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雅居文学网>免费的小说《45103215》陆清泽尤念

    免费的小说《45103215》陆清泽尤念

    来源:ZB 发布时间:2021-10-13 18:27:19 作者:《45103215》陆清泽尤念
    尤念刚将陆清泽的机长服熨好,放在一旁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免费的小说《45103215》陆清泽尤念
    因篇幅有限原文无法显示, 下一章 阅读原文全章
    《45103215》陆清泽尤念

    是朋友给她发来消息:“我好像看到陆清泽和一个女人进了酒店。”

    随后又发了一张照片过来。

    尤念点开照片,是一男一女的背影。

    可即便这样,尤念还是认出那身姿挺拔的男人,就是陆清泽。

    而他的身旁的女人,虽然只有背影,也看得出气质出众。

    尤念叹了口气,将叠好的衣服放到一旁的行李箱,便做出了一个决定。

    放他走——

    错位了三年的婚姻,也该结束了。

    想到这,尤念拿起手机拨通了陆清泽的电话,明知故问:“你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他那驾飞机的航班早就落地了。

    电话那头陆清泽冰冷的声音传来:“不确定,可能晚点。”

    “好,我等你,你别太……”

    ‘累’字还没有说出口,电话就挂断了。

    一瞬间,寂寞笼罩了尤念全身。

    陆清泽是机长,飞国际航班,大部分时间在飞机上。

    身为空姐,即便自己是跟他在同一个航空公司,但因为不是一个机组,所以见面机会也越来越少。

    靠着床沿,尤念脑袋里浮现出当初结婚时陆清泽的话:“我会对你负责。”

    但她明白,这个责任,不包括爱。

    当初两人会结婚,也只是因为一场醉酒误事,自己父母逼着他负责罢了。

    尤念这一等,就一直等到凌晨一点,可陆清泽依旧没有回来。

    空旷寂静的房间压得尤念喘不过气。

    尤念又忍不住拿起手机给陆清泽发了一条消息:“你今天晚上会回来吗?”

    可这条消息,石沉大海。

    尤念失落的放下手机,一个人躺在偌大的床上,侧身看着另一边空荡荡的枕头,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内心的恐惧似乎化作了梦境,似是波涛汹涌般向她袭来!

    梦里,她看到陆清泽和他的初恋女友叶琳娜复合,然后毫不留情的抛下了自己。

    不管她如何恳求陆清泽不要抛下自己,他都不理会,和前女友叶琳娜相携离去。

    两人离去的背影,和今天看到的照片里的背影完美的重合!

    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忽然,身边的床一塌,尤念感觉自己跌入了深渊,猛然惊醒。

    尤念一睁开眼,就透过有些模糊的视线,看到了陆清泽那张清风朗月般的面孔。

    陆清泽此刻就坐在她身边,看着她:“做噩梦了?”

    他的声音温柔,仿佛外面的温暖的月色。

    尤念从床上坐起,心蓦然一动,第一次抱住了陆清泽。

    她闷闷的声音在他怀里响起响起:“清泽,我梦见你前女友回来了。”

    陆清泽一愣,随即轻轻将她推开。

    “尤念,琳娜确实回来了。”

    那一瞬间,尤念什么都明白了,今天照片,就是叶琳娜。

    明明已经知道结果,可她还是忍不住问一句:“所以……”

    “我们离婚吧!”

    第二章 好久不见

    房间里寂静一片。

    尤念拽紧了床单,她说不清自己现在是什么情绪,明明下午就决定放开他的手,可真到了这一刻,才发现自己依旧被困在泥沼里拔不出来。

    许久之后,空气里想起陆清泽温润的声音:“对不起。”

    尤念喉咙满是涩意,她强扯出一抹笑意。

    “是我该说对不起,这三年耽误你了,也祝你和叶琳娜早日破镜重圆。”

    “我也祝你,早日找到属于你的幸福。”

    尤念看着他,奢望着从他脸上找到一分不舍,可没有,一丝一毫也没有。

    她的幸福。

    尤念心中萦绕着苦涩。

    一阵沉默过后,尤念开口:“明天飞罗马,我们是一个机组,等飞完这班,我们再离婚吧。”

    这次飞行是时隔半年,尤念升为乘务长后第一次和他合作的班机。

    陆清泽点点头。

    这一晚,陆清泽去了客房休息。

    第二天一早,等尤念起来的时候,就见门口原本靠在一起的两个行李箱,只剩下一个。

    尤念愣了愣,明白是陆清泽提前离开了。

    南华机场。

    NH1688航班机组人员在会议室集合。

    尤念在人群中,看着陆清泽沉稳挺拔的背影,一阵失神。

    好像她从来都只能看到他的背影。

    集合完毕,一行人向着飞机出发。

    前行途中,好友冷双双提着行礼箱走了上来,低声问道:“昨天照片的事情你问了吗?”

    尤念神情僵了僵,自己和陆清泽一直是隐婚,机场里只有几个高层知道,剩下唯一的人,就只有她。

    尤念抿了抿唇,最终选择了不节外生枝:“问过了,只是朋友。”

    抵达飞机,尤念抑制不住自己低落的心情,找了个借口就去机舱检查。

    检查过后,就径直敲响了驾驶舱的大门,推门而进。

    “陆机长,欧副机长,你们中午想吃什么?”

    没等到陆清泽说话,就听到了一旁的欧阳调笑道:“只要是我们尤乘务长准备的东西,我都喜欢吃。”

    欧阳的话有几分暧昧,尤念下意识向陆清泽望去,却发现他神色如常的检查着自动驾驶系统。

    这一刻,飞机明明还没升空,尤念却仿佛有一种站在几万米高空的感觉,脚下虚浮。

    “随意。”

    得到陆清泽的答案,尤念有些无力的转身离去。

    这时,乘务员开始接待乘客,尤念敛了敛神也走了过去。

    她双手交叉置于小腹,朝上车的乘客微微一笑:“欢迎登机。”

    一抬眸就与进舱的女人打了个照面,瞬间失神。

    哪怕是戴着口罩,尤念也一眼就认出迎面走来的人是叶琳娜。

    她有些诧异,她也要去罗马?!

    最终,两人擦肩而过。

    飞机起飞以后,尤念去服务头等舱的客人。

    今天的头等舱只有寥寥几人。

    尤念深呼吸一口气,尽量保持平和的心态,走到了叶琳娜面前。

    “您好,女士,请问您要喝点什么?”

    叶琳娜正在闭目养神,红唇轻启:“咖啡,谢谢。”

    “好的,请您稍等。”

    尤念转身离去,没一会就端着托盘上来,将咖啡放在她面前的小桌子上。

    “女士,您的咖啡。”

    刚放下,叶琳娜就睁开了双眼,两人四目相对,她说了一句:“尤念,好久不见!”

    第三章 礼物

    叶琳娜随即就把口罩摘下,尤念听到了身后传来的低呼:“哇,这不是影后叶琳娜吗?”

    尤念收回思绪,神色平静:“好久不见。”

    两人随意聊了几句后,因为是工作时间,尤念慢慢的退出头等舱。

    飞机平稳的飞行在万米之上的高空,尤念坐在机舱门椅子上,慢慢闭眸。

    因为这些天没休息好,她迷迷糊糊睡了过去,还做起了梦。

    梦中,不自觉回顾着和陆清泽这三年来的点点滴滴。

    她晚上睡着以后喜欢踢被子,陆清泽会给她掖上被角。

    她哭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给他打电话,他也总是耐心安慰。

    过往种种,总会给她一种他也曾对自己动过心的错觉。

    这时,飞机一阵颠簸,尤念忽然惊醒过来,对上一双黑亮的眼睛。

    那一瞬间,就像一碰冷水浇了她满头,让她明白一切都是妄想。

    可叶琳娜只是朝她点了点头,然后就带上了眼罩。

    这一路,尤念都心不在焉的想着,叶琳娜来罗马是来工作?还是因为陆清泽会在罗马停留?

    飞行了整整十一小时以后,终于抵达罗马。

    罗马Fiumicino机场,乘客们早早下了飞机。

    尤念等人将机舱整理完毕才下飞机,刚走出候机厅,就听到前面有几个空姐在那边议论:“乘务长快看,咱们公司最帅的陆机长居然和叶琳娜在一起,他们好般配。”

    “一个是咱们的太子爷,一个是影后,这个组合绝了!”

    “太子爷?!怎么回事?”

    “你是新来的吧,南华航空可是陆机长家开的,还只是其中一间公司哦。”

    四周涌起对两人的称赞,尤念却一句也听不清。

    尤念站在马路边,看着远处一起走向轿车的陆清泽和叶琳娜,陆清泽看她的眼神是对自己从来没有过的柔情。

    她站在原地良久,淅淅沥沥的雨丝落在地上,仿佛砸进了她的心间。

    尤念心泛起丝丝疼痛,她拿出手机打给陆清泽,目光却紧盯着远处的两人:“你们是约好的吗?”

    陆清泽接到电话,抬头往尤念这边看过来:“怎么了?”

    尤念紧紧的抿着唇,许久后才说:“她是明星,你们注意点,不要被偷拍到了。”

    陆清泽拉开车门:“谢谢,你这几天玩得开心。”

    尤念看着叶琳娜进了副驾驶,耳朵边回想着的他的关切的话语,不知为何让她越发难受。

    雨幕渐渐模糊了尤念的视线,她看着雨幕:“明天下午有时间吗?我们聊聊吧。”

    “好。”

    挂断电话后,尤念上了班车,跟机组同事一起回了酒店。

    第二天尤念特意化了鲜少化过的精致妆容去见陆清泽。

    罗马街道,达芬奇咖啡厅。

    尤念和陆清泽相对而坐。

    尤念看着窗户外面时不时牵着手走过的情侣,他们说着不同的语言,有着不同的肤色,但双方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她率先开口问:“我记得过几天就是你生日了,你想要什么礼物吗?”

    这大概是她能名正言顺送他的最后一个生日礼物了。

    可这时,陆清泽放在桌上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尤念看过去,就见页面上显示着“琳娜”来电。

    陆清泽说了声“抱歉”便接起电话。

    尤念心底一涩,佯装若无其事的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这黑咖啡比平常更苦了。

    不知电话那头说什么,只听陆清泽有些担忧地说:“我马上过来。”

    说完便拎起椅子上的外套就要走:“抱歉,我有事先走了,你好好玩。”

    尤念却忽然拉住他的手。

    陆清泽一顿,转身看着她抓着自己的那只手:“还有事?”

    尤念也知道这样有些唐突,却还是不想放手:“你还没说,想要什么礼物?”

    陆清泽微微蹙眉,沉默许久后说了一句:“早点分开就是最好的礼物。”

    第四章 夫妻

    尤念呼吸一窒,仿佛失去了浑身力气,手缓缓滑落。

    她看着他匆忙离去的背影,眼泪慢慢的划过脸颊。

    对他来说,或许这段婚姻早就让他喘不过气。

    自己能给他最好的礼物,就是放他自由。

    也好……

    可是为什么,心这么痛?

    这时,尤念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她下意识回头,却瞥见一个挺拔的身影在对面的椅子上落座。

    尤念看过去,是欧阳。

    “怎么哭了?”

    尤念抬手,用指尖抹去眼角的泪水:“被风沙迷了眼。”

    欧阳看着她,眼底闪过一抹不明的暗光:“是陆机长吧?”

    尤念一愣。

    “我刚才看见你们了。”

    欧阳从盒子里抽出一张纸巾,绅士的递给尤念。

    尤念接过,默默的擦着眼泪。

    欧阳回想着之前看到的一幕,再看眼前伤心的尤念,开口劝解。

    “女追男隔层纱,更何况你长得漂亮,如果你追我,我肯定不会拒绝,但是对陆机长来说,这招可能不太管用,毕竟他已经有影后了。”

    NH1688机组的人,都知道叶琳娜和陆清泽的关系了。

    尤念隐约知道欧阳对她有好感,但她不想耽误别人:“我和他是夫妻。”

    话毕,欧阳彻底愣住了。

    尤念能看到他眼底的光黯淡下来。

    随后便起身离开咖啡馆。

    之后几天尤念再也没有遇到陆清泽,直到SD1688返航回国,才打了一个照面。

    尤念一个人从机场回到家,面对着空荡荡的家,心中难掩落寞。

    还没来得及换掉身上的工作制服,就接到了尤父的电话。

    “你身体有动静了吗?什么时候才能怀上陆家的孩子。”

    尤父每次打电话来,就是催生。

    尤念还没说话就又听尤父说:“爸也是为你好,传宗接代多么重要啊,你不生多的是别的女人想生,我和你妈还要养老,我们家以后都要靠女婿……”

    尤念彻底听不下去,默默的把电话挂掉。

    她想离婚也有这个原因,不想家里的人利用自己无休止的纠缠陆清泽。

    一时间,家中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尤念为了缓解这种沉闷,转而开始收拾屋子。

    洗碗的时候,尤念手一滑,空气中响起清脆的响声,杯子碎了一地。

    她连忙蹲下身去捡,不小心被碎掉的玻璃划到了手指,顿时就涌出鲜红的血液。

    血液刺目,可尤念一点也不感觉疼,她甚至还想把手里的玻璃块收紧,手渐渐真的用力收紧。

    楼上“咚”的一声轻响,直接将尤念惊醒。

    她看着从十指缝隙涌出来的血液,立马把掌心的玻璃扔掉,站起来看着满地狼藉。

    自己怎么会这样?

    手上流的血很多,尤念只能去医院。

    急诊科。

    医生给尤念包扎完,便审视着她。

    最后落在她一片死水的目光上,试探地问道:“最近你有没有遇到不开心的事情?”

    尤念紧抿着唇,医生明了:“我觉得你的状态不对,建议你去楼上的精神科挂号。”

    “为什么?”

    医生宽慰道:“人总有些压力,你也不用讳疾忌医,我看你职业是空姐,为了乘客的安全,你还是去一趟。”

    尤念从急诊科走出来后,便去了精神科。

    花了一个小时配合医生的检查,终于结果出来:“你确诊为重度抑郁患者,以你现在的状况已经不适合上班,建议你先休息一段时间,调整好心情。”

    “我知道了,谢谢医生。”

    尤念听到诊断结果,有些恍惚的起身走出诊室。

    走在医院的走道里,尤念心中慌乱不堪。

    她按下电梯,续而打电话给陆清泽:“今天你回不回来?”

    电话那头传来陆清泽依旧温柔的话语:“我现在不在帝都,在上海办事,过两天才回。”

    陆清泽话音刚落,尤念面前的电梯门缓缓打开,她倏然一怔。

    只见电梯里,叶琳娜正挽着陆清泽的胳膊。

    第五章 我生病了

    三个人面面相觑,气氛几乎凝固。

    陆清泽也有些尴尬的把电话挂断。

    尤念收起手机,垂在左侧的手捏紧诊断书走进电梯。

    而陆清泽和叶琳娜则她与互相擦肩刚,走出了电梯。

    尤念一个人站在空旷的电梯里,转过头看着走远的两人,心不可抑制的传来一阵疼痛。

    她亲眼撞见陆清泽说谎,而他对自己一句解释都没有……

    随着电梯门缓缓关闭,陆清泽和叶琳娜亲密的身影也逐渐消失在尤念眼前,可那些画面却依旧在她脑海里徘徊。

    尤念浑浑噩噩的回到家,便躺上床,眼泪不受控制的留下来。

    她现在才知道,情绪低落,爱哭,都是因为病情的原因……

    直到哭累了,尤念意识开始模糊起来,仿佛回到了大学时期的一个午后。

    尤念欣喜的找到陆清泽,以为等待她的会是美好的未来。

    可没想到陆清泽转过身来,他却一改往日的温柔,面容变得森冷:“我从来没爱过你!”

    “尤念,你为什么要一直缠着我。”

    尤念被这两句话紧紧的撕扯着,她知道自己是在做梦,想要醒过来,可是整个人却仿佛身处沼泽,越陷越深,只能忍受着这番凌迟。

    突然,寂静的卧室内突兀的一声“叮铃铃——”。

    床头的闹钟响起,终于将梦魇里的尤念唤醒。

    尤念急促呼吸的从床上坐起,擦了擦额头上因为噩梦而冒出来的汗珠。

    诊断书就放在枕边,她缓缓拿起,仔细翻阅,上面写着抑郁症患者的症状。

    心境低落,思绪迟缓,抑制活动减弱,认知功能降低,重度患者甚至还会有自杀倾向……

    尤念眼底眸色渐深,脑子里一片混沌,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随后她拿着诊断书走出卧室,将它放到餐桌上,转身走进厨房开始做饭。

    做完饭,尤念擦了擦手,拿出手机打电话给陆清泽:“今天你回来吗?”

    电话那头的陆清泽沉默片刻后说:“会。”

    尤念心头松了松,说了一句:“我等你。”

    她挂断电话,将视线从冒着热气的饭菜转移到面前的诊断书上。

    她知道,陆清泽这么温柔的男人知道她生病后,一定不会抛下自己。

    她也想卑劣一次,用自己的病来换男人片刻的陪伴。

    因为她发现,自己看到陆清泽和叶琳娜两个站在一起的时候,不能接受。

    她根本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大度!

    尤念就这么等着,可直到晚上九点,陆清泽都没有回来。

    她再打电话过去那边却是手机已关机。

    尤念就这么一个人面对着偌大的客厅等着。

    这一等,等到晚上十一点。

    门口传来响动,尤念第一时间看过去。

    只见门打开后,陆清泽便出现在门口,他出现的那一刻,尤念仿佛感觉整个房间都亮了起来。

    可是还没等她高兴,就看到叶琳娜跟在陆清泽身后走进了客厅。

    尤念就这么看着,眼眶忍不住泛红。

    她早就知道陆清泽和叶琳娜在一起,可从来没想过他会把她带回家来!

    陆清泽将叶琳娜带到尤念面前,停下脚步,看着尤念启唇:“我有事要跟你聊。”

    尤念也说:“正好,我也有事要跟你聊。”

    不等陆清泽开口,尤念便先发制人,将诊断书拿给陆清泽。

    “我生病了,重度抑郁。”

    上一本:【全本小说】《落花时节又逢君》秦然俞烬贺昑全文在线阅读 下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