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雅居文学网>《新婚夜,虐死夫人后陆总哭塌了坟》陆北骁林渺 慕浅浅薄靳晏~优质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新婚夜,虐死夫人后陆总哭塌了坟》陆北骁林渺 慕浅浅薄靳晏~优质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来源:ZB 发布时间:2021-11-25 18:19:36 作者:《新婚夜,虐死夫人后陆总哭塌了坟》陆北骁林渺
    她的脸上看起来有些苍白,讲起话来也有些虚弱。...
    《新婚夜,虐死夫人后陆总哭塌了坟》陆北骁林渺 慕浅浅薄靳晏~优质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新婚夜,虐死夫人后陆总哭塌了坟》陆北骁林渺

    第1章 不能生育

    外面刚下了小雨,屋子里没开灯,林渺只能看到男人隐匿在黑暗中的轮廓。

    “北骁,今天我生理期,能不能……”

    她的脸上看起来有些苍白,讲起话来也有些虚弱。

    “你应该知道我的时间很宝贵吧?”陆北骁好似听到了什么可笑的话,随手将手里的烟点燃,“听话,转过身去。”

    看着这张脸,他会觉得倒胃口。

    “知道我为什么还会来找你吗?”

    林渺沉默着,没有吭声,耳边男人的声音又断断续续传了过来,嗤笑道:“因为你足够听话,身体干净,而且生不了孩子,你知道的,我不喜欢戴那个。”

    林渺愣了一下,心中苦涩,陆北骁说的是事实,她患有不孕,无法生育。

    他常说,像她这样的女人是根本嫁不出去的,而他娶了她,这是她的荣幸,要学会感恩戴德,任劳任怨。

    由于动作慢了半拍,男人就已经显得不耐烦了,冷漠的催促道:“别破坏气氛,好好履行你的夫妻义务。”

    林渺躺在床上,疼得紧咬牙关,额头上有细汗冒出,但她还是会佯装很轻松愉悦的模样,嘴角扯出一抹微笑。

    两个人已经半个月没有见面了,今天是她的生日,本以为再也见不到陆北骁,但是没想到上天还是留给了她一个惊喜。

    三年婚姻,她每天都在努力做好一个妻子的本分,嫁给了从年少时就喜欢的男人,所有人都说她是幸运的。

    但林渺却清楚的知道,这场婚姻,陆北骁是不情愿的,如果不是老太太的全力支持,她根本没有机会嫁给他。

    “北骁,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林渺开口问他。

    陆北骁:“我没兴趣跟你玩这些无聊的游戏。”

    林渺感觉心口瑟缩了一下,她苦笑,原来,他不知道今天是她的生日啊……

    “你今天是没吃饭吗?躺在床上像条死狗一样是要膈应给谁看?”陆北骁出言嘲讽,眼眸中闪过一丝冷意,显然兴趣全无,已经向一旁走去。

    屋子里的灯打开了,林渺起身走了过去,想要帮他打领带,却被她的丈夫恶语相向:“你碰过的这么脏,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林渺收敛着情绪,深呼吸了一口气:“北骁,我还做了菜,都是你喜欢吃的,还是热的,你尝一尝。”

    “滚开!听不懂吗?”陆北骁一把将人给推开。

    烟灰落在她的手臂上,林渺痛得退了好几步,因为没能站稳,手臂磕碰在了桌子上,还出现了一片淤青。

    陆北骁瞥了一眼,没能发泄出来,心情有点不爽,整理好衣服后,他继续说道:“以后不要让我在南城看到你。”

    林渺脑海里一片空白,不敢相信她现在听到的话,这段时间所经历的一切,她都坚强的挺了过来。

    可如今,陆北骁却让她离开,心中的委屈便如洪水般倾泻而出,视线瞬间变得模糊,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你要跟我离婚?”

    “是。”陆北骁直接摊牌了,看起来毫无顾虑,“这次回来就是通知你,明天律师会把离婚协议给你送过来,老老实实把字签了。”

    “北骁,你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吧?”林渺苦笑着,还是难以置信。

    陆北骁听到她拒绝,很快就想到了缘由,眼神中也多了一丝鄙夷,“林渺,你如果想多分点财产,可以直接说,不用这么拐弯抹角,我不喜欢耍小聪明的女人。”

    “北骁,我没有……”林渺摇了摇头。

    她爱陆北骁,胜过生命,又怎么可能会贪恋这些身外之物?

    可他却不信她。

    “没有?那你说说,是什么原因不想跟我离婚?”陆北骁捏住了她的下巴,眼神中充满了冷意。

    林渺从未想过,自己也会有这么狼狈的一天,如果这个时候她说出来喜欢他之类的话,他会觉得很可笑吧。

    看着眼前陆北骁冷酷无情的表情,还有那双鹰隼般的黑眸,林渺的心隐隐作痛,她已经不记得,陆北骁对她的态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转变的。

    眼角的泪水滑过脸颊,她唇瓣微微动了动,刚要开口同意,陆北骁就接到了一通了电话,脸色也变得更加阴沉。

    通话结束后,林渺还未反应过来,狠狠地一巴掌就落在了她的脸上,陆北骁居高临下看着她,厉声道:“林渺,你这个毒蝎心肠的女人,真是该死!”

    “你故意支开我,就是为了害若浅?你们两个是大学同学,想不到你竟然也这么泯灭人性?”

    林渺不清楚陆北骁接到的这通电话里说了什么信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她鼻子一酸,追问道:“若浅,若浅她怎么了?”

    “别他妈猫哭耗子假慈悲了行不行?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还要演戏到什么时候?若浅车祸,已经被送去医院抢救了,医生说她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而这场车祸,是你在背后搞鬼。”

    陆北骁像发号施令般笃定了这就是事情的全部经过,不论她怎么解释,都被当做是狡辩。

    “北骁,我没有害若浅,真的没有。”这个时候解释,所有的理由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但她还是坚信着,哪怕只有一丝希望,她也绝不认输。

    陆北骁也没想到,事情已经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林渺还能谎话连篇,他一脚将她踢开,“在我来之前,若浅的手机上只有跟你的通话记录,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的?”

    “我要见若浅,北骁,我要见若浅,她可以替我作证的。”林渺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拼命呼喊着。

    “你还有什么脸去见若浅,林渺,你这样的女人,早就该去死了。”

    陆北骁俯下身,掐住了她的脖子:“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信。”

    林渺瘫坐在地上,闭上了眼睛,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此时,屋外有人敲门走了进来,是陆北骁的保镖。

    “陆总,警察已经在门外了。”

    “让他们进来。”陆北骁勾唇,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扭头对着林渺说道:“既然你这么不想离婚,正好,那你就去坐牢吧。你这种女人,根本不配做陆太太,进去好好反省反省。”

    “不,北骁,你不能这么做。”林渺伸手想要拉住陆北骁的衣袖,却被他直接用力甩开。

    穿着警服的男人已经走了进来,俨然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林女士,你涉嫌谋杀,我们依法要将你逮捕,请配合我们走一趟。”

    林渺拼命挣扎着,而站在她身侧的陆北骁却从始至终都没有再看她一眼。

    在走出房门的那一瞬间,像是一脚踏入了炼狱,她的心也跌入了谷底。

    第2章 厕所里馊了的饭

    两年后。

    林渺已经记不清这两年的时间她是怎么熬过来的,无数个日夜,闭上眼睛,她都无法正常的入睡。

    本以为只要等到秦若浅醒过来,她就能洗清冤屈,直到后来才明白这是多么自取其辱的一件事情。

    如今,她变成了一个坐过牢的女人。

    看着身后发锈的铁门,林渺和这段暗无天日的时光做了最后的告别。

    南城这些年发展很快,她四处张望,看着陌生的道路,甚至都快忘了回家的路。

    仔细一想又觉得可笑,她已经没有家了。

    路上有行人路过,看到她身上已经洗到泛白的衣服,都会多看几眼。

    林渺下意识的选择回避这些目光,她不愿意再去回想那些痛苦不堪的往事,监狱里的滋味当真不好受。

    “渺渺,这里。”听到身后有人喊她,林渺愣了一下,身体似乎都变得有些僵硬,她缓缓扭过头,陈莹莹已经跑了过来,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

    林渺有点儿想哭,但还是忍住了,她轻声开口:“莹莹,好久不见。”

    她和陈莹莹是大学室友,虽然学的不是同一个专业,但成了最要好的闺蜜,无话不谈。

    莹莹曾说过她和陆北骁不合适,她却执拗的以为,莹莹只是不了解北骁。

    事实证明,陆北骁是个天性薄凉的男人,也无法带给她想要的幸福。

    陈莹莹看着林渺瘦弱的身影,心疼不已:“走,我带你先去商场买套新衣服。”

    林渺:“莹莹,谢谢你。”

    陈莹莹拍了拍她的后背:“你忘了?我们是最好的闺蜜。”

    林渺常听里面的犯人说,出来以后有人接风洗尘,换新衣服就寓意着新生活的开始,如今她也终于体验到了自由。

    从商场出来后,两个人就去附近餐馆吃了饭。

    这是南城当下比较火爆的一家店,通常都需要提前一周预约,店内餐食供不应求。

    林渺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么美味的食物,但她看着一桌子的饭菜,却食欲不佳,鼻子一酸,又情不自禁的想起在监狱里的生活,经常连剩饭都没得吃。

    时间久了,她总会感觉莫名心悸,跟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相比较起来,这点儿痛也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突如其来的幸福,她甚至觉得不真实。

    “怎么了?味道不合口味?”陈莹莹问。

    “没有,就是想到了以前的一些事情。”

    陈莹莹把筷子放下,苦口婆心道:“别想陆北骁那个王八蛋了,我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见林渺还是迟疑,陈莹莹继续说道:“陆北骁那个渣男应该很快就知道你出来的消息了,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林渺苦笑,说实话,刚进去的那段时间里,她一直等待着陆北骁查明真相接她出去,可随着日复一日的等待,时间磨灭了她所有的希冀,她也不再那么天真了。

    “渺渺,还有件事情,我必须告诉你,秦若浅在你入狱后没几天就清醒了,她现在就住在陆家别墅里……”

    听到这里,林渺自嘲的笑了笑,她以为她已经变得很坚强,可在听到这些消息后,她才明白,她依旧那么的脆弱。

    曾经的甜蜜誓约,如今都变成一场笑话。

    原来,她还是会心痛的。

    林渺不想再讨论这些信息,她开口道:“莹莹,我想重新开始,好好的生活。”

    当务之急,需要先找一份合适的工作。

    陈莹莹想了想,继续开口道:“我在市中心一家专柜卖化妆品,薪酬还不错,你要不要一起过来?”

    林渺面露苦涩,她大学学的是服装设计专业,专业课老师常说她是一名非常有天赋的学生,对她寄予厚望,而她在校期间,也会经常参加一些比赛,拿了不少荣誉。

    因为陆北骁,她毁掉了前程,也辜负了老师们的期望。

    现在的她,相信只要看到她的档案,就没有公司会录用这样一个有过污点的女人。

    “我想再找找。”林渺婉拒了陈莹莹,她很清楚,去专柜上班,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她不想欠莹莹太多的人情。

    陈莹莹也尊重林渺的决定,“你改变主意了也可以随时再跟我说,我跟经理很熟。”

    “好。”

    在连续碰壁了三天以后,林渺终于找到了一份工作,去帝豪酒店做洗车工。

    这里是南城最有钱的高档会所之一,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即便是洗车工,也能拿到可观的收入。

    林渺上的是夜班,就负责迎宾,汽车入库后,她再帮顾客把车洗干净。

    今天是她上班的第一天,林渺一点儿都不敢马虎,这份工作来之不易,她不想丢掉这个赚钱的机会。

    管事的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在应聘这份工作的时候,杨姐就已经把话撂了出来,“你有前科,我让你留下来,不是看你可怜,也不是发善心,只是觉得你英语水平还不错,仅此而已,不该想的不要像,不能做的不要做,如果做不好就趁早滚蛋。”

    帝豪也给员工安排了休息室,林渺被分到了一个四人间,里面已经住了两个女员工,闲置出来的两个床位上,也放满了杂物。

    “真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都能来帝豪上班了,杨姐怎么同意的,听说啊,她连个学历都没有,我们好歹是专科出来的,她凭什么能过来跟我们住同一个休息室啊?”

    “就是说啊?你看她这个样子,哪里像是来洗车的,活脱脱就是来钓男人的。”

    其中一个女员工嗑着瓜子看到了林渺,立马推了推旁边小姐妹的手臂:“好了好了,别说了。”

    “怕什么啊?敢做还不准人说啊?”

    开口挤兑的女员工见林渺也不吭声,翻了个白眼,就走了出去。

    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林渺做事都很积极,周三晚上的时候杨姐还口头夸奖了她。

    但旁人不知道的是,她在监狱生活的每一天,都比这要难熬。

    在极度饥饿的情况下,厕所里发馊的饭,她

    也会含着泪大口大口吞下。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陆北骁。

    早上七点半,刚下夜班,林渺换了衣服,刚走了几步,就感觉到了心绞痛,她捂着胸口,脸色看起来也非常虚弱,身体已经站不稳。

    林渺蹲下身,想要缓解疼痛。

    挣扎了好大一会儿,实在受不了,她才坐上公交,急匆匆去了临近的一家医院。

    第3章 心脏病晚期

    医院的走廊上人来人往,空气中还有残留着部分消毒水的味道。

    林渺挂了号以后,排队等候。

    给她看诊的医生是个上了岁数的中年男人,看起来经验很丰富。

    “这个症状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医生询问了一些信息,听诊心脏后,又测量了血压,抬起来头,看了她一眼,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似乎已经有了初步判断,最后还让她做了一个详细检查。

    等待的过程中,林渺的心情也变得越来越紧张,情况似乎比她想象的要复杂许多。

    直到检查结果出来,医生拿着诊断书问:“林女士,你知道自己患有心脏病吗?”

    林渺整个人都变得有些茫然,以为出现了幻听。

    但看到医生的眼神后,她苦笑着回应道:“医生,会不会是搞错了?我家里没有心脏病史。”

    大概是因为情绪过于激动,心绞痛也变得越发剧烈起来。

    医生愣了一下,瞬间就明白过来对方是不知情的。

    他每天见到的病患至少上百人,但像林渺这样年轻,并且患有后天性心脏病的真的很罕见,眼神中也就多了一丝同情。

    “林女士,你先冷静一下,导致后天性心脏病是主要原因跟你长期不良生活习惯,以及环境因素的影响有很大关系。”

    见林渺逐渐冷静下来,医生继续说道:“检测报告不会出错的,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但现在关键的问题是要积极治疗。”

    林渺没有讲话,她努力想冷静下来,但急促的呼吸却毫无保留的出卖了她。

    越是努力控制不去想的事情,越是控制不住。

    她忘不掉在监狱里的那两年里,如何被其他犯人孤立,每次发生争执还免不了要被关禁闭,至于吃饱,那简直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所有人都知道,她是被‘特殊关照’送进来的。

    林渺想过死了一了百了,但在熬过那段日子后,她已经下定决心要好好生活,老天却又给她开了这么大的一个玩笑。

    “那……医生,我还能活多久?”

    “由于发现的不及时,现在已经是晚期了。”医生将手里的诊断书递给了林渺,说了一个比较保守的期限,“三年。”

    听到这个答复,林渺沉默了,没有再吭声。

    “林女士,这个病跟患者的心态也有很大关联,如果你有治疗意愿,还是要尽早手术,平时也要开始注意饮食,准时休息,不要熬夜,至于吸烟饮酒也是绝对禁止的。”

    后面医生所说的注意事项,林渺已经听不进去了。

    手术费对她来说,是一笔很大的开支。

    拿完药,林渺起身,准备离开医院。

    经过玻璃窗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脸色这么难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迎面走了出去。

    回到出租屋,林渺吃过药以后就睡了一觉。

    中午的时候,莹莹从专柜回来,还给她带了午饭。

    林渺看到糖醋里脊和花椰菜,愣了一下,这些都是她以前爱吃的,想不到莹莹还记得。

    陈莹莹见林渺情绪不大对劲,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我下午请假陪你去医院?”

    “没有,都挺好的。”林渺低下头,有点心虚,只字未提心脏病晚期的事。

    “渺渺,出了什么事你可别瞒着我。”

    林渺应声,“好。”

    大概是有闺蜜陪在身边的缘故,她今天胃口都好了不少。

    晚上,林渺感觉身体似乎已经完全恢复,照旧去了帝豪上班。

    请假一天,不但要扣除当天的工资,这个月全勤她也拿不到。

    治病买药都少不了需要花钱,实际情况根本不允许她请假。

    刚到车库的时候,就听到旁边有几个员工在讨论,今天晚上好像有什么大人物要来。

    这些消息对她来说,完全是不相干的事情,林渺并没有留意,而是继续埋头工作。

    旁边一个女员工也在洗车,高压水枪没拿稳,刚好对准了她的位置,呲的一声,水花四溅。

    林渺来不及去计较对方是有意还是无心,她走去休息室,需要先换套衣服。

    十分钟后,林渺刚从休息室出来,迎面就碰到了几个男人走了过来。

    “陆总,包厢一直给您留着,东西也都准备好了。”

    “嗯。”

    听着这道熟悉的声音,就足以让林渺浑身颤栗,她内心充满了恐慌,想要往回走,但是理智又告诉她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慌。

    林渺停下了脚步,低着头,背过身去,努力降低了存在感。

    她不断安慰自己,穿着工作服,陆北骁不会认出来的。

    听着已经消失的脚步声,林渺小心翼翼的转过身,看到电梯已经向上走了,她才松了一口气。

    尽管已经过去了两年,但是陆北骁带给她的伤痛却始终都在,像是一道久不愈合的伤疤。

    林渺按了电梯,准备去负一层的车库,在等待的间隙里,她的右眼皮跳了几次,开始有种不好的预感。

    电梯门“叮”的一声开了,林渺抬脚刚要进去,可在看到电梯内的男人后,她当场愣住。

    “林渺,你什么时候出来的?”陆北骁一脸冷酷的看着她。

    面对久违的压迫感,林渺向后退了一步,不等她反应过来,就已经被陆北骁拖拽进了电梯里面。

    “说话。”陆北骁掐着她的脖子,目光狠厉,“怎么不说话?你在故意躲我?”

    “是因为觉得对不起若浅,所以不敢见我,对吗?”

    林渺咳嗽着,所有发狠的话到了嘴边,也只有收回去的份,两年的牢狱之灾,似乎已经磨平了她的棱角。

    她解释道:“北骁,秦若浅出车祸的事情真的和我无关……”

    话没有说完,陆北骁就以十分粗暴的手段扯开了她的衣领,目光中还带着浓浓的恨意。

    “林渺,看来你还是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若浅已经醒了,你在胡言乱语之前也该好好想清楚,假话还能不能说。”

    “你就不该出来!”

    “北骁,你放过我吧!”林渺颤抖着身体,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求饶。

    “放过你?林渺,你休想!”陆北骁冷笑,扯了扯领带,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已然想到了惩罚她的手段。

    第4章 惩罚

    林渺很清楚,这是陆北骁对她的报复。

    她拼命呼喊,挣扎着想要逃离,可事与愿违,男人在力量这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陆北骁一路畅通无阻,将她带到了临近的一间房间。

    即便是有人看到,也不会出手相救,这年头,没人想惹祸上身。

    屋内整体布置很浪漫,还挂有一些饰品,这是一间情趣房,专门为夫妻和情侣提供的。

    结婚五年都没有来过的地方,林渺从没想过会以这样的形式见到。

    片刻,她看着陆北骁走过去拿在手里的道具,林渺无法再冷静下来,哭喊道:“北骁,求你,不要这么做,我知道错了。”

    陆北骁捏住她的下巴,冷声道:“林渺,如果你能早点承认错误,或许我还不会这么生气,但现在,你必须接受惩罚,认错就要有认错的觉悟。”

    陆北骁没有理会林渺说了什么,他除去了不必要的累赘,已经没耐心忍下去。

    他不喜欢不听话的宠物。

    “让我看看这两年,你都学会点什么?”陆北骁动手撕碎了她的衣服,将人扔到了床上,用手抓住了她的脚腕,朝怀里靠了靠。

    动作非常粗鲁,没有半点怜惜。

    林渺的眼眶里泛了红,多年前的陆北骁绝不会这样,他也曾把她捧在手心,百般呵护。

    或许是失去的东西更容易追悔,这场闹剧,林渺没有感受到半点愉悦,只有数之不尽的痛苦。

    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眼角的泪水滑落,她爱的陆北骁再也不会回来了……

    “都说熟能生巧,我教你那么多遍,你怎么就能没有半点长进?是不是诚心惹我生气?”

    陆北骁越发用力,林渺看着被他紧握过的手腕,已经留下来明显的红痕。

    她抽噎着,笨拙的回应惹得他越发蛮横。

    “陆总,您在里面吗?”

    门外的助理小刘已经慌了神,老板进去这么久还没出来,提前安排好的今天要谈一笔大生意,这会儿大家都到了,老板不见了。

    陆北骁在听到敲门声,动作并未停歇,还是对着门口方向怒喝道:“滚。”

    助理小刘打了个哆嗦,他在陆总身边做事也有两年时间了,哪能不知道陆总的脾气,陆总这次是真生气了。

    屋内,林渺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胸口像是被密密麻麻的针刺进去,似乎是因为情绪波动诱发了心力衰竭,她紧咬牙关,最终还是忍不住带着哭腔喊了,“北骁,疼……”

    低声下气的求饶,没能得到陆北骁的宽恕,头顶传来男人的声音,轻笑道:“疼就对了,不疼你就不会长记性。”

    事后,陆北骁走进浴室洗了个澡,旁若无人般穿戴好了衣服,从外表看,他依旧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总裁,不可一世。

    陆北骁头也不回走出了房间,林渺以为自己终于熬了过去,可当她从床上爬起来,整理好衣服想要离开的时候,却被告知,“林渺,客人让你去5026包厢。”

    传话的人也是帝豪酒店的员工,林渺对他印象不深,好像是酒店客房部的服务员,两个人平时没有多大交集。

    林渺不想去包厢,去包厢意味着什么,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此时,张浩看到了林渺脖子上的红痕,不久前她在这间房里发生了什么,显而易见。

    张浩的目光带了一丝邪意,从林渺来帝豪工作,他就注意到她了。

    这么好看的女人做洗车工太可惜了,做她女朋友多好啊!

    本来以为林渺生人勿近应该是个处,没想到会撞见今天这一幕,他胆子也就大了起来,直接上手摸了过去。

    “你做什么?”林渺受到了惊吓,喊了出来。

    张浩见林渺反应这么大,就有点不爽了,感觉很掉面子。

    酒店里多少女员工都跟他睡过,他表哥是帝豪酒店人事部的,负责员工绩效考核。

    像这些基层的女员工,谁惹了他不快,绝对会后悔。

    “林渺,我喜欢你,从见第一面,我就想……”说着,男人又扑了过来,还想把门给锁上。

    林渺看着眼前恶心又自以为是的男人,她奋力抵抗,一脚踢向了男人最脆弱部位。

    男人半蹲下来,表情痛苦,根本没有想到林渺会突然袭击。

    林渺见男人似乎失去了行动力,她找准时机后,就直接逃了出去。

    “臭婊子,别让我抓到你。”

    林渺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她的行踪已经暴露了,没有继续留在帝豪酒店的必要。

    回到出租屋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她不想坐以待毙,今天就要离开。

    陈莹莹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还是隐约猜到了一种可能,“你见到陆北骁了?”

    “嗯。”林渺点头,并没有细说其中的遭遇,“莹莹,我不能再待在南城了。”

    “我想借你点钱,等我到达安全地方了,一定会想办法把钱还给你。”

    陈莹莹把钱包拿了出来,翻出来几张百元大钞递给林渺。

    “这些你先拿着,我卡里还有一部分,你跟我去银行取。”

    “莹莹,这些足够了。”林渺知道闺蜜的处境并不比她好到哪里去。

    如若不然,也不会挤在这样一个十几平的出租屋里。

    “这样吧,我跟你一起走。”陈莹莹想了想,还是放心不下,但因为工作走不开的原因,她只能把林渺送到安全地方再回来。

    林渺没有答应,她的生活已经充满了不幸,不能再连累身边的人,但是莹莹一再坚持。

    如果没有莹莹,她真的不知道谁还能帮帮她,她现在已经没有家了。

    最终,两个人一同离开后,没有去乘坐火车和高铁,如果实名进站,很有可能在下一站被陆北骁拦截,车站附近的黑车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林渺选择了坐船。

    南城靠海,轮船贸易发达,其中会有一些民营的客船,收价高,但只要交钱就能上船。

    到达渡口的时候,刚好赶上轮船准备出发,缴费上船后,林渺看着波涛汹涌的水面,她心里还是有些不安。

    她开始规划着逃离南城后,以后要去什么地方生活下来。

    没有陆北骁的日子,一定可以很快乐吧。

    与此同时,帝豪酒店5206包厢。

    陆北骁已经等了好大一会儿,见林渺还没来,越发烦躁起来,喝着酒又让助理去催了一次。

    很快,小刘就跑了回来,俯身凑在陆北骁耳边小声说道:“陆总,那个房间没有人。”

    陆北骁听完就甩掉了手里的文件,“林渺去哪儿了?”

    被酒店工作人员叫过来的张浩一下慌了神,担心会被怪罪,就把错全推到了林渺身上,跪在地上,断断续续说道:“陆总,她……她跑了,我没拦住。”

    在听到林渺跑了以后,陆北骁一脚踹在了刘浩的身上,并对助理说道:“立刻让人去找,有线索,第一时间通知我。”

    “是,陆总。”助理小刘应了声。

    陆北骁坐车离开了帝豪酒店,看着车窗外的夜景,他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冷意。

    林渺,你跑不掉的。

    上一本:罗佳唐俞沈辰风《离婚后嫁给渣男他叔别名夫人她以德报怨》第37章在线阅读 下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