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雅居文学网>现在火的小说龙魂战神免费在线阅读(沈秋)

    现在火的小说龙魂战神免费在线阅读(沈秋)

    来源:YGSC 发布时间:2021-10-14 09:41:07 作者:一根利群
    热门新书《龙魂战神》由著名作者一根利群著作的都市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沈秋,书中主要塑造的沈秋形象也深得人心,者对情节设定非常出色,但把握的力度刚刚好,一根利群所写之文字字经典,值得推荐。家族破产,父母离奇失踪,为了逃避现实,我选择当兵入伍!五年戎马生涯,统军千万,战功无数。这一次,我涅槃重生,以“龙魂”之名荣耀而归!那些曾欺我,辱我的人,你,准备好了吗?
    现在火的小说龙魂战神免费在线阅读(沈秋)

    第1章

    第1章

    东阳市,北郊。

    墓地。

    沈秋眼神幽邃的凝视着墓碑上的黑白照,他踩着黑色的皮靴,挺拔的身躯英姿勃勃。

    在其身后,站着一位黑色皮衣的女人,凹凸有致的曲线令人怦然心动,那张绝美的脸上,眸光望向沈秋,充满了仰慕,还有畏惧...

    跟随沈秋征战沙场的五年来,无双从未见过沈秋眼中有过一丝悲伤,可今日的沈秋,却足足在这里凝视了两个小时。

    “无双。”

    良久后,沈秋低语:“你知道,这墓碑上的人是谁吗?”

    无双肃然起敬,挺直腰杆对墓碑上的照片敬礼,道:“回龙魂,无双知道,是孤狼!他是一名顶尖的战士!更是大夏的骄傲!”

    沈秋自嘲的笑了笑:“没错,他是我的兄弟,若不是他当年用身体为我挡下那颗子弹的话,就没了我的今日。”

    “当年信封传到军营,我却在挂帅出征,值守边疆,看到信封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后,我连他的葬礼都没有参加...”

    “这五年来,我满肩勋章,荣耀而归,却心中一直有莫大的遗憾,我终究还是回来了,终究要面对这悲哀的一切...”

    那场战斗,孤狼身负重伤,不能继续战斗,便回到了故乡,可没想到仅仅半个月的消息,便传来了死讯...

    戎马五年,沧海桑田,荣耀的背后往往刻着的是一道道孤独,前一阵,西方势力诸天神共同围剿北疆,沈秋率领大夏战士浴血奋战,周旋杀敌足足三个月,最终大胜而归。

    正因如此,沈秋被封为“龙魂”,大夏,以龙为尊,而龙魂这赋予着无上荣誉的称号,沈秋实至名归!

    龙魂,是信仰,更是至高的光荣!

    而能被赋予“龙魂”称号的,放眼整个大夏,只有三人,各自镇守边疆,护国山河万里,功德无量!

    那一战,再无外敌侵犯大夏!

    国外势力听闻“沈秋”二字,便闻风丧胆,瑟瑟发抖!

    功成名就,荣耀而归。

    战功无数,可仍然未能填补对孤狼的愧疚!

    “孤狼!”

    轻抚那张黑白照,沈秋冷漠的脸也有所动容,他沉吟道:“我的命是你给的,我发誓,我一定会让陷害你的人,血债,血偿!”

    四个字,透着冰冷的寒意,无双心神一颤,发自心底深处的畏惧,她清楚,即便是一把枪抵在沈秋的脑袋上,他也从未动容,这便是一代“龙魂”的胆魄!

    十二月的天冷风袭过,冰寒刺骨,沈秋剧烈的咳嗽着,脸色些许苍白,无双担忧道:“龙魂,我们还是去车上吧。”

    西方那一战,即便是战胜,但同样让沈秋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重伤卧床三个月,醒来的第一件事,沈秋便带着无双一人回到了东阳市调查孤狼的死因...

    孤狼的死,透着太多的蹊跷和阴谋。

    “秋哥!我不能陪你继续征战了!哈哈,不过我回去也不丢人,混了个二等功,也算是我们孙家的骄傲了。”

    “秋哥,在边疆还好吗?那里很危险,你注意安全!我到家了,和晴晴也约好了,一周后结婚!我追了她很多年你知道的,也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再忙也一定要回来喝我的喜酒。”

    “秋哥...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写信了,呵呵,原来爱情那么的可笑,她根本没喜欢过我,偷偷和我大哥在一起多少次以为我不知道,更可笑的是家里人也重来没看起我。”

    “秋哥,如果有下辈子,我还愿意当你的跟屁虫,对不起...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我走了...照顾好我妹妹。”

    呼...

    长吁一口气,隐忍着胸腔内滔天的怒气,那些往事历历在目,沈秋暗自攥紧了拳头,眼睛也红润了。

    可笑,真是可笑!

    我沈秋守卫江河万里,功德无量,对的起天下苍生!

    可这天下苍生,对的起我吗?

    与我浴血奋战守卫边疆的战士们,我们到底庇护了什么玩意?!

    沈秋眼神坚定的望着墓碑上孤狼的照片,心中思绪万千,从小时候的发小,到了后来参军,那一段段的回忆碎片,犹如匕首扎入心脏,痛的近乎窒息。

    “孤狼,这盛世如你所愿,下一世,我们仍然是兄弟。”

    良久后,沈秋起身,与无双回到了车上,通往东阳市区的路上,沈秋目光阴沉:“无双,让你调查的事情都查清楚了吗?”

    无双闻言,沉声道:“回龙魂,调查清楚了!当年孤狼回到东阳市之后,是和徐家的姑娘领了证,可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孤狼便死了...”

    无双眼中杀气腾腾,怒斥道:“因为领了证的原因,孤狼死后,孙家的资产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徐晴的。”

    “当年徐家老爷子喜爱古玩,手上有一对唐朝的白玉手镯,后来这白玉手镯就出现在了这凶手的手腕上...”

    “不过龙魂,一个小小的徐家,您要是开口,我只需三分钟,便能让他们徐家所有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沈秋目光撇向窗外,些许不悦道:“无双,你知道什么事情是最绝望的吗?”

    无双一愣,深思熟虑后,回道:“是死!死亡会让人感到绝望。”

    “不!”沈秋摇摇头,失望道:“是生不如死,是想求死,可却偏偏死不了,那种滋味,才是最令人绝望的。”

    猫在抓到老鼠前,并不会直接吃死,而是会捉弄绝望的老鼠...

    无双不寒而栗,声音微微发抖道:“我明白了龙魂...”

    沈秋冷然道:“我兄弟的事情必须亲自而为,那白玉手镯现在在什么地方?”

    无双拿出一个精致的黑色礼盒,回道:“龙魂,今晚是徐家老头的八十大寿,他当年那么喜欢这对白玉手镯,作为杀人的筹码时一定很心痛,如今,这手镯和手腕都在礼盒里,我想,这份大礼他一定会很喜欢!”

    “不错,看来你早有准备。”沈秋淡淡道:“跟我那么多年,你也终于算是能理解我什么想法了,现在,我们去徐家,为徐家老爷子送上这份大礼!”

    月黑风高,乌云笼罩在头顶,颇有一番狂风暴雨的征兆,迎接徐家的,将是一场腥风血雨...

    夜晚的八点钟,徐家大院张灯结彩,锣鼓喧天。

    徐老爷子八十大寿,那叫一个欢天喜地,大院内外都是喜庆的气氛,徐家的人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门口管家阿祥招待着今日的客人。

    “城南李家,送百年野人参一株,祝老爷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城西宋家,送名人真迹名画一副,祝老爷子福寿齐天,寿元无量!”

    “城北孙家,送天山雪莲一株,祝老爷子松鹤延年,福星高照!”

    阿祥满脸笑意,高声汇报着各大世家送来的贺礼。

    这时,一辆吉普车停在了门口,一男一女下车径直的朝徐家大院走来,阿祥见二者气质不凡,但过于眼生,仔细的想了下,也不知道这是谁家的少爷大驾光临,但仍然谄媚的上前,问道:“二位,欢迎参加老爷子的寿宴,恕我眼拙,看二位有些眼生,不知是谁家的少爷?”

    “无双。”沈秋淡淡道:“送礼。”

    身后的无双双手奉上黑色礼盒,沉声道:“我家少爷送给老爷子的寿礼!”

    阿祥见有礼,也不管是谁了,连忙恭敬的接过礼盒,道:“欢迎二位,二位里面请。”

    无双冷然道:“怎么轮到龙...”话到了嘴边,无双连忙改口道:“轮到我家少爷的时候,就不宣报了?!”

    站在二人面前,强大的威压让阿祥喘不过气,他战战兢兢道:“我哪敢啊!只是我私自打开礼盒多不好。”

    无双冷笑道:“无关紧要,打开吧!”

    阿祥受宠若惊的打开了盒子,下一秒,瞳孔骤然一缩,因为礼盒中,正安静的躺着一个血淋淋的手臂!

    那手腕处,有一个白玉手镯!

    血腥味扑面而来,如此骇人的场面险些吓的阿祥丢掉礼盒,他回过神后,脸色苍白,朝沈秋勃然大怒道:“你们到底什么人?!”

    沈秋淡淡道:“这白玉手镯可是我费了好大的心血才为老爷子找到的,老爷子一定很喜欢的!”

    “你!”阿祥怒吼道:“好大的胆子!我看你今天分明是想来闹事的吧!”

    沈秋摇摇头:“不,你误会我了,我不是来闹事的。”

    沈秋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冷笑,眼中杀意迸发,发出了地狱般的恐怖之音:“我是来取老爷子狗命的!”

    一句话,语惊四座!

    第2章

    第2章

    现场引起轩然大波,众人朝沈秋投来异样的目光,一时间议论纷纷:“谁那么大的胆子,取老爷子狗命?”

    “就是,看你长的人模狗样的,没想到说话那么猖狂!不知好歹的东西,你当你是天王老子啊?”

    “敢在徐家门口说这话,小命不保咯!管家,还不快把这人给舌头给割掉?”

    管家阿祥趾高气扬的瞪着沈秋,冷笑道:“小子,看来你是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我给你道歉的机会,现在跪下来,朝着堂屋磕三个头,说不定我大人大量饶你一命,不然的话,我要你好看!”

    无双嗤笑道:“让我家少爷磕头?你徐家还没那个资本,要动手,我奉陪到底!”

    让一代龙魂下跪?试问天下,有几人能承受的住这一跪?

    不说别的,哪怕是沈秋给他徐家跪下,那些老家伙们也不愿意啊,开着飞机坦克架着大炮也得给徐家夷为平地。

    阿祥眯着眼睛盯着无双,舔了舔嘴唇,道:“好一个暴脾气的妞,是我喜欢的货色,想打是吧?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来人!”

    随着阿祥一声令下,暗处隐藏的几位徐家高手纷纷杀气腾腾的走出,转眼间到了阿祥的身后,阿祥挺直腰杆,大手一挥,发令道:“把这小兔崽子的舌头给我割下来,这小妞,绑了送到我房间!”

    几位高手立马行动,围观的人也幸灾乐祸的望着这一幕,交头接耳的讨论着二人能在四位高手的面前坚持几分钟。

    可是,当无双动手的一刹那,世界都归于死寂!

    手起刀落,只不过半分钟的时间,这四位徐家顶尖的高手便倒在了血泊中。

    血腥味弥漫开来,众人脸色发白的望着英姿飒爽的无双,心中惶惶不安。

    巾帼不让须眉啊!这女人,身手竟如此的可怕!

    一切尽在电光火石间,这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徐家的这几位高手在无双的面前犹如小虾米似的,还不够塞牙缝呢?

    怪不得这青年从始至终都如此的淡定,因为人家早就料定了徐家的人不是对手。

    望着四个苟延残喘的徐家高手,阿祥目瞪口呆,无双踏着皮靴一步步的走到了他的面前,冷然道:“敢侮辱我家少爷,罪该万死,我先把你的舌头给割了!”

    “饶...饶命啊!”

    “啊!”

    随着一道惊天的惨叫声,阿祥满嘴鲜血....

    ————————

    与此同时, 堂屋内,徐家的众人正谈笑风生。

    “姐夫,自从您和我姐结婚后,徐家集团的生意是风生水起,还好我姐当年没嫁给孙岳那废物!”

    徐晴的弟弟徐阳满脸堆着笑容,朝一个油光满面的青年谄媚道。

    李海淡淡笑了笑:“今天老爷子大寿,提那窝囊废干什么。”

    “就是。”李海身边坐着的一位妩媚的女子,嗔怒道:“孙岳那窝囊废以为当几年兵我就能看上他,呵呵,一个残疾人,还拿着二等功给我炫耀?真是可笑,我要那二等功有何用?”

    这妖娆的女人,便是徐晴,而口中所说的孙岳,则是孤狼!

    当年孤狼不光替沈秋挡下那颗子弹,在后续的逃亡中,更是被敌人击中了双腿,落下了终身残疾。

    二等功,只有为国家做过重大贡献的人才配拥有,孤狼当之无愧!

    他是所有将士心中的战神,是国家的骄傲,可到了徐晴眼里,只不过是滑稽之谈。

    外面忽然传来一道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在场的人眉头一皱:“怎么回事?”

    徐阳好奇道:“我出去看看。”

    徐阳正欲起身,堂屋的门便被推开了,沈秋和无双神情淡然的走了进来。

    李海看见无双,顿时眼前一亮,这黑色皮衣勾勒着的完美曲线,让李海心跳加快,他主动道:“二位是?”

    无双冷然道:“谁是徐晴?”

    被提及的徐晴一愣,傲然道:“你找我什么事?”

    无双冷冷一笑,将礼盒扔到了徐晴的面前,道:“我家少爷送给老爷子的贺礼,时隔几年,看诸位还认不认识!”

    徐晴满脸疑惑,她皱着眉头盯着那礼盒,心中隐约有种不详的预感。

    徐阳不悦道:“什么态度,既然是来送贺礼的,那就到外面排队,你们到底什么人?”

    无双沉声道:“你打开礼盒就知道了。”

    徐阳嗤笑道:“行,要是这贺礼不满意,我要了你家少爷的狗命!”

    说完这话,徐阳从地上捡起礼盒,一只手端着,另一只手打开了盖子,一刹那,那血淋淋的手臂映入眼前,徐阳瞳孔一缩,尖叫一声手也下意识的将礼盒一扔,那手臂砸在了餐桌上,这下,所有人都看清了。

    当徐晴看清手腕处的白玉手镯时,不由大惊失色,这手镯她怎能不清楚,当时她花重金请来地下世界排行榜的杀手刺杀孙岳,结果那杀手对钱不感兴趣,偏偏看上了爷爷最爱的白玉手镯,爷爷为了成就大业,只能忍痛割爱。

    没想到四年过去了,这手镯竟以这种方式重新回到了徐家...

    “你到底什么人?!”徐晴脸色苍白道。

    沈秋缓缓抬起头,眼中似有星河运转,浩瀚而深邃,片刻,他发出了毋容置疑的声音:“现在,我问你的话,你必须如实的交代!”

    “孙岳是不是你找人暗杀的?”

    徐晴勃然大怒:“我问你是谁!这手镯你是怎么得来的?”

    沈秋摇摇头:“我在问你,而并非你问我。”

    徐晴震怒道:“是我找人杀的又怎么样?不过是一个窝囊废罢了!死就死了,有什么值得可怜的,他爹妈死的早,要不是我徐家帮他家里经营企业,他孙家早就破产了,而这孙岳竟然狼心狗肺,我问他要一半的股份他都不愿给我,还信誓旦旦的说爱我。”

    “我说他没男子气概,他跑去当兵,我以为好歹也能混个一官半职,结果落下个终身残疾,废物就是废物,还三天两头拿着二等功的奖章在我面前炫耀,二等功有什么用?能当饭吃当钱花吗?听说是给他兄弟挡枪才受伤的,真是可笑!什么年代了,还讲究什么狗屁兄弟情义呢?”

    “可笑?”沈秋眼神中蕴含着滔天的怒火:“你可知,他挡枪的那位兄弟是谁吗?”

    徐晴一愣,打量着沈秋,道:“莫非是你?”

    沈秋云淡风轻道:“当年孤狼告诉我,说所有孙家的财产,都为作为新婚大礼送给你,你却为了区区一半的股份害他性命,你才是真正的罪该万死!”

    徐晴愠怒道:“装神弄鬼,你到底是谁?敢闯我徐家,还真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无双冷冷笑道:“区区徐家,不过蝼蚁,若少爷发令,再来一百个徐家,也能夷为平地!”

    这时,一道怒喝传来:“是那个鼠辈在此狂言?”

    一行徐家的人听到这话,纷纷眼前一亮,大家都知道,徐老爷子过来了!

    这下,众人不免像沈秋二人投向幸灾乐祸的眼神,徐老爷子出马,这二人绝对没有好下场!

    片刻,一位不怒自威的老者,从屏风后拄着拐杖缓缓而来....

    上一本:锁链写的小说-驱房有术全集免费阅读 下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