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雅居文学网>热门书籍《薄少的小丫头不见了》薄谨晏慕芊=全章节TXT可阅

    热门书籍《薄少的小丫头不见了》薄谨晏慕芊=全章节TXT可阅

    来源:ZB 发布时间:2021-11-25 18:36:17 作者:《薄少的小丫头不见了》薄谨晏慕芊
    “一个朋友出了点意外。”薄谨晏握着手机,一副迫不及待的姿态。...
    热门书籍《薄少的小丫头不见了》薄谨晏慕芊=全章节TXT可阅
    《薄少的小丫头不见了》薄谨晏慕芊

    第1章 薄少的小丫头不见了

    “芊芊,我有事需要离开一会儿。”

    “一个朋友出了点意外。”薄谨晏握着手机,一副迫不及待的姿态。

    他为另一个女人对她撒谎,前女朋友比朋友多了两个字,差别巨大。慕芊扯起嘴角,不留情面的点明:“是纪梨吧。”

    “.....”薄谨晏顿时哑口无言。

    “抱歉,这件事情有点复杂,等我回来给你解释。”怕她生气,薄谨晏再三保证,“我处理完就赶回来。”

    薄谨晏转身欲走,慕芊忽然追上去握住他的胳膊,眼神执着的仰头望着他,声音颤抖,“今天是我生日,可不可以不要走?”

    如果薄谨晏选择离开,就代表她最终还是输给纪梨,输了这段努力维持三年的感情。

    “芊芊......”薄谨晏心头像是被狠狠扎了一下,“桌上的盒子是我特意为你定制的礼物,独一无二。”

    此时,薄谨晏的手机里又源源不断弹出短信,刺目的字眼灼烫他的眼睛,薄谨晏一点一点将她手指掰开,“芊芊,回来我会给你一个解释,相信我。”

    那道高大的身影逐渐在眼中变得模糊,慕芊倔强的站在那里,手指紧紧地攥成拳头,不再挽留。

    一再相信的感情成为一盘握不住的散沙,曾经那个对爱情充满期待的女孩,眼里的光芒逐渐熄灭。

    沉寂的礼盒终于被打开,珍珠的光芒璀璨夺目,这套精雕玉琢的首饰足以令所有女人心动,但现在......慕芊却觉得刺眼。

    睁着发红的眼眶,慕芊越发用力的握紧项链,狠狠一扯,颗颗晶莹的珍珠撒落坠地。清脆的声音在慕芊耳中无限放大,震耳欲聋,她用双手紧紧地捂住,直到所有珠子滚落,声音终止。

    她固执专一,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念着他千般万般的好。

    在原则内,她可以倾向感情不计较一个人的过去,但绝对无法容忍自己的另一半,跟她在一起的同时,心里还藏着另一个女人!

    慕芊捂着胸口,扔下一切,一心逃离这令人压力的环境。

    原本听候命令等在外面的司机发现慕芊的身影,高声一喊,“慕小姐。”

    天空大雨滂沱,司机拿着雨伞追出来,慕芊受惊般闯入雨帘,在街上奔走,心里有个声音在呐喊,让她远离关于薄谨晏的一切。

    华美的高跟鞋落到地上,她脱了鞋向前奔跑。

    -

    回到梨园,令人窒息的压迫感铺天盖地袭遍全身,慕芊忍不住浑身颤抖。她迅速跑上楼,换掉身上湿透的衣服就开始收拾房间里的一切。

    在这里住了一年,堆积的东西不少,但大多是衣服和薄谨晏赠送的首饰。慕芊随意挑了几件合适当下季节的衣服,把最珍贵的设计稿放进行李箱。

    薄谨晏赠送的东西,她一样都没拿,包括这几年薄谨晏给她的,但她从未刷用过的卡。

    提前联系的车子已经抵达梨园,慕芊提着行李箱下楼,临走时,慕芊将那件不属于梨园的外套搭在臂弯间一起带走。

    玄关处,她回头环顾四周,可笑的真心、自以为是的爱情,在她的世界逐渐崩塌瓦解、支离破碎.....

    慕芊拿起手机,红着眼睛打出一行字:【我们分手。】

    不是试探、不是刺激,她果决的否定了之前的一切,包括自己付诸三年的爱情!

    从纪梨那里出来,时间已经有些晚。手机震动一声,薄谨晏收到慕芊发来的分手短信,第一个想法是她这次气得不轻。

    爽约的确是他不对,薄谨晏能够理解愤怒中的行为,让司机加速开往梨园。

    他敲了几次门,慕芊的房间都没有反应,薄谨晏推开门,见里面空无一人,随即叫来王妈,“慕小姐回来了吗?”

    “回来了呀,直接就上楼回房间

    了。”王妈后来不在大厅,也就不知道慕芊已经离开的事。

    回想起刚才推开房门所见的场景,薄谨晏忽然察觉到什么,大步跑上

    楼,“砰”的一声把人推开,大步迈进去,这才发现,房间里少了些东西。

    平日慕芊整理设计稿的地方空了,一直放在角落的行李箱也不翼而飞。薄谨晏当即拿起手机联系慕芊,电话已经打不通。

    随后跟来的王妈也察觉到情况不对 88劲,忽然被男主人叫住,“王妈,打给慕芊。”

    很很快,冰冷的客服语音告诉他们,王妈的电话能够打通,对方却不肯接。薄谨晏的脸色沉下来,王妈顿时连大气都不敢出。

    从生日那天起,慕芊离开梨园,再也没有出现在他们的视线内,也一直没有回家。

    梨园,夜色如墨,明月如勾。

    慕芊正准备将薄谨晏的手机搁在桌上,屏幕忽然亮起,弹出一条短信。

    【我回来了,阿晏。】

    备注只有一个字:梨。

    女人的直觉告诉慕芊,发消息的是个女性,且跟薄谨晏关系匪浅,否则怎么会以这么熟稔的口吻告知行踪,还称呼薄谨晏为“阿晏”。

    但她相信薄谨晏。

    薄谨晏不是花花公子,跟他在一起三年,从来没听说他跟其他女人有沾染,这也是慕芊深信薄谨晏待她真心的原因。

    尽管薄谨晏待她不够热情,可她是薄谨晏在亲人和朋友面前亲口承认的女朋友,这足以证明她是特别的。

    “咔一一”

    听到开门声,慕芊赶紧放下手机。

    穿着灰色浴袍的男人出现在视野中,无意窥探到别人的信息,慕芊有些不好意思,显得局促。

    “今天怎么喝了这么多酒?遇到什么事吗?”她随口找到相关话题。

    “没事。”薄谨晏简单果断两个字,堵住慕芊接下来的关心。

    “那我….”

    柔和的女声传入耳间,薄谨晏的目光从她脸颊扫过,声音清冽,“回去休息吧。”

    委婉的逐客令。

    “好吧。”

    走出房门,慕芊沉沉叹气。

    每次她想跟薄谨晏沟通,都会被他回避的态度逼退,无疾而终。薄谨晏总是一副深不可测的模样,就算她想深入了解他的生活,都好难好难。

    *

    第二天,慕芊难得在早餐桌上看见薄谨晏,男人穿戴整齐,在家也很严谨。

    慕芊晃晃脑袋,甩掉困扰她一整晚的消极想法,重新扬起笑脸,“阿晏,你明天有空吗?”

    “怎么?”薄谨晏问。

    “我们工作室周年庆,有个小聚会,我想邀请一起参加。”慕芊问得小心翼翼,还在观察薄谨晏的表情。

    工作室人不多,都是她的朋友,她想让薄谨晏了解自己的生活。

    “有事。”薄谨晏言简意赅,拒绝得十分明显。

    “真可惜。”慕芊小声咕囔,也不敢拧着他撒娇。

    女孩初恋中那些简单的约会在薄谨晏看来都是浪费时间,她努力跟薄谨晏创造更多属于两人的记忆,总抵不过忙碌的工作。

    慕芊离开桌边,着拖鞋走了两步,忽然被薄谨晏问住:“脚怎么回事?”

    他关注到自己的脚,这细节让慕芊有些小开心,犹豫了下,只说:“…...挠了两下。”

    话音刚落,王妈从另一边端着碗过来,“慕小姐,你这是过敏了?是不是碰到Cookie了?”

    真实原因被揭露,慕芊也没否认。

    “自己搽点药。”薄谨晏满不在意挪开眼,半句不提让她过敏的猫。

    慕芊的室友是个名副其实的白富美,她独立有个性,毕业后自创服装设计工作室,慕芊参与其中。

    八月暑热,慕芊身着清新淡雅的米色连衣裙,脚上一双低跟凉鞋衬得小脚纤细白色,只那脚踝四周泛红的印记还未完全消除。

    刚到聚餐点,早来的同事热情招手,等她走近,眼尖的同事一样发现,“芊芊,你的脚又过敏了?”

    又。

    总的来说,慕芊过敏次数并不多,只是大家每天一起工作,相处时间长,就会产生一种她经常过敏的错觉。

    “你怎么回事,让你男朋友把猫送走呗,人难道比不过猫重要?”朋友曾听慕芊提起过男友的猫,见她多次过敏,心里都有些恨铁不成钢。

    “不都说,某些宠物对主人意义非凡么,他养了Cookie五年,而我跟他在一起三年,依赖就让别人把自己心爱的宠物送走,恐怕不太合适......”听养宠物的人说,某些主人赋予宠物不同的情感,二者之间无法比较。

    曾经她也有忍受不了的时候,试着跟薄谨晏提了几句,当时薄谨晏神态慵懒的依在沙发边,满不在意的口吻:“不过是只猫。”

    她不知道那句话的潜台词是不是:不过是只猫,你一个人还要跟一只猫计较?

    “芊芊,真不是我说你,你一个名校毕业的大学生,年轻漂亮有实力,勾勾手指都有男人主动献殷勤,何必跟一个从来不露面,还不会照顾你的男人在一起!”

    这是朋友打心眼的劝道。

    慕芊这张脸,五官精致如画,刚入学的时候青春靓丽,穿着黄白拼色的短裙,戴着遮阳帽出现,第一天就有男生在校园墙发帖寻人。

    她像一副彩色的画,明艳不张扬,被许多颜控奉为“女神”,追她的一大把。大三那年,慕芊告诉他们自己第一次遇到喜欢的人,进入初恋甜蜜期。

    但慕芊的甜蜜期有所不同,对方是社会成功人士,很忙,从来不在她们面前露脸。

    到现在三年还不分手,她们都佩服慕芊的执着。

    哪怕到现在,慕芊也从不在外人面前责备男友哪里不对,甚至为他辩解:“他……挺好的”

    在慕芊的记忆中,薄谨晏是不同的存在。

    高三那年,违背父亲意愿填报设计学院,慕芊一心想着远离父亲摆脱控制,从大一开始勤工俭学,坚持自己的理想和爱好。

    那时候她也不过十八九岁的少女,没接触过社会,刚开始兼职遭了不少罪。一位学姐好心介绍她去某个场合当礼仪小姐,因她身高颜值惹眼,被心怀不轨的男人盯上,尾随她进入换衣间。

    慕芊仓惶逃出,狗血的撞进薄谨晏怀中。

    在那双深邃的黑眸中,慕芊看清自己的模样,视线交汇,成就他们的初遇。

    自然而然的,薄谨晏一通电话帮她解决掉大麻烦,形象瞬间在慕芊心里变得高大上。

    英雄救美戏码,最容易打动人心,慕芊再也忘不掉那道专注地眼神,仿佛带着浓浓的深情。

    第2章 香水味

    工作室聚餐结束,慕芊到家已经接近傍晚。

    进门时,在玄关处发现薄谨晏的鞋,慕芊心中一喜,提着从外面带回的‘酥记甜点’上楼。

    谁知道,雷厉风行的薄谨晏也会对某种甜点情有独钟,慕芊跟他在一起第二年发现这一点,之后每次约会前都特意绕路去买,从不抱怨。

    因为每次薄谨晏吃到‘酥记甜点’,似乎心情就会变好。

    室友说,女孩子要矜持,不能太主动。

    道理她懂,可心无法控制,每次见到薄谨晏都掩饰不住自己的欢喜。

    慕芊对待感情执着又专一,她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发自内心的想对他好,只要察觉到对方的回应,她就能坚持下去。

    从卧室找到书房,没有得到半点回应,过后才从王妈口中得知,“薄先生下午回来过一趟,不久前又出去了。”

    薄谨晏的行程几乎排满,行踪不定,慕芊没有多想,只能等他回来。

    拎着精美的点心盒回房途中,慕芊脑中灵光一闪,蹑手蹑脚转进薄谨晏房中,将盒子摆在桌面,准备给他惊喜!

    放置完毕,她环顾四周,见搭在床头的衣服几乎快要落地。

    大约是衣服的主人走得太急,随手扔在床边,衣摆触地。慕芊弯腰去捡,拿近时,一股清新的香水味钻入鼻尖。

    眉头微蹙,慕芊低头嗅了嗅,心情一沉。

    薄谨晏洁身自好,哪怕出去应酬也很少跟异性逢场作戏,更不会在衣服上留下香水味。而她现在竟能闻到残留的清香,不知他跟香水的主人待了多久,才会沾染到……

    晚餐时间薄谨晏还没回家,慕芊等待许久,直到眼皮子忍不住上下打架,终于眯着眼睛睡过去。

    平时看着 慕芊是个温和的人,但她不是没脾气,只能比较能忍。

    对香水的事情耿耿于怀,慕芊第二天早起,却见王妈正拿着那件衣服准备处理掉。

    “这件衣服是?”

    “哦,昨晚先生让我把衣服扔掉,趁先生没起床,正准备拿去处理呢。”王妈一边解释一边叹气,手指摸着衣服料子舍不得扔,“多好的衣服,扔掉还怪可惜的。”

    虽然不太赞同有钱人破费的行为,但她必须得听主人家的吩咐,才能长久保持这份高薪工作。

    “他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慕芊抓住重点。

    王妈努力回想,“好像是十一点多,挺晚的。”

    十一点多,那时慕芊已经睡着,不过连做梦都惦记着女人的香水味。

    其实她是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

    所谓的信任仅仅是薄谨晏拒绝异性献好,身边只有她一人,她对薄谨晏的信任建立在“感情干净长久”的基础上。

    一旦发觉异样,打破她对薄谨晏的固有认知,信任就会变得岌岌可危。

    薄谨晏近两日行为,包括那个她从未听说过的“梨”发来的短信,都让慕芊警铃大作!

    -

    早餐时间,薄谨晏准时来到餐桌前,慕芊打量他一眼,和平常一样沉着冷静,看不出异样。

    她故意装作不经意间问起昨天的事,薄谨晏只用一句“应酬”敷衍,“公司的事,你不懂。”

    他们的专业领域没有共同点,仅有一年工作经验的女孩跟从小接触商务的成功男士很难找到共同语言。

    慕芊深入接触的异性不多,薄谨晏是她的初恋,一切结果都是从薄谨晏身上得出的,没有对比性,慕芊想尽办法也没能改变两人之间的相处模式,常常为此懊恼。

    “虽然我没有接触过你们那个行业,但我学习能力还行,你跟我讲一讲,即便我不会,也总能听懂些。”

    “没那必要。”冷淡的回应永远让人难以接话。

    慕芊张了张唇,顿时哑口无言。

    坐在对面的薄谨晏似有察觉,后补上一句:“每个人选择行业不同,钻研自己擅长的就行。”

    不算台阶的台阶,慕芊顺着下。

    第二天她就收到薄谨晏送来的礼物,是前段时间她看时尚杂志时提过一嘴的限量款,没想到薄谨晏竟然记得。

    有时候慕芊真的怀疑,这个男人心里是否有她?

    如果喜欢,为什么对她回应冷淡?

    如果不喜欢,为什么要许她女朋友的身份,将她一个人留在身边,且会在察觉她难过的时候送礼物来哄?

    礼物是什么不重要,她看重的是,薄谨晏愿意送东西哄她,说明是在意她的。

    擅长捕捉细节的慕芊又忍不住露出笑容,原本生出的疑惑被她硬生生压回去。

    她怎么能这么小气,闻到一次香水味就怀疑薄谨晏,他不是直接把衣服扔掉了么?那件事或许只是意外。

    慕芊这么安慰自己,不再为此纠结。

    但在她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想重新以积极状态出现在薄谨晏面前时,突然接到薄云惜打来的紧急电话,“奶奶突然晕倒住院了。”

    在很多人眼中,慕芊跟薄谨晏身份不对等,薄家只有薄云惜跟薄奶奶真心支持。

    从小到大,慕芊身边的亲人不多,直到见到慈祥的薄奶奶,对她跟孙女一样和蔼。

    慕芊匆匆赶去医院,路上一直没联系到薄谨晏,等到医院病房,薄云惜告诉她,“不要着急,刚刚医生已经检查过,奶奶的身体没有大碍。”

    “不好意思啊,当时我也挺乱的,给大哥打电话没通,就想到你了。”

    慕芊轻轻摇头,“那我现在方便进去看奶奶吗?”

    “可以看,但奶奶刚睡下。”

    慕芊懂了。

    她放轻动作进屋,见老人平静的睡在病床上,心里松了口气,便在隔壁的会客厅跟薄云惜一起等待,期间给薄谨晏发去的数条消息都未得到回复。

    没等来薄谨晏,没等到薄奶奶苏醒,倒是等来一个互相看不顺眼的人——薄夫人。

    薄夫人总是端着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子,从不把毫无身份背景的慕芊放在眼里,但这种人顾及身份,不会像张婧那样骂街。

    “我们薄家的长辈自有专人照顾,就不麻烦慕小姐了。”哪怕到现在,薄夫人对慕芊的态度依然没改变,趁薄云惜上厕所的时间,薄夫人直接下达逐客令。

    听说婆媳关系自古难疏通,怕薄谨晏夹在中间难做,慕芊一般会主动避开矛盾。

    既然确定薄奶奶无恙,慕芊也没必要在这跟薄夫人死磕,待薄云惜回来后便委婉道别。

    出了医院大门,慕芊没有搭车,漫无目的往前走,手指偶尔划过屏幕。

    凭心而论,薄谨晏带她见朋友、见家人,并在薄夫人的反对时,当着薄夫人的面牵起她的手,坚定不移的将她留在身边,“我就要她!”

    这一点让慕芊深受感触,她只当是薄谨晏在感情里不善言辞表达,行动力却极强,这也是慕芊忍让的原因。

    不知道薄谨晏又在做什么,她跟薄云惜都联系不上。

    慕芊抬头,忽然瞥见一道熟悉的身影,脚步不受控制的加快速度跟上。

    她看见一男一女,男人背景像极了薄谨晏,而身旁的女人一身白色长裙,十分显眼。

    就在慕芊不断拉近距离时,前方马路一辆大车驶过,挡住全部视线。等一切恢复平静,那两道身影早已经消失。

    慕芊揉按额头。

    她最近是不是胡思乱想产生幻觉了?

    寻不到踪影,慕芊还是等到绿灯通过马路,一直

    往前走。

    平常没怎么来过这边,进去才发现是个小公园。

    从正门进入,假山旁那个纯蓝色的许愿池才是公园最吸引人的风景点。

    这个许愿池跟平常不同,池水呈淡蓝色,抛入其中的银币清晰可见,倒有几分意思。

    现代网络运用广泛,旁边就有扫码换币机器,慕芊觉得自己最近疑心重,抱着尝试的心态兑换两枚硬币,捧在手心,双手合十作揖许愿。

    心中默念几秒,慕芊缓缓睁开眼,正要扬手投入池中,一枚硬币从手心滑落,沿着地面滚动,掉进石缝。

    慕芊蹲下身去捡,却发现小小硬币卡在石缝中,拿不出来。

    真遗憾,她的第二个愿望跟薄谨晏有关。

    手中只剩一枚硬币,慕芊凭直觉抛出,坠落水中,恰巧撞下漂浮在水面的一枚硬币。

    碰撞出水花的瞬间,一个身着雅致蓝色条纹衬衣、气质不凡的男人从许愿池经过,不经意的回头,瞳孔映入少女半张笑靥如花的脸。

    “咔嚓——”

    男人举起相机,画面定格。

    第3章 有没有想过结婚

    硬币抛入池中,跟砸到浮在水面那枚一起沉入池底,眨眼的功夫,慕芊已经分不清哪个愿望属于自己。

    手机震动,打断慕芊的思绪。

    接到薄云惜的电话,慕芊转身离开,原路返回医院。

    说来也巧,她前脚刚走不久,薄老太太就醒了。

    听说她来过医院,薄老太太假装看不见儿媳的冷脸,非让孙女打电话把慕芊喊回来。

    VIP病房

    “薄奶奶。”

    慕芊刚踏进门口,听到声音的薄老太太便笑着朝她招手,“芊芊,快过来。”

    距离拉近,短短时间内慕芊已经打量四周环境。

    薄夫人大约也不乐意见到她,不在房中,薄云惜坐在一旁剥水果,老太太这会儿精神看着不错,倒不像是刚进了回医院的人。

    慕芊松了口气,走到床边时已经收敛情绪,“奶奶现在感觉怎么样?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人老了总会犯毛病,不碍事。”薄老太太笑着摆手,顺其自然的接受身体变化。

    “医生说住院观察几天在做检查,结果不变的话,奶奶就能回家了。”薄云惜在一旁搭腔。

    慕芊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薄家不差钱,主要以保证老人身体健康为主,薄老太太自知年迈体弱容易多病,一直都很配合。

    撇开令人不愉快的年龄病痛,老太太回回见到慕芊都会问起她的近况,“最近跟谨晏怎么样?”

    “我们挺好的。”

    她跟薄谨晏最近的状态有些不对劲,但若探究到底出现什么问题,她又说不上来,只当自己胡思乱想,不能让一心撮合他们的老人跟着操心。

    “奶奶,你问芊芊没用,她就护着大哥。”薄云惜跟着起哄,也为慕芊打抱不平,“刚才我和芊芊跟大哥打了好多电话都没接通,出事情连人都找不到,下次见了大哥您就该好好说说他。”

    这话逗得一老一少发笑。

    在这段感情里,薄云惜好像比较偏向她这个朋友,每次遇到问题,薄云惜从不说是她错,反倒要帮她“教训”大哥。

    薄老太太应了孙女的要求,又说想跟慕芊单独聊聊,打发孙女去医院外头买东西。

    病房只剩两人,薄奶奶忽然握住慕芊的手,轻拍手背,“谨晏工作很忙,你是个好孩子,多多体谅他。”

    好话铺垫在前,没等慕芊回答,薄奶奶话锋一转,“不过该教育的时候还是要教育,等他回来,奶奶一定训他一顿,让他给你赔礼道歉!”

    体谅跟教训都让老太太说了,慕芊只能笑着点应和。

    “算起来,你跟谨晏认识五年了吧?”因为孙女跟慕芊是大学朋友,薄老太太从孙女口中也听过不少事。

    “对的,五年了。”认识两年,确认关系三年。

    “有没有想过结婚?”薄老太太笑盯着慕芊的脸,不想错过她的反应。

    “奶奶……”猝不及防的问题令慕芊小小吃惊,不禁攥紧手指,男友的长辈当着她的面提起婚姻,女孩子总会有几分羞涩。

    “这屋子你就咱们两个,你就照实话说,奶奶又不会笑话你。”

    “这种事情,顺其自然就好。”慕芊轻轻咬唇,皓齿从唇瓣划过,目光垂下,无法直视老人那道充满探究的眼神。

    刚谈恋爱的时候,她也憧憬过美好的未来,但最近却是真的没有想过,甚至不知道自己跟薄谨晏的感情能够维持多久。

    姜老师老的辣,薄老太太将她的表情反应尽收眼底,瞬间了然于心。

    活了大半辈子,薄老太太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几乎一眼就能辨别对方是否可靠,所以从第一次见到慕芊这个干净漂亮的女娃娃,她是打从心眼里喜欢。

    只是她那孙子性格深沉、难以捉摸。对慕芊的态度模棱两可,今年27岁还不提成家的事,老太太心里一直无法安定。

    听说最近有个不该出现的人回归,耳听八方的薄老太太不免有些担心。

    可这份担忧她无法向慕芊明说,只能暗地里提点几句,希望这孩子能够抓住薄谨晏的心,让他不要犯错!

    “奶奶不会看错,你是个好孩子,又真心喜欢谨晏,如果能够修成成果,奶奶会很欣慰的。”

    “谨晏性子冷淡,你多主动些也无妨,他身边就你一个女人,自然是要跟你结婚的。”

    得到薄奶奶的肯定与鼓励,慕芊内心搅动不安的情绪似乎得到安抚。

    -

    薄谨晏性格偏冷,但她们刚认识的时候,也经历过不少令人难忘的事,让慕芊一次次动心,促使他们的感情发展到这一步。

    继初遇“英雄救美”事件后,慕芊不知道那人的名字,却在画纸上记录下那双深邃的眼睛。

    她觉得有些遗憾,或许再也见不到那人。

    校园丰富的生活逐渐淡化慕芊的记忆,只是偶尔翻到那双眼睛,还是会想到那天的场景。

    天公作美,薄谨晏亲自到学校替妹妹薄云惜办事,天时地利人和,像一把无形的手将薄谨晏推到慕芊面前。

    第二次见面,她依然狼狈。

    前一秒在电话里跟父亲争论不休,后一秒被大雨淋成落汤鸡。

    最心累无助的时候,那个男人优雅的撑着雨伞,为她挡住头顶乌云狂风。

    那一刻,慕芊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被人护在羽翼之下,好不容易平静的心又开始躁动起来。

    大雨不停歇,薄谨晏在学校陪她站了许久,直到夜幕降临。

    时间消耗掉她的悲伤情绪,多次感受到那个男人炙热的目光,慕芊脸皮薄,甚至不好意思抬头看他一眼。

    那个男人倒是沉稳,一直不说话。

    终于,慕芊忍不住开口:“你不回家吗?”

    “跟父母意见不和,不想回去。”薄谨晏回答。

    原来也是跟父母起了争执,这么一想,她跟这个男人还真有些同病相怜。

    她在心里默默叹气,耳边忽然传来男人的声音。

    “你呢?”

    没想到对方会反问,慕芊抱紧手中的设计稿,第一次跟还算不上熟悉的男人吐露心声,“我爸爸一心想让我学画,成为画家。”

    耳边仿佛回响起父亲反对的声音,慕芊心里发堵,闷闷的道: “他说,我不听话,任性选择设计,一定会后悔。”

    为了坚持自己的梦想,远离亲人,慕芊独自撑过那段时间并不容易。

    而此刻,耳边响起一道坚定地鼓励,“那你就要坚持做出成绩,堵住那些反对的声音!”

    慕芊猛地抬头,神态错愕的望着薄谨晏。

    他面容沉静,带着安静人心的力量,令人信服。

    慕芊不自觉的弯起唇角。

    临走时,薄谨晏将唯一的雨伞留给她,还赞了她的画。

    那时慕芊来到新环境不久,忙于学习和兼职工作,跟身边同学室友的关系都还不够亲近,薄谨晏就成了第一个支持她做自己,称赞她设计稿的人。

    认同你存在的人,即便只有一个,世界也会变得不一样。

    ========================

    直到下午,“失踪人口”终于回归,薄谨晏主动回拨电话,问她怎么回事。

    慕芊连忙将奶奶住院的事告知,最后让他不要担心,“医生说检查结果没什么问题,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嗯。”了解清楚事情经过,薄谨晏淡定的安排新行程,“我去医院一趟。”

    “那你还回来吗?”

    “不一定。”

    慕芊感觉最近薄谨晏似乎在回避自己,但她拿不出证据。

    薄谨晏去医院看望奶奶,就算守夜也是天经地义,她总不能把人强行喊回家。最终还是决定做个善解人意的女朋友,没有缠着追问。

    傍晚时,薄谨晏让司机开往医院,进病房没多久又被薄老太太撵出来,“你都快奔三的人了,如今事业有成,就该想想成家的事。”

    薄谨晏不愿跟人提及 婚姻话题,很快离开医院。

    薄谨晏上车后一言不发,迟迟没等到老板发话的司机试探性问道:“薄先生,去哪儿?”

    后知后觉的薄谨晏缓缓抬头,迟疑道:“梨……”

    刚要开口,收到好友发来的短信,薄谨晏轻揉额头,跟司机报出新地址。

    今晚的饭局不算局,只有他跟秦续两人。

    秦续提前让人在桌上摆满酒,任由他挑,可今日薄谨晏坐在沙发上,一滴未饮。

    “看你上次自己给自己灌酒,兄弟今天特别为你准备这么多,你又不喝了。”秦续推开酒瓶,成千上万的价值在他们看来就是一瓶不值钱的饮料,没人喝,就弃了。

    “找我来有什么事?”

    “请你喝酒呗,这不是明摆着么。”

    薄谨晏睨了他一眼,秦续连忙投降,“行了行了,我承认,是有点事。”

    薄谨晏挑眉,示意他继续。

    “那天你突然打电话请我们去喝酒,是因为收到那个人回国的消息吧?”秦续试探性问道,连名字都未点明。

    薄谨晏不承认也不反驳。

    不经意的朝屏风后瞥了一眼,秦续继续说:“既然那个人已经回来,慕芊的利用价值就结束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让她离开?”

    “你什么时候管起这些事来了?”薄谨晏微眯起眼,犀利的眼神能把人看穿。

    “嗨……”秦续挠了下头发,“外面那些人不知道,咱俩可是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你跟慕芊在一起还不是因为那个谁,如果她回来了,你肯定坐不住,我这个做兄弟的不得帮忙看着点?”

    手指把玩着酒瓶,按在桌上打转,薄谨晏似有察觉,遂不动声色将酒瓶放回原处,也不接秦续的话题。

    “无聊,走了。”

    他说走就走,秦续紧跟着起身,留不住,还厚着脸把人送到门口。

    见他还要开口,薄谨晏冷声提醒,“适可而止。”

    秦续心颤,猜想薄谨晏那么聪明,应该是发觉他的行为不太正常,亦或者说发现屋内不止他一个才会离开。

    出了门,声音传不进去,秦续也摆正了表情,“谨晏,兄弟多年,我跟你说真的。”

    “慕芊什么都不知道,跟在你身边三年,你最好早点想清楚怎么解决,否则……我怕你会后悔。”

    “呵。”薄谨晏嗤笑,“我薄谨晏从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今天见得几人接二连三踩他雷点,薄谨晏实在心情不佳,上车直接让司机开回梨园。

    薄谨晏离开后,秦续回到包间,对屏风后的人开口:“刚才的话都听见了?出来吧。”

    几秒沉静后,一道倩影缓缓从屏风走出,乌发白裙,清丽婉约的面容像朵出水芙蓉。

    “以后可别再让我干这事儿,忒不道德!”秦续随意往哪儿一坐,给自己倒了杯酒当饮料解渴。

    眼前这长得跟白莲花似的娇美女人就是薄谨晏的前任,论起时间,比他跟慕芊还要久。当初大家同校,秦续欠了个人情,这次算还账。

    “秦续,谢谢你,我只是想知道阿晏的心是否跟当初一样,不会为难你的。”女人说话声音柔柔的,没有攻击性。

    秦续最不擅长对付女性,浑身一寒颤,冲她摆手,“我不想掺和,但那慕芊的确无辜,就算你跟谨晏重新在一起,也好好想想吧。”

    秦续说的轻松,好像选择权在她身上,女人心里却产生了隐藏暗处的危机感。

    无论是秦续对慕芊的评价,还是薄谨晏闭口不提的态度,都证明慕芊在他们心里,印象不错。

    -

    薄谨晏回到梨园已经临近晚上九点,时间还早,慕芊专心致志的坐在书桌前修改设计稿。

    放松时间,慕芊想下楼拿东西,惊喜发现站在走廊边的薄谨晏。

    “咦,你回来了,是刚去医院见了奶奶吗?”

    “见过。”

    薄谨晏仔细端详着那张脸,眉眼跟他近两日见的那人有些相似,却又好像不同。

    她们的性格同样温顺,都会笑,给人的感觉却不一样,慕芊的笑容总是带着股淡淡的暖意。

    而另一个女人,更容易产生怜惜。

    慕芊小跑到他面前,闻到一股烟味,不着痕迹往后小退一步。

    薄谨晏的目光停留在她脸上,并未注意到她躲避的动作,脑海中浮现出白天那个娇弱的女人扑在他怀里诉衷情的模样。

    薄谨晏忽然想验证什么,倾身向前,手指抬起慕芊的下颚。

    在这段感情里,薄谨晏一直属于强势的一面,每次亲近的动作都简单粗暴,陷入甜蜜期的慕芊是羞涩的、享受的。

    但现在,在薄谨晏即将吻下那刻,慕芊忽然撇开头,眉头紧皱。

    上一本:有哪些小说推荐阿倦的爱-火爆周舒倦李长风在线阅读全集 下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