷绝,不是正好给蔺家借口吗?

    如此一来,不是光解除婚约就行了,蔺翰羽必然还要追究下去,令虞家都跟着倒霉。

    众人头皮发麻,暗暗叫糟。

    “是你毒杀的殷绝?”蔺翰羽愣了一下,便残忍地怪笑起来,“不论真假,你既然胆敢承认,那就不要怪我……”

    “鼋血丹!”

    始终未曾开口,仿佛在瞌睡的蔺竹筠,猛地睁开眼,她那张精美的俏脸,如瞬间没了血色,“竟然,竟然是鼋血丹!”

    勃然大怒的蔺翰羽,就要暴起发难,却突然被她给拼命拦阻下来,“别!别激动!”

    “真是鼋血丹?!”她眼神冰冷,以无比严肃且认真地语气询问,再不复先前的淡定。

    虞渊微笑道:“你猜呢?”

    “猜什么?此子,用一枚不知真假的丹药,竟然敢向我大放厥词!”蔺翰羽哈哈大笑,笑声如冰刀般锋利扎人,根本不知“鼋血丹”厉害的他,一把甩开了蔺竹筠,就要向虞渊下手,“我还就不相信,毒杀殷绝的人,会是你这个十七年都没开窍的傻子!”

    一直以来,他都从心眼里厌恶虞渊。

    他的掌上明珠是蔺家,乃至整个银月帝国的骄傲!

    从小到大,他女儿都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却因为他母亲一个错误决定,蒙受着耻辱,时常委屈的偷偷哭泣。

    罪魁祸首,可不就是眼前的傻子?

    就这样的一个傻小子,即便是走了狗屎运,突然开了窍,又能如何?

    居然还敢口出狂言,说什么凭一枚听都没听过的丹药,不但能毒杀殷绝,连自己也会中招!

    “爹!如果,如果真是鼋血丹,我怕你也抵挡不住啊!”蔺竹筠惊叫。

    殿堂内,一众虞家的族人,还有诸多的门客,都呆如木鸡,有点不知所措。

    鼋血丹?有那么厉害?

    “你只要敢尝试,我就让你们父女两个,不能活着离开虞家。”面对着分明被彻底激怒的蔺翰羽,虞渊脸上的淡然笑容,慢慢消失,整个人忽变得出奇的冷静。

    冷静的,像是屠杀了无数生灵的真正凶神。

    那种漠视生命的冷静,其实是一种,从骨子里透出的麻木不仁。

    同样是两手沾染了许多血腥的蔺翰羽,听着虞渊的这番话,看着他此刻的神情,居然有一种遭遇同类的古怪直觉。

    “不仅是你们父女。”虞渊语气愈发淡漠,“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教导我的人,没意外的话,肯定会血洗你们蔺家。”

    此言一出,先前还雷霆大怒的蔺翰羽,强行镇定了下来。

    “你在说什么?”

    他以狐疑的眼神,盯着虞渊的眼睛,然后向女儿询问,“鼋血丹,是什么毒丹?殷绝,真死于鼋血丹?”

    “我曾经听寒阴宗,向我传授灵诀的上师说过此毒丹,破玄境者,中了鼋血丹的丹毒,中丹田会通过八条奇经,将丹毒散逸到五脏六腑。”眼看他稍稍冷静下来,蔺竹筠急忙解释,“父亲,真要是鼋血丹的话,您恐怕也难以抵挡。”

    “鼋血丹……”蔺翰羽依然不太相信,可他的目光,却从虞渊的脸上,转移到那盛放“鼋血丹”的瓷瓶上了,“你说,殷绝是被你给毒杀的?”

    “殷绝,两次谋害我。”虞渊慢慢放松下来,微微眯着眼,以很平和的语气说道:“第一次,我活了过来。到了第二次,就是他死了。”

    蔺竹筠张口想要解释。

    “我不管他,受谁的指使,总之他该死。”虞渊这般说着时,忽然冲着父女两人咧嘴一笑。

    那笑容,令父女两人不寒而栗。

    然后,虞渊就突然剧烈地摇荡瓷瓶!

    “蓬!”

    第二枚“鼋血丹”,就在瓷瓶内,猛地化作一团赤红血雾!

    虞渊的两指,掐住塞住瓷瓶的棉团,仿佛也掐住了父女两个的脖颈。

    “殷绝第一次向我下手,事后,你似乎并没有严惩他。没有严惩,就是纵容!”他静静地,看向了蔺竹筠,冷喝道:“你是否应该向我展现你的歉意?”

    “我……”蔺竹筠张口,却没有说出后面的话来。

    殷绝是她带来的,又是受寒阴宗指使,听命于她父亲,扪心自问,她当真不知情?

    还是,自己给自己找个理由,自己管不了寒阴宗,约束不了父亲,便任由事态,朝着最坏的那一面发展?

    那么,自己内心深处,自己潜意识里,也是……希望这个令自己耻辱的人死掉?

    “还有你。”虞渊再看向蔺翰羽,“你我之间的事情,暂且不谈,我要你现在,向我爷爷道歉。”

    蔺翰羽一脸啼笑皆非的表情,“小子,你觉得你能威胁我?”

    “我数到三。”虞渊一副懒得搭理他的表情。

    “小子!嘿嘿,你以为你是谁?”

    “一!”

    根本没有到三,毫无预兆的,瓷瓶内的棉团,就被虞渊直接扯掉!

    瓷瓶也被他,突然扔向蔺翰羽和蔺竹筠父女,且在半空中,“砰”的一声炸裂!

    赤红血雾,顿时散逸开来!

    仿佛有着智慧灵性,那些尚且还没淡化的血雾,全部涌向了蔺翰羽和蔺竹筠,如一条条发丝般纤细的猩红恶蛟。

    “啊!”

    殿堂内,突然鸡飞狗跳。

    虞家的那些族老和门客,仓惶四处躲避,生怕被“鼋血丹”被波及了,如殷绝般惨死。

    “不是,不是说要数到三吗,为什么才到一,就……”虞镰一脸茫然。

    “我们这个苏醒的侄儿,是个疯子!”虞郦周身灵光流转,“你们速速藏匿在殿堂角落,我去保护大伯!”

    如一道电,她瞬间在虞璨背后出现,推动着轮椅,就要避开。

    “该死的!这混小子,一开始就打算释放鼋血丹的剧毒!丧心病狂,简直就是丧心病狂!无法无天!”大伯虞炜吓的魂飞魄散,可他也算是看清楚了,知道这位彻底醒来的侄儿,应该早就下定了决心。

    所谓的数到三,还有之前的诸多恐吓说辞,怕是在遮掩什么,拖延时间。

    譬如,让那“鼋血丹”的血毒,只向蔺家父女渗透……

    为了达成这个效果,所以才啰嗦了半天?

    ……

    小说《绝世药尊》 第十三章 数到三 试读结束。

    上一本:书荒求小说颜夕江墨琛(闪婚新妻小腹黑) 下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