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雅居文学网>熬夜看完的小说《王炸农妻:夫君春风又得意》

    熬夜看完的小说《王炸农妻:夫君春风又得意》

    来源:ZB 发布时间:2021-11-25 19:42:56 作者:《王炸农妻:夫君春风又得意》
    虽然到这个家才几天,但小漾对她的关心和依赖她真切的感受到,小河虽然有病,却也乖巧懂事。...
    熬夜看完的小说《王炸农妻:夫君春风又得意》
    《王炸农妻:夫君春风又得意》

    一听到后山有尸体,颜汐整个人都站不稳。

    虽然到这个家才几天,但小漾对她的关心和依赖她真切的感受到,小河虽然有病,却也乖巧懂事。

    她看了眼颜大志,对方也脸色煞白。

    “爹,我去看看,你在这等我。”

    颜汐害怕颜大志承受不住,可颜大志却摆摆手,随意抹了把脸上的不知道是汗水还是眼泪的。

    “走,一起。”

    他声音暗哑低沉。

    颜汐握着他的手,能感觉他手心都是汗还微微颤抖。

    跟着发现尸体的村民到了现场,远远地看见地上鼓起了一个包,像是一个人趴在那里,黑乎乎的一团。

    “造孽啊,这也不知道是先烧死的还是先杀了的!”

    “是啊,都烧成黑乎乎的一团了,这也不知道是谁啊!”

    听着几个看守尸体村民的议论声,颜大志脚下不稳,差点栽倒。

    颜汐却是稳稳地扶住了他。

    “爹,我去看看。”

    颜汐找了个同村的叔叔扶着父亲,自己一步步朝烧焦的身体走过去。

    有好心的婶婶过来劝她。

    “颜汐丫头,你是个女娃还是不要看了,免得晚上做噩梦,再沾上不干净的东西。”

    “婶子,我不怕。如果是我弟弟妹妹,我是他们亲姐姐,他们一定不会害我的,如果不是他们,烧死他的又不是我,更加找不到我。”

    颜汐声音沉稳,一步步走到那如黑炭的身体前。

    虽说都烧焦了,辨别不出身份,但从骨架来看是个成年人,身高超过七尺,绝不是孩童身形。

    颜汐松了口气,“爹,是个大人,不是他们。”

    颜汐的话让颜大志紧绷的情绪瞬间松了,一屁股坐在地上。

    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村长也狠狠的训斥来报信的村民,“你就不能看清楚了是大人孩子再说?看把大志和颜汐吓得!”

    那村民无奈的挠挠头,“村长,俺当时看到是尸体也吓坏了,找人看着后就跑过来了,主要也是第一次见到烧焦的身体……”

    颜汐听着村民的话,忽然想到了一个人。

    那个给她留下了一百两银票却没留任何信息的小男孩。

    他当时应该是被追赶慌不择路跑进了深山,还被毒蛇咬了,而这烧焦的人,该不会就是追赶他的人吧?

    那小男孩身份神秘,那么追杀他的人也不是一般的身份,所以只有烧焦了才辩驳不出身份,这也符合那小男孩神秘的感觉。

    颜汐没再多想,既然尸体不是小漾小河就是还有机会。

    “颜汐丫头,现在天太黑了,只能等明天再找了,你先带着你爹回去休息一下,明儿一早我就安排大家帮忙。”

    村长发话,大家都很听话。

    他们颜李村虽然不大,却也是民风淳朴,只是也少不了那么几颗老鼠屎,可绝大多数乡亲都是互帮互助的。

    往回走的时候,颜汐抬头正好对上李大苗娘的眼神。

    她立刻有些心虚的躲开了。

    颜汐皱眉,她今天已经好几次对上李大苗娘的眼神了,总觉得她眼神带着不同寻常的心虚,颜汐视线落在她衣服上,眉头再次皱起。

    等回到家,颜大志睡不着,一直坐在院子门口等着,

    盼着俩孩子只是在山里迷了路,能自己走回来。

    颜汐也没打扰他,还有不到两个时辰天就亮了,这会别说颜大志,她也睡不着。

    颜汐举着煤油灯在院子里来回走着照着,看看能不能找到有用的线索。

    就在后院一处角落里,颜汐看到了一些散落的中药材。

    她从何大夫那里拿回来的药材她都认识,没有这几样,而且也不会掉在后院。

    颜汐收好了药材,拿了几个地瓜,趁着天黑去了何大夫家里。

    说明来意后,何大夫看了那几味药,诧异道,“这可都是接骨用的中药。”

    听了何大夫的话,颜汐脑海中飞快闪过李大苗娘心虚的眼神。

    接骨?

    李大苗不就断腿了吗?

    颜汐不顾何大夫阻止,强行放下那几个地瓜,拔腿就朝村长家跑。

    小漾小河失踪已经一夜了,马上就要朝过找人的黄金二十四小时,继续拖下去,就算抓到人,两个孩子出事了,也是徒劳。

    她必须另辟蹊径,逼凶手自己露出马脚。

    ……

    一早,醒来的村民带着干粮正准备去村长家等候安排,却见村长儿子拿着铜锣在村里一边走着一边敲敲打打。

    “各家各户,先不要去俺家了!已经找到一个孩子的尸体了!村长已经报官了,大家都在家里待着吧!”

    听了村长儿子的话,村民们纷纷凑了过来,李大苗娘则是躲在人群后面,竖起耳朵听着。

    “二牛,到底咋回事?孩子死了?”有村民震惊的问道。

    村长儿子颜二牛讪讪然道,“是啊,一早就发现了一个孩子的尸体,不知咋的出现在后山小河边上,另一个现在还不知下落,不过死的那个孩子手里还抓着一颗盘扣,不像是自己失踪的,倒像是被人掳走的,俺爹已经报官了,说是通过这个孩子很快就能找到另一个孩子,说不定那孩子还活着。”

    听了颜二牛的话,村民们都义愤填膺,究竟是谁这么狠,对小孩子下这么毒的手。

    而李大苗娘在听说有个孩子手里还抓着一颗盘扣后,低头下意识地看向自己衣服。

    上一本:书荒求小说她终究是她的替代品by庭前花今日更新 下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