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雅居文学网>河岸怪谭未删减版大结局-河岸怪谭结局

    河岸怪谭未删减版大结局-河岸怪谭结局

    来源:阅文 发布时间:2021-10-14 16:15:15 作者:豫西老胡
    最近有很多书友在追一本叫《河岸怪谭》的小说,小说是豫西老胡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值得非常推荐。“嘻嘻,其实这个真的并不重要,人有善恶好坏,鬼怪精灵也是一样如此。”代......
    河岸怪谭未删减版大结局-河岸怪谭结局

    《河岸怪谭》

    “嘻嘻,其实这个真的并不重要,人有善恶好坏,鬼怪精灵也是一样如此。”代号姑娘嫣然一笑,“还是上车再说吧,反正我是不会害你的。”

    明明知道停在路边的那辆黑色轿车只不过是个烧给死人用的玩意儿,但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又用手摸了摸,却是真真切切地感到它就是一辆高档轿车。

    进车后简单说了一下情况,代号姑娘立马坐直了身体细眉微扬:“六面玺?你说你爷爷从黄河淤泥里发现了一个六面都刻有怪符的印玺?是不是纯黑如炭的那种?而且冰凉冰凉的有股寒气,上面的符文也刻得很宽很深?在你家?不可能吧?你别骗我呀!”

    “你怎么知道?我当然没骗你。”见代号姑娘居然把那枚六面玺说得如此详细而准确,我很是有些疑惑地点了点头。

    “听说的而已,对了,你能不能拿过来让我瞧瞧?”代号姑娘明净如水的美眸里充满了好奇激动之色,显得亮晶晶的。

    “当然可以,只是还得多多麻烦你帮我家化解一下这次的事儿。”我点了点头,立即下车返回了屋里。

    当我拿着那枚六面玺回到车内递给代号姑娘时,我明显发现她很是激动,一双似水美眸睁得大大的,继而抿着嘴唇居然清泪直淌。

    “你怎么啦?”我迷惑不解地问道。

    “没,没什么,不好意思呀,我失态了。”

    代号姑娘抬起左手擦了下眼泪,托着六面玺的右手似乎有些微微颤抖着,显得很是意外、惊喜和激动,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看着我,“请问一下,这个东西能不能卖给我?价钱方面好商量。”

    “不卖。”我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我家虽然不富,但现在根本不是谈钱的时候,如果人都没了,还要钱干什么。

    代号姑娘愕然愣了一下,竟然转而说道:“那,你能不能明天把这个东西送给我?当然,我是不会白要你们家东西的,作为交换,我愿意就算拼上这条小命也一定保证你和你爷爷平安无事。”

    “拼命?不致于吧,我得回去和爷爷商量一下再说,毕竟这东西不是我的。”

    见她如此惊喜激动,我知道这个六面玺绝对是个非常值钱的宝贝,否则的话她不会为了这枚六面玺而说什么愿意拼上她的小命,故而我犹豫了一下,再次试探道,“你真的可以保证我和我爷爷平安度过这个劫数吗?”

    “嗯,只要你答应把这个六面玺送给我,我连命都能不要,应该能够保你全家不被那个骷髅祸害;否则的话,无功不受禄,东西还是你们家的!”代号姑娘咬了咬芳唇,睁大美眸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

    “那行,麻烦你明天再辛苦来一趟吧,我跟爷爷好好商量一下。”我一边说一边接过六面玺,然后就推开车门走了下来,将原本我求她的事儿变成了她求我,至少也是平等的交换交易。

    “好的,明天下午我再来,顺便告诉你一下,这个东西并不是因为值钱我才要它的,放在你们手里除了拿去换钱以外也没有什么作用,送给我的话至少可以让你们家度过这次劫数。”

    代号姑娘跟着我一块下了车,再次提醒我一句,然后仍旧在我肩膀上轻轻推了一把……

    我猛地醒了过来,发现自己仍旧躺在床上,仍旧和上次一样只不过是在梦里面跟代号姑娘见了一面而已。

    清醒以后我赶快翻身下床,拉开床头柜仔细瞧了瞧,发现那枚六面玺仍然好好地躺在柜子里,我这才放下心来,要是提前被她给骗去了的话,那就麻烦了。

    我沉思了一会儿,觉得这样也好,代号姑娘明天要想来拿走这个六面玺的真物,就得必须现出原形真身,我倒可以趁机瞧瞧她究竟是人是鬼还是狐仙花妖、鬼怪精灵……

    第二天早上吃饭的时候,我将代号姑娘的话跟全家交待了一下,征求他们的看法。

    老爸老妈包括爷爷奶奶他们立即表示同意,毕竟就算那个石头一样的东西再值钱,也没有人的命值钱。

    只要能够化解得掉我们胡家一月之内连出两口棺材的劫数,别说六面玺,就算再加些钱送给代号姑娘也行。

    这一下,我们全家心里面都是一阵放松,毕竟玄真道长与铁嘴神卦周若清所说的我们胡家一个月之内要连出两口棺材的事儿,确实让我们心里面压抑得很是难受。

    当然,做了好几年生意、还算精明的老爸,为了安全起见说是等到代号姑娘下午来的时候,我们可以跟人家好好商量商量,就是至少得等到再过一个月,才能把那个六面玺送给她。

    爸爸的建议自然是让我与爷爷点头称赞,因为目前还不清楚那个代号姑娘是不是在吹牛乱说,只要平平安安地再过一个月,就算是破了那个“一月双棺”的谶语魔咒。

    本来以为只要等到下午好好跟代号姑娘商量商量,这事儿就算过去了,却没有料到上午十点半左右的进候,店里面突然来了个奇怪的顾客,一下子就把我们的计划给全部打乱了。

    那个顾客看上去大约六十多岁的样子,虽然从衣着打扮上来看像个退休的老教师,但长得是鼻正口方、两条眉毛特别黑特别浓,显得一身的凛然正气。

    进店以后,那人并没有落座点菜,而是冲着我爷爷做了个非常奇怪、类似道家稽首礼的动作,说了声“我是浩字辈儿的,找你有点事儿”,我爷爷愣了一下,连忙恭恭敬敬地把对方请到了后堂。

    上一本:书荒求小说十年爱情化为泡沫by单兮在线免费阅读 下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