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雅居文学网>铁慈被一群男人退婚完本阅读

    铁慈被一群男人退婚完本阅读

    来源:yw 发布时间:2022-01-14 20:24:52 作者:天下归元
    铁慈慕容翊是著名作者天下归元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小说结局究竟会如何发展,让我们一起来看吧。又名:孤被一群男人退婚以后皇太女铁慈急于大婚,下诏选秀。公侯子弟画像挂满一屋。风流病娇,高山白雪,春风十里,又野又甜群美竞妍,皇太女绝不纠结一夫一妻不觉少,三宫六院不嫌多。最起码排够一周,撑不住还有西地那非奈何群美看不上大傀儡生的小傀儡。旨意未下,辞婚书已经雪片般飞来东宫皇太女荣膺史上被退婚次数最高纪录
    铁慈被一群男人退婚完本阅读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请保持变态的形象

      “咔嚓。”

      一声脆响,忽然在辽东汝州某处庄园的阴暗地下响起。

      骨裂清脆的声音,在幽深的地牢里听起来分外的瘆人。

      一根木棍哐当一下扔在地上。木棍上斑驳的颜色,乍看像是纹路。仔细看却都是殷然的血。

      狱卒牛头踢开木棍,扭扭脖子,掰了掰手指,咧嘴一笑道:“这骨头,恁硬。”

      刑架上的人没有应答。长时间的折磨使他已经丧失了全部的力气。一条腿以奇怪的角度斜斜垂在一边。

      地牢里只回荡着囚犯紊乱而粗重的喘息声。

      牛头有些焦躁。忽然抬头看了看,迅速换了谦恭柔顺的表情。低头退到一边。

      有人轻轻地自台阶上走下来。

      地牢上方缝隙里透出的一些微光,越过他的袍角。那是极其华贵的深紫色,妆花明锦质地,暗花四合如意连云纹,间饰如意头、金锭、方胜、古钱、犀角暗纹。以浅金线绣神兽纹样,兽尾以银丝织就鱼鳞纹,凶兽纹样从劲健窄瘦的腰身一直延伸至平直的肩头,在肩头以镀金黄铜五爪件扣住,垂下重紫玉缎披风,流水一般一直倾泻至地,步履间隐隐露出袍摆更为华丽的八幅海水江崖祥云纹饰,越发显得华贵威重,身姿颀长。

      顺着他线条优美的颈项延伸向上,看见的却是银白的面具,一直遮至额头,额头肌肤莹洁如玉。

      四面的牢丁和负责刑讯的牛头马面,都垂下头。

      “使主。”

      来人很随意地嗯了一声,走到刑架前,一根手指抬起犯人软垂的头颅,那是一张中年人的脸,受刑之后的面容憔悴却依旧狞狠,只是这狞狠在看见面具男子的那一刻,便瞬间消逝,眉眼之间细微的惊恐一闪而过,整个人不可控制地发起抖来。

      面具男子却像观赏美人一般观赏着这张脸,笑道:“想不到杨大人这般有志气。”

      那人嘶哑地道:“我忠心耿耿,无愧于王。”

      “可是有人说你身为辽东王宫宫军都督,却在王宫禁卫中安插私人,并交联大乾朝廷,有不法来往,在你府中,也搜出了不少盛都名产,你怎么解释,嗯?”

      “汝州望族,谁家里没几件盛都名产?那所谓私人,我根本不知道他和我有远亲关系,来自盛都。”那人悲愤地道,“你们这些无良鹰犬,罗织罪名,构陷忠良,你们才该下地狱!”

      他忽然挣扎起来,铁链在空寂的室内啷当作响,碰着了断腿,他发出一声惨呼,却又恨恨吐一口淤血,骂道:“尽管使出你们的伎俩!爷爷我说一个字便是你孙子!”

      “我可没你这么大的孙子。”面具男子摇头,低头看看这人的断腿,啧啧一声道,“忒惨了点儿,牛头,杨大人是尊贵人,你怎好如此粗鲁。还有,这狱中寒冷,如何就穿这么点?快拿点粗麻布来。”

      牛头便殷勤去找麻布,片刻捧了来。

      “这样披不住啊,再拿点胶来。要那种最黏的鱼胶。天可怜见,受了刑流了血,一定很冷吧?”

      他语气温柔关切,那杨大人反而无措了,怔怔地看着他。

      绣衣使是辽东王麾下一支秘密侦缉情报机构。不属于任何职级管辖,直接对辽东王本人负责。除了搜集境内外军情政情,暗中护卫大王之外,还享有对百官的监察提告秘密审讯之权,向来是辽东王手中带着暗刺的网,生着铁爪的鹰,王驾麾下百官,闻其名而丧胆。

      这个组织原本叫例竟门,意思就是进了以后照例完蛋的意思。后来大王嫌弃血腥气和阴气太重,给这个组织的人亲自定了锦绣蟒袍的制服,好添些堂皇之气,又改名叫绣衣使。

      绣衣使的成员,大多从民间搜罗各方才能。负责行动的骨干力量,则选取无依无靠的孤儿自幼培养,以养蛊的方式百里选一,所以人员个个精悍。

      眼前这位神秘的使主,没人见过他的长相,也没人知道他的来历。只知道他也是孤儿出身,在组织内人挡杀神佛挡杀佛,逐步爬上高位,而他接任使主还是近年的事,他接连救过大王三次,深受大王信任。在上任使主遇刺身亡后,便被越级提拔。而他也不负大王爱重,上任不久,便不怕麻烦地设立密闻匣,鼓励全民密告,自己带领属下日夜甄别查办,由此揪出了好些隐藏在汝州的细作和居心叵测者。

      杨雄是宫卫都督,本是极受信任的大王近臣,但这样的要紧位置,难免为王者所忌。一旦事涉谋反,必然会受到严查。

      落到绣衣使手里,杨雄也不敢抱什么期待,此刻看见这位名声血腥的使主竟如此体贴温柔,心中寒意反而更甚,眼睁睁看着那些人在自己身上刷了一层厚厚的黏胶,又将粗麻布裹了一层。

      裹得极紧,最后还抽紧布头使劲地压了压。

      使主便笑吟吟看着,还亲自伸手,把黏得不平不紧密的地方按按。

      又等了一阵子,虽然没有刑罚,杨雄却不觉得轻松,他能感觉到黏胶在皮肤上慢慢收缩,连带那些麻布也紧紧地似长在了皮肤上,整个身体都被扯紧,连心脏都被挤压得胡乱跳动起来。

      这感觉十分难熬。

      使主好整以暇地在牛头搬来的圈椅上坐下,接过马面递来的小刀,慢慢地挫指甲。

      他的手极美,修长而骨节分明,手背薄薄的肌肤色泽如雪,而指尖却是微红的,指甲晶莹似玉。

      这样的一双手,只宜拨琴拂弦,执笔染香,似从未沾染污浊血腥。

      周围人很多,却毫无声息,狱中只游荡杨雄紧张的喘息和指甲被挫磨时发出的沙沙声。

      未知的等待最难熬。

      好一阵子之后,使主终于修好了指甲,低头看看,笑道:“哎呀,裹得是不是太厚了?难受吗?”

      杨雄还没来得及回答,使主已经起身。猛地抓住了那麻布预留的边角,大力一撕!

      “哧。”一声轻响。

      伴随一声不似人声的嚎叫。

      杨雄的身体猛地撞在了刑架上,砰然巨响,那条断了的腿疯狂地抖动起来,杨雄的惨叫便更加惨厉不似人声,铁链哗啦啦地猛撞,他在极尽疯狂的痛苦之声中扭动成了一团怪物。

      整个牢狱里的人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

      使主退后一步,掂了掂手里的殷红的麻布,而杨雄身上的皮,已经撕脱了一大块,露出一层鲜红的嫩肉来。

      他仿佛听不见那些疯狂的惨叫,随手将麻布抛了,道:“杨大人中气还挺足的。既然如此,我们再穿一次。”

      “……不不不……不……我招……我招!”

      使主并不意外地笑了笑,对牛头马面挥挥手,便信步出了牢房。

      又过了片刻,牛头小碎步地捧过来一张带血的纸。

      使主戴着手套的手接过了纸,笑道:“辛苦,终于可以交差了。”

      牛头惶恐地道:“属下等无能,都是使主出手才能竟功。”

      使主一笑:“都是兄弟,分什么彼此。这事儿早些了结,好歹大家能够分些银子,晚上早些回家抱婆娘睡觉。”

      众人便都笑了起来,十分恭敬地看他一路上去,继续后续的工作。

      上头郎朗晴日,雪后初霁,满眼的洁净明朗。

      他特地在路边的雪地上站了站,让那冬风吹散身上萦绕的血腥气,才出了这个看起来不起眼,其实却是绣衣使秘密审讯地的别庄。

      大门外有一高一矮两个黑衣人在等候,也都戴着面具,矮的那个紧张地搓着手,道:“怎么这许久没出来?那个杨雄恁般难审?大王对他的背叛已经深信不疑,这要拿不出证据,咱们主子可就要吃挂落了可怎生是好。”

      另一人皱眉道:“你整日忧心忡忡!主子怎么会审不出来?杨雄就是他要办的人,当然有办法!”

      矮个子又道:“主子盯上了杨雄,这要四王子察觉……”

      “他凭什么能察觉!杨雄那个远亲,和大王子府的管家有交联。杨雄出事当晚一起宴饮的人,却有三王子的人,而杨雄也不是因为密告被查办,是大王出城打猎自己撞见的线索。他虽是四王子母舅,但四王子便是怀疑,也只能怀疑老大老三,再不然去怀疑他老子!和咱们有什么关系!”

      “主子这一出。大王子三王子四王子免不了都被扯入浑水,大王子最近刚死了一个孟德成,这下又要乱一阵了唉……”

      “这有什么叹气的!汝州不乱,主子如何能安!这个杨雄,往日趁着宫禁之便,没少挑唆宝相妃,给主子惹了多少麻烦?如今不过是还帐罢了。”

      矮个子看见使主出来,便不说话了。

      使主将那供状递给高个子,道:“令飞耳部上密关送进宫。”

      “公子不亲自送去吗?虽说见大王有些冒险,但如今正是邀功的好时辰,说不定还能趁机安插人手,毕竟宫卫都督的位置空出来了。”

      “这么要紧的位置,我若插手,今日审讯的功劳,便要一笔勾销了。再说我在大王面前,可是个只爱审讯不慕权欲的变态杀人狂。要保持形象啊兄弟。”使主披上大氅,单手在大氅底下解了华贵的曳撒扔给矮个子,里头是一件质地精美纹饰却低调很多的月白锦袍。

      他扬鞭一笑,笑意却未及眼底。

      “再说,今日我本就要见他的。每月十五,集中儿子们考校。虽然他每次都忘了我,可我还是得站在那里凑数不是?”

      

    上一本:现在火的小说徐锐林风全章节免费(抗战之无双战神) 下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