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好看的都市小说>北邙山下小说纯净版免费阅读

    北邙山下小说纯净版免费阅读

    来源:好记星(非) 发布时间:2020-11-15 09:32:13 作者:西尼尼根
    北邙山下免费阅读-李承露严绣裙在线试读纯净版田大顺醒过来了,面对沈三儿的遗体,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儿。难过是一方面......
    北邙山下小说纯净版免费阅读

    《北邙山下》

    田大顺醒过来了,面对沈三儿的遗体,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儿。难过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怎么给沈三儿的家人交代,怎么说呢?

    田大顺的脑袋里“嗡嗡嗡”,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胡洛口尖利的声音时不时在耳边响起来——“大顺,出去跑生意的人哪有不发达的呀!你们有钱人就是想不开!”

    听着胡洛口没边没沿的胡诌,田大顺简直想给他两个耳光,但他是救命恩人,是自己的“贵人”。

    “洛口,你不用管了,以后只要有哥一口喝的,决少不了你的。”田大顺一拍地面说道。乐得胡洛口“嘿嘿”直笑。

    “洛口,我那老同学的尸体怎么样了?”田大顺忍不住问道,该面对的终究要面对。

    “沙堆边上躺着哩,等我们挖沙的设备撤了,就立马报警。人都死了,还能咋地?”胡洛口说完,忍不住又问了一句:“大顺,你老同学和你咋晚上出来洗澡哩,这洛水里深深浅浅,可不是闹着玩哩。”

    田大顺刚要说俩人去洛城潇洒走一回,回来后身上一身汗,想来洛水里冲一冲凉,转念觉得不对,一丝狡黠的光从他的眼中掠过,马上有了新的想法。他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说道:“洛口你不知道,是我老同学要下水洗澡,我和他说的话,就和你刚才说的一样,只是没劝住他。他非要下去。我不下去,在岸边上等他。可能是水底凉,不知道他是不是腿抽筋儿了,在水里急切地招呼我,我就也下水了。你知道,咱北邙的人都实诚,我下水主要是为了救人!那一会儿哪还能想到自己的安危,到水里就被他拉住了。不知道我和我这老同学是前生有仇,还是我上辈子欠他的,他在水里扑腾着拉我,我也拉他。用尽了力气把他往岸上拉,可没有成功,最终我们两人都进去了。”田大顺说道这里,用手在眼睛上抹了抹,哀叹一声:“好人呐!”不知道是说他自己,还是说死去的沈三儿。

    胡洛口听得入了迷,他常年在南岭村待着,北边最远去北邙的山里转过,南边最远也就是洛水两岸,认识的人有限,知根知底接触的人更少。胡洛口听田大顺一番言语,顿时把他当作了有情有义、敢作敢为的英雄好汉。要知道,北邙山下,洛水两岸,人们从来最敬仰的就是英雄。田大顺平时略显陌生的形象,立马在胡洛口的心中高大起来。

    “大顺,你?”胡洛口根本不知道自己要问他点儿什么,话说出了口,不知道后面该接啥。

    “走,跟哥一起把我的老同学送回家里去。”田大顺已经缓过来劲儿了,说起话来也有了力气。

    胡洛口眼看着天开始蒙蒙发亮,昨晚挖上来的沙子已经基本运完,挖沙的小老板给胡洛口掏了三百元,朝一旁“呸呸呸”吐了几口,嘴里骂道:“***得晦气!洛口,你守着他们,我去报警。”

    胡洛口还没来得及说话,田大顺已经开了口道:“伙计,多谢你了!如果现在报警的话,你们在这儿挖沙,警察来了不好说话。”

    他左右看了看昨晚救他的两个恩人,然后对着挖沙的小老板,很义气地说道:“伙计,你快回去吧。这里的事情,我们兄弟俩处理。这种事,少牵扯一个人,少一份麻烦!”

    那人看着田大顺点了点头,真挚地说道:“兄弟你是个义气人呀。我叫毛二虎,西洼村的,也不是个含糊的人,以后有用得着兄弟的地方,你只管言语一声!”毛二虎说完话,用一辆破旧的农用车拉走了挖沙的设备。胡洛口看着毛二虎远去的背影,清楚地记得这是自己挖沙半年来第一个知道名字的人。来洛水里挖沙,是政府不允许的,所以大家见面都不说名字,只有胡洛口实在,每次都把自己的名字说出来。当然,别人一般以为他说的是假名字。

    “大顺,再等一会儿,天完全亮了。你在这儿歇着,我去报警。”胡洛口说道。

    “洛口,你知道报警后,会怎么样?”田大顺徐徐问道。

    “把尸体拉回去呗,别的还能咋地?”胡洛口想到了自己晚上的非法挖沙,便说道:“大顺你放心,挖沙没你的份儿,我不会攀扯你哩!”

    田大顺咳嗽了一声,说道:“洛口,你想偏了。我的意思是说,警察来了,我老同学的尸体肯定要拉去解剖,人被切成一块一块的,跟超市里卖猪肉一样,我不忍心呀!”北邙山下是几千年的风水宝地,人们的思想深处对丧葬看得很重。现在沈三儿已经死了,如果再要来上几刀,不仅家属不愿意,外人看了也不忍心。

    “那是,警察一来,肯定要按人家的条条框框办。”胡洛口嘟囔着说道:“大顺,你说咋办?”

    “我现在没力气,你背着我同学,我的车在附近,咱们把他送回家去!”叶落归根,北邙人死后,最大的心愿是能够回到自己的家中。背着沈三儿沉重的尸体,听着田大顺低沉的呼唤声:“三哥,回家了!三哥,回家了......”胡洛口的眼泪几乎都要掉下来了。

    车到镇上的时候,天已经基本亮了,马路上除了扫大街的,没有别的人。田大顺敲开豆腐坊的门,和胡洛口一起把沈三儿的尸体抬到了里屋。

    月娥以为沈三儿喝醉了,嘴里招呼着田大顺,身子已经向保温瓶处移动,倒了一杯热茶,放在桌子上,想着给两个客人一人倒一杯,却听见了田大顺“呜呜咽咽”的哭泣声。

    “咋了,大顺?”月娥惊奇地问道。

    “三哥,三哥,三哥......”田大顺已经哭得泣不成声,幸亏一旁有一个胡洛口。他按照田大顺在洛水岸边讲的故事,一五一十地给月娥又讲了一遍。月娥没有听完,人已经瘫倒在地上,匍匐着爬到床边,拉住沈三儿的手,使劲儿地摇晃着。

    “三嫂,难受你就哭出来吧。”田大顺带着哭腔说道。月娥看了看田大顺,没有吱声。

    田大顺说道:“三嫂,事情已经这样了。活着的人还要过日子。不管上边的老人,还是下边的孩子,有兄弟我的,就有他们的。”月娥感激地看了他一眼,依然没有说话。

    胡洛口在一旁说道:“嫂子,那啥,现在咱该为俺哥置办后事哩。”

    月娥看了看胡洛口,又看了看田大顺。田大顺是世面上的人,经过的事情多了去了,自然清楚置办后事的大致流程。但这不是自己家里的事,应该提前给主人说清楚。想到这里,他便说道:“三嫂,你放心。我老宅院子里有一个好木料,是前两年和伙计一起到北邙山里砍的老松木,本来打算将来自己用哩,我这就回去,让匠人做成棺木,给三哥用。寿衣什么的,镇上的店里都有。”

    胡洛口插嘴道:“需要跑腿打杂,出力干活的事儿,有俺老胡在!”

    月娥听他两人说话,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顺着白净的脸颊,流成了两条透明的溪水。等他们说完,月娥突然恭谨地朝田大顺磕了个头,又给胡洛口磕头,田大顺和胡洛口忙起身扶住她的胳臂。整个丧葬过程中,月娥一直坐在棺前,不吭不哈。到了要把棺木钉上的一刻,她突然跳起来,哭着喊着要陪他一起走。

    丧事经田大顺全权处理,胡洛口跑前跑后,整体办得还算可以。沈三儿的大哥、二哥都是老实巴交的种地人,沈三儿一向日子过得滋润,他俩日子过得寒酸,所以平时走动不多。给沈三儿办事,按照北邙的规矩,应该由主家委托一个“老总”作为总协调,兄弟俩见了田大顺经手的场面,也没啥话可说,只是在跟前当个客人。事后都各回各家,不再提起此事。只是严明一件事,弟妹年轻,如果能为老三守家,那样最好;如果有别的打算,侄子是沈家的人,一定要留在沈家,不能跟了别人的姓。

    胡洛口事后给田大顺说道:“顺哥,俗话说,‘女要俏,一身孝。’真是不假,刚见月娥嫂子时,我只是觉得她长得漂亮,是个美人儿。带上孝后,我的妈呀,简直是个观音菩萨!”原来两人是一个村的,但平时走动的并不多。田大顺的活动范围主要在镇上,胡洛口的活动范围主要在南岭村附近,经过一件事后,胡洛口对田大顺为人的义气、出手的豪爽和办事的能力佩服得五体投地。他叫了三十年的“大顺”,竟然不知不觉间变成了“顺哥”。

    “自古红颜多命苦呀!”田大顺松了一口气,沈三儿的事情办得爽快,更为他赢得了一个为人义气的好名声。他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接着说道:“所以能帮咱还是帮一把嘛!”

    “只怕帮忙办了后事,后面还有事!”不知道胡洛口当时心里怎么想的,平时说出的话都是直辣辣的,没有半点隐藏,有时甚至让人听着觉得有些讨厌,突然冒出来的一句,竟有几分味道。

    “还有啥事?”田大顺皱着眉头问道。

    “多着哩。没有了沈三儿,他的父母养老送终自然有两个哥哥操心。我这几天听人说,月娥她爹还在镇卫生院住院,全指望着她哩。还有她那读小学的孩子,上有老下有小,靠她一个人行吗?”胡洛口分析的头头是道。因为送沈三儿尸体回家那一天早上,他在场,见证了田大顺给月娥的承诺,要帮她照顾老小。以胡洛口近期对田大顺的观察,认为他一定会信守诺言,尽力帮助那一家老小的。

    “不行!不行!”田大顺嘴里说着话,心里却想着月娥白净的面庞和玲珑的身材。看着胡洛口离开后,他忍不住说了一句:“有啥不行?”

    上一本:战神遗孀by烟灰拌饭在线免费阅读 下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