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雅居文学网>《20126》江月依祁允全章节

    《20126》江月依祁允全章节

    来源:ZB 发布时间:2021-10-14 16:31:52 作者:《20126》江月依祁允
    我已经一年没见过他了,我的夫君祁允。...
    《20126》江月依祁允全章节
    因篇幅有限原文无法显示, 下一章 阅读原文全章
    《20126》江月依祁允

    雨知秋。

    我已经一年没见过他了,我的夫君祁允。

    再见他的时候,他却是找我要蔓珠。

    “蔓珠?”我诧异了,“我就一颗,不是给你服过了么,在成亲那天,你忘了?”

    蔓珠,是需要巫力和施术者本人离心脏最近的第五根肋骨一起凝练才能得到的。

    解毒并驻颜的圣物,吃了可百毒不侵,容颜永驻。

    珍贵的关键在于,炼一颗蔓珠,减寿十年。

    因为巫医族圣女的特殊性,每一任只能活到四十岁。

    而我之前炼制过,只剩下十二年好活了。

    更郁闷的是,我之前取骨的时候,留下了病根,如今堪堪长好,要不是女巫一族骨可再生一次,我是真的要废了。

    “江月依,青萝她中了悬慈草的毒,很快会衰老消亡,只有蔓珠能救她了。”祁允似乎有些着急了。

    “青萝?你的那个妹妹?”

    “是她。你当初很疼她的不是吗?”

    我凉凉的笑了一下,并不觉得。

    他并未放弃,“你是巫医一族的圣女,你一定还能再炼制出来的。”祁允眼中带着责问和受伤,“为什么不愿意救她呢?”

    我叹了口气,“如果我告诉你救了她等于我丢了半条命,你还坚持让我救吗?”

    他脱口而出,“不就是根肋骨,又死不了人”,我有点想笑。真的是,愿意不惜一切呢。

    “可我不愿。”我回道。

    祁允被我惊了,大概他心中的我一直是予取予求,从不反抗的吧。

    回神的他挥起手中剑,架到我脖子上,“由不得你。”

    我正想运功逃远点,只见他拿出一个小瓷瓶,冷哼一声,“知道你用巫力,我能不防着点?”

    我心里一咯噔,是消巫水。

    “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祁允冷笑,“这就不劳你费心了,乖乖听话,不然你知道落到我手中的都是什么下场。”

    我咬咬牙,“行,我炼。”

    我拿出一把匕首来,很不起眼,但只有我知道只有这把经过巫力淬炼过的匕首才能让我在取自己肋骨的时候不至于疼的晕过去。

    我划开胸膛,用了点技巧,速度飞快的取骨,那一瞬间结束,疼的直接软倒。

    祁允接住我,我期望在他眼中看到疼惜,可惜没有。

    瞬间,鲜血染红了衣衫,他忙用准备好的金疮药及纱布帮我包扎。

    这是成亲后他离我最近的一次。

    蔓珠炼制过程很顺利。

    但在我力竭时,之前还信誓旦旦会守在我身边护着的人却连个影子都没见到。

    跌倒在地上的时候,冷入骨髓。

    我缓缓起身,鲜血染红大半衣衫,之前的伤口裂开了。

    将炼制好的蔓珠交给他时,想着自己似乎只剩下两年好活了,不由感叹为何还是那么心软。

    当年的一次心软赔上了人,这一次,是要真的赔上命了啊。

    第二章

    我晕了过去,醒来时在房间里了。

    起身去倒点水喝,看到桌上茶壶边放着一张字条,龙飞凤舞的。

    “月依,伤口帮你处理好了,你要不想成为废人,这段时间就不要用巫力。还有事,先走了。”

    这么随意还真是江清一贯的风格,就不能留下照顾我一下?

    我边喝水边戳纸条,“你呀你。”

    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消巫水的出现让我有些慌,得去问问。

    一想起祁允。

    取肋骨的地方就涨涨的疼。

    也不知道为什么,巫力治愈力那么强,怎么今天就不能止疼了?

    要找他,得去丝萝阁,他妹妹的别院。

    说来挺可笑的,虽然我不知道一般夫妻到底是怎么想处的,但肯定不会跟我们俩一样的。

    丝萝阁。

    我刚进院门,就听到里面传来祁允轻快许多的声音。

    “青萝,你终于醒了,蔓珠我拿到了,快服下吧,不知这曼珠是否能救你。”

    不知道有没有用就来跟我要?

    她青萝的命是命,我的命就不是命了?

    我强自冷静下来,想着要好好沟通,不然只能是徒劳无功。

    再走近一些,我看到祁允背对着我坐在床上,青萝靠在他怀里,自然且亲密。

    青萝娇弱的声音传来:“允哥哥,你要什么时候才能娶我?”

    冷不防听到这么一句话,我一阵气血翻涌,不小心咳了出来。

    霎时一股剑气直冲我而来,我躲闪不及,撞到了墙上,胳膊流下血来。

    祁允拿着剑对着我。

    将跟在他身后过来的青萝护得严严实实,皱着眉。

    “你来干什么?你不该来这里,这里不欢迎你。”

    顾不上跟他理论,我直接问道,“祁允,你们是恋人?”

    顿了顿,他才回到,“是。”

    “那你之前还说她是你亲妹妹,你一直在骗我?!”想着之前他们相依偎的画面,我心在滴血。

    “哼,你该庆幸你有被骗的价值。”他的眼中闪过烦躁。

    “为什么?”我狠狠的攥住胳膊上流血的伤口,企图让自己的心不要那么的疼。

    据我所知,青萝是从小就跟着祁允的。

    就是说,他们是青梅竹马。

    一时间,我感觉自己活的像个笑话。

    正要继续问,就听到祁允身后传来的惊叫声,“啊.....”

    祁允皱皱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对我说道:“快离开,她怕你。”

    这话怎么说?

    我诧异的看向成武身后露出半个头的人。

    怯生生的模样,还是跟以前一样弱柳扶风。

    见我看她,紧紧的抱住祁允的胳膊。

    我又没把青萝怎么着过,为啥她会怕我?

    我直接问了出来,祁允沉声道,“这就要问你了。”

    然后就看着他温柔的将青萝扶了进去,边走边说着:

    “不要怕,有我在,永远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这话内涵的不要太明显,不过我是真的没有映像。

    说起来,我一共见过青萝两面。

    第一次见她时她小鸟依人的靠在祁允身上,害我吃醋,祁允解释是他妹妹,之后她倒是跟我套了半天近乎。

    第二次是她来找我帮忙制毒药,我拒绝了,之后便再未见过了。

    就这么点事儿还值得她怕我,说我伤害她?

    第三章

    祁允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到我的面前,投下一片阴影来。

    压迫的气息,我不自在的抬手想挡。

    不曾想他拉着我的手腕,出了丝萝阁。

    手腕上的手劲儿重的我直皱眉,“你轻点。”

    他甩开我的手腕,“以后都别来这里,让我知道你再次伤害到青萝的话,休怪我不念旧情。”

    “我确定我没伤害过她。”

    “你没伤害过她,她能这么怕你?难不成你想说她的反应都是作假的?”祁允说的那么理所当然。

    我嗤笑一声,“难道不是吗?”

    心说你还真是可以,都知道我想说的话了。

    他听不得一句说青萝不好的话,瞬间就来掐我的脖子:“闭嘴,敢污蔑青萝,你是真可恶。”

    我没有防备,被他掐个正着。

    莫名就有点难过。

    他不信任我就算了,现在居然还要伤我。

    我死命将他手掰开,连着退了好几步。

    猛咳了两下,才大口呼吸出来。

    嗓子干的难受,使劲儿咽了口唾沫,突然感觉到脸上有些痒。

    抬手抹去,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落泪了。

    “话是你自己说出口的,你怎么不掐死自己。”

    我并不想理会他听到这话会是什么神色,说完抬腿就要走,又被他拽住。

    听他恶狠狠的说道:“江月依,你别挑战我的耐性,我对你已经够客气了。”

    “你管这叫客气?”我气笑了,抬抬胳膊指指胸口,“客气到我浑身是伤吗?”

    祁允转过头去,嗓音低沉,“我不介意再送你一程。”

    见他这样,我问了这半天一直想问的,“你告诉我,一年前为何不是跟她成亲?”

    “你以为我不想吗?”脱口而出的回答,看来他也在耿耿于怀,怪不得一年都不来见我呢。

    很好,原本我以为他好歹心里还有我的。

    现在看来是自作多情了,他连做戏都不乐意。

    “你骗我图个什么呢?”

    我问的很认真,可听的人一点也不在意,他眉宇间的烦躁简直要溢出来了。

    “你走,滚出我的视线。”

    祁允说的狠厉,我听的心寒,嗤笑道。

    “你接近我的目的是达到了吗?现在才这么不耐烦?”

    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留了个背影给我,还有别院关上的大门。

    回到药庐后,心中烦闷,从外间树下挖出一坛子酒来。

    还是成亲之前和他一起埋的。

    说好等十年后的那日再开启的,如今没那个必要了。

    不止是活不到那时,当时的美好意义不在,留着它徒添烦恼。

    酒真的是个好东西,忘忧忘忧,喝醉了就什么都忘了。

    当然,对我来说,只能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了。

    喝不醉也是一件很悲伤的事情。

    对着月光,躺在亭子里,想着“对影成三人”明明可以浪漫的,怎么到我这里就只剩下寂寥了。

    正感叹时,一道剑光闪过,我凭着本能躲开。

    有人闯了进来,剑直直的刺向我,带着杀意。

    我惊讶的看着这柄熟悉的剑,能一天被他指着两次真的是挺难得的。

    边想边躲开他的攻击,可怜我的酒被打碎了。

    “大晚上的,你发什么疯?”

    第四章

    “为什么你要害青萝?”祁允的声音里所含的怒气让我心惊。

    “你说什么?”我再次诧异,“她又怎么了?”

    “你做的好事儿你不知道吗?”祁允边说边将一个玉佩丢过来。

    我瞅了两眼,确实是我的,不过应该在我的床头放着啊,怎么会在祁允手中呢?

    “我的玉佩为什么会在你手中?”

    “我跟青萝出去的时候被人袭击了,这是他跟我打斗中掉下的。”

    “那你去找袭击你的人啊,我哪里知道。”

    “人拿着你的玉佩,不管怎么想,这件事都跟你有关。”

    “所以你就跑来直接杀我了?”

    祁允理所当然道,“都这么明显了,跟青萝有仇的也就你了。”

    “如果她的仇人只有我的话,上次悬慈草的毒是怎么中的?你凭什么把问题都扯到我身上。”

    祁允收了剑,“抱歉,是我想差了。”

    语气听不出什么情绪来,倒是他在看到地上的酒坛子时一愣。

    “这是?你怎么把它挖出来了?”

    我见他的眼神,以为他也想喝酒,“反正没有意义了,坐下来喝啊。”

    祁允的眼中飞快闪过一丝失落,让我差点以为是看错了。

    他说道:“不用了,你慢慢喝吧,我回去了。”

    说着他就往门口走去,走着走着又折了回来,打开一坛子新的,咕咚咕咚的灌了起来,很快就见底了。

    喝完他打碎了酒坛头也不回的走了。

    留下我郁闷的看着一堆碎瓷片,这人,一点儿也不顾别人的心情。

    被他这么一闹,我看月光悲春伤秋的心情也没了。

    返回屋子里,准备洗洗睡了。

    看着床上明显被人翻动过的样子,抬手看看手中的玉佩,我大概有点明白了,不高明的栽赃嫁祸。

    不过对有些人是很有用的,就像祁允,不分青红皂白就能来杀我。

    要是我真的喝醉了,这会儿小命也该在阎王殿报道了。

    对一般的人我是真的不会客气一定要打回去的。

    可是,那是祁允啊,不管怎么,我都不会想要去伤害他的。

    我不否认,到现在心里头

    还是想着他。

    哪怕他很绝情,哪怕他有着青梅竹马,对我只是利用。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他可不是得到了想要的么。

    第二天。

    在我洗脸的时候,外面有人来了。

    我思索自己应该是关了门的,这人咋进来的,翻墙吗?

    抹了把脸,看着推门进来的人。

    “怎么又是你?”我一阵无语,祁允这几天是转性了,跑我药庐这么勤。

    他臭着脸,“怎么?你在期待谁?”

    我心口有那么点点堵,以前天天盼着他回来,结果一年连个影子都没见着,现在跟我说啥。

    “怎么?我还不能期待人了。”送他一个白眼。

    祁允没回我,反而一屁股坐在桌边。

    “我问你,你们巫族的巫骨,是每个人都有吗?”

    我皱眉,“怎么可能,不过你问这干嘛?”

    这时,我发现祁允拿着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是怜悯,是可惜,还有悲凉。

    一时间我俩都没有再说话,气氛蓦然安静下来。

    听到他提巫骨的时候,我心中就有了不祥的预感。

    上一本:熬夜看完的小说重生八零:肥妻的盛世婚宠全章节免费阅读 下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