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雅居文学网>《黑金传奇》陈海雪莉章节目录免费试读

    《黑金传奇》陈海雪莉章节目录免费试读

    来源:zsy 发布时间:2022-01-04 16:06:27 作者:欲望天堂
    《黑金传奇》这部小说的主角是人见人爱的陈海雪莉,作者欲望天堂成名已久,文笔绝佳,《黑金传奇》对角色的刻画十分成功,情节曲折婉转,主角陈海雪莉的故事牵动着每一个读者的心,不得不说作者容欢写作实力非常的强悍《黑金传奇》家中遭遇不幸的少年,被迫到井下挖煤谋生,偶得神秘令牌——混天始祖令,从此他的人生再不平凡。以绝世魅力征服地球黑道势力、绝强武力踏平一阻碍,遇神弑神,遇仙屠仙,凶威霸绝天下,走上绝强至强!混天始祖令在手,天下苍生皆俯首。为解开混天始祖令的神奇秘密,开始了他绝强道路的漫漫征程,勇闯神秘未知的领域,虽
    《黑金传奇》陈海雪莉章节目录免费试读

    第7章 瞎了你的狗眼

    “呵呵,陈先生说笑了。

    这样吧,我出五百万人民币。

    ”张三康看了何进德做出的手势之后说道,“陈先生,这是我能出的最大限度了。

    虽然说这件作品是好东西,但是到底是不是值这么多,目前来说很难确定。

    五百万的价格,我想应该还算是比较合理的了,你看如何?”张三康的这番话说的真真假假,让陈海有些捉摸不定。

    转念一想,五百万人民币,足够自己解决家里的所有问题了,这次就算是教点学费好了,反正就是这么几个瓶子,自己也多,无所谓了。

    当下陈海点点头“好,就五百万。

    成交!”

    张三康哈哈一笑“陈先生年纪轻轻,做事却是果断,年少有为啊!成交!”说完伸出手来和陈海握在一起。

    张三康开了一张五百万的现金支票交给陈海,“陈先生,这是五百万的现金支票,请收好。”

    拿到支票的一瞬间,陈海心中激动的要死,“发了发了,我有钱了!”不禁拿支票的手都有些发抖了。

    陈海努力呼吸了几次,调匀了气息,对张何二人说道:“不好意思,让二位见笑了。

    我一个穷小子,突然之间有了这么多的钱,激动了。”

    张三康呵呵一笑“陈先生,不用不好意思。

    人之常情而已。

    换了谁都会这样,你年纪轻轻能有这份定力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张总,陈先生,事情也办好了,我看我们还是喝点酒庆祝一下吧!”何进德也是相当开心。

    “是啊,庆祝庆祝。

    刚刚大家都没好好的吃喝,现在好好喝一顿!”张三康心情大好,脸上的笑容一直就没停过。

    “不瞒你们两位,前面我都没好好的吃。

    我一直就关心我的瓶子能卖多少钱,哪有心思吃饭啊,我早就饿的咕咕叫了!”

    “哈哈,陈先生真是性情中人,敢说敢做!佩服!”张何二人都是哈哈大笑。

    本来张三康准备在后面的几天里安排陈海在好好的玩玩,但是陈海归心似箭,想早点把家里的事情解决掉。

    张三康只好安排人送陈海回去。

    回到单位,陈海想自己都是身怀五百万巨款的富翁了,井下挖煤的那个活是肯定不会去做了。

    自己本来就是个临时工,合同签订的时间不长,一走了之也是无所谓,之所以还是回到单位,主要还是想和师傅做个告别,毕竟这些日来,师傅对自己还是不错的。

    陈海买了好多东西给师傅。

    然后对师傅说明了自己的打算,说是自己家人在老家附近给自己找了个工作,虽然是钱少了点,但是安全方面有保障。

    师傅虽然不舍,但很是支持陈海。

    处理好了单位里的事,陈海回家了。

    陈海的家位于省的中部市的一个农村里,经济条件比较落后,村民们的生活还很艰苦,环境倒是比较优美,在小村的旁边有一条江,陈海记得小时候那里的江水可清澈了,那时候总是整天和小朋友们泡在水里戏耍,可是现在的江水,被污染的一塌糊涂了,不要说再下水游泳了,就连站在边上都能闻到阵阵恶臭,实在是让人心疼。

    到了家之后还不能告诉父亲自己有几百万的巨款,不然的话,父亲追问起来还真不好说。

    难道说自己运气好,捡了个瓶子,卖了几百万。

    虽然是事实,但是一般人肯定是不会相信的,特别是在老家这种穷山僻壤,还不知道别人会传出说明话来。

    到底该怎么做,陈海还真没想到什么好办法。

    想了又想,只有去和姐姐商量商量。

    姐姐在外打工,难得回来一次。

    陈海给了父亲一万元钱,先应付应付再说,别的事情等和姐姐商量之后再说。

    在家呆了两天,陈海动身去姐姐那。

    姐姐打工的地方就是在县城,离家也不算太远。

    总是听姐姐说自己的厂如何如何的好,到了之后才知道姐姐的工作环境实在是太差,一天最少做十二小时,若是有急活,加班加点那是常有的事,收入也不是很高。

    陈海在姐姐陈英的宿舍门口等了很久才见到姐姐,见到姐姐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陈英很是意外的看见陈海的身影。

    陈英知道弟弟为了家里,去了井下挖煤,虽然心疼弟弟,但是自己也是无能为力。

    姐姐比以前清瘦了许多,眼里布满了血丝,看来休息的并不好,脸色很差,估计是营养不良造成的。

    姐姐看上去很疲惫,但是看到弟弟心情相当的高兴。

    “小海,你怎么到我这来了。

    放假了吗?”

    “没有,姐姐。

    我不在那里做了。”

    “不做了?为什么啊?”姐姐有点奇怪,毕竟陈海现在一个月有六千的收入,和姐姐相比,那是高的不得了了。

    不过转念一想,也就想开了,弟弟的收入虽然比较高,但是那是非常危险的工作,能不做尽量不做。

    至于钱,只有另想办法了。

    “姐,你骗我!”陈英知道陈海说的是什么,低头不说话,半响才吭声“小海,我在这虽然辛苦点,但是我吃的消,你在那里才是真的苦。

    你都从来不说苦,我这个做姐姐的,怎么能说苦。

    再说了,不吃苦怎么赚的到钱!”

    陈海想了想,抬头看了看姐姐。

    姐姐瘦了,陈海很是心疼。

    陈海拉起姐姐的手,转头就向厂区外面走去。

    陈英叫道:“小海,你带我去哪啊?都这么晚了,等会要是回来晚了,我连宿舍都进不去了!”

    陈海没有停止脚步,摇了摇姐姐的手:“姐,以后不用在这里做了。

    我有钱了,我今天带你去吃好的,喝好的,晚上再去找个好点的旅馆。”

    陈英一下挣脱了陈海的手,有点生气:“小海,我知道你的工资有六千多,但是你也不要乱花。

    再说了,现在奶奶还在生病,急需要钱,家里的房子也还没着落,你要是有钱,就该用到该用的地方。”

    “呵呵,我的好姐姐,你就放心好了,你弟弟我什么时候乱用过钱?你放心好了,今天晚上你什么都不要管,等你吃好喝好之后,我还有事和你商量呢!好事。

    ”陈海笑呵呵的看着姐姐那张因为生气而微微发红的脸。

    陈英了解自己的弟弟,绝对不会无的放矢,既然他这么说了就一定有他的道理,不过嘴上还是不确定的问了一句:“你说的是真的?没骗我?”

    “放心吧,走吧!”

    姐弟俩走在大街上,街上车来车往,热闹非凡。

    “小海,我虽然在这里做了好几个月的活了,可是我从来没有出来过。

    我每天都起早天黑的做,即使是吃的再省,用的再省,每个月也存不了几块钱。

    可是我想到你在井下挖煤,我就觉得心疼。

    所以哪怕我每个月存的钱再少,我也要存,这样的话,你就可以少干一点了,你的负担就可以轻一点了。”

    陈海听了姐姐的话,眼泪差点就掉下来了。

    陈海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可是姐姐那朴实的话语却一下就打开了陈海的心门。

    姐姐这么苦,却还是在想着自己。

    陈海拉着姐姐的手紧了紧,却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姐弟俩就这么沉默着,都没说话。

    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一个看上去很豪华的饭店紫金大酒店,这里已经是位于县城的中心部位了,很是繁华。

    陈海对县城也是不熟,虽说以前读书的时候是在县城,可是那时候哪有机会到这样的地方来啊。

    陈海拉着姐姐就要走进去,陈英却停下了“小海,这里应该好贵的。”

    “没事,都说了今天你什么都不用管了,听我的就好!”说完就走进去了。

    门童看见陈海姐弟俩的穿着,陈海是一身看上去就是样式很土的旧衣服,陈英干脆就是厂里上班的工作服,还没等陈海走进,那门童就呵斥起来:“去去去,一边去。

    这里不是你们来的地方!”

    陈海还没反应过来,看了看那个门童,问道:“这里不是饭店吗?我来吃饭,怎么就不能来了?”

    “哼,吃饭?该不是想趁机跑进去,然后看准机会偷东西吧?”门童的声音里尽是充满了鄙夷之色。

    “去你妈的,瞎了你的狗眼了。

    你的狗眼看人低啊?你哪知眼睛看出来我是来偷东西的?就看我穿的差?老子穿的差怎么了?就你那势利眼的德行。

    我还告诉你了,你当好你的看门狗就行了,别没事瞎叫唤。

    滚远点!”陈海最是受不了这种势利小人。

    前面进去的几个人,穿的是整齐笔挺,油光铮亮的,这门童点头哈腰,满脸堆笑。

    那门童的脸上立马就挂不住了,正想伸手来推陈海,边上另一个门童马上就拦了下来,“别,我说王志中,你别犯浑啊。

    ”一边回过头来对陈海说:“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您请!”说完把那个叫王志中的门童给推到另一边去了。

    陈英刚刚还什么都没反应过来呢,就看到弟弟和人吵了起来。

    刚刚那个门童说的话她也听到了,也觉得很是生气,觉得弟弟说的一点都不错,真是狗眼看人低。

    因此陈英经过那个门童身前的时候,恨恨的对王志中说了一句:“狗眼看人低,活该做看门狗!”

    王志中大怒,忍不住又要出声,看他的样子像是就要动手了。

    边上的另一个门童死死的拉住他,劝道:“老王,别冲动。

    我说你也真是的,你说那些话做什么?就因为你那破嘴,吃的苦头还少了?什么时候能改改啊?”

    “哼,我看这两人肯定不是来吃饭的,你看他们的衣服,那女的,穿的还是工作服。

    我知道那个单位,工资低的要死,要到我们这个饭店来吃饭,她不吃不喝干半年都不一定够在这吃一顿,那男的,穿的破破烂烂的,一身衣服加起来也不到三百块,你觉得,会是有钱的主吗?我得盯着他们,万一真是小偷的话,偷了客人的什么东西,你我都得倒霉。

    ”说着对边上的门童说:“张强,你在这盯会,我去汇报下!没事最好,有事也怪不到我们头上。

    ”张强想想也是,就点了点头。

     

    上一本:《穿越我被逼着当二世祖》许不令祝满枝陆红鸾全文在线试读 下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