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好看的都市小说>宋染雪盛泽远小说契约老公情深深在线免费阅读

    宋染雪盛泽远小说契约老公情深深在线免费阅读

    来源:zzy 发布时间:2021-03-06 17:40:07 作者:凤飞花
    契约老公情深深是由凤飞花倾力著作的总裁豪门小说,男女主角是宋染雪盛泽远,小编给大家分享契约老公情深深小说.一场契约婚姻,将宋染雪和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绑在了一起。原以为不过是人前做做样子,逢场作戏罢了。只是,为什么那个不要脸的男人天天忘自己这跑?!
    宋染雪盛泽远小说契约老公情深深在线免费阅读

    《契约老公情深深》第3章 刘子墨回来了

    盛泽远沉着脸一路走进公寓楼,身穿藕粉色碎花长裙的女人欣喜若狂地迎了上来,柔声开口:泽远,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

    盛泽远打量着她温婉柔和的容貌,眼睛里波澜不惊:怎么,我不来,你觉得难过么?

    那是当然了,可是我......徐可柔太知道盛泽远喜欢自己什么样子了,便委屈地咬咬嘴唇,眼含泪光:我不想打扰你的生活,不想让你太太生气,况且你刚刚被拍到照片,我很担心你......

    果然,盛泽远的表情明显柔和了许多:好了,我这不是来了么?

    徐可柔这才破涕为笑,接过盛泽远手里的西服挂好,又拉着他走进浴室:你肯定很累了,先泡个澡解解乏,我给你炖汤好么?

    盛泽远点了点头,声音听起来很温柔,却不带任何感情:你出去吧。

    做好丰盛的夜宵,看着男人面无表情地吃下,又温柔地帮他按摩了肩膀,见盛泽远躺在床上闭上了双眼,徐可柔这才收起了一直挂在脸上的温柔笑意,眼底是眷恋和不甘。

    这个男人,这个无比出众,足以让所有人都仰望的男人,她从见到他的第一眼起,就无法自拔地爱上了他。

    她和盛泽远的事情,知道的人少之又少,可从司机和保姆的目光里,她依旧能感受到巨大的满足。

    她徐可柔不过是个普通老百姓家的女儿,却轻轻松松赢了宋家那位天之骄女,得到了盛泽远的心,即便盛泽远已经结婚了,却还是买了房子把她金屋藏娇,有多半的时间都是在她这里。

    徐小姐真有福气,能让盛先生这么宠爱您。

    保姆的话在脑海里回响了一遍又一遍,徐可柔看着眼前熟睡的男人,昏暗的灯光下,他的睡颜俊朗而冷峻,只有口中那断断续续的低声呼唤,暴露了他内心的温柔:

    雪儿......

    徐可柔的脸阴沉了下来,嫉妒和怨恨在心中交织。宋染雪,那个女人凭什么!

    她出身好,长得漂亮,年纪轻轻就是宋氏企业的继承人,这些自己都可以不计较,可是为什么就连身边这个男人,心里想着的还是她?!

    这么久以来,盛泽远给她钱,在这里过夜,对她是难得的温柔,可只有徐可柔自己知道,她和盛泽远之间什么都没有,盛泽远对她好,只不过是因为她和宋染雪那一点点的相似。

    仅此而已。

    盛泽远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梦里他又看见了宋染雪,仍然是那张美丽而骄傲的脸,唯一的不同时,这张脸上没有他看惯了的冰冷表情,而是挂着初恋少女特有的甜蜜笑容。

    这一切,都是源自于她身边那个长身玉立,温文尔雅的男人--刘子墨。

    第二天起床时,迎接他的是徐可柔温婉的笑容和早就摆在桌上的丰盛早餐,这一切都那么像一个和睦的家,是他盛泽远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温馨的感觉,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并不觉得高兴,一点胃口都没有,只是匆匆填了张支票给徐可柔,拿着外套就出了门。

    他没有看到的是,在关上门的一瞬间,徐可柔脸上的嫉妒和怨恨。

    盛世集团和宋氏企业自从联姻后,就干脆成立了一个公司总部,把办公地点设在一栋大楼里,盛泽远和宋染雪每天都在同一层楼工作,对于宋染雪来说,这无疑是一件挺让人烦恼的事情。

    毕竟公司里那么多人,其中不乏双方父母的亲信,因此她白天除了工作以外还要记得跟盛泽远扮演恩爱夫妻,实在是很累人。

    这不,她刚打开音乐,准备舒舒服服地在办公室里吃完早餐再工作,秘书就笑容可掬地拉开了门:宋总,盛总来了。

    好吧,每天必备的演技时刻又开始了。宋染雪悄悄叹了口气,笑着迎上去:老公!

    秘书识趣地走后,宋染雪迅速放开了盛泽远的手臂,自顾自地撕开面包,问:找我有事么?

    蹭个早饭而已。盛泽远毫不客气地从她桌子上拿起一块三明治,咬了一口,不禁皱起眉头:你每天就吃这个?

    不然呢?宋染雪耸耸肩:怎么,徐小姐不是很贤惠么?她没给你做早餐?还是......你们昨晚战况激烈,所以人家早上起不来了?

    盛泽远的眼神冷了一瞬,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时的波澜无惊:你想多了。

    好吧,她对于人家两个人的床笫之事其实并没有什么兴趣。两个人沉默着吃完早餐,宋染雪再次开口:盛先生,我们到底也是合作这么久的的契约夫妻了,对你的性格我多少还是知道一点儿的,你过来到底有什么事情?

    果然是聪明的女人,什么都瞒不过她的眼睛。

    盛泽远冷笑一声,掏出手机将邮件当面发给宋染雪,内容是一份文件,上面写着盛世集团下个月要举行招标会,入选的公司有两家,其中实力最强的一家是位于美国的F公司,而这家公司本次派来参与招标的负责人是......

    刘子墨。

    看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宋染雪只觉得心潮翻涌,一时间差点站不住摔倒,盛泽远眼疾手快地一把扶住她,鹰眸略带嘲讽:怎么,人都还没有见到就这么激动了?

    宋染雪不说话,只是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盛泽远见她因为刘子墨失态到这个地步,心里更是怒气冲天,可看她脸色苍白,到底还是舍不得说难听话,只好亲自给她倒了杯水:

    宋染雪,我提醒你一句,商场如战场,我们和F公司是正常的合作关系,我希望你不要因为个人恩怨影响公司的发展。

    这番话说得并不动听,不过从盛泽远嘴里说出来,倒没什么违和感。宋染雪疲惫地点点头:我知道,盛先生,能麻烦你出去一下吗,我想一个人静静。

    盛泽远却一动也不动,唇角弯出一丝冰冷的笑意:你在害怕?

    是。宋染雪很果断地承认:不过跟你没有关系,现在请你出去。

    宋染雪,我想你还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即便是契约,你也是我盛泽远明媒正娶的妻子,我不允许你在我面前露出这副模样,尤其还是......

    盛泽远的鹰眸中流露出危险的意味:因为别的男人。

    宋染雪头疼欲裂,根本没有心思继续跟这不讲理的男人纠缠:既然你不走,那我走总可以了吧?

    她害怕盛泽远拦着她,想了想便拨通内线把秘书叫进来整理文件,当着外人的面,盛泽远果然收敛了情绪,她便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办公室。

    《契约老公情深深》第4章 强行占有

    一切仿佛是冥冥之中天注定,宋染雪刚走出公司,手机就嘀嘀想起,划开屏幕后,一条消息映入眼帘:

    雪儿,我在以前的那家咖啡馆等你,你能和我见一面吗?

    明知道这么做是毫无理智的,可仿佛鬼使神差一般,宋染雪还是开车来到了那家熟悉的咖啡馆,靠窗的座位上坐着个温和帅气的男人,见到她先是一愣,眼中是复杂的情绪,有思念,有爱慕,也有无奈和愧疚,最终却化为一个笑容:

    雪儿,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为什么不来?

    宋染雪克制住心中翻涌的情绪,缓缓坐在刘子墨面前:我怕你以为我因为你一蹶不振,所以要让你看看,你走之后,我过得比原来还要好。

    五年过去了,她一点儿都没有改变。刘子墨心中苦涩,勉强笑了笑:我知道,雪儿,当年我一走了之,是我对不起你,我......

    你不用说了。心中涌起疼痛的感觉,宋染雪仍然极力保持着微笑:

    你既然参与了盛世集团的招标,就应该知道我如今已经是盛泽远的妻子了,我还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当初离开了我,我又怎么会嫁给盛泽远呢?我想你也知道,如今我和他,过得有多么幸福。

    她的脸上保持着微笑,可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在不停地叫嚣着:不是这样的!

    当年刘子墨留下一封书信,只有短短的五个字:我配不上你,之后就一走了之。她发疯似的到处去找,却一无所获,巨大的折磨让她染上了抑郁症,她不敢让父母知道,只好一个人忍受痛苦。

    就是在那个时候,盛泽远找到了她。

    我们两家是世交,我父亲一直很喜欢你,现在他生命垂危,唯一挂念的就是我的婚事,而你也想让自己的父母放心,既然如此,那干脆我们两个结婚,这样对大家都好。

    那个时候的她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而从小就认识却并不熟悉的盛泽远就像是从天而降的神,将她从泥沼中拯救出来。两个人结婚以后盛老爷子的身体渐渐恢复起来,自己的父亲母亲也不再唉声叹气。而她好像真的放下了一切,又做回了从前那个优秀能干的天之骄女。

    可直到今天见到刘子墨以后,宋染雪才意识到,她根本就没有放下。

    雪儿,我记得这是你最爱吃的芝士蛋糕。

    温暖如春风的声音响起,将她的神志拉了回来,宋染雪看着眼前的芝士蛋糕,忍不住苦笑。

    当年刘子墨还是个穷小子,却有着很强的自尊心,他知道自己喜欢来这家咖啡馆吃芝士蛋糕,就做了好几份兼职,每天累得动都动不了,就只是为了赚钱带自己来一趟,现在他有了很多很多的钱,可以前的美好时光却再也回不去了。

    喝完咖啡后刘子墨提出要送她回公司,宋染雪面无表情地拒绝了。天知道她内心有多么的慌张,对刘子墨有多么的思念,可是那又有什么用?

    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她宋染雪和盛泽远,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想到盛泽远,宋染雪又叹了口气。

    这个男人这两年未免也太古怪了!明明两人一开始说好了只是契约夫妻,互不干扰,可如今......

    她当然不会蠢到以为盛泽远爱上了自己,他现在这么反常,也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的心肝宝贝徐可柔不愿意再做被藏起来的女人,想要反客为主了!

    宋染雪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分析有道理,因此在她回到公司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盛泽远的办公室找人。

    盛泽远似乎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回来了,丹凤眼中闪过一丝惊喜的笑意:

    怎么,刘子墨这么没有绅士风范,都不送送你?

    你跟踪我?!

    宋染雪不敢置信地看着盛泽远,盛泽远的脸上闪过一丝可疑的绯红,轻咳了一声:

    我才没有那个闲工夫,我只是看你情绪激动,怕你做出什么事情来,所以让司机跟上去看看而已。

    宋染雪点点头,决定开诚布公地谈一次:盛先生,老实说你这两年有些反常,这让我很不适应。

    盛泽远饶有兴致地盯着她:哦?我怎么反常了?

    比如说,去年我们一起去意大利出差,在不必担心有人偷拍的情况下你竟然主动提出要去庆祝结婚纪念日。

    宋染雪极力忽视心中那抹异样的情绪,继续说道:还有,我几个月前肚子疼,那时候我似乎听到徐可柔打电话给你,说她也生病了,可你却一直在家待着,没有过去。

    再比如......昨天晚上你那个失控的吻......

    她再怎么厉害,到底也还是个年轻女孩子,说到后面就红了脸,再也说不下去,盛泽远看在眼里,心里升腾起细微的喜悦。

    原来,自己做的这些事,她不是全然不知。

    打量着眼前粉面红润的小女人,盛泽远邪笑着开口:所以?

    所以我想,可能是徐小姐对于我们的关系有点介意,当然,我并不是要挑拨你们。宋染雪犹豫了一下,说出了刚才她深思熟虑后的决定:

    我知道维持这段婚姻关系对于你来说很不公平,可现在盛家和宋家共同成立的公司就要正式对外宣布了,盛老爷子虽然身体好转,也受不了什么刺激,你能不能再忍一忍,等到时机成熟了,我们再办理离婚手续?

    盛泽远听到这话猛地抬起头来:宋染雪,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在说什么?!

    她当然知道!宋染雪看着男人略带怒气的脸庞,有些疑惑,她都这么为他考虑了,他还是不满意么?一定要现在就离婚么?

    宋染雪还没来得及继续开口说话,盛泽远便长臂一览将她打横抱起,大步走进办公室里的休息室,毫不温柔地将她扔到床上,自己也压了上来。

    盛泽远,你干什么!宋染雪见盛泽远冷着脸就要脱自己的衣服,吓得全身颤抖,下意识就要逃跑,可盛泽远哪里肯放过她?两个人在纠缠之间很快就坦诚相见。

    身下的女人满脸怒气和惊恐,却依旧掩盖不住她的美丽,顺着那张脸往下看,是曲线玲珑的身体和白皙滑嫩的皮肤,盛泽远呼吸一滞,带着前所未有的霸气,慢慢吻了上去。

    盛泽远,你这个混蛋,你放开我!女人无足轻重的挣扎和踢打反而让盛泽远更加放肆,他用一只手就轻松地制衡了她,薄唇微抿,吐出冰冷的话语:

    宋染雪,天下没有哪个女人面对出轨的丈夫还能保持笑容,也没有哪个女人一心盼望着跟自己的丈夫离婚!

    我不是你的妻子,我不是!宋染雪大哭着去捶打他,下一秒,盛泽远的热吻就让她浑身颤抖,再也说不话来。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今天见了刘子墨就想着跟我离婚了!盛泽远的动作毫不留情,像是要把宋染雪吞进肚子里:我现在就告诉,怎么履行一个做妻子的义务!

    这个没有心肝的女人,她为什么不想一想!他盛泽远呼风唤雨无所不能,什么样的女人他没有见过?为什么当初偏偏就找上了她?结婚这么久以来,难道她真的对自己一点感情都没有么?!

    心房被巨大的愤怒和疼痛所占据,盛泽远不再犹豫,在宋染雪的哭泣声中,毫不留情地占有了她。

    上一本:新推荐小说爱恨尽处皆是你免费阅读 下一本:热门小说雷武修罗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