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雅居文学网>《死敌归来》苏辞镜苏月兮流琊流宸免费试读

    《死敌归来》苏辞镜苏月兮流琊流宸免费试读

    来源:YGSC 发布时间:2022-01-14 23:07:22 作者:鸭圣婆
    小说《死敌归来》主角是苏辞镜苏月兮流琊流宸,是鸭圣婆写的一本都市小说,该作品剧情精彩,字字皆是看点,字字神奇,非常值得推荐。终究还是逃不过。苏辞镜看着眼前的大片灼红,却感觉不到一丝喜气。反倒觉得这一切狰狞可怖得好似恶魔的血口,随时能将她囫囵吞掉,连骨头也不剩。
    《死敌归来》苏辞镜苏月兮流琊流宸免费试读

    第五章 已是死人

      “不错,认出我以后还能完整叫出我的名字,你让我很满意。”流琊似笑非笑的说道。

      出乎意料的是,苏辞镜竟然也勾起了唇角,语气里带满了嘲讽:“黎皇手下神秘杀手组织,血滴子的首领流琊。

      呵,没想到皇上这么看得起我这个小小的军妓,竟然连你都动用了。”

      “所以呢,你是想死,还是想生不如死?”流琊的眉眼轻佻,泪痣也跟着微微上扬,美得妖冶而致命。

      死,还是生不如死?

      苏辞镜在心底默念了一遍这句话,只觉得泪腺疯狂膨胀,仿佛里面有千万吨的液体要涌出来,却始终拼命地忍耐:“我不能死,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只要能活下去,我都愿意。”

      “是吗?”流琊用力揽过苏辞镜的腰,似是要将她眼中的恐惧看清楚。

      他向来享受人临死前恐惧的眼神,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丑恶,可……

      他在苏辞镜的眼中并没有看到恐惧,而是看到了决绝与坚毅。

      不仅如此,她的腰也好软,摸起来……手感真好。

      流琊微眯了眯眼,猝不及防的就松开了苏辞镜的腰:“我从来不与死人废话。”

      “嗯?”苏辞镜眸底的芒光微颤:“你……不杀我?”

      “不然呢?”流琊挑眉反问。

      苏辞镜只觉得悬着的一颗心瞬间落下,脚下一软,整个人险些就跌坐在了地上。

      流琊的手却飞快将她揽住,失去平衡的她直接跌入流琊怀中。

      他的身子冰凉,好似没有一点温度,贴着他的胸膛,就仿佛贴着一大块冰。

      苏辞镜吓得后退了两步,只等与流琊拉开了一段距离,这才暗暗松了口气:“你不是来杀我的,也就是说,你会出现在这里,并非皇上授意。

      我说的没错吧?”

      “嗯。”流琊轻应,就算是回答了她的问题。

      苏辞镜的眸色快速一转:“你刚刚说,如果不是你阻止我,我便会落入生不如死的下场。

      也就是说,你不仅救了我,还知道刚刚那个要对我动手的人是谁,对吗?”

      “对。”流琊十分爽快的答道,却丝毫不给苏辞镜继续发问的机会:“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你放心,在我这里你得不到想要的答案。”

      “为什么?”听到这话,苏辞镜的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

      如果可以知道刚刚那人的真实身份,她或许就可以知道应该如何报仇,甚至可以规避很多东西。

      可流琊却不告诉她?

      “就算你知道他是谁,也报不了这个仇,何必送死。”流琊略带讥消的说道。

      苏辞镜对他的这种语气十分不悦:“没有试过,怎么知道?”

      “他我就不需要试了,但如果是你的话,我刚刚已经试过了,怎么,还想让我再试一次?”流琊挑眉,伸手就要朝苏辞镜的腰摸去。

      而他这话分明带着歧义,惹得苏辞镜的双颊快速就飘上了两坨不自然的绯红,迅速躲开他的手,转移话题:“那你为什么要救我?”

      “大概是为了日后更好的杀你。

      正如你所说,我是皇上手下最锋利的那把刀,替他除尽天下该死之人。

      而你……”流琊并没有把后面的话说下去,却故意拖长了尾音。

      “如果是不该死的人呢?”苏辞镜的眸色微颤。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哪有不该死的人?

      就像刚刚被你刺中的那个狐裘,你说,它会问你为什么刺它吗?”流琊莫测的笑道。

      “……”苏辞镜的身子微僵,竟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流琊这话。

      对于他们这种把人命看成是皇帝的私有物,看成一张狐裘,一个家具,甚至是一条用完即可丢弃的帕子的人,的确没什么该不该死可言。

      “苏严教出来的女儿,果然和他一般,不会变通,无趣得很。”流琊盯着苏辞镜的反应,半晌,突然讥笑出声。

      听出流琊语气里的不尊敬,苏辞镜的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不许你这么说我爹,他与你不同。”

      “哪里不同?”流琊挑眉。

      “他把这一生都奉献给了国家和百姓,尽心尽力,毫无怨言,而你……只不过是皇帝手中的一把刀,皇帝让你杀人你就杀人,不管是忠是奸。

      我爹,是真的为这个国家着想,而你只不过是皇帝稳固地位的工具而已。”苏辞镜咬牙说道。

      羞辱她可以,但羞辱她的家人,不行。

      “呵。”原以为流琊听到这话会感到羞愧,没想到他却只是不屑一笑:“果然无趣。”

      “你……”苏辞镜还想说些什么。

      却被流琊直接用食指堵住了嘴巴:“为这个国家着想,不是你个小女娃站在这里义正言辞说两句话就可以的,想活命也是如此。

      苏严那老头应该没少带你来军营吧,自己走得出去?”

      苏辞镜虽然不悦流琊说苏严是老头,却还是点了点头:“可以。”

      “可以就行。”流琊说着,便抬手捏住苏辞镜的下巴,将她猛地拉到自己跟前,四目相对。

      黑暗中,苏辞镜只见流琊狭长的眸子亮得出奇,还有他诡谲的声音如冷风划过耳际:“既然不想死,那就给我好好活着。

      敢背着我偷偷死掉,我不仅会刨你的坟,鞭你的尸,还会要整个苏家陪葬的。”

      “你……”苏辞镜骇然的瞪大双眼。

      她不明白流琊为什么会这么在意她的生死,但不等她多问,眼前的人便一阵风般消失在了夜幕之中,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流琊……

      难道你出现只是为了救我?

      可你为什么要救我?

      她与流琊素未蒙面,黎皇要杀她,而他又是黎皇最锋利的那把刀。

      这样的关系,他却专门赶来这里救她。

      为什么?

      苏辞镜出个所以然来,却也没有就此浪费太多时间。

      而是快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将散落的头发束上,凭着之前对军营的记忆,总算是逃离了这个地狱般的地方。

      可逃出来以后又该怎么样呢?

      她苏辞镜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天大地大,再没有她可以容身的地方。

    上一本:将军在上:萌妻夫人又挨揍了第37章在线阅读&精彩[萧绾清玉临笙] 下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