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雅居文学网>虞颜封北霆是什么书-封少的蜜爱婚妻今日章节在线阅读

    虞颜封北霆是什么书-封少的蜜爱婚妻今日章节在线阅读

    来源:zzy 发布时间:2021-10-14 15:14:35 作者:虞颜
    总裁豪门类型小说《封少的蜜爱婚妻》虞颜封北霆形象被刻画得非常饱满,虞颜在故事中埋下大量伏笔,让虞颜封北霆变得鲜活有趣,虞颜文笔极佳,强烈推荐。旁人结婚都是蜜里调油,虞颜结婚却被冷落三年,好心救下一个神秘男人,躲躲藏藏还是跌入他的温柔陷阱,以为他是救赎,却被推进了更深的深渊。当真相揭开,原来她的情意,是场任人践踏的笑话,她的真心,是踩碎了还嫌硌脚的垃圾。封北霆,咱们两不相欠。虞颜,你不能让我为你变成这样,又不要我。
    虞颜封北霆是什么书-封少的蜜爱婚妻今日章节在线阅读

    《封少的蜜爱婚妻》第8章 他说你脏,比马桶还脏

    陈漫的长相十分讨喜,圆圆的脸,杏仁眼,眼神总是透露着无辜。

    此时看到虞颜狼狈摔地上,估摸着陈梦娟不会再给一巴掌了,才乖巧开口。

    陈阿姨,算了吧,虞姐姐也不是故意的,一个女人没有孩子本就很可怜了,她可能只是触景伤情,何况我肚子里的这个孩子确实没名没分,她生气也是应该的。

    看似处处在为虞颜说情,却又字字指责虞颜怀不上孕,嫉妒她。

    她的话如同火上浇油,让陈梦娟的怒气更上涨了一截。

    虞颜!你要是有小漫一半的善良,辰野也不至于夜夜笙歌!你真是狠毒!自己生不了孩子还不允许别人生!辰野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孽,居然把你娶进门!

    说完,她转头看着陈漫,语气温柔,小漫,女人啊,还是要懂得为自己争取,现在你怀了孩子,地位不一样了,等你把孩子生下来,辰野那里还不是你说了算。

    陈漫的心情从最初知道虞颜是顾辰野妻子时候的震惊,到如今的得意,嘴角忍不住勾了起来。

    陈阿姨,这事儿你跟我说没用,得看看辰野是怎么想的,如果辰野不想要......

    她的语气透着委屈,抬手抚摸着肚子。

    虞颜捡起拐杖,从地上缓缓站了起来。

    婆婆希望怀着孕的陈漫上位,而她却吐不出一个字。

    这场战争里,还得看顾辰野的态度。

    顾辰野站在谁那边,谁就是赢家。

    而三年来,顾辰野从未站在她这边过。

    陈阿姨,你先进去吧,我有几句话要告诉虞姐姐。

    你跟她有什么好说的!小心她又对你的孩子出手!

    陈漫讨好的挽住陈梦娟的胳膊,哎呀陈阿姨,没事的,我就说几句话。

    陈梦娟被她的乖巧逗笑了,脸上欣慰,那好,你小心点儿。

    她们的对话,仿佛真把虞颜当成了恶毒嫉妇。

    虞颜靠着墙,脸颊上还印着五个手指印,胸口又痛又麻,却又被一丝尊严强撑着,没有崩溃。

    陈梦娟一走,陈漫就一改刚刚的乖巧,高傲抬头。

    虞颜,我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辰野的妻子,简直活得像个笑话一样,你这样死皮赖脸留在他身边有意思吗?

    你知不知道辰野为什么不碰你,他说你脏,比马桶还脏,碰你就觉得恶心,还说你就是自荐枕席,他也不会看你一眼。

    他娶你回家,就是为了羞辱你,也是为了让你给他的初恋当挡箭牌,要不是你的存在,他小心翼翼珍藏的初恋可就不仅仅只是被送出国那么简单。啧,就这你还霸占着正妻的位置不放,贱不死你!

    字字句句都像钢刀利叉,毫不犹豫的刺着虞颜鲜活柔软的心窝。

    可是她连疼痛都是懦弱的,窘迫的,龟缩在狭窄的角落。

    只因她清楚,她不干净。

    每当这件事被人重提一次,早就千疮百孔的心如同再次被人凌迟。

    她张嘴欲想反驳,却又觉得一切都不重要,是顾辰野说她脏,陈漫不过是转达了他的想法罢了。

    原来,他竟这么嫌弃她。

    愤怒将她席卷着,催逼着,最后却又化作满心的无力。

    陈梦娟在不远处叫了陈漫一声,陈漫乖巧答应,下巴一抬,便昂首挺胸的走了过去,仿佛打了一场胜仗。

    虞颜抖着手按电梯,不敢想象顾辰野和他的情人说她脏的画面,光是想到他们可能出现的对话,嘲笑,就觉得心脏被人捣得稀烂。

    她穿着光鲜的去和那些情人们谈判的时候,她们是不是都在心里嘲笑她,嘲笑她在婚姻里一败涂地,没有尊严,嘲笑她看似坚强冷漠的外壳里,藏着一副早就被人百般糟蹋过的皮囊。

    顾辰野怎么能毫不犹豫的扒开她血淋淋的伤口,向他的情人们展示呢。

    她苦笑,笑得心口作痛。

    如果伤人也算一种本事,那他还真是天赋异禀。

    《封少的蜜爱婚妻》第9章 给了她温暖,给了她希望

    出了医院,虞颜脑海里一片空白,苏露中途还打了一个电话,让她快点儿赶去公司。

    此时是下班高峰期,路口又窄,汽车堵了很长的一段。

    她拄着拐杖不方便,努力了半个小时,也只走出了几百米。

    人倒霉的时候,喝口凉水都塞牙。

    拐杖不小心卡进下水道的缝隙,卡得死死的。

    她拔了一会儿,毫无动静。

    周围堵着的汽车纷纷落下窗户,她感觉无数道视线落在了她身上,仿佛在看一个跳梁小丑表演。

    铺天盖地的委屈突然涌了上来,拐杖被卡住只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陈漫的话就像魔咒一样萦绕在耳边,压得她喘不过气。

    这三年来,她一直都想不明白,和顾辰野为何会走到如今这种分崩离析的地步。

    她发了会儿呆,包里的手机铃声响了,显然是顾辰野等得不耐烦了。

    她汗涔涔的靠在一旁的花坛上,按了接听键。

    虞颜,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让我等这么久?!

    手机里还传来其他女人的声音,在柔声安抚他。

    顾少,算了吧,虞经理也不是故意的。

    虞颜的手紧紧捏着手机,捏得指节发白,我刚从医院出来,现在.......

    话还没说完,顾辰野就冷笑了一声,看来昨晚你和那个男人很激烈,怎么,我三年没碰你,现在食髓知味了,还没到下班时间就迫不及待早退,就这么上赶着去送?

    顾辰野,我来医院不是因为......

    她想解释,那边却传来了女人的娇憨声,嗯......顾少,啊,虞经理还在......还在给你解释呢。

    那声音传进虞颜的耳朵里,让她鼓膜生痛。

    她将快要夺眶而出的眼泪逼了回去,眨了眨酸涩的眼睛,低头茫然的看着已经被挂断的手机。

    翻遍了联系列表,也没找到一个可以求助的人。

    直到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她的眼底出现了一丝希冀,拿过一看,那丝希冀又缓缓熄灭。

    苦笑一声。

    颜姐姐,学校这次要交材料费,要一万元。

    付薇薇的声音软软的,却又透着一丝理所应当,而且你上个月的生活费还没给我打呢。

    虞颜这才发现,这两个月自己太忙,竟然都忘记了,抱歉,薇薇,你在学校怎么样?专业课忙不忙?

    付微微看着镜子里自己花三千多烫的头发,心里难得的升起了一丝愧疚。

    不忙,就是太费钱了,你不知道,雕塑用的土还要按斤买,真是坑死了这学校。

    虞颜的心里难得柔和,你别节约,有什么想买的尽管买,不够就给我打电话,我把钱打给你。

    付微微咬着唇,摸着自己新做的头发,很后悔,可是想到室友投来的艳羡目光,又觉得值了。

    她长得本来就不差,只是一直没好好打扮,如今在几个室友的带领下,穿着也开始变得时尚起来了。

    虞颜虽然不是她亲姐姐,但这些年对她也是有求必应,而且她上班也不差钱,等自己以后毕业了挣钱了,会还给她的。

    抱着这个想法,她花的心安理得,毫无负担。

    颜姐姐,谢谢你。

    虞颜勉强扯了扯唇瓣,挂了电话,将钱打了过去。

    想到什么,她又给医院打去了一份。

    做完这一切,她疲惫至极,看着还卡在下水道的拐杖,露出一丝苦笑。

    她的心是有隐疾的,大概是小时候被拒绝了太多次,所以有着自己的骄傲和自尊,有求于人,寄希望于他人这种事,在她看来是羞耻的。

    没遇到顾辰野之前,她习惯了独自去解决一切。

    可顾辰野出现了,给了她温暖,给了她希望。

    在那段黑暗岁月里毫不吝啬的给过她一只手,她没出息,一直记到现在。

    所以她对顾辰野,还是忍不住一次次怀着期待。

    哪怕他一次次将她的希望粉粹,践踏,她忍不住。

    不远处的汽车上,封北霆安静靠着椅背,黑发肆意凌乱着,薄唇紧抿,白衣黑裤,看起来格外年轻。

    他瞥向自己的虎口处,那里的牙印还没退去血色。

    她的牙齿格外尖利,一口咬下时,毫不留情,还用那种又愤怒又惶恐的眼神看着他,像是受惊的兔子。

    她的处境似乎并不好,可救人时却又义无反顾,就连缠纱布时,都小心翼翼的仿佛对待珍宝。

    脾气硬,嘴唇倒是格外的软。

    他笑了笑,解开了衬衣最上面的一颗扣子,莫名有些喘不过气。

    目光往外一扫,一眼就扫到了不远处正发呆的某人。

    他一愣,背不由得挺直了几分。

    只是一个背影而已,却看出了几分熟悉的倔强。

    上次见她和讯飞科技那群人喝酒时也是这样,他和谢堂都在场,亲眼见到她将一群人喝得趴下。

    她的眼里清明又冷静,淡淡坐在那儿,拿出合同后,清醒的跟人分析着其中的利弊。

    讯飞若是有了这个项目,在接下来的投标里更有优势,这也是我们顾氏的诚意......

    几句话就将酒精略微上脑的人忽悠的签了合同。

    他当时就坐在不远处,谢堂这人不拘一格,吃饭从来不爱弄什么包厢,除非有美女陪着。

    所以那次,恰好瞥到了她的身影。

    谢堂拍着他的肩膀,指了指她。

    三哥,你看那个女人,啧,这要来云之巅,也是女中豪杰啊。

    其实不用谢堂说,他的视线也在注意着她。

    后来和谢堂吃完了饭,出门时,看到她将讯飞科技的人送上车后,一个人趴在垃圾桶边吐。

    他忍不住又多看了几眼,其实她当时很狼狈,小脸煞白,但眼神始终晶亮晶亮的。

    吐完,她又给顾氏打了电话,报告了一下项目的进展,笑得眉眼弯弯。

    挂断后,她似乎是胃里不舒服,疼得站不起来。

    封北霆可不是什么有同情心的人,但不知道被什么触动,坐进车里时,还是问了谢堂,老四,你车上有胃药么?给她送点儿过去。

    谢堂惊了一下,双手枕在下巴,笑着看向窗外。

    三哥,你不对劲儿啊你,你给她喂毒药我觉得正常,但你让我送胃药,你是不是吃饭的时候被路过的神仙点化了,打算改过自新,不再害人了?

    封北霆眯了眯眼睛,冷冷的收回视线,我无聊不行么?

    谢堂煞有介事的在车里找了找,没有胃药,看来三哥二十几年来的唯一一次良心发现,也要泡汤咯,啧,是她没福气。

    封北霆当时也只是随口问问,其实问出来后,自己都有些后悔。

    没有就没有吧,反正不过是一时兴起。

    反光镜里的人影越来越远,又因为她是蹲着的,最后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圆点。

    他收回视线,目光投向膝盖上的合同。

    那确实是他这辈子唯一一次对陌生人心软,用谢堂的话来说,简直比大白天见了鬼还离谱。

    小巷子里的再见,他一下就听出了她的声音。

    谨慎,理智,聪明。

    和生意场上的她完全不同,那是一种脆弱的倔强的美,犹如冬日里被霜冻住的白茶花。

    上一本:布衣帝少免费阅读全集(挣孩子奶粉钱) 下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