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雅居文学网>《重生后,我成了摄政王的掌中宠》洛语娢夜瑾淮免费全章

    《重生后,我成了摄政王的掌中宠》洛语娢夜瑾淮免费全章

    来源:ZB 发布时间:2021-10-13 18:22:35 作者:《重生后,我成了摄政王的掌中宠》洛语娢夜瑾淮
    她面上柔和,动作极为虔诚:“父亲、母亲、哥哥、嫂嫂、洛家的列祖列宗在上,不肖子孙洛语娢来看你们了。”...
    《重生后,我成了摄政王的掌中宠》洛语娢夜瑾淮免费全章
    因篇幅有限原文无法显示, 下一章 阅读原文全章
    《重生后,我成了摄政王的掌中宠》洛语娢夜瑾淮

    只见她朝着面前的灵位拜了三拜后,自地上拿起了放置在一旁的酒壶。

    伴随着一声轻语,她将酒壶里的酒洒在了地板上:“这是我出生时,爹爹亲自埋在咱们家后院的女儿红,你们总说,这酒要留到我出嫁的时候,再打开来喝。”

    似是想起从前的种种,她的声音带上了些许哽咽,眸中也渐渐氤氲。

    一行清泪,自她眼角缓缓滑落。

    她稍稍抬手,拭去了眼角的泪珠,随后扬起一抹发自内心的笑:“今日娢儿来此,是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

    今日,是娢儿守孝的最后一天。铭修说了,明日就会昭告天下,娶我为后。以后,我便是这天慕王朝的皇后。

    铭修对我很好,这些年,他处处替我着想,知道我挂念你们,所以,没有将我强留在宫中。

    眼下天慕内乱刚平,他愿意娶我,我真的很开心。

    娢儿现在很幸福,真的。”

    她轻声的将这些年藏在心里的话,悉数吐露了出来。

    不知不觉间,已近深夜。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将洛语娢从回忆中惊醒。

    她缓缓站起身,揉了揉因为长久跪着有些酸胀的膝盖。

    洛语娢刚准备移步自门外查看情况,不想,大门竟然就这么被人从外面踹了开来。

    紧接着,一排排禁卫军蜂拥而入。

    洛语娢并没有被眼前的阵仗吓到,她就这么静静的站在原地,等待着来人。

    待到为首的太监进到屋内,洛语娢眉头一皱,冷眼看着面前的太监:“单公公,你这是何意!”

    这单公公,乃是陆铭修身侧的大太监。

    “洛姑娘,皇上一直记挂着您,如今子时已过,您孝期已满,皇上特意命咱家来接您进宫。”那大太监,先是朝着洛语娢施了个礼,随后低眉开口道。

    “你这阵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来抓人的。”洛语娢闻言,眯了眯眼睛。

    她的声音不大,却自有一股独属于上位者的压迫感。

    “下属不懂事,还请洛姑娘见谅。”大太监低垂着眸子,语气很是谦卑。

    洛语娢扫视了一圈祠堂内的众人:“这里是我洛家祠堂,容不得喧哗,你们先出去,待我整装完毕,自会跟你们前去。”

    说完这话,洛语娢便摆了摆手。

    直到这祠堂内只剩下她一人,洛语娢这才转过身,走至灵位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她先是朝着灵位拜了三拜,随后微微抬起左手,握住了自己的右手腕。

    眸光触及手腕处的玉石手链后,她的眼中瞬间盈满了幸福与满足。

    ……

    临近深夜,皇宫内花团锦簇,灯火通明,很是热闹。

    今日虽是帝后大婚,却因为内乱刚定,国家百废待兴,所以,一切婚俗礼仪,皆是从简。

    洛语娢一身凤冠霞帔,端坐在龙榻上。

    今日,是她和她心心念念的人,成婚的大好日子。

    自那日陆铭修派人将她接入宫中以来,他既要醉心于国事,又要操心他们大婚的诸多事宜,即便如此,他还是会一日三餐,相伴于她左右。

    他让她体会到了,什么叫作无微不至。

    他细心周到的就好似寻常人家的相公,对待自己的妻子一般。

    让她不由得沉溺于他对她的好中。

    思及此,洛语娢下意识的抬手覆上了右腕处戴着的玉石手链。

    入手的触感,微凉。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将洛语娢的思绪拉回了现实中。

    洛语娢心下一喜:“铭。”一个修字还未出口,刀剑碰撞的声音,随之而来。

    洛语娢心下一惊,还未来得及反应,一只手,就此握住了她的臂弯。

    这个人的气息如此陌生,根本不是她的铭修。

    洛语娢刚想出口询问来者何人,一股浓郁的血腥味,瞬间扑鼻而来。

    洛语娢眉头一皱,下一刻,她直接抬手扯下了盖在凤冠上的大红盖头。

    视线逐渐对焦后,洛语娢的瞳孔猛然一缩:“慕瑾轩,你怎么会在这里?”

    明明早就应该被斩首示众的人,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她的寝宫?

    然而,洛语娢还未来得及细想,箭矢划破虚空的声音,伴随着一声闷哼声,刚刚还拉着她臂弯的人,已然没了气息。

    下一刻,禁卫军有序的将宫殿包围了起来。

    与此同时,她心心念念的人,也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洛语娢上下打量了一番一身大红喜袍的陆铭修,在确定自己的心上人,并没有受伤后,洛语娢嘴边扬起一抹舒心的笑:“你没事就好,也不知这。”

    洛语娢的话还未曾说完,便被陆铭修冷冷的声音,打断了。

    “皇后洛氏,勾结乱党,意图谋反,现打入天牢,听候发落。”

    陆铭修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连带着看着洛语娢的视线,也一改往日的浓情蜜意,只剩下一潭死水,古井无波。

    第2章:真相

    皇宫内院的天牢里,一个四肢被铁链锁着、浑身布满斑驳伤痕,皮肉外翻,一身鲜红嫁衣早已破烂不堪的女子,正蜷缩在角落。

    冷不防的一阵牢门开锁声,让她一直蜷缩着的身子,下意识的动了动。

    随后,她睁开了紧闭的双眼,带着期翼的目光朝着牢门外望过去。

    “你们先下去吧,没有本宫的命令,谁都不许进来。”

    说话的是位穿着一身华丽的大红色喜袍、头戴凤冠、妆容艳丽、长相秀美、看上去毫无攻击力的年轻女人。

    “是,娘娘。”狱卒应了声后,便纷纷退了出去。

    待到这个天牢里只剩下两人后,年轻女人抬起步子,走至蜷缩在角落的女子身前。

    “晓,晓柔,是铭修让你来看我的吗?我,我就知道,铭修他还是信我的,我就知道!”洛语娢面上艰难的扬起一抹笑容,沙哑着声音,激动的道。

    这些日子以来,那些人不断的对她施以酷刑,逼她认罪。

    她越是不从,那些人就越发的变本加厉。

    尽管如此,她仍是坚持了下来。

    因为,她坚信,只要她继续咬紧牙关,她的铭修,终有一天,会相信她没有背叛他!

    “嗯,是他让我来看你的。”傅晓柔面上扬起一抹柔媚无辜的笑容。

    “我就知。”洛语娢还未曾来得及高兴。

    ‘啪!’

    一阵清脆响亮的耳光声,将她还未说出口的话堵在了嘴边。

    洛语娢还未反应过来,又一个巴掌朝着她面上直直的扇了过来。

    “铭修铭修!这两个字也是你这贱人能叫的!”

    就这样,傅晓柔一掌又一掌的狂扇洛语娢。

    与此同时,傅晓柔讥讽的话语还在继续。

    “实话告诉你,就是我和铭修设计引你入的局,为的,就是给你扣下这谋反的帽子,好顺理成章的夺了你洛家兵权。

    知道为什么这些日子,铭修未曾踏入这天牢半步吗?因为,他正忙着清理你们洛家的余孽!”

    “你说什么!不可能,不可能,你只是在骗我,这一切都是你骗我的!”洛语娢低哑着声音,疯狂的摇着头,满眼的不可置信。

    傅晓柔瞧着已然失控的洛语娢,嘴边扬起一抹嗤笑,随后停下了掌掴着洛语娢的手,抬手亮出了虎符:“看到这个,你还不信吗?”

    洛语娢顺着傅晓柔的手,望过去,下一刻,她的眼睛,睁的老大:“这明明是我给铭修的,怎么会在你这里!”

    她自诩比任何人都了解陆铭修对权势的看中,像虎符这类的事物,他更是贴身带着,从不愿假于他人之手。

    可是,眼下,他如此看重的东西,竟然落在了傅晓柔的手里。

    这其中意味着什么,她即便不刻意去猜,也心知肚明。

    瞧着一脸失魂落魄的洛语娢,傅晓柔轻笑两声,随后将虎符收回了袖中:“铭修之所以封你为后,与你完婚,只不过是为了堵住这天下之人的悠悠众口。他于你,从来只是逢场作戏!于我,才是真心!”

    说话间,傅晓柔再次抬手,一个又一个脆生生的巴掌,重重的落在了洛语娢的脸上。

    傅晓柔揉了揉酸胀的手,蔑视着被掌掴了无数下,已然处于茫然状态的洛语娢,唇边勾起一抹讥笑:“忘了说了,如今我已不能多加动怒了,毕竟,我的腹中,已经有了铭修的骨肉。”

    说话间,傅晓柔抬手覆上了自己略微平坦的腹部。

    洛语娢一脸怔愣的看着傅晓柔的腹部:“你们!不,不可能,我不信!”

    傅晓柔完全无视洛语娢的话,继续自顾自的开口:“说来,你我昔日也是好姐妹,你和这孩子也是有些缘分的,怎么说,你也得送他份大礼吧。”

    傅晓柔这边说着,眸中闪过一抹怨毒,下一刻,她直接从怀中掏出了一把做工异常精致考究的匕首。

    傅晓柔异常嫌弃的抬手挑起了洛语娢的下巴:“这礼物,就送你这张天下第一美人的面皮吧。”

    说话间,傅晓柔也不等洛语娢反应,直接将匕首硬生生的划在了洛语娢的脸上。

    匕首刺入脸颊,带起丝丝血珠。

    “哎呀,我忘了,这剥皮之术,是要用水银的,不过,我今日来得匆忙,什么都没准备,你就将就些吧。”傅晓柔的声音,甜腻腻中,夹杂着一丝兴奋。

    匕首在洛语娢的脸上,划过一圈又一圈,剧痛感让她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眼见着划了一圈,面皮仍未脱落。

    傅晓柔已然失去了兴致,她直接扔下了匕首,开始用手拉扯洛语娢的面皮。

    鲜血布满了傅晓柔的手,却只是让她的情绪越发的高涨了起来。

    “啊……”

    洛语娢痛苦的低哼着……

    最终,傅晓柔只是从洛语娢的脸上扯下了一小块人皮。

    傅晓柔颇为扫兴的看了一眼手中的一小块人皮,叹了口气:“哎,果然还是得用水银嘛,算了,今日就暂且这样吧。”

    说罢,傅晓柔直接将人皮扔到一旁,随后蹲下身,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匕首。

    眼见着洛语娢痛苦的瑟缩成一团,傅晓柔眸中的笑意更甚了:“看在你让我这么高兴的份儿上,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知道你那不中用的爹还有哥哥是怎么死的吗?

    没错,就是我和铭修杀的。

    上一本:洛辰小说全集-护国龙帅免费阅读 下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