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好看的都市小说>求好看的小说殷韵傅千寒小说全集(独守空闺待良人)

    求好看的小说殷韵傅千寒小说全集(独守空闺待良人)

    来源:zzy 发布时间:2021-03-06 17:35:07 作者:默一染
    殷韵傅千寒是作者殷韵傅千寒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书中殷韵傅千寒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总裁豪门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扣人心弦,超棒!她是傅家掌权人内定的妻子,却误打误撞被他的儿子缠上。他把她圈养在自己的身边,蚀骨宠爱,本以为只是为了复仇,却搭上一颗真心。殷韵:不管,我要上你傅家的户口本!傅千寒:乖,再乱填位置,可饶不了。于是说放过她的人,还是把她拆骨入腹。这世界最美好的爱情,大概就是无论多少年后,即使有一个人步伐快了,而另一个人会不知疲乏的追上来,握住心爱之人的手。
    求好看的小说殷韵傅千寒小说全集(独守空闺待良人)

    《独守空闺待良人》第3章 保驾护航

    早晨的光从窗外钻进来,照耀在殷韵白得透光的皮肤上,她手臂跟肩膀上都是吻痕,触目惊心。

    忽然苹果手机的原始音乐响起来,殷韵的睫毛动了动。

    抱着被子,她眯着眼睛伸手去摸床头柜的手机,然而怎么摸,都是被子……

    她身子挪了几下,伸在半空的手随着她的动作僵了一下,随即她猛地睁开眼睛。

    趴在床上,她撑起身子,看向了被子里的身体。

    发现浑身未着寸缕,且满布吻痕的身体,她抱着头大声的尖叫了起来:啊——!

    睡在床另一侧的男人皱了皱眉,被尖叫吵醒,他揉着柔软的黑发坐起来,表情略有些不悦。

    手机铃声停了下来,殷韵持续高分贝的尖叫让男人的脸色更加难看。

    闭嘴!声音带着燥意的说着,他掀开被子下了床。

    殷韵蓦然听到身侧的男人声音,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扭头看向声源,然后她就看到某个人居然不穿衣服站在床边看着自己。

    她立即捂住眼睛接着大声尖叫:啊——!救命!有暴露狂!

    疯了吗?真可惜,刚赚到一笔小费居然就要去医院了。男人站在床边不冷不热的说着,嘶哑的声音过分性感。

    殷韵捂着眼睛,鼓着脸不爽的道:你才疯了呢!你把衣服穿上!快点,不然我长针眼了!

    床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殷韵慢慢的移开了眼睛,结果就看到了某人不可描述的地方对着自己……

    啊!!混蛋!!殷韵尖叫着把对方的腿用力的一推,男人身子歪了一下,然后才坐了下来。

    看着殷韵因为愤怒泛红的脸蛋,他半撑着身子道:今天我心情好,你要多少?

    混蛋你把衣服穿上啊!殷韵气得大叫。

    男人把自己的身体用被子盖上,嘴角的笑意潋滟:好了,你可以睁开眼了。

    殷韵放下手飞快的看了一眼他的身下,确定他盖住了自己某个可恶的地方,她才看向对方的脸:我不要钱!我不是小姐!

    男人撑着下巴,眯着眼睛看了她一会儿,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得,他脸色微微变了一下。

    眼眸多了意味深长,他上下打量着殷韵,似笑非笑的道:那你不要钱了?

    殷韵烦躁的看了他一眼,拉着被子捂着自己,她皱着眉,脸上带着惆怅。

    如果有人问你,你就不要说我们昨晚发生的事情,不然我们都会完蛋。殷韵说着,抬起自己的手臂,她看着上面满是痕迹,又瞪了男人一眼。

    你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吧?我叫傅千寒。看她气鼓鼓的瞪着自己,男人嘴角的笑意加深,眼神更加的深邃。

    不认识。殷韵冷冷的说着,拉起被子将自己裹成一个球缩在床上。

    如果被傅叔叔知道她跟人发生一 夜情,还不知道有什么后果。

    傅千寒没再管她,去浴室洗了个澡,他穿好衣服出来,殷韵还在床上当球。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殷小姐,再见。傅千寒意味深长的说完,便拿起自己手机,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殷韵从被子里伸出脑袋看着他的脊背,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又是一个认识的人!

    殷韵觉得自己要完蛋!

    在床上趴着的殷韵内心很难过,女孩子的第一次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没有了,她只知道对方的名字,连对方是什么身份都不知道。

    在床上趴睡着,她被谈话声吵醒。

    猛然惊醒,殷韵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坐在床边打电话的傅千寒见她醒来,立即把电话给挂断了。

    他肤色白皙,五官俊美。

    穿着西装革履的样子多了些衣冠楚楚,嘴角的笑意潋滟,他将放在一侧的衣服递给了她。

    穿上,长袖的,正好可以遮挡你身上这些痕迹。他说得暧昧,鹰眸含着浅笑。

    殷韵接过他的衣服,还以为他直接离开不会回来呢……

    躲在被子里穿好衣服钻出来,她柔软的长发乱糟糟的。

    下了床,她用手顺了一下头发,然后看向傅千寒,咬着唇再次吩咐道:你不要告诉别人昨天发生的事情,千万不要说。

    傅千寒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殷韵来到门边,穿上自己的高跟鞋,悄悄打开门,她伸出一个脑袋看了看四周。

    确定外面没人,她松了一口气,然后才往外走去。

    才走出两步,看到电梯出来的殷素,殷韵赶紧转身就准备往回跑。

    然而才转身,她的脑袋就被一只大手给按进了怀中。

    殷素的身后还带着最爱欺负她的殷月,两人被酒店的服务生以及傅家的保镖簇拥,气势汹汹的往这边走来。

    殷韵的额头冒汗,身体也止不住的颤抖着。

    把她的脸按在自己怀中的傅千寒倾下 身子,在她耳边轻声呢喃:害怕?

    嗯。殷韵如实的回答着。

    傅千寒笑了起来,将她拦腰抱起来,他声音低沉的吩咐:脸埋在我怀中。

    殷韵听话的缩在他的怀中,双手紧紧的环着他的脖子。

    殷月跟殷素两人见到迎面走来的傅千寒,两人眼底都带着惊艳。

    傅千寒对她们微微一笑,瞬间两人心花怒放。

    三姐妹长得挺相似,不过傅千寒觉得殷韵却是最有灵气的。

    典型的瓷娃娃长相,看起来乖巧,实际就像是是野猫。

    彼此擦肩而过,傅千寒的脚步加快。

    进了电梯,他才放下殷韵。

    殷韵脸颊绯红的把脸埋在他的胸前,低声的道:谢谢啊……

    傅千寒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看着她头顶的发旋。

    两人安全出电梯,殷韵拉住了要离去的傅千寒,眨着眼睛看着他,她可怜巴巴的道:能给我点钱搭车吗?

    傅千寒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拿出一张一百递给他,他眉目潋滟。

    谢谢。殷韵接过钱,声音带着些许不好意思的道谢。

    不用。傅千寒语气平静,眼神深沉。

    再次道谢之后,殷韵赶紧跑出酒店就坐车离开。

    直到坐到车上,她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仔细回想起殷素带着殷月,以及傅家的人去酒店抓她,她猛然觉得不对。

    她们这架势分明就是来抓奸的,而且昨晚她分明就是被下药了。

    殷韵仔细品味一下昨晚殷素的殷勤,心中了然。

    恐怕昨晚那几个男的,都是她跟殷月安排的。

    《独守空闺待良人》第4章 暗流涌动

    傅家与殷家交好,完全是因为她。

    弃文从商的殷华和偶然一次,带初中时的殷韵去上流圈子吃饭,深得富商傅让喜欢,然后就让她认他为叔叔,从此把她当公主养着。

    而殷家也因为她的缘故,生意越做越好。

    可圈子的人都说,殷韵是被傅让当童养媳养着,就等她二十四岁嫁给他。

    因为这个传言,殷素跟殷月对她就很微妙。

    从她懂事开始,殷月跟殷素就不怎么喜欢她,殷月表现得很明显,殷素则是虚情假意的讨好她。

    但是讨厌归讨厌,殷韵从没想过,殷素年纪小小,居然做那种下三滥的事情害自己。

    回到家里,只有佣人在忙碌,爸妈在公司。

    殷韵直接上楼去,回到房间里泡了澡,她趴在床上休息。

    晚上被手机铃声叫醒,殷韵眯着眼睛把拿过床头的手机,然后按下了接听键。

    放在耳边,她声音含糊的道:喂——

    几点了,还在睡觉?那边传来一个醇厚如同美酒一般清润的声音,成熟而充满魅力,还带着些许的宠溺。

    殷韵一听是傅让的声音,立即清醒了几分。

    说句实在话,她现在特别害怕被傅让抓到自己失身的事情,他肯定会大发雷霆的。

    她不知道那些传言是真耗死假,但是她不想嫁给傅让。

    他只是她的叔叔,不会有别的感情的。

    嗯……不是放假无聊么,叔叔你还在国外啊?殷韵故作自然的回答着,但是拿着手机的掌心,溢出了汗水。

    晚上十二点就回国了,后天你跟你姐姐们来我们家,我们聚聚。傅让嗓音温和,语气自然动听。

    殷韵有些不情愿,但还是轻声应道:好。

    韵韵,你也快毕业了,别整日里虚度光阴,放假睡那么久做什么?钢琴有在学么?画也不能落下,艺术行业,要勤学苦练。日常交代完毕,说起正事的傅让语气就开始严肃起来。

    殷韵咬着唇,瓮声瓮气的回答:好的,我知道了。

    嗯,我这边有点忙,你吃完晚上就去休息,挂了。傅让声音清润的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虽然他对殷韵宠爱,但是也很严厉,而且他工作很忙,没有过多的时间跟殷韵闲扯别的。

    所以当圈子的人传言,她总是将信将疑。

    因为傅让没有表现出对她特别的情感来,好像只是单纯的想养个看得顺眼的女儿而已。

    在家里混了一天,她身上的痕迹经过她的处理,已经都消失了。

    换上一身得体的晚礼服,殷韵坐着车去富江酒店。

    本来傅让是说去他家聚聚就行,但是傅家老太太不肯,听说是傅家一个重要的人从国外回来了。

    傅家在A市是百年豪门,家族内关系复杂,而且家族里的人心更加复杂。

    就说傅家老太太,手上占着傅家所有家业股份的8%,而傅让也就12%,其他旁支都是6%以内,所以大家都对傅让以及这位老太太很尊重。

    傅老太太是傅让的母亲,即使他拥有再多股份,那也是要听母亲的话的。

    司机是傅家的,没忍住内心的好奇,她低声问司机:我没听说傅家还有除傅叔叔以外的人在国外工作啊,到底是谁呀?

    司机跟殷韵关系好,而且她的嘴巴也严实,当下便开口道:我也是昨天听说的,说是傅先生的儿子。

    殷韵的脸上带着惊讶,儿子?!傅叔叔从未提起有这号人啊。

    我也很震惊,昨天听到这个消息,据说是未婚先育的孩子,一直呆在国外,这次是老太太叫他回来,估计是想让他继承家业。司机看她一脸的惊讶,接着说道,八卦之心简直不能平静。

    但是傅叔叔还年轻啊……殷韵虽然对这些大家族之间的事情不太懂,但是她明白,就傅让现在这么努力的工作,而且才四十来岁,绝对不可能把傅家所有家业股份让出来的。

    司机闻言,声音不重不轻的道:所以傅家现在面临着一个问题,那就是小的长大了,而大的还未老。

    这话里有话,殷韵是听得懂的。

    恐怕,傅老太太对傅让不满,让傅让的儿子与老爸争家业。

    傅让这些年的确独断专权,整个A市,他的名字比傅家这两个字名气还大。

    傅老太太年轻就拼搏,她在乎的是傅家这个名头,而不是傅让这个人的名头。

    想到这些事情也不是自己能决定的,殷韵也没多问,更不会多想。

    来到富江酒店,殷韵刚进去,就吸引了大批视线。

    但是殷韵很明白,她吸引人视线,并不是因为长得多好看,而是她跟傅让的关系。

    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殷韵端了一杯果汁慢慢的喝着。

    没一会儿殷素跟殷月就来了,而她们的中间,是她们的妈妈,余夏兰。

    但是她并不喜欢殷韵,格外偏爱殷素跟殷月他们。

    殷月一看到殷韵,就对她丢了一个不屑的眼神。

    殷素跟余夏兰看了她一眼,就直接跟别人搭话了。

    殷韵一个人坐在这里,没所谓的吃着甜食喝饮料。

    大家都八卦着傅家回来的人到底是谁,连殷韵都忍不住有些期待。

    不过很快,大家的视线慢慢的落在了殷韵的身上,也不知道殷月跟殷素说了什么,大家看她的眼神都不对了。

    殷韵极大的不自在,放下饮料,她决定去楼上客房休息一下。

    肯定没说什么好话,不然别人不会用那种鄙视的眼光看她。

    殷韵才上去,殷月跟殷素就上来了。

    两人在她要进房之前拦住了她,殷月扬着下巴,趾高气扬的打量了她一眼,然后才道:你那天晚上进了男人的房间,我们是有视频证据的,看你待会儿怎么跟傅叔叔解释。

    所以?殷韵顺着殷月的话问下去,表情不冷不热。

    殷韵,仗着傅叔叔对你的宠爱,你为所欲为,不过以后,你可能没那么好运气了!殷月接着说,眼眸充满了得意。

    她虽然跟殷韵长得有些相像,但是说话的时候,总是趾高气扬而且还尖酸刻薄。

    恐怕事情你们说出来,对你们也没有好处,毕竟……是你们在背后陷害我的。殷韵看着殷月的眼睛,语气笃定。

    上一本:主角是林幼曦霍成彦的小说-林幼曦霍成彦免费阅读 下一本:程安宁宋辰舟全本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