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雅居文学网>有哪些值得推荐的小说岑欢薄晏在线阅读(穿成首富他前妻)

    有哪些值得推荐的小说岑欢薄晏在线阅读(穿成首富他前妻)

    来源:ysg 发布时间:2021-10-14 16:12:16 作者:魏大侠
    这部小说《穿成首富他前妻》小编极力向大家推荐,不管是内容还是主角岑欢薄晏设定都非常吸引人,而且作者魏大侠的文笔很好,剧情通俗易懂,跌宕起伏,值得推荐。岑欢穿成了首富他前妻,原主不光对首富各种羞辱,还绿了首富……还好岑欢穿的早,阻止了绿油油的事情上演!但为什么——原主的前男友男闺蜜白月光还是找上了她?……岑欢看着微信里的缠绵消息,一度陷入了沉默。说好了是个女配!怎么还是海后的配制!岑欢望着面色阴沉的金主爸爸,为了抱紧大腿,不顾各路美男的投怀送抱,毅然决然断了个干净。她乖乖表忠心:“老公,我对你的心皎洁如明月
    有哪些值得推荐的小说岑欢薄晏在线阅读(穿成首富他前妻)

    第一章

    岑欢醒来的时候,陈姨正擦着眼泪。

    “陈姨,我没事。”她露出了恬淡的笑容。

    在这个地方待了一会儿,岑欢终于认清了自己穿书的事实。

    陈姨伸手碰了碰她脖子上的淤青,心疼的说:“夫人,您以后再不要说那些话招惹二爷了,他虽然残疾了,但也是个男人啊。”

    岑欢低眸,敛去了眼里冷冷的情绪,整个人显得有些低落。

    按照书里的剧情,原主是个恶毒配角,因为家族联姻嫁给了薄晏,谁知道一嫁过来发现自己老公是个瘸子!

    原主心有不甘,对薄晏各种白眼侮辱,之后还背着薄晏出轨自己的初恋顾淮安。

    后来在薄晏公司出了事之后,她立马卷款离婚投奔了顾淮安。

    谁知顾淮安并不是真的喜欢她,只是看上了她手里的钱财而已。

    原主后来被顾淮安骗钱抛弃,又得了病。

    因为没有钱救治,病死在了贫民窟里。

    而原主的前夫薄晏凭一己之力救活了公司,找到了真爱,两人极其幸福的过了一辈子。

    岑欢回忆着书里的剧情,简直忍不住想要翻白眼。

    她是做了什么孽,能穿到这种傻逼角色上?!

    “夫人,既然起来了,就出去吃饭吧,二爷对您动了手,他也不好受。”陈姨劝道。

    “知道了,陈姨。”岑欢摸了摸肚子,从床上下来穿鞋。

    她也饿了。

    再是,躲是躲不过的,她迟早都会和薄晏见面。

    岑欢走出来的时候,男人正在用饭。

    薄晏坐在轮椅上,望着从房间里出来的女人,拿着刀叉的手一顿,脸色倏然一沉。

    岑欢只当没看见男人不悦的脸色,从善如流的坐在男人对面,拿起牛奶喝了一口,对着他笑了笑。

    “早啊,老公。”

    薄晏一愣,眉头紧紧的拧在一起,视线落在她脖子上的淤青上,冷冷道:“一大早,你发什么疯?”

    岑欢一噎,原主是有多么嚣张跋扈,才能在男主面前留下那么深恶痛绝的印象?

    “别这样说嘛,既来之则安之,既然嫁给了你,我就一定会和你好好的过日子,做你的薄太太的。”

    岑欢笑眯眯的看着他,异常的乖巧。

    要说原主身上唯一的优点,也就是这张不错的脸了。

    薄晏嗤笑了声:“睡了一晚上怎么就变性了,昨天不是还吵着闹着说死也看不上我这个瘸子的吗?”

    岑欢:“……”原主的嘴是真的贱啊。

    “哪有,我那是气话而已,你虽然腿脚不便,但是并不影响其他的啊,我哪有那么肤浅,昨天不过是因为盲婚哑嫁,我觉得被家里人骗了很生气,所以才闹的。”

    她放下了杯子,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你不要生气,昨天是我的不对,我不该说那样的话伤害你,都是我的错。”

    说到最后,她双手捂着脸开始哽咽。

    没有哪个男人能够看见女人流泪无动于衷,哪怕是隐藏的大佬薄晏也不可能。

    岑欢看过书,自然是知道薄晏是为了韬光养晦装瘸的。

    薄晏薄唇抿了抿,拳头不由自主的捏紧,有些无措。

    他身边从来没有过女人,眼前这个女人还是联姻娶来的。

    “你别哭了。”他哑着嗓子说,声音有些僵硬。

    “娶你不是我的本意,我也不想耽误你,只要你乖乖的做薄太太,不给我惹事不让我生气,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三年之后,我会放你离开。”

    岑欢从手心里抬起脸,抽抽搭搭的:“是我理解的离开吗?那离婚我有钱吗?”

    她眼睛亮的都快赶上头顶上的灯了。

    薄晏脸都黑了,昨天刚结婚,现在这个女人都在想着离婚了。

    “嗯,我的一半财产。”他冷淡的说。

    岑欢高兴惨了,差点连演戏都忘记了。

    书里没有三年,薄晏只用了两年就铲除了公司的异己,自己独揽大权。

    在短短的几个月里,薄氏集团的身价就翻了几十倍,一跃成为云城数一数二的豪门。

    她发财了!

    薄晏看着她这副掩藏不住兴奋的模样,眼底掠过厌恶。

    秘书查到的果然是真的,她岑欢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拜金女!

    用过早饭之后,岑欢温柔的推着轮椅送薄晏下楼。

    司机沈砚打开车门,恭敬的从岑欢手里接过薄晏的轮椅。

    他望着岑欢乖巧温柔的样子,眨了眨眼睛,心想,二爷调教人真是有一套。

    昨天还在宴会上大哭大闹破口大骂的市井泼妇,今天已经剔除了一身的毛病,看起来正常多了。

    岑欢正想着把人送走了之后,自己就能回去补觉了。

    她刚穿书过来,就被陈姨给喊醒了,现在酒足饭饱,困意就爬上来了。

    谁知车门如愿关上了,车窗却猝不及防地摇了下来。

    岑欢脸上瞬间堆起浓浓的笑意:“老公,怎么啦?”

    不怪她笑的谄媚,毕竟眼前这人,可是她未来幸福生活的保障!她的金主爸爸!

    薄晏脸色紧绷,有些不适应女人对自己的称呼。

    他身影未动,从喉咙里“嗯”了一声,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朝车窗外探了出来。

    重点不在于这双手有多么的好看多么的修长,重点是, 这白灿灿手指上夹着一张黑湛湛的卡。

    黑卡,无限额。

    岑欢眼睛瞪得像灯泡,纤眉舒展,笑意在眼底藏也藏不住。

    她强忍着一把薅下来的渴望,无比温顺。

    “老公,这是给人家的嘛。”撒娇这项技能对岑欢来说,可以说是手到擒来。

    薄晏心尖一颤,偏头低眸望着车窗外眼眸弯成月亮的女人,强自摁下心脏的悸动。

    “嗯。”他从嗓子里淡淡的哼出一声。

    岑欢一双漂亮的眸子愈发的亮了。

    她无比虔诚的摩擦了两下手,像是在做什么仪式一样庄重,眼睛不眨的盯着他手指上的卡。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老公,你真的太好了!”

    她说话的嗓音都藏着亢奋,嗓子眼都在激动的颤抖。

    能不抖吗?她上辈子虽然在演艺圈混的风生水起,赚了不少钱,按理说对钱早就该免疫了。

    可她是个苦命人啊,小时候穷怕了,长大后落下了个攒钱的毛病。

    财迷的要死。

    “夫人不必客气。”男人眼底划过一抹冷意。

    岑欢没注意到男人的神色,她一面维持着自己端庄的假人设,一面温柔的伸出手从他手里抽出卡。

    没有抽动。

    她仰头疑问的看着男人,薄晏勾了勾唇,漆黑的眼底藏着恶劣:“继续。”

    岑欢忍着心里的不适,男人的举动有些奇怪。

    她咬牙,深呼吸,手上猛地用力。

    男人脸上划过一抹嘲讽的笑意,骤然松开了手。

    岑欢猝不及防朝后仰了好几步,跌坐在地上,手掌都擦破了皮。

    眼圈瞬间湿润了。

    第二章

    岑欢既生气又愤怒,手掌上一片火辣辣,惯性的甩着,来回用冷风降低疼痛。

    “老公,你什么意思?”她强忍着疼问道,睫毛颤抖,嗓音都带了哽咽。

    这男人还真的是把喜怒无常演绎到了极致。

    薄晏好似是没有看见女人面上的委委屈屈,恶劣的嘲讽道。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看看,你有多爱钱。”

    “老公,虽然我爱钱,可是我更爱你啊。”她抽泣了两下,葱白的指尖轻轻地拭过眼睑,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岑欢好歹上辈子拿过三金影后,演技早已经是炉火纯青。

    这货摆明是记着昨天晚上原主在宴会上给他难堪羞辱他是个瘸子的仇。

    知道他睚眦必报,可这也太没风度了些!

    男人眉头拧紧,漆黑的眸子里闪过愤怒:“岑欢,你要不要脸,我们才认识几天,你就能对我说爱?!是不是只要是个男人给你钱,你都能这样脸不红心不跳的说!”

    “老公,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在我心里是不一样的呀,外面的男人哪里能和你比呢?”岑欢说的深情。

    “你!”薄晏一噎,耳尖竟然红了起来,“你不知廉耻!”

    岑欢凑近他,女人甜美的呼吸绕在他冷峻的面孔上,男人手指忍不住攥紧,喉结上下滚动:“你,你干什么——!”

    岑欢猛地堵住了他的唇,男人一向漠然的眸子骤然紧缩。

    岑欢眼里一片狡黠,娇声道:“第一次接吻吗?老公。”

    薄晏面无表情的俊脸上一片绯红,恼羞成怒的推开她:“你疯了?!”

    岑欢无辜的睁开眼睛:“我也是第一次呢。”

    她把自己刚才摔倒在地受伤的手放在车窗上搁着,可怜兮兮的说:“老公,我好疼呀。”

    薄晏低眸看了一眼,皱眉:“家里有私人医生。”

    岑欢眨了眨眼睛:“可是人家想要老公吹吹,老公~”

    薄晏唇线紧绷,眸子深冷:“岑欢,你到现在还有脸在我跟前演戏?!真是我小看你了!”

    岑欢委屈的红了眼睛:“老公,我没有。”

    他气急反笑,抓过女人的手,猛地捏紧:“你做过什么你不清楚?想要我对你负责,你还不配!”

    岑欢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她不明所以的听着男人的诘问,手上被他用力捏出了一圈红:“老公,我干什么了?”

    “还装?”薄晏厌恶的甩开了她的手,“你干了什么你自己清楚!”

    岑欢真的怒了,她努力的压着自己的语气,让自己平静:“我干了什么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薄晏凉凉的觑着她,薄唇紧绷。

    前面的沈砚连忙打圆场:“太太,您回去看看热搜就知道了。”

    岑欢眉一皱,瞬间惊醒,顾不得手上的伤势,连忙朝家里跑。

    薄晏睨着女人单薄的背影,眸色凝的都能渗出冰来。

    装的倒是挺像,一脸的无辜相。

    沈砚回头:“二爷,热搜的事情我已经打电话让修文去公关了。”他从后视镜里望着薄晏黑透了的俊脸,心里有点发毛。

    男人沉着脸:“走!”

    沈砚心口一紧,飞速的踩了油门。

    只是他想不明白的是,岑欢都做了这种背叛害二爷的事情了,男人为什么还要给她卡?

    难道是为了示好?

    沈砚猛甩了下头,不可能,他家二爷要是会服软,太阳能打西边出来。

    岑欢回了家直奔二楼,一路上,家里下人看着她的目光都变了。

    岑欢顾不得许多,到床头柜拿起手机一看微博。

    她懊恼的闭上眼睛,果然。

    她怎么把这一茬给忘记了?!

    原主在睡觉之前将自己的伤势都发给了自己的前男友顾淮安,扮可怜求着顾淮安带自己走。

    没想到第二天这些就上了热搜。

    薄晏的合作伙伴谢修文想要原主主动发一个澄清贴,否认薄晏家暴,却被原主拒绝。

    事态后续愈演愈烈,家暴男这一说法甚至扣在了薄晏的头上。

    实际上,她脖子上的红痕是薄晏为了救她不小心抓到的。

    岑欢坐在床上,捏着手机,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等。

    等谢修文找上自己。

    电话突然响起,岑欢一看手机上的备注,冷笑了声,挂断了。

    她把备注修改了一翻——傻逼男第三者。

    什么亲亲老公,薄晏发家致富之后没有弄死原主,真的是菩萨转世了。

    这绿帽子真的是又大又亮。

    顾淮安不死心,又打了两三道,岑欢都没有接。

    他打来电话就是想要录音,嫌热搜不够事儿大。

    顾淮安给岑欢发了微信:“欢欢,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啊,是不是薄晏他又打你了啊。”

    岑欢朝着天花板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把顾淮安屏蔽了。

    薄晏刚到公司,狗仔媒体就一窝蜂朝着他们的车涌了过来。

    沈砚掉头,把车开到了后门,护着薄晏推了进去。

    谢修文在办公室等的来回踱步,男人一进来,就被他抓住手臂疾声问道:“你打了岑欢?”

    薄晏眉宇间有些疲累,阴沉地望着他:“我没有。”

    话语掷地有声,两人对视了几秒。

    谢修文松开手,连灌了好几杯水,劫后余生般的感叹:“还好,还好,我就知道你不会,对着岑欢那张脸你能下得去手?”

    薄晏唇线绷成一条直线,想到女人刚才强吻自己时的娇憨模样,心火烧的肺疼。

    他咬牙,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拜金女而已!为了钱她什么不能做!

    居然还骗自己说是第一次!他才不信!

    谢修文没注意薄晏的生气,两手一拍:“热搜是撤了,但保不齐你哥又给你弄上去,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让岑欢出来澄清,这样,我们现在去你家,只要她发了澄清帖,这件事情就能了结。”

    他抓着衣帽架上的西装套弄在自己身上,对着薄晏扬了扬下巴:“走啊。”

    薄晏未动,态度分明,冷硬道:“我不去。”

    谢修文皱眉:“你不去她能答应吗?这图片明显就是从她那里传出去的,还好你哥那边的公关有我们的人,我问过了,爆料者是个男的,叫顾淮安。”

    他的表情意有所指,果然薄晏本就不好的脸色,现在可以用铁青来形容了。

    岑欢和顾淮安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昨日的婚宴上,女人更是扬言,是他这个瘸子毁了她和顾淮安。

    现下看来,她是跟奸夫合谋一起陷害自己!

    蛇蝎心肠不过如是!亏他居然还相信了她!

    上一本:他要解除婚约开始阅读&精彩试读慕安暖厉向寒 下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