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雅居文学网>《24140828》林漫漫傅恒熠全章节目录

    《24140828》林漫漫傅恒熠全章节目录

    来源:ZB 发布时间:2021-11-25 18:02:57 作者:《24140828》林漫漫傅恒熠
    正在我脸颊发烫之时,一道高大的身影一把将婆婆拉开。...
    《24140828》林漫漫傅恒熠全章节目录
    《24140828》林漫漫傅恒熠

    我要打死你!!”

    客厅里,婆婆将我按在沙发上,几道耳光接连甩在我脸上。

    我挣扎着,呼吸越来越急促。

    结婚十年,婆婆就对我动手了十年。

    她有重度老年痴呆,经常会控制不住自己。

    正在我脸颊发烫之时,一道高大的身影一把将婆婆拉开。

    是我的老公,傅恒熠。

    他不耐烦道:“妈,你又在闹什么?”

    婆婆见傅恒熠回来了,瑟缩在一旁。

    我这时也缓过了神,起身温声劝:“你别生气,妈她是生了病,她不是有意的。”

    我朝着他走过去,如同往常一般去拿过他的外套。

    傅恒熠却侧身躲过,我的手瞬间僵在了半空。

    “今晚有个聚会,我就不回来了,你照顾好妈,还有馨儿。”

    虽然早就习惯了他的忙碌,但我心里还是不由得落寞。

    “好。”

    话落,我送目送他离开。

    傅恒熠随手将外套放在了玄关的衣架上。

    我关门后,目光不由得落在那件大衣上,衣领上面一道浅浅的红色印记,让我心口一紧。

    “林漫漫,我要吃饭!”婆婆的叫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来不及多想,我将外衣丢进了洗衣桶,赶忙去照顾她。

    好不容易伺候婆婆吃了饭,我又立刻端上饭菜,给女儿喂饭。

    我的女儿馨儿是天生的自闭症,不喜欢与外界交流,到现在,除了哭,连妈妈都不会叫。

    “馨儿,今天妈妈做了你最爱吃的咖喱哦,来张嘴。”

    我温柔地递过去一勺咖喱。

    女儿正要张口吃。

    忽然我的头发被身后的婆婆一把抓住。

    “你个坏女人,你不给我吃东西……”

    “哇哇哇……”

    女儿顿时被吓得大哭起来。

    我的头皮发痛,心身俱疲。

    但也只能忍下所有的委屈好言安抚狂躁的婆婆和害怕的女儿,好不容易把这所有的烂摊子收拾好,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我没有精力吃饭,疲惫地躺在床上,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忍不住给傅恒熠打电话。

    电话迟迟才接通,我正要开口,那头却传来一道女声:“喂,您找谁?”

    我整个人都僵住了,半响才反应过来,质问道:“你是谁,怎么拿了我老公手机?”

    那边没有回复,直接将电话挂断了。

    我的心此时一派冰凉。

    我那里还有心思继续睡,连忙从床上起来,出门打车去找傅恒熠。

    晚上,外面很冷。

    我等了很久车才来。

    一路上,外面大风呼啸。

    “这么晚还出门啊?”出租车司机忍不住问。

    我苦笑了笑,没有说话……

    和傅恒熠结婚十年,我自然知道他在哪儿参加聚会。

    很快抵达豪利高档会所。

    那金碧辉煌的一幕在我眼前,熟悉又陌生。

    我用我老公的名片进入,会所中的人看到蓬头垢面的我,一个个不觉奇怪。

    我也不在乎,此刻我只想找到傅恒熠。

    很快我就看到了他,而他的身边,正站着一个打扮精致的身影。

    她站在傅恒熠的身边,般配非常。

    我听有人对傅恒熠说:“傅总,傅太太可真是漂亮!”

    第二章 没钱的卑微

    我的脑袋一轰,心想她是傅太太,那我是什么?

    那女人并没有解释,娇笑连连。

    我走上前,忍不住开口:“恒熠。”

    傅恒熠的身影明显僵了一下,随即转身看向我。

    “你怎么来了?”

    我没有回答他,目光落在他身旁女伴的身上,那女人手还没松开,笑盈盈地看着我。

    不是不懂规矩,是在炫耀。

    正当我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傅恒熠却将我拉出了这里。

    回到车上。

    他不耐烦地看着我:“你知道这是什么场合吗?”

    “我……”

    不等我解释,傅恒熠又道:“如果你觉得太闲,可以去找份工作。”

    听到这话,我只觉悲凉。

    我在家里忙前忙后,而他却觉得我闲。

    我偏头看向窗外,不想让他看见我眼底的难过。

    “傅恒熠,你知道一个家庭主妇一天要做的事吗?”

    “早上,我要给你准备出门的衣服和早餐,等你走后,我要伺候妈和女儿起床,我要一个个喂她们吃东西,等她们吃完,我只有十分钟时间吃饭,因为妈在这时候会犯病,会对我动手。

    等我吃完饭,已经十点了。我要洗衣,收拾房间,教女儿认字……下午我又要准备晚餐等你回家……”

    我一点点地说着,车里忽然变得很安静。

    傅恒熠将车熄了火,再我没有任何料想中,忽然开口。

    “你如果觉得苦,那我们就结束。”

    结束两个字如同一颗闷雷,一下压得我喘不过气。

    我不敢置信地看向他,一个字也说不出。

    傅恒熠不知是愧疚还是什么,沉声说:“如果不离婚也行,你做好一个女人该做的事。”

    话落,他打开车门离开。

    一个女人如果自己没有经济能力,你就会品尝到最卑微的感觉。

    我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家的,刚推开门。

    忽然一个瓷瓶就冲着我的头砸了下来。

    顿时鲜血如柱,我重重地栽倒在地,只看我婆婆乖张地瞪着我:“让你出去鬼混!”

    我眼前一黑,再没了意识,昏倒在地。

    再次醒来,是在医院。

    我的头裹着布,缓缓起身,就看到闺蜜何梦妍站在不远处和医生说着什么。

    “梦妍。”

    何梦妍听到我醒了,忙朝着我过来。

    “死丫头,要不是我今早来你家找你,我还不知道你出了这事。”

    我头还有些痛:“谢谢。”

    何梦妍坐下来,给我削着苹果。

    “你我之间这么客气干什么。”说完,她又叹气,“我早说让你婆婆搬出去,你不同意,自己遭罪。”

    我没有回答这话,我早就习惯了被婆婆打,我知道婆婆不是有心的。

    生儿不易,我怎么忍心让她一个人住外面。

    “梦妍,我怀疑傅恒熠爱上别人了。”

    我忽然开口,没看到何梦妍手中削着的苹果皮忽然断开。

    她低下头:“那你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吗?”

    第三章 太沉重

    我摇了摇头。

    傅恒熠因为工作,身边的女伴有不少,我不确定是不是昨天那个女人。

    何梦妍拍了拍我的肩膀:“如果他真背叛了你,就离婚,这世上谁离了谁不能过日子。”

    我听后心底满是苦涩,结婚十年,我付出了全部的青春,离婚两个字太过沉重。

    因为担心女儿和婆婆,我早早就出院了。

    回到家。

    家里的保姆张姨早就乱成了一锅粥,看到我回来,忙把围裙丢给我。

    “老太太又吐了,你去擦擦吧,太臭了。”

    看着掉在地上的围裙,再看向张姨。

    我突然觉得这个家的保姆不是她,而是我!

    我捡起围裙,声音很低。

    “张姨,你明天不用来了。”

    听到这话,张姨顿时就炸开了锅,开始数落我。

    “你以为你是什么大人物,我在傅家都干了二十多年了,先生都不敢这么和我说话……”

    她说了一大堆难听的话,我没有听,毕竟她这个保姆没有尽责,我不觉得开除她有什么不对。

    可中午,傅恒熠回来了。

    我本以为他会和我解释昨晚的事,没想到他第一句就是告诉我,张姨不能走!

    我才知道,在这个家,我竟然连一个保姆都不如。

    在傅恒熠说完要走前,我忍不住开了口。

    “你现在有把我当你老婆吗?”

    傅恒熠看着我:“能不能不要无理取闹?!”

    话落,他摔门而去。

    我僵在原地,许久都没回过神。

    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曾经我不觉得,可现在却深有体会。

    我爱傅恒熠十年如一日,他不仅仅是我的丈夫爱人,还是我的依靠,可现在我感觉我的依靠要没了。

    女儿馨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面前,她拉住了我的手。

    我怔怔地看向她,忙掩盖住脸上的情绪。

    “馨儿,你饿了吗?”我柔声问。

    女儿却摇头,随后将一个东西递到了我面前。

    是傅恒熠的手机。

    我愣住了,不明白傅恒熠的手机怎么会在女儿手中。

    我拿过手机,正要还给他,忽然就听到手机那头传来了声音。

    “傅哥,你怎么不说话啊?”

    里面传来的是一道男音,是傅恒熠的助理许明浩,接着我就听那头一个熟悉的女声传来:“人家想你了,你啥时候才能陪陪我啊?”

    我的脑中轰得一声巨响。

    那边电话里的人一直没听到回音,也就挂断了电话。

    和傅恒熠相处十几年,我从来没感觉到他的异常,我心底安慰自己,一定是自己多想了。

    安抚了女儿,拿着手机,我搭车去傅恒熠公司找他。

    才进公司,我就发现里面全是我不认识的新面孔。

    在告知身份后,她们才将信将疑让我上楼。

    我一路去到总裁办,正要推开门。

    忽然就听到里面传来不该听到的声音……

    第四章 学长

    我推门进去。

    可入目的却是傅恒熠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内。

    他看到我进来,不由皱眉:“你怎么过来了?”

    我没有回答他,走进去,发现他正在看公司设计的一款广告,之前的声音是广告传出来的。

    “你手机落家里了。”

    没有发现猫腻,我心底却难以放松。

    或许是女人的敏感,我把手机给他后,临走前却在他办公桌上发现了一根棕黄色长发。

    走出总裁办。

    我看到了低头办事的男助理许明浩。

    我还没开口,他先涨红了脸道歉:“夫人,对不起,今天不小心打错电话了。”

    我纳闷儿自己什么都没问,他这么快就解释?

    “什么电话?”

    虽然做了多年家庭主妇,但有些分寸我还是会注意。

    许明浩是傅恒熠的下属,我可不能说实话。

    坐车回家。

    路上我还很恍惚,出电梯后,猛然撞上一个宽阔的胸膛才让我回过神。

    我正要道歉,然而仰头看到男人的样貌,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宋羽昂,我们大学时候的校草,我的师哥,同时还是我闺蜜何梦妍曾经喜欢过的男人!

    多年未见,他竟然都没怎么变,还是那么英俊。

    “漫漫。”

    宋羽昂先开了口。

    我没想到他竟然记得我,有些局促,点头礼貌回:“宋师哥,好巧。”

    “不巧,我听人说你住这边,所以才搬来。”宋羽昂说完,朝我摆了摆手

    ,走进了电梯。

    自从和傅恒熠结婚后,我几乎没有认识什么男性。

    忽然听宋羽昂说因为我搬到这边,我不由得发愣。

    我还记得,大学时候,我经常陪着闺蜜何梦妍向他表白,当时宋羽昂可是直接就拒绝了。

    回去后,我迫不及待要把这个消息分享给何梦妍。

    可打电话过去,还没等我开口,那边传来暧昧不清的声音。

    我顿时明白她在做什么,也不好开口,挂了电话,没想到现在她也耐不住寂寞了。

    我忽然觉得自己该满足了。

    回到家,我又开始照顾婆婆和女儿,忽然我看到婆婆房间里放了一款昂贵的护肤品,不由疑惑。

    “妈,你怎么有这种东西?”

    婆婆听后,忙把东西抢了过去,“你个坏女人,不许你碰我的东西。”

    见她朝我扬手,我只能先出房间,搜索了一下那款护肤品,价值竟然上万。

    我还没来得及疑惑谁那么大款,忽然电话铃声响起,是何梦妍打来的。

    “漫漫,有什么事吗?”

    我忙把今天见到宋羽昂的事告诉了她,她很激动。

    “他结婚了吗?”

    “好像是一个人。”

    “我明天来找你,先挂了。”

    何梦妍或许是太开心了,没注意电话没挂断,哼着歌。

    我正要切断电话,可这是,却在那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男声。

    “什么事这么开心?”

    一瞬间,我的脑中轰鸣作响,而我脑海中也忆起了闺蜜何梦妍的头发,不正是棕黄色的吗?

    上一本:好看的十本小说蓝浅浅傅景深大结局更新(傅少的腹黑傻妻) 下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