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雅居文学网>经典小说《563987》清欢寒溯全集(《563987》清欢寒溯)

    经典小说《563987》清欢寒溯全集(《563987》清欢寒溯)

    来源:ZB 发布时间:2022-01-04 16:09:43 作者:《563987》清欢寒溯
    最近有很多书友在追一本叫《《563987》清欢寒溯》的小说,小说是《563987》清欢寒溯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值得非常推荐。一只大手狠狠挡住了簪子,尖锐的簪子划开男人的手掌,鲜血不断涌出,滴落在清欢的白裙之上,鲜艳刺目。...
    经典小说《563987》清欢寒溯全集(《563987》清欢寒溯)
    《563987》清欢寒溯

    ​​第一章 出嫁

    清欢公主叶清欢出嫁这天,京城迎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雪。

    公主府红烛摇曳,她满怀欣喜的坐于床前,但一直等到深夜也未见驸马寒溯归来。

    突然,外面下人的哭喊声和刀剑碰撞之声连成一片,清欢心中暗暗一惊。

    她掀开盖头,起身就向外走。

    房门却突然被人撞开,一个浑身是血的丫鬟跌了进来:“公主你快走,驸马联合将军府谋反了!”

    清欢如同晴天霹雳:“这不可能……”

    寒溯是她的驸马,怎么可能谋反?

    “她没说错。”一身银色盔甲的男人从外面走来,

    他面如冠玉,却手持利剑,剑上正往下一点点滴血,拖延数米。

    昏暗的烛火下,像极了一个嗜血的恶魔。

    清欢如被雷击,忽然想起了什么,扑倒寒溯身前,死死抓住他的领子:“我父王母后呢?我王兄呢?”

    “自然是……死了。”男人薄唇轻张,吐出的话却残忍无比。

    清欢仿佛被抽去了浑身的力气,一下子瘫软在地上。

    寒溯挥手,屏退左右。

    “为什么?”她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终于问出了这句话。

    她不明白,寒溯是兄长的挚友,父王最器重的臣子,更是……她的夫婿。

    寒溯一下把她推到在地上,狠狠的掐住她的脖子

    清欢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俯身而上:“为什么?因为我恨不得将你叶家碎尸万段。”

    她不断挣扎:“你不如直接杀了我!”

    寒溯掐住她的手,露出一丝冷笑:“杀了你?也太便宜了!”

    瞬间,痛感一下遍袭全身,清欢忍不住流下眼泪。

    寒溯却扯下一块衣服丢在她的脸上:“看你的脸就倒胃口!”

    这句话像一击闷捶,狠狠的砸到清欢的心上,她绝望的闭上眼睛。

    知道过了多久,男人终于起身,头也没有回的离开了。

    自从那天起,叶清欢就病了,一直浑浑噩噩的昏睡着。

    她时而会听到女人的哭声,时而会听到寒溯的怒吼和其他人的求饶声。

    可是她听到最多的还是父王唤她清欢,小清欢。

    她梦到出嫁那一日,父王高兴无比:“这是祥瑞之雪,我的小清欢,一定会平安清欢!”

    母后和兄长站在一旁,脸上满是笑容。

    父王牵着她的手,亲自送上鸾轿,他一遍遍叮嘱着:“受了委屈就回来,没人可以欺负我的小公主。”

    她含着泪点头。

    十里红妆,漫天大雪,队伍浩浩荡荡的向宫门走去。

    她悄悄掀开帘子往后望去,三人的身影渐渐被大雪掩盖。

    她忍不住伸手想抓住什么,可梦里却突然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不知过了多久,她从浑噩中醒来,看到自幼服侍自己的侍女小丹。

    小丹满脸泪水的一下抱住了她:“公主,你都昏睡三日了,太医说再不醒来就要准备后事了。”

    醒来后的清欢不吃不喝,无论小丹怎么劝说,她只是望着远处发呆,像一个没有魂魄的木偶。

    夜晚,一身寒气的寒溯推门而入。

    他大步向前,将清欢从床上扯了下来,脸上尽是不耐:“你在闹绝食?”

    清欢置若罔闻,眼神呆滞。

    寒溯一把拿起桌上凉透了的药,一手捏着她的下巴,准备强行灌进去。

    清欢挣扎,药碗应声而落,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男人阴沉的脸上似乎冷的要结冰:“很好。”

    清欢虚弱的扶着桌边,倔强的抬着头与他对峙。

    下人很快重新端来一碗药。

    寒溯一手拉过她锢在怀里,清欢死死闭紧唇,却见他一手拿起药喝了一大口,低头堵上了她的唇。

    02

    第二章 惊变

    苦涩的药味瞬间蔓延在两人的唇齿之间,属于女人的柔软触感不断刺激着他,他加深了这个吻,甚至有点想沉沦下去。

    “啪”的一声。

    屋内一片寂静。

    寒溯被打偏了脸,他不怒反笑,抬手擦了一下唇边的血迹。

    他伸手掐住清欢的脖子,声音魅惑至极:“很想杀了我吧?那你就留着你这条贱命,我等着。”

    说完一把将她摔在地上,拂袖离去。

    叶清欢被囚禁了。

    当初父王集齐天下能工巧匠为她打造的公主府,如今却成了囚禁她的牢笼。

    真是讽刺!清欢想到这里,不由冷笑。

    “还能笑得出,看来还是不够惨啊!”清欢转过头,一个熟悉的人出现在她的眼前:苏茹。

    当初人人皆知她与苏茹情同姐妹,将军府深受父王器重。

    可是如今,她的好姐妹,她的好夫婿,却联手杀了她全家。

    “你们这群乱臣贼子,不得好死。”清欢咬牙切齿。

    苏茹忍不住笑了起来:“公主殿下到了现在还是十分嘴硬。”

    她走到清欢背后,贴在她耳边,犹如蛇蝎。

    “对了,你肯定还没去宫门口瞧瞧吧,你父王母后和你那太子哥哥的尸体可都挂在上面呢!”

    瞬间,清欢的大脑一片空白,发了疯似的往外面跑。

    苏茹在背后露出得逞的笑容。

    清欢一路跌跌撞撞的出了公主府,手被磕出鲜血也不觉得疼。

    她拼命的向前狂奔:快一点,再快一点。

    来到宫门前的那一刻,她只觉得腿脚发软,一下跪在地上。

    ——高大的宫门口赫然悬着三具面目全非的尸体,鲜红的血滴满了宫门地砖。

    即便如此,清欢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那是从小疼她宠他舍不得让她受一点委屈的父王;那是她生病彻夜守护不惜亲自试药的母后;还有总是严格要求她功课却在她求饶后又心软的兄长。

    眼泪顺着清欢的脸颊,大颗大颗的砸到地上。

    事发至今,她不曾掉过一滴眼泪,因为她不信。

    如今,她没有办法再去欺骗自己。

    长久的压抑终于在这一刻爆发,她只觉得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她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昔日最尊贵的公主如今沦落至此,大家都围着议论纷纷。

    良久,匍匐在地的女人突然痴痴的笑了起来,她站起来状如疯魔般的开始大笑,满嘴的鲜血甚是骇人。

    寒溯回到公主府,还未进门便见小丹哭着冲了出来:“公主,公主不见了!”

    寒溯闻言,心中闪过一丝,大步流星就往外走:“都去找!”

    一直到天黑,都没有任何消息。

    坐在大厅的男人面色寒冷,全身散发着令人胆战的气息。

    突然他仿佛想到了什么,径直向门口走去:“都不许跟着。”

    寒溯骑着马飞快的狂奔着,待他赶到城墙边上的时候,只见清欢身着白衣,站在高处。

    冷冽的寒风吹起她瀑布般的黑发,她摇摇欲坠,看起来十分的惊心。

    他飞快朝那处跑去。

    清欢听到声音,慢慢转过身,脸上是一种近乎绝望的笑容。

    “那年,我十五岁,偷偷跑到这里玩。正逢你金榜题名,一身红衣,骑着高头大马穿街而去。他们都说你会是我的驸马,你不知道我有多欢喜。”

    她声音缓慢,直直看着他的眼睛,眼中却有泪光。

    寒溯面无表情,握鞭的手不自觉收紧了力道:“你说这些做什么?”

    “我满怀期待的嫁给你,等来的却是你造反和我家人惨死的消息。寒溯,你说我是不是很傻啊?”

    清欢自嘲的笑着,。

    寒溯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臂膀,将她带下城墙。

    清欢眼泪一滴一滴落在男人的手背,滚烫灼人:“寒溯,你骗得我好苦!”

    “你情我愿的事,何来欺骗?”寒溯眼中尽是不屑。

    清欢凄然一笑,美得渗人:“是啊,你情我愿。”

    说完,一把金簪直直朝着他的胸口刺去!

    03

    第三章 反目

    寒溯没有躲,硬生生的受了她这一刺。

    “你就这么想让我死吗?”他忍住胸口传来的阵痛低声说。

    清欢没有回答。

    两人隔得很近,呼吸交错,他看清女人满是恨意的眼神。

    寒溯呼吸一怔,猛然推开了她,清欢一下跌落在地。

    陡然间,她却举起金簪狠狠的刺向自己的喉咙!

    一只大手狠狠挡住了簪子,尖锐的簪子划开男人的手掌,鲜血不断涌出,滴落在清欢的白裙之上,鲜艳刺目。

    寒溯静静的看着清欢:“你死了,我会让掖庭所有的叶家人陪葬。”

    说完,他一把夺过金簪狠狠的掷了出去,带血的簪子滚落远处。

    男人阴沉的声音一下敲进清欢的心里,她无力反抗,只能一点点坠落深渊。

    最终,她还是被压回了公主府。

    这一次,她再也无处可逃。

    这些天,京城总是在下雪,洋洋洒洒的大雪,落进人迹稀落的庭院。

    一连半月寒溯都未曾踏足公主府,清欢自然是不愿意见到他。

    这日,宫内来了一个小太监,说“请”她入宫一趟。

    小丹担忧的看着她,清欢轻拍她的手安抚着:“没事,我去去就来,你在这等我。”

    轿撵中,清欢安静的闭着双眼,可是微微湿润的手心却出卖了她不安的内心。

    清欢下轿,被带到一个偏殿,清欢一下就认出这是哪里。

    幼时,她与兄长最喜来这里偷偷看父王和朝臣们争吵不休。

    兄长见状说日后定要刻苦用功,为父王分忧解难,而清欢却说,下朝了一定要去揍那些老匹夫一顿……

    一阵嘹亮的号角声打断了她的回忆,她向外望去。

    天朗气清,文武百官肃然站立。

    锣鼓震天而响,阶下三声鸣鞭,声声响彻大地,回音缭绕。

    中门大开,为首男人一身明黄龙袍缓步走上台阶,文武百官匍匐跪拜。

    寒溯行至高处,负手而立,俯视群臣,眼神中的野心清晰可见。

    清欢死死的盯住那个身影,恨意如波涛翻涌,她双手紧紧握住,手指关节由于用力而显得发白。

    这时,一位女子身着皇后华服,行至台阶前,

    待看清她的脸,一瞬间清欢的心仿佛漏了一拍。

    皇后居然是苏茹。

    清欢满眼震惊,她想冲出去,可是几个宫女立刻上前压住她,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看着寒溯面色温柔的牵起苏茹的手,接受着百官朝拜:“祝皇上皇后,凤凰于飞,和鸣铿锵,白首之喜,百年合心”

    清欢以为她的心早就不会痛了,可是,为什么,眼泪还是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典礼完毕后,她被压至内殿。

    过了很久,殿门被推开。

    穿着龙袍的男人走入殿内,宫人尽数退下。

    “感受如何?”寒溯问。

    清欢抬眼看他,声音嘶哑:“你留着我就是为了折磨我?”

    “对,我就是要你看着叶家的江山落入我的手里,你越难过,我越痛快。”

    说完,寒溯将她拉进怀里,用力死死扣住她的下巴。

    “公主应该还记得在这里吧。”寒溯眼神中满是玩味。

    清欢惊慌挣扎:“放开我!”

    不由分说,男人低头吻住她的柔软,肆意的掠夺属于她特有的香甜。

    清欢死死咬住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从暮色黄昏到月色清寒,噩梦终于结束了。

    寒溯从榻上起身,沉声道:“来人。”

    福全盛推门而入,恭敬的跪在地上:“陛下?”

    “将清欢公主打入冷宫。”声音清冷,不留一丝余地。

    上一本:《重生后我让霍少高攀不起》小说章节免费试读 白蔓蔓霍斯年小说全文 下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