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雅居文学网>鹊踏枝by白鹭为双今日更新

鹊踏枝by白鹭为双今日更新

来源:mp 发布时间:2022-06-30 16:48:17 作者:白鹭为双
这部小说《鹊踏枝》小编极力向大家推荐,不管是内容还是主角柳如意沈岐远设定都非常吸引人,而且作者白鹭为双的文笔很好,剧情通俗易懂,跌宕起伏,值得推荐。第1章开始 第1章 好久不见如意端起手旁的芙蓉白玉杯轻抿了一口,酒香盈齿,入喉回热。“姐姐莫再喝了。”对面的女子略带哭腔,“我知道姐姐心里不痛快,姐姐莫要怪侯爷,这事都怪我,是我对侯爷情难自抑,是我—...
鹊踏枝by白鹭为双今日更新

第1章开始

妙啊。

如意忍不住抚掌。

撬墙角的人不能承受流言蜚语,就让她这个受害者含泪祝福?

许是她眼里的讥诮太过明显,贺泽佑放柔了声音安抚道:“我知你非我不嫁,等贞雪先过了门,缓上一年,我便来迎你就是。”

迎她做什么?给他做妾?

如意眉梢挑得老高。

“姐姐也很惊喜吧?”文贞雪直了直身子,“既然如此,那供神街的三十六间铺面——侯爷虽然已经接手良久,但姐姐一直将房契地契藏着没给。都是一家人了,姐姐还是早些着人送过来。”

贺泽佑跟着点头。

酒意上涌,如意脑瓜子嗡嗡的,她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这望月阁。

小小的酒楼雅座,竟能一次凑齐两个死不要脸的,真是大造化。

她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抬袖抹过嘴角残酒,终于开了口:“祝二位琴瑟和鸣,白头偕老——至于我的婚事,包括那三十六间铺子,都不劳两位操心了。”

贺泽佑一听就起了身:“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另娶,铺子我会收回。娘亲送我的东西,焉能落在畜生手里。”

“你!”

“姐姐这说的是什么话。”文贞雪也急了,“以姐姐如今的名声,若嫁不进侯府,定会被老太师给打死。”

是怕她被打死,还是怕她收回铺子?

如意盯着这二人瞧,直瞧得两人心虚地转开头。

真没意思。

她扔开酒杯,拂袖往外走。

“站住。”贺泽佑连忙跟上来,“话还没说清楚,那些个铺子——”

如意加快了步伐,出门右拐,却发现前头没路。

后面的人已经伸手朝她胳膊抓来:“你听我说。”

收手避开他的动作,如意干脆一把推开了旁边厢房紧闭的门,进去之后反手就将门扣上。

屋内纱帘被她的动作带得一瞬翻飞,青黄交错的颜色里涌动着一股薄荷香气。

她莫名就放松了些。

贺泽佑依旧不死心地在拍门,可没拍两下,就有人斥道:“放肆,岂敢扰了我们大人清净!”

如意一愣,这才察觉到房内有人。

她飞快转身,一把泛着银光的剑已经凛然而至,恰好抵在她的喉间。

睫毛颤了颤,她咽了口唾沫。

面前这人眉似双剑,眼藏寒星,轮廓硬挺得像锻过的白铁,瞧着分外不好惹。

但……

她视线侧移。

这人左眼眼尾下居然还有一点泪痣,轻轻浅浅,像拂在宣纸上的沙粒。

再往下,嘴唇也纤薄柔软,就算是死死抿着,也让人想伸手摩挲。

她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

喉间利刃更近一寸,如意回神,眨了眨眼,老实地将双手举高,用唇形无声地道:“误会。”

对面这人显然不吃这套,伸手捏过她的袖袋,又用剑柄抵了抵她的怀中,确认没有携带杀器才松了手。

他后退半步,这姑娘却是跟着他往前了半步,整个人都欺了上来。

酒香扑面,他嫌弃地拧眉,刚想挥手让她出去,就听得外头有人喊:“如意,你休要惊了宗正大人,快些出来!”

宗正大人?

如意挑眉,略略低头,这才看见这人穿的是二品的绛紫流云锦。

宗正司统管百官与其亲眷的行止,可直谏于君,权势极大,就算是宁远侯也得怕上三分。

一个念头涌上来,如意不但没退,反而踮脚,双手懒伸,勾住这人的脖颈对外道:“原也是约好在此相会,我又怎会惊了大人,劳烦侯爷给个方便,隔壁桌的酒水算我请了。”

贺泽佑愕然,门外的侍卫也愕然。

沈大人能与人私会?开什么玩笑,那可是沈岐远,当朝长公主之子,陛下亲点的知宗正事兼刑部司,人出了名的端正循矩,行冠宗室。

她说玉帝下凡与她私会都靠谱些,沈岐远怎么可能。

贺泽佑没好气地道:“你快出来吧,我可不想在宗正司的折子上看见你的名字。”

如意撇嘴:“都这么久了,你看他可赶了我?”

确实没赶,只双手捏着她的手腕,用一种像要吃人的眼神看着她。

她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甚至往前探了探头,温热的鼻息拂过他的喉结,酒气氤氲。

沈岐远眼里怒意更甚,背脊却也僵硬起来,一抹红自耳根向上,浸染侧脸。

如意看得意外,咋舌道:“大人这么不经逗?”

话刚落音,嘴就被人捂死。

如意无辜地眨眼。

沈岐远手上力道不轻,双眼冰寒:“再多吐一个字,你柳府上下一个也别想脱责。”

他周身的气势十分吓人,如黑云压城欲摧之,屋中纱帘应声狂卷,旁边花几上的青瓷瓶也跟着晃了晃,随便是谁站在这屋子里,腿都得软上一软。

然而,不知道为何,如意就是不怕他。

她笑着睨他,乖巧地点头,目光却是自他喉结起,一路往下打量。

沈岐远蓦地松开了她,别开头道:“那人走了。”

屋里酒气和薄荷香气被风一吹,都消散了个干净。

后退半步,如意眼里恢复了清明,规规矩矩地与他行礼:“多谢大人,方才多有冒犯,还请大人莫往心里去。”

这会儿态度倒是挺好。

沈岐远缓了神色,刚想开口,面前这人就径直转身,潇洒地离开了他的厢房。

多一眼都没再看他。

第2章 疯批小美人

沈岐远被这人给气笑了。

饶是知道自己是她借来挡外头那人的,但她这脸是不是翻得太快了些,连个过渡都没有。

“大人。”周亭川愧疚地进门,“属下只是去楼下了一趟,谁知道他们会……”

“罢了。”他拂袖,“府中的护卫可安排妥当了?”

“大人放心,里外里围了三层紫帽侍卫,任什么飞贼强盗也闯不进去。”

那些人可不是普通飞贼强盗。

沈岐远沉吟:“给府中的人说一声,最近尽量不要出门。”

“是。”

大案将破,暗中窥视之人必定按捺不住,他倒要看看,他们还能用什么来威胁他。

“阿嚏!”

如意坐上自己的华盖宝车,突然觉得背后有点发毛。

她左右看了看,疑惑地嘀咕:“这天倒是越来越冷了。”

“奴婢在府里熬着热汤呢,姑娘回去就能喝。”剪灯在车旁道。

回去?

轻叹一口气,如意哼笑:“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太师府怕是没那么好回喽。”

柳如意倒贴贺泽佑四年,日进斗金的铺子白租给他四年,往贺家跑也跑了四年,整个临安都知道她是贺家半个媳妇儿。

但现在,贺泽佑说要娶文贞雪。

这消息没两日就会四处传遍,到时候以柳太师那爱重面子的性格,一定会把她当众打死,好用她的血把他那高贵的门楣给洗清白。

正想着,车就突然调了个头。

如意感觉到了,正想夸剪灯反应快,却听得她在外面尖叫:“姑娘——”

马车倏地往前疯跑起来,车厢晃荡不已。

如意扶稳车壁抬头,感觉有四五个人落在了车辕上,少顷,一个蒙面人掀帘进来,用手掌宽的刀敲了敲她面前的矮几。

若是寻常女子,见着这般场景定会被吓哭。

可如意瞧着,丝毫不觉得是什么大事,甚至还从小抽屉里多取了一个杯子放在这人面前,笑眯眯地问:“壮士求财还是求色啊?”

大抵是她的反应太平淡,蒙面人很是不悦,粗声粗气地道:“别多问!”

说是这么说,他那双眼睛却还是往如意脸上扫了扫。

很是娇俏的小美人儿,五官秀气,长眼含媚,一身玫瑰粉亮缎将她的玲珑身段裹得恰到好处。

他不由地起了邪念,咽了口唾沫道:“你把外裳褪了。”

如意挑眉,纤手往下颔一托,眼里满是不悦:“也忒粗俗了些,好听的都不会说两句便让让人脱衣裳?”

她嗔怪起人来也是好看得紧,眼梢上扬,樱唇微微抿起,又矜傲又惑人。

蒙面人愣了愣,第一反应竟是嘟囔:“我们这些走江湖的,哪会说什么好听的。”

如意朝他勾了勾手指。

蒙面人犹豫了片刻,还是凑过去到她对面坐下,正想说什么,却见这姑娘倏地拉下了他的面巾。

他大怒,当即又将刀横在了她喉间,刀锋锐利,一碰着便在她脖子上抹下血来。

如意像没察觉似的,头都没低一下,只伸素手越过他的刀,食指微曲,勾起了他的下颔。

“长得还算有几分姿色。”她眼里眸光潋滟,饶有兴致地打量他,“不说好听的也可以,与我唱首曲儿来。”

艳红的血滑过她无比白皙细嫩的脖颈,掉进交叠的衣襟之中。她恍然不察,清澈的眼里只映着他的眉眼,盈盈有光。

他扭头看沈岐远,觉得这个鬼阎罗都亲切了起来,忍不住喊:“大人,大人救命啊——”

上一本:种田女家主暴富宠夫郎全章节 下一本:好看的小说沫妍云彭是哪部小说-落花时节嫁郎君全目录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