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雅居文学网>书荒推荐《穿成首辅的农门前妻》

    书荒推荐《穿成首辅的农门前妻》

    来源:ZB 发布时间:2021-11-25 18:52:57 作者:《穿成首辅的农门前妻》
    她惊恐:“上次卖了技术的表姐,坟头草已经齐腰深了,姐姐,我怕挣了银子没命花。”...
    书荒推荐《穿成首辅的农门前妻》
    《穿成首辅的农门前妻》

    江文樱毫不迟疑:“不敢卖,家母传下来的手艺,卖了会被逐出家族的。您若有需求,我可以帮您做,适当收一些手工费就行。”

    如意笑得像个弥勒佛:“咱们悄悄的,别让人知道不就行了。姐姐出二十两银子,且保证不说出去,好不好?”

    她惊恐:“上次卖了技术的表姐,坟头草已经齐腰深了,姐姐,我怕挣了银子没命花。”

    见她吓得浑身发抖,如意不好再逼她,依旧笑吟吟的跟她说话拉家常,请她喝茶吃点心,做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手艺她是一定要学到的,日后她就能把如意成衣坊开遍全天下了。

    上次徐家买的红球球她没来得及仔细看,回头让绣娘绣,却怎么也绣不出来。

    别说绣了,球都没捏圆,完全没办法下手。

    所以她才把主意打到江文樱身上。

    江文樱谢绝如意的点心茶水:“姐姐没什么事我先走了,要回去给相公做饭。”

    如意不好强留她,亲亲热热把她送出门:“明儿来姐姐这里量尺寸挑衣裳,姐姐送你一身,姐姐一见你就喜欢,恨不得把你当亲妹子。”

    江文樱微微笑着跟她挥手告别。

    奇门镇徐家。

    徐克蕾捧着手鞠球进门,见到独自在廊下喝茶的新女婿孙幼年。

    “幼年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小果呢?”

    孙幼年取出茶杯给徐克蕾倒了一杯:“小果在屋里和爹娘亲人说话,我出来躲个清静。”

    女儿回门跟父母说的话,不是他该听的。

    徐克蕾明了,也不急着进去,干脆坐下来喝茶。

    “姑母手里拿的是?”

    家里几代人从事刺绣买卖,孙幼年对这些东西有天然的敏感性。

    徐克蕾边仔细端详着手鞠球,边说:“说是叫手鞠,和小果陪嫁里的圆手鞠是一个人做的。”

    孙幼年有了兴致:“小果带去的手鞠,见过的就没有说不好的。娘还说,婚期过去一个月后,不犯忌讳了,会拆一个小的手鞠看

    看怎么做的,让绣娘们学起来,下半年开个喜铺,专门卖这些东西。”

    徐克蕾总觉得哪里不对,又说不出为什么,便不再纠结,再次低头端详小小的手鞠球,简直越看越喜欢。

    江文樱想不到手鞠球不仅被如意惦记上,还被金山县最大的绣铺惦记上。

    她提着从小北村带回来的礼物吃食坐上途径东山村的牛车。

    东山村离镇上近,很少有人坐车进出,村里没有专门跑镇上的牛车,需要坐车时要么找过路车,要么包车。

    车上没有东山村的人,江文樱心情愉悦。

    提着两篮子东西,熟人少不得问东问西的烦人。

    “妹妹,怎么能让头发长的慢些?我快被一头重发烦死了。”

    想独美的江文樱被一个自来熟的小姐姐搭讪了。

    头发怎么长的慢么,剪呗。

    穿来第二天,嫌弃头发又密又长,她偷偷把头发剪掉一尺来长,让头顶轻松了许多。

    可这话她不敢说,此时的人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能随意糟践。

    江文樱只好忽悠她:“我也不知道哎,反正就是不长。”

    对方满脸羡慕的对着江文樱的头皮看:“我娘说笨人才顶重头,妹妹肯定是聪明人。”

    江文樱莞尔。

    “啊,妹妹笑起来真好看,我从来没见过妹子这样好看的人。&r

    dquo;她眼珠子转了转:“要不咱俩结拜姐妹吧,我叫文青莲,前面大河村人。家里有鱼塘和莲藕文家的小闺女。妹妹你呢?”

    结拜姐妹这么随意的吗?

    江文樱不想理她。

    可对着她毫无杂质的眸子,她的嘴比脑子快:“我叫江文樱,嫁到东山村谢童生家。可能比你大哦。属猪的,冬月生日。”

    文青莲蛮横:“我是姐姐。”

    却不说自己生日。

    肯定是个想当姐姐的妹妹。

    江文樱不戳穿她,笑眯眯的和她说话。

    到东山村村口下车后,刚要提篮子,篮子被一双修长的手提走了。

    见是谢行舟,江文樱把手收回来。

    “你也刚到?”

    “嗯。”

    江文樱已经习惯他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的性格,沉默着在他后面走着。

    快到家门时,听见一个压抑着兴奋激动的愤怒声音。

    “回来了,回来了,死不要脸的烂女人江文樱回来了……”

    见十几个围观者站在她家院子里,看猴子似的看着她。

    江文樱一脸懵,她招谁惹谁了?

    随即气的快爆炸,还有完没完。

    原主早就死了,唾沫要把她喷到什么时候去?

    “三郎哥哥,你终于回来了,我……们担心极了,怕你被烂女人缠上甩不掉。”

    梁静淑从围观的人群中越众而出,大眼里盛满担忧和心疼。

    围观群众共情能力极强,都一脸担忧的看向谢行舟。

    江文樱忍着挠花她脸的冲动,静观下一步走向。

    梁静淑有备而来,不能乱了阵脚。

    见谢行舟不仅不追问缘由,且站在江文樱身前纹丝不动,把她护的密不透风。

    梁静淑勾勾唇,缓步走到江文樱面前,抖开手里的一块布。

    江文樱内心巨震。

    那是她的,不对,是原主的肚兜。

    肚兜上锈的樱桃是原主的手艺,樱桃图案取的她名字。

    梁静淑从哪里拿到的?

    上一本:九道医经完整未删减版(秦川北雪衣) 下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