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好看的都市小说>书荒推荐芳草年年与恨长by妍妍妮子今日更新

    书荒推荐芳草年年与恨长by妍妍妮子今日更新

    来源:zzy 发布时间:2021-03-06 17:40:08 作者:妍妍妮子
    《芳草年年与恨长》,这是由妍妍妮子倾情打造的一本精彩小说,故事情节围绕夏冉默仲少恺展开,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惟妙惟肖。最新章节不容错过。他拥称A市第一美男,这称号可不是吹的,多少美女投怀送抱,可是我怎么听说这第一美男还有另一种说法呢?听说这第一美男男女通杀。额!是男女通杀吗?怎么他每天都折磨得她死去活来。老婆,在想什么呢?老公,听说你男女通杀。
    书荒推荐芳草年年与恨长by妍妍妮子今日更新

    《芳草年年与恨长》第2章 下次找我,给你打折

    昨晚那模糊的记忆慢慢的涌现上来,她好似是被夏紫姮灌了一杯带了药的酒,然后……

    她转头看向那个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的男人,眼眶我微微的泛红,任谁的第一次给了一个不认识的人心里肯定都不会好受吧。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起身。

    仲少恺倒是来了兴趣,他斜躺在床上,一双眼睛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夏冉默穿衣的背影。

    他的视线太过明显,就算夏冉默再怎么想要忽略都不行,她只能加快了手脚,穿上了小内内,夏冉默一转眸就看到了被撕成布条的礼服。

    她的脸色微微僵硬,那可是她最贵的一件衣服了,居然就这么毁了,这个男人是野兽吧!

    你难道就不能怜香惜玉一点?夏冉默的心疼的厉害,也只能把酒店里的浴衣穿起来,找到自己的包给她的闺蜜打了一个电话。

    仲少恺被夏冉默的指责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目光在扫过那地上的碎片之后,他露出了了然的神色。

    夏冉默刚打完电话一回神就看到了仲少恺那委屈的脸色。

    别说,那么一个半裸的帅哥露出这种神色真的很引人犯罪,可是她夏冉默是谁?怎么会被这种低端的诱惑给打败?

    她当然是不会承认自己没钱再来第二次。

    记忆断层在她被强迫喝完那杯酒,之后她隐隐约约的记得她好像找到了一个男公关,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就是这位了。

    长的这么帅,她怕她钱不够啊!

    你把我衣服都撕碎了,所以这次的出台费我不能给全部!夏冉默气势汹汹的说着,而后她从包里抽出所有的钞票,数了数就只有五张,应该够了吧。

    夏冉默上前把五百块拍在床上:就这么多!

    饶是仲少恺那历经各种情况的大脑都忍不住呆了呆,他这是被一个女人给嫖了?他的眼睛危险的眯起。

    然后他咧开薄唇笑的风情万种,然后他看向夏冉默慢慢的道:那衣服可不是我撕的。

    不是他撕的,难道还是她自己撕的?!

    看着仲少恺那认真的神色,不会吧,真的是她自己撕的?难道她这温婉的表象下隐藏着一个狂野的灵魂?

    夏冉默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不敢置信。

    仲少恺看着夏冉默那丰富的表情,唇角微微的勾起,这个女人有点意思。

    他眉眼轻轻的扫过那纠结的小女人,不紧不慢的补刀道:不但你的衣服是你自己撕的,我的衣服你都撕了。

    顺着那修长的手指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堆男士西装的破布在凌乱的丢在一角,一看就知道昨晚的战况是多么的惨烈。

    夏冉默都忍不住红了脸蛋,难道她昨晚那么的热情?天啊,给她个地洞钻下去吧!

    目光落到那个自怨自艾的身影上,仲少恺唇角的笑意就没有停歇过,好久没有遇到这么有趣的女人了。

    他撵着那几张一百块缓缓的说道:这么点可不够。

    夏冉默被那嫌弃的声音气的吐血,那可是她的全部家当,那个可恶的男人居然说不够!

    她瞪着男人,她就是来嫖霸王鸭又怎么样?她敢去告她吗!

    要钱就那么多,要命不给你!夏冉默已经在思考着穿着这身衣服出去行不行。

    仲少恺被夏冉默那流氓的模样逗笑,他曲拳挡住唇角,一双潋滟的眼角淡淡的扫过夏冉默的身躯:没钱?那就肉偿?昨晚我服侍你,现在换你来服侍我?

    夏冉默一阵恶寒,这个鸭子怎么这么猖狂?

    然而不等她细想,一道欣长的身影就站立在她的面前,几近一米九的身高,身形就如同古希腊雕塑般完美,某个不可言喻的地方还超标了!

    夏冉默赶紧捂上眼睛:你流氓!

    我在谋取我的合法收益,怎么流氓了?男人那低沉的声音在夏冉默的头顶响起。

    等夏冉默意识的要逃的时候已经晚了,她被男人一把拥进怀中。

    鼻尖萦绕着的都是男人那明显的荷尔蒙气息,还带着淡淡的清凉的薄荷味。夏冉默只感觉到一股热血直勾勾的冲向她的大脑,让她的脑袋一片空白。

    肌肤的接触是那么的明显,不一会儿,那柔软的薄唇就落到了她的额头,慢慢的向下。

    那微凉的薄唇像是带着火一样,不一会儿就让夏冉默的脸上火辣辣的热了起来,她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恰在此时敲门声响起,夏冉默眼睛一楞,立马推开正准备攫取她唇瓣的男人。她过去打开房门,只见一个穿着笔挺的男人正提着一个简朴的纸质购物袋站在门外,夏冉默看了看上面的标志,不认识。

    不过她已经看到了里面放着的就是一件女装,看来应该是邱泽云送过来的。她关上门就利落的换上了。

    那是一身天蓝色的连衣裙,不得不说穿在夏冉默的身上显的格外的好看。

    就连坐在床上的仲少恺都忍不住眯了眯眼。

    等夏冉默将衣服换好,她瞪了一眼仲少恺:就那么多钱,多了你想都别想!

    眼见仲少恺又有所动作,吓得夏冉默脚底抹油立马开溜。

    然而她还没走出几步就被仲少恺拉住手腕,这力量太过悬殊,她根本就挣脱不开,早知道不放狠话了,早点开溜啊!

    仲少恺瞧着夏冉默那那担惊受怕却强撑着的模样唇角微微的勾起,取出一张烫金的黑色名片塞进夏冉默的手中。

    然后他的俊脸缓缓的靠近,贴着她的脸颊滑过,薄唇落在她的耳垂处。

    只听他开口,轻轻的说道:下次记得找我,给你打折……

    薄唇擦着她的耳垂翕合,吐出来的湿气喷洒在她的脖颈染红了一片。

    夏冉默只感觉一种陌生的悸动从她的心底传来,她捏紧了仲少恺丢过来的名片,头也不回的走了。

    在夏冉默离开后不久,酒店的房门被打开,之前送衣服过来的男人站在门口,恭敬的递过来一套崭新的西服。

    boss,9点有三方会议……

    《芳草年年与恨长》第3章 老婆,我错了

    苏适尽职的汇报完今日的行程,而后目光扫过整个房间,之后落到了床上的伍佰元大钞上,他好像记得boss身上从来不带现金的。

    眼见仲少恺穿好衣服,苏适将床上的五百块收起,看向仲少恺出声询问道:boss,这个怎么处理?

    开个户头存起来,这是我第一次靠自己身体赚来的,值得纪念。仲少恺的声音中带着掩盖不住的笑意,那个傻女人,难道不知道自己是第一次吗?居然还给他钱,真是蠢的可以。

    苏适听到仲少恺的话,忍不住愣了愣,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道:boss,你可真廉价……要知道他们boss就算是被人出资百万也不一定愿意见人,可是这位小姐却只出五百,果然是厉害角色,难怪昨晚那么的厉害!

    的确蛮廉价的。仲少恺摸着下巴笑眯眯的接着道:下次让她加价。

    苏适有点呆滞,还有下次?看不出来他们boss居然好这一口。他不敢多加揣测他家boss的喜好,而是说起了令一件事:boss,林小姐说她怀孕了。

    哪个林小姐?仲少恺步伐顿住,转头问道。

    夏冉默火急火燎的逃出酒店,在确定没有追上来才松了一口气。

    她一出大门就看到了自己闺蜜邱泽云的汽车,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邱泽云看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夏冉默吓了一大跳:冉默你昨晚去纵情声色了?怎么这么的颓废?

    她看了一眼夏冉默身上穿着衣服,又看了一眼她让她带来的衣服,有些无语,明明都有衣服了为什么还要她带?

    夏冉默苦哈哈的转头,她看向邱泽云:我都这样了,你还取笑我!

    她不能说这件事是因为夏紫姮引起的,所以也只能背下这个黑锅。

    邱泽云听完夏冉默的诉苦,心里有些遗憾,她还以为昨晚她哥和夏冉默的好事成了呢,没想到居然会变成这样,看来她哥和夏冉默是注定无缘了。

    一想到她那个老哥,邱泽云就无奈的摇头,喜欢了非不说,现在好了。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对了,冉默昨晚那个鸭有健康证明吗?

    夏冉默听到这个问题,身体僵了僵,健康证明?这个她怎么会知道有没有?昨晚她被灌了药之后迷糊的哪会去问这个?

    邱泽云看到夏冉默这呆愣的模样,一拍额头: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就睡了?

    夏冉默点点头,然后她弱弱的问道:没想到你还挺熟悉流程。

    ……邱泽云暴起给了夏冉默脑门一个巴掌:别转移话题,我就不懂了,那些鸭到底哪里好了,除了长得帅一点,还有什么优点?……丁丁大?

    咳咳咳!夏冉默被邱泽云那十八禁的话题弄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就在这时,车门被敲响,一个门童带着微笑对着邱泽云道:小姐,我们酒店门口禁止逗留。

    夏冉默早就立正坐好,等邱泽云启动汽车离开之后才一脸血的转过身来。

    她偷偷的看了认真开车的邱泽云,小脸红了红,轻声的道:嗯……

    邱泽云抽空给了她一个眼神:恩什么嗯?

    突然她想到之前的问话,腾的一下脸就红了,她尴尬的目不直视:这个事情,也不一定啊……她咳了两声之后小声的问道:有多大?

    一直到医院,夏冉默的耳朵才算是解放了。

    看着医院的大门,其实夏冉默的心里也没有底,谁知道那个男人身上有没有问题,所以邱泽云要她来检查的时候她并没有拒绝。

    夏冉默坐在医院的走廊上等待着最后的结果,邱泽云见她早餐没吃便出去帮她买早餐去了。

    她百无聊赖的瞪着结果,突然前面传来一阵吵闹声,夏冉默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个哭的梨花带雨的美女正在和站在她对面的男人说着什么,因为男人背对着她所以她并不能看到男人的正面。

    然而那男人笔挺的身形无一不彰显着他的气势。

    就在夏冉默准备去拉架的时候,那个背对着她的男人转过了身子,夏冉默瞪大了眼睛,他怎么会在这?她不准备多惹麻烦,低下了头。

    然而她的举动已经被仲少恺看在了眼里,他眼眸凌厉的斜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大步的往夏冉默的方向走去。

    没看见她,没看见她!夏冉默低着头,心里祈祷着。

    可是老天却像是没有听到她的祈祷,一道欣长的身影在她的面前站住,没有要移开的意思。

    老婆。一道低沉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

    感觉到熟悉的气息袭来,夏冉默的身子微微的僵硬,她慢慢的抬起头,立马就看到了一张她永远也忘不掉的俊脸。

    仲少恺唇角微咧开一道弧度,他的眉梢轻挑,像是在跟她打招呼。

    夏冉默继续低下头,当做不认识他。他叫谁老婆啊?难道是刚刚那个女人?

    脸上的笑容僵硬住,仲少恺都有点怀疑自己的的魅力了,要是别的女人看到他的示好,早就乐开花了,可是眼前的这个女人居然还想装不认识?

    注意到那个烦人的女人又要黏上来,他伸手将夏冉默拉了起来,拥入怀中。

    这才将视线转向那个追过来的女人:林小姐你想要生的话,我不介意,只要是仲家的种我不介意多养一张嘴,老婆,你也不介意吧?

    老婆?我?夏冉默呆呆的指着自己的鼻子失声问道。

    仲少恺没去理会林小姐那吃惊的模样,而是可怜兮兮的对着夏冉默道:老婆,我错了,回去随便你怎么罚,现在就不要生我的气了。好吗?

    等等这是什么情况?夏冉默看着那林小姐恨不得将她吃了的表情,她为什么这么倒霉?

    不!我不是……夏冉默着急这去解释。

    可是仲少恺已经没有给她机会,他眼眸扫过一边的助理,然后看向林小姐,声音危险的道:前提是,那是仲家的种!

    说完他又换了轻快的语气:老婆,你要惩罚我回家惩罚,我一定不会拒绝的!

    等等……不是这样的啊!

    上一本:沈清颜赵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情谋天下) 下一本:如意微微写的小说-余生悄悄想起你全文未删减版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