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雅居文学网>小说推荐逆势屠龙免费阅读

小说推荐逆势屠龙免费阅读

来源:花生 发布时间:2022-06-30 17:04:26 作者:韭菜东南生
今天为大家推荐的小说叫做《逆势屠龙》,故事中的主角是朱宇朱慈烺崇祯,最开始看这个小说有点难以想象故事竟然是以这种方式展开的,情节跌宕,小说剧情会如何发展呢?值得推荐。“当!”一声锣响。射击停止,朱慈烺从石台上走了下来,田守信和......
小说推荐逆势屠龙免费阅读

“当!”

一声锣响。

射击停止,朱慈烺从石台上走了下来,田守信和李若链跟在他身后,一左一右,警惕的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朱纯臣徐允祯陈新甲还有其他众将也都跟了下来,众人都知道薛濂要倒霉,隐隐都是看笑话的心态。

“薛濂,这就是你练的精兵吗?”

朱慈烺面若寒霜。

薛濂脸色阵青阵白:“殿下,我营中近日多有痢疾,军士们力弱不能持……”

“你营中几日一练?”朱慈烺打断他的话。

“禀殿下,一日三练。”

“那一日打几枪?”

“一枪。”薛濂咬牙回答。

真是死鸭子嘴硬,不到黄河心不死,都这样了,居然还狡辩。

朱慈烺冷笑一声,迈步走到神机营的方阵前,目光一扫,冷冷问:“你们谁能告诉本宫,你们平常几日一练,一次又打多少枪?”

军士们不敢言,都低下头。

他们不敢骗太子,但薛濂是他们的主将,是侯爷,他们也不敢忤逆,所以只能默然。

“没有人说话?难道我威震天下,当年曾随着成祖文皇帝征战漠北,扫平北元,无人能挡的神机营,到了今日,竟然连一个敢说真话的人都没有了吗?”朱慈烺厉声而叱。

神机营微微骚动,但还是没有人敢说话。

薛濂额头上的冷汗已经涔涔而下,他睁大了眼,死命的瞪着麾下的军士,意思是谁敢胡说八道,老子就要他的命!

朱慈烺等待着,他就不信,一个薛濂能把神机营的天都遮了。

“回禀殿下,”

终于,一个二十多岁的百户猛地拱手,朗声道:“我营中一日一练,但只练架势,不练实弹,实弹十日才得打一次!”

“魏闯!你胡说什么?”薛濂暴跳如雷。

“你闭嘴!”

朱慈烺真想一个嘴巴抽过去,但忍住了,只冷冷呵斥一声,李若链带着两个锦衣卫箭步上前,架住了薛濂,防止他狗急跳墙,薛濂却依然在吼:“魏闯,你敢诬陷本侯爷,就等着被斩头吧!”

“我没有诬陷!”叫魏闯的百户已经是豁出去了,他昂着脖子说:“我神机营自从薛侯爷成为指挥使后,就取消了晨练和晚练,只保留了午练,至于鸟铳,平常都是空枪空弹,大伙做做样样罢了,只每月的月初月中和月底,才有一次实弹射击的机会,至于佛郎机炮,一个月才能打上一次,臣魏闯说的都是实话,如有一句虚言,愿接受殿下最严厉之惩罚!”

朱慈烺点点头,对魏闯的表现很是满意,这个魏闯,就是刚才第一支六十人队的长官,他手下的六十人,都是神经营的精锐,靶盘命中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

而且魏闯颇为刚直,敢说跟为,这样的人才是好兵,才是朱慈烺需要的。

“你!”朱慈烺指指前排的一个旗总:“魏闯说的可是实话?”

那旗总虽然怕薛濂,但更怕朱慈烺,不说太子爷的身份,就是刚砍了一百颗人头的霸气,也足以让他胆颤。

“禀殿下,是真的,我神机营一日一练,十日才打一枪!”旗总不敢不说实话。

“你!”

朱慈烺又指一人。

有人开了头,大家都不怕了,七嘴八舌的回答。

“是,就是一日一练。”

“有时候十天也打不上一枪呢。”

听到这里,众将已经是心如明镜,这个阳武侯肯定是将省下来的火药都贪污了,怪不得神机营如此废物呢。

陈新甲却开始头疼,他知道,太子爷一会肯定会问他薛濂的处置办法。

薛濂已是大汗淋淋,但却依然嘴硬:“殿下,你不要听他们的,他们都是贼兵,诬陷臣呢。”

不过声音却已经虚弱无比,他知道,他终究是隐瞒不住了。

而众将也知道,薛侯爷要倒大霉了,但大家猜不出的是,太子会怎么处置薛濂,毕竟薛濂不是平头百姓,身上背着侯爷的爵位呢,而本朝对勋贵侯爷犯罪,一向都很宽容。

“堂堂神机营,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如果不是亲耳听见,我真有点不敢相信。”

朱慈烺仰天长叹。

军纪败坏到如此,也怪不得神机营在明末战争中,毫无表现呢。

“薛濂,”朱慈烺看向薛濂,声音冷冷:“你可知罪?”

“臣无罪,是这些贼兵诬陷臣。”都看到棺材板了,但薛濂却依然嘴硬,又或者他知道,只要他不认罪,太子就拿他没办法,而只要拖过今日,将事情闹到皇上御前,他就有转机。

“是吗?”朱慈烺冷笑一声,目光看向陈新甲:“陈部堂,以我大明军法,薛濂该当何罪?”

陈新甲犹豫了一下,薛濂身上毕竟背着侯爷的爵位,跟徐卫良不同,而且薛濂是老总督李守锜的人,李守锜虽然已经致仕,在家中养老了,但与朝臣依然有很深联系,尤其是在勋贵之中,拥有巨大的影响力,陈新甲已经得罪了朱纯臣,再得罪一个李守锜,就等于是同整个勋贵阶级为敌了。

但事到如今,陈新甲还有退路吗?

他怕得罪勋贵,但更怕得罪太子。

陈新甲一咬牙,拱手回答:“禀殿下,薛濂执掌神机营,枪炮不修,训练废弛,致使神机营军纪败坏,英武不存,按律应斩,然薛濂连连喊冤,个中或有隐情,因此臣以为,应将薛濂交由三法司会审,以定其罪,若真有懈怠,再斩也不迟。”

朱慈烺冷笑:陈新甲这是两面讨好啊,即说了他想听的话,也给薛濂留了活路。

“殿下,冤枉啊!”即便如此,薛濂也是不能接受,他惊恐的大喊。

“两位国公,你们的意思呢?”朱慈烺看向朱纯臣和徐允祯。

朱纯臣恨的牙痒痒,每次都问我,但每一次都不听我,不知道还以为我跟你唱双簧呢?

但表面却诚恳,拱手:“殿下,陈部堂所言极是,将薛濂交由三法司审理最为恰当。”

朱慈烺淡淡一笑,看来薛濂的侯爷爵位,还是很管用的,陈新甲和朱纯臣都为他说情,好吧,反正今日也没打算杀薛濂,薛濂毕竟是侯爷,杀了薛濂,后坐力太大,他暂时还不想同勋贵们全面开战,于是点点头:“既然部堂和成国公都这么说,那就这么做吧,不过薛濂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来人啊,将薛濂拉下去,杖八十!”

听到此言,原本稍稍松口气的陈新甲又紧张起来。

大明的杖八十,可是很有讲究,轻一点,床上躺两月就好,重一点,直接就一命呜呼。

难道太子今天非杀薛濂不可吗?不能斩首,就杖毙?

“殿下,臣有下情禀报!”

薛濂终于是怕了,他嘶吼着:“我神机营已经欠饷半年,军需物资也从来没有实额实发……我是陛下亲自任命的神机营都指挥使,你们不能这么对我,啊,啊!”

锦衣卫却不管他,将他拉下去,直接在校场上就“开打”。

薛濂惨叫声不绝于耳。

堂堂侯爷,众目睽睽之下被脱了裤子打**,也算是少见了。

五十棍之后,薛濂声音微弱。

八十棍打完,薛濂没有声音了,不过没有死,只是晕过去了。

因为事先得了朱慈烺的指示,因此两个锦衣卫下手很有分寸。

看着薛濂的惨样,众将都是后怕,幸好太子爷准许他们戴罪立功,不然他们岂不是比薛濂更惨?

当然了,更惨的是徐卫良,被送进了锦衣卫的诏狱,还不知道在里面要受什么折磨呢。

见薛濂没死,陈新甲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如果薛濂死了,那些勋贵奈何不了太子,必然会将怒气撒在他的头上,他偏偏又一身的窟窿。现在好了,薛濂没有死,如此,纵使勋贵们有所怒气,应也不会太过分。

处理了罚,现在该赏了。

“神机营百户魏闯忠勇正直,刚才打靶更是百步穿杨,军技娴熟,这样的兵,得赏,我意拔擢他为千户,不知道国公意下如何?”

朱慈烺淡淡笑。

朱纯臣脸色难看,事到如今,就是傻子也知道太子要整顿京营了,他这个总督也就是这最后一天的荣景,太子没有治他的罪,已经是给他面子了,所以不管多恨,他都不敢表现出来,太子说出的人和事,更是要同意。

朱纯臣拱手:“殿下英明。”

朱慈烺走到神机营的方阵前:“魏闯!”

上一本:小说排行榜~全文免费阅读&隐婚秘爱:夫人今天离婚了吗完本 下一本:经典小说重生之小常在翻身记全目录章节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