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雅居文学网>种田女家主暴富宠夫郎全章节

种田女家主暴富宠夫郎全章节

来源:mp 发布时间:2022-06-30 16:38:17 作者:豆豆
《种田女家主暴富宠夫郎》,这是由豆豆倾情打造的一本精彩小说,故事情节围绕安悦苏之时展开,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惟妙惟肖。最新章节不容错过。第1章开始 第一章 她又活了简陋的土屋里,除了一张床,就只有一张缺了腿的桌子,还有个破烂的衣柜,隐约能看到里头凌乱的衣裳。安悦躺在床板上,生无可恋的睁着眼睛,看屋顶。她死了。空间种植基地爆炸的瞬间,她...
种田女家主暴富宠夫郎全章节

第1章开始

然后。

她又活了。

重生在了一个好吃懒做,偷鸡摸狗,无恶不作的二赖子女人身上。

昨日的时候,这蠢女人给她家三夫郎下了药,准备要了丫小贱蹄子,结果被揍了一顿之后,一脚踹下了床,脑袋磕在桌腿上,一命呜呼了。

外头, 脚步声由远及近。

“妻主,该喝药了。”

温润悦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安悦慢慢扭过头去,就看到身形单薄的男人走了进来,逆着阳光,只能看到他被夕阳晕染的挺拨身姿,一身青衫,干净整洁。

苏之时,她这具身体的四夫郎。

她现在所处的世界,是名为大周朝的女尊世界。

这原主安悦,就是个地痞无赖,好吃懒做,可让街坊邻里都称奇的是她四位各有千秋的美夫郎,羡煞了不少人,谁说起来都是眼红嫉妒恨,一个臭流氓,不知道哪里来的艳福。

只有安悦知道,原主心里苦啊,有夫郎有个屁用,毛都不让碰一下,还每天对她下毒手。

大夫郎萧行彦,长相俊美,力大无穷,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她,只要近身准挨揍。

二夫郎于渊,妖冶绝美,使的一手好毒,敢打他主意,一针扎下去,三天下不来地。

三夫郎谷阳,高冷出尘,不过那就是一万年不化的冰山,只能远观不可亵玩的高岭之花,多看一眼就要戳瞎你眼睛。

四夫郎苏之时,温润如玉,接人待物彬彬有礼,脾气也是最好,从来不与人置气,不过要是敢碰他,前头三个加起来弄死你没商量。

说是娶了四个夫郎,实际上就是供了四个祖宗在家里头,只能看不能吃,原主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在家过的不顺气,就去外头作,在家偷钱偷东西拿出去变卖,跟一群狐朋狗友胡吃海塞去赌博。

“妻主,喝药。”苏之时端着一碗黑漆漆的药水递到她面前。

“之时,我能不能不喝药,我不想喝药。”安悦从小就不喜欢喝药,身子又皮实,头疼脑热的自己就扛过去了。

苏之时端着药碗的手僵了一下,她从未唤过他名字,也从未用这样温软的语气跟他说过话,更从未用如此清澈不含一点猥琐欲望的眸光看过他。

从前的时候,要是不愿意喝药早就打翻了,心里有些疑惑,微微蹙眉,端着药就要出去。

谁知道安悦突然跟疯了一样,死死的抱着他腰,惊恐的看向门口,声音发颤:“之时你别走,你不能丢下我!”

门口方向,男人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

男人一身短衫,气宇轩扬,五官俊美,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领口处露出力量感十足的精壮胸膛来,背上的箭筒还没来及取下来,剑眉微蹙,指着安悦就是一嗓子:“安悦,你放开他!”

安悦怕怕的躲在苏之时身后,声音带着哭腔颤抖着,恶人先告状:“萧行彦你别过来,我警告你别过来,不然我告你家暴啊!”

苏之时被人搂着腰,女人身体炽热的温度让他一时间很是厌恶,挣扎了一下却被她抱的更紧了,不悦的冷声道:“松手。”

“之时,他要打我!”安悦抱着就是不撒手,哭喊着控诉,看着萧行彦一脸懵逼的神色,心里带着几分快意,让他们一个个嚣张!

苏之时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弄懵了,听着她软糯的求救声,心软了一下,微微垂眸,就能看到女人红着一双眼睛,委屈害怕的要哭了,看向来人:“萧大哥,她没有把我怎么样。”

萧行彦皱眉看了安悦一眼,见她脑袋一缩,躲到了苏之时的身后,桀利的鹰眸像是能穿透一切般又扫了一眼:“她真没趁机欺负你?”

“没有。”苏之时不知道她怎么突然间变了一个人似的,要是以前,见到萧大哥过来早就破口大骂了。

“我警告你安悦,你要是敢对之时意图不轨,我就一刀削了你!”萧行彦一句话落,转身走了。

“放手。”苏之时声音渐冷。

安悦放了手,小心翼翼的去扯他衣摆,委屈巴巴的:“之时,我想通了,我决定要改邪归正,浪.女回头,绝对不会再做混账事了,你能不能信我一次?”

一家子各怀鬼胎的男人,就苏之时还好点,她现在要找个人联盟,一起对抗他们,不然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苏之时垂眸,对上女人一双清透的不含一丝杂质的黑亮双眸,还有她期待的眼神跟那副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模样,心绪复杂,不知道她说的是真的还是诳他的。

“我知道你不信我,我现在就发毒誓,要是我安悦有一个字假话,就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安悦认真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字字铿锵。

“妻主,发誓谁都会。”苏之时说完,挣开她离开。

安悦看着他的背影:“苏之时,我会用行动证明我没有撒谎,我已经不是以前的安悦了,不管你信不信我都会做给你看!”

一直到苏之时走远,安悦翻身面对着墙壁,眼底神色渐冷。

家里这几位大佬,没有一个省油的灯。

大周朝有明文规定,男子到了20岁必须要嫁人,否则就强制性分配,老大萧行彦被逼无奈才选择了她,家里没有长辈,就她一个光杆司令,又欺软怕硬好吃懒做,确保成亲后能拿捏住她,不出意料,安悦见到他就怂。

老二于渊是被萧行彦给带回来的,重伤昏迷,在安家养了一年之后落了户,成了她名义上的夫郎,原主都不知道他干嘛的,只知道他会医术,善用毒,家里有个他药庐,狗和安悦不得入内。

老三谷阳是被她救回来的,在村头的大河边捡来的,本来以为是个性子好的,没想到就是个高岭之花,威胁着原主把他留了下来,也是名义上的夫郎,不知道他背景。

老四苏之时身世最简单,是安悦她娘安欣没死之前打从小倌馆门口捡回来给她当夫郎的,病的半死不活的,养好了身体还是虚,在安家住了五年,性子温和,相比较而言是对原主最好的一个。

如果让她选一个结盟对象,就只有苏之时,她一定要把家里几个心怀不轨的王八蛋全都赶出家门,休了他们!

安悦确定了重生后自己要做的第一件事:攻略苏之时!

第二章 她怕是疯了

外头天色彻底黑了下来。

“没死就滚出来吃饭。”萧行彦在门口喊了一句,看着床上的女人,冷嗤一声:“没用的东西。”

安悦憋了一口血:卧艹!萧行彦咱们走着瞧!

可是能怎么样,人家骂的是对的,蔫蔫的穿了鞋下床去吃饭。

安家其实是个小四合院,正北四间正房,正东三间厢房,都是青砖白瓦亮亮堂堂的砖瓦房。

只有正西方,是三间茅草屋,跟对面的房子比较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对面是豪宅,这边是棚户区。

豪宅正房四间,住的是安悦的四位夫郎,三间东厢房,一间于渊的药庐,一间谷阳的书房,还有一间放置的是家里的杂物。

西厢房三间棚户区,是安悦的住处,不知道的进家来肯定以为是放杂物或者住牲畜的。

安悦泪目,这群没有人性的王八蛋!

对面的药庐亮着烛光,二夫郎于渊采药回来了,苏之时正帮着他晾晒药草,放在药架上。

男人一身素色长衫,一张脸长得极其美艳,却又没有任何的阴柔之色,尤其是一双潋滟的桃花眸,眼波流转处勾魂摄魄,到底是生了一副好容貌。

跟他站在一起的苏之时,五官精致,一身温润的书生气质,芝兰玉树般好看,笑起来的时候颊边竟然还有俩浅浅笑涡,就是有点儿清瘦了,脸色有点儿过于病态的白。

于渊跟苏之时也走了过来,看到安悦的时候,眼底闪过明显的厌恶来,招呼都没打进了堂屋。

萧行彦已经把饭菜都盛好了,三人说说笑笑的入了坐,柔和的油灯光晕的很是温馨,三人也很和谐。

安悦鼻尖蓦然一酸,突然伤感了起来,胸口憋闷的难受,这一刻她深切的认识到,他们才是一家,她只是个多余的人,被他们厌恶,十恶不赦的大恶棍!

苏之时回头,就看到女人眼底泛着氤氲的泪光,一时间以为自己是看错了,她怎么会哭,她只会闹,只会骂人只会发狠窝里横而已!

萧行彦看她站在门口不进来,皱了皱眉:“不吃就滚!别在这杵着碍眼!”

安悦踱步走了进来,找了个空地坐下,也没注意桌上有什么吃的。

萧行彦睨着她冷嘲:“想吃饭自己去盛,还要我伺候你?”

安悦低眉顺眼的拿着空碗盛了碗米饭,拿着筷子低头开始扒饭,越吃越难过,回不去了,她再也回不去了。

虽然她是个孤儿,没有亲人,可是她有朋友,有同学,还有基地的同事,从未有过的孤独感袭来,让她憋的喉间腥咸难受,一碗白饭吃的干干净净,放下碗转身就走。

萧行彦看着她走了:“她今儿是不是疯了?”

“不知道。”苏之时看着她的背影,一时间竟然感觉到了彻骨的悲凉。

桌上的菜,她竟一点都没动,以往的时候,桌上的好东西都是她抢到碗里头,最少也要吃三碗饭。

安悦是个爱干净的,闻着自己身上让人恶心的酸腐味,呕,怪不得没一个人待见她,怎么能脏成这个样子,身上的灰团吧团吧就是一颗伸腿瞪眼丸。

大热天的,水缸里的水晒了一天了,也不凉,原主是个半年不洗一回澡的人,也没有洗澡用的东西,对面住着的一群白眼狼倒是什么都有,可不会给她用。

安悦想洗干净点,就需要用到澡豆,男人们用来洗澡洗头发的,最后还是得求人,跑过去看着正在刷碗的苏之时,轻轻的:“之时,你能不能借我澡豆用一下,我下次给你买十块,给你做比澡豆好用的东西。”

苏之时回头,借着微弱的烛光,看到女人一脸讨好的笑,皱了皱眉,转身拿了澡豆丢给她。

“谢谢。”安悦笑着道谢。

苏之时眉头皱的更紧了,看着她兴冲冲的又跑了,眼底满是疑惑,她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安悦直接脱了衣裳跳到了大水缸里,头发打结,油乎乎的结了一块块,身上的一指夹扣下去都看不到皮肤。

忍着恶心嫌弃终于把身上的灰都给搓下来了,头发上的结块不知道多久了,扣都扣不下来,只能等洗完澡剪了算了。

还好有借的澡豆,虽然不怎么好使,可好歹把身上的油灰都给搓干净了,看着身上终于露出原貌白皙光洁的皮肤,安悦才想起来原主也就是个十八岁的姑娘,搁现代也就刚刚高中毕业花一样的年纪。

摸了一下脸,皮肤也是滑滑嫩嫩水水的,只能感慨原主可能是天赋异禀,折腾成这样皮肤还这么好。

澡洗了,可衣服没法穿,臭的她看都不想看一眼,最后还是忍着恶心把衣服给洗了,折腾下来,苏之时给的一颗澡豆都给用没了。

可安悦心情好了,穿着刚洗好湿哒哒的衣服去房里找干净衣服穿,这才傻了眼,破衣柜里头的衣服全都是半年没洗的,散发着一股子臭味,把她瞬间打回原形,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房子里头都是腐臭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藏了腐败的尸体呢!她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脑残了,竟然在里头睡了一天一夜。

安悦只能厚着脸皮接着去找苏之时,敲门,尽量甜美的声:“之时你睡了吗?”

苏之时放下手里的书本,看着门口的人影,皱眉:“我这就要歇着了,你有事情吗?”

“之时,你能不能借我一身衣裳,再借我一床被子。”安悦可怜兮兮的趴在他门上,抽了抽鼻子。

她那可怜兮兮的模样,似乎只要苏之时不答应,就会有意想不到的后果。

以前的苏之时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她有问题!

上一本:经典小说空山新雨后小说全文阅读 下一本:鹊踏枝by白鹭为双今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