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雅居文学网>替嫁萌妻蜜蜜宠新章节-替嫁萌妻蜜蜜宠完结大结局

    替嫁萌妻蜜蜜宠新章节-替嫁萌妻蜜蜜宠完结大结局

    来源:YGSC 发布时间:2021-10-13 17:45:35 作者:繁了
    经典美文《替嫁萌妻蜜蜜宠》是来自繁了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沈惜宁苏辞,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为了保住妈妈的骨灰,沈惜宁代替妹妹嫁入苏家。她第一次见到矜贵冷雅,冷漠无情的他。为了报仇,他不停的折磨她。可是——别人骂她结巴,他说要割了别人舌头。她月事腹痛,他推掉工作用手给她暖肚。她胆小如鼠,他永远都挡在她前面。妹妹回来,她只能收好沦陷的心,偷偷离开。谁料,他从身后将她紧紧纳入怀中。“我允许你走了吗?小结巴。”
    替嫁萌妻蜜蜜宠新章节-替嫁萌妻蜜蜜宠完结大结局

    第1章

    第1章

    偏远小镇。

    大学毕业这一天,沈惜宁接到了父亲沈世雄的电话。

    “我给你定了明天回来的机票。我告诉你,你要是敢不回来,你永远都别想拿回你妈妈的骨灰!”

    没有关心,只有命令。

    沈惜宁捏紧了电话,听到妈妈两个字,黑眸闪过一丝悲凉。

    她妈妈车祸身亡,父亲为了强占妈妈留给她的遗产,竟用妈妈的骨灰逼迫她离开家门。

    如今又用妈妈的骨灰逼迫她回家。

    真是可悲。

    就这样,被沈家赶走十年的沈惜宁登上了回沈家的飞机。

    她的行李很简单,几件衣服,还有一个款式老旧的珍珠发卡。

    这是妈妈帮她过最后一个生日时送给她的礼物。

    想着,沈惜宁眼眶微红,结巴道,“妈妈,我,我一定带你离开沈家。”

    飞机行程过半,坐在沈惜宁旁边的漂亮女人突然对着她呵呵一笑。

    “你看上去好难过啊,来,喝杯甜酒,味道很好哦,尝一尝。”女人醉醺醺的给沈惜宁递了一杯酒。

    “不,不用了,谢谢。”沈惜宁婉言拒绝。

    “别客气,喝了什么烦恼都没了。”女人自顾自举杯和沈惜宁碰杯,眨眨眼道,“还能壮胆哦。”

    壮胆?

    沈惜宁抿唇,她马上就要面对沈家人了,的确需要壮胆,所以她想也不想就仰头喝下。

    好甜,这酒还不错。

    沈惜宁刚想对女人说声谢谢,结果女人呕了一声,直接趴在她身上吐了。

    “对不起啦,呵呵呵,我赔你,这是我刚买的新衣服,名牌哦,送给你,你去洗手间换。”

    女人喝醉了,随手就脱下身上的白色外套塞给了沈惜宁。

    沈惜宁想起自己的衣服全部都托运了,很无奈的接下了女人的衣服,转身去了洗手间,她才不想满身污秽的回沈家,让沈世雄和继母看笑话。

    在洗手间换上白色外套,沈惜宁开始冲洗自己衣服,难闻的呕吐物让她都想吐,最后只能解下了领口的红丝巾,将自己的口鼻蒙住。

    等她拧干衣服,发现镜中的自己面色发红,头重脚轻,脑袋里一片混乱。

    那不是甜酒吗?怎么后劲这么大?

    从洗手间出来,沈惜宁刚准备解下丝巾,身后走来一个男人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用力一拽。

    “你怎么在这里?”

    “我,我……”

    沈惜宁头晕目眩还未来得及解释,她就被塞进了VIP机舱。

    机舱里昏暗得可怕,沈惜宁什么都看不清,只能带着醉意的站着。

    倏然,有人将她抱起,她惊呼一声。

    虽然两人之间还隔着沈惜宁脸上的纱巾,但是她依旧能感觉到男人强大的气息。

    沈惜宁醉醺醺的看着男人,却因舱内只有昏暗的小灯,斜光落下,像是半张黑色面具一般拢住了男人半张脸,而露出的半张脸深邃冷漠,深刻的脸庞线条,深沉内敛。

    她直觉这个男人应该很好看。

    “你干嘛抱我?”沈惜宁晕乎乎的靠着男人。

    “你说呢?”

    冷冷的调子混着咚一声关门声,一切都被紧紧锁在了房间中。

    良久,伴随嘭一声巨响,一道纤细身影慌张从房内跑出。

    身后男人的脚边散落着香槟酒瓶的碎片,半张脸依旧沉溺在黑暗之中,缓缓点了一支烟,望着逃跑的背影,修长的手指拭去嘴角血迹。

    “你逃不掉的。”

    沈惜宁踉踉跄跄躲到了洗手间,颤抖的换回了自己湿漉漉的衣服,又羞愧又懊悔!

    她不该喝酒的!喝醉了怎么能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来?

    一直等到飞机降落,沈惜宁才敢离开洗手间,却见几个男人左顾右盼。

    “有没有看到一个女人,二十岁左右,黑色长发,蒙着红色纱巾和白色外套……”

    他真的找来了!

    沈惜宁惊慌失措的向出口跑去,结果撞了身边一个高挑的女人,手里的红色纱巾和白色外套掉在了女人的脚边。

    她想蹲下捡起,却见那几个男人急匆匆赶来,她只能头也不回的下了飞机。

    一下飞机,她找了一个地方躲了起来,确定没人找来,她才松了一口气。

    ……

    VIP舱。

    “三爷,设计您的人已经处理了。”助手程瑾停顿,“但是......那个女人没找到,应该是趁乱下飞机了。”

    “另外,刚才的女人并非我安排的人。安排的女人喝醉了,把衣服给了邻座,我误以为......”

    听闻,苏辞两指一挥,打断了程瑾的话。

    “继续找。”声音沉沉发冷,“就她了。”

    “是。”

    苏辞双腿交叠而坐,面容深邃冷峻,浅眸湛水却无情,一身黑衣危险而冷漠。

    一手托腮看似随意,一手慵懒的垂在膝头,骨节分明的两指把玩着手里半旧不新的珍珠发卡。

    舌尖舔过唇上伤口,腥甜之余带着女人淡淡的气息。

    第2章

    第2章

    沈惜宁刚走出机场出口,还没来得及看看离开十年的家乡,就被沈家派来的人拽上了车。

    因为穿着湿衣服,她浑身发冷打颤,很快嘴唇发白,额头也变得滚烫。

    到了沈家,她像是犯人一样被押到了客厅。

    十年未见的父亲沈世雄,一看到沈惜宁这般模样,晦气的叹了一口气,眼底满是嫌弃。

    “沈惜宁!你是不是纯粹回来气死你爸爸的?”

    一个女人怒气冲冲的挡在了沈惜宁的面前,抬手就拧了一把沈惜宁的手臂。

    沈惜宁疼的眼眶发酸,而父亲沈世雄却视若无睹。

    她盯着眼前凶狠的女人,正是她母亲车祸死后第三天就进门的继母,王佳兰。

    当年,王佳兰进门时,身边还跟着一双与她同岁的儿女,可想而知王佳兰和沈世雄在她母亲眼皮子底下做了多少苟且之事。

    现在光是想,沈惜宁都替母亲不值得。

    此刻,王佳兰一身真丝长裙,胸前点缀着宝石胸针,贵气又端庄,但铮铮瞳眸却满是恶毒,看一眼就叫人害怕。

    沈惜宁狼狈捂着痛处,惊慌道,“我,我拿了我妈妈的骨灰就,就走,不会碍你的眼。”

    “想走?你当沈家是什么地方?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王佳兰双手环抱于胸口,轻蔑的看着沈惜宁。

    沈惜宁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王佳兰冲着身后的佣人使了一个眼色,冷冷道,“还不给大小姐收拾一下,待会儿苏家来接人,这样像样吗?要不是看她长得和暮雪又几分相似,我才不要这样的乡巴佬去丢人现眼!”

    “你,你什么意思?”沈惜宁戒备的看着王佳兰。

    王佳兰一笑,眼底闪过一丝阴狠,“惜宁啊,我们要你代替暮雪嫁给苏家大少爷,苏辞。”

    “代,替,嫁人?”沈惜宁惊恐的盯着王佳兰。

    王佳兰轻描淡写道,“不就是暮雪喝多了撞了一下苏辞的妹妹嘛,竟然要我们沈家赔一个女儿出去!否则断了我们沈家生意!还好我安排暮雪早早出国了!”

    “惜宁啊,要知道苏辞可是出了名的狠角色,听说早两年他就弄死了一个未婚妻,暮雪戴罪嫁进苏家,还有命活吗?暮雪是你妹妹,你舍得她去苏家受死吗?做姐姐不就该让着妹妹吗?”

    “死?”沈惜宁呼吸一顿,光是听就觉得这个苏辞好可怕。

    而王佳兰更是恶毒,撞人犯错的明明是沈暮雪,她心疼自己女儿,却逼她代嫁送死!

    她不要!

    沈惜宁想着转身想跑,却被家里两个佣人抓住了手臂。

    好在她在乡下运动惯了,这两个女佣哪里是她的对手,被她挣扎着推在了地上。

    王佳兰见了,厉声责备道,“没用的东西!连个乡下丫头都抓不住!”

    随即,王佳兰拿上一个黑色的罐子。

    “沈惜宁,看看这是什么东西?你不是惦记你妈妈吗?你妈的骨灰都不要了?”王佳兰掂了掂罐子,嘴角满是嘲讽,“你要是不要了,我就帮你砸了。”

    “不,不!不要!啊!”

    沈惜宁脚下一乱,被佣人恶狠狠的踹了一脚,压着她跪在了王佳兰的面前。

    但是沈惜宁顾不上这些,仰着头,哀求着王佳兰。

    “求,求你,求你,别砸。”

    “沈惜宁,你乖乖听话,我会好好帮你保管你妈的骨灰,否则......我就丢出去喂鱼!”

    王佳兰圆眸一瞪,异常恶毒。

    “不,不要!把,把妈妈还给我......”沈惜宁转首看向沈世雄,希望他能看在她也是女儿的份上帮帮自己,“爸,爸,不要,不要。”

    “那你就好好听你莫姨的话,代替暮雪嫁进苏家!你要感激,要不是你和暮雪长得有些像,你哪有机会进苏家这样的大户人家?”沈世雄面无表情的开口,连多看一眼沈惜宁都不愿。

    沈惜宁呼吸一窒,这就是她的父亲,竟然如此的绝情。

    王佳兰露出笑意,轻哼一声,拿着罐子的手故意晃了晃,吓得沈惜宁身子也跟着晃动,生怕摔了骨灰盒。

    “我,我答应,别,别动我妈妈。”她认了,她也舍不得妈妈死后都不能入土为安。

    “结结巴巴,去了苏家尽量别说话,丢人现眼。”王佳兰嗤笑。

    沈惜宁紧紧咬唇,通红眼中满是悲哀,

    母亲死后,她受不了刺激,说话就结巴。

    这难道也是她的错吗?

    沈惜宁默默落泪,看着王佳兰温柔的挽着沈世雄的手,两人谈笑风生,却没有一个人顾及她的感受。

    “世雄,你看事情不是解决了,咱们的宝贝暮雪一点事都不会有。”

    “嗯,那就好。”沈世雄随口一应,毫不在意沈惜宁。

    听闻,沈惜宁苦笑一声,原来她只不过是沈暮雪的替代品而已。

    她绝望的抬眸,身后的佣人突然用帕子捂住了她的口鼻。

    顿时,她浑身无力晕了过去。

    闭眼前,她还听到她爸爸说道,“死了也罢,沈家才没有这么没用的女儿,能替暮雪死也是她的造化。”

    沈惜宁没想到巴望着她死的居然是她的亲生父亲。

    沈暮雪是他的女儿。

    她也是啊!

    ......

    沈惜宁醒来后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周围灯光昏暗,有些许暧昧。

    而被子下的自己未着寸缕,像是礼物一样被放在大床中央。

    她揪紧被子,才发现脖子上多了一颗珍珠吊坠,圆圆润润,光泽温柔。

    这吊坠是她妈妈生前佩戴的遗物。

    这应该是王佳兰给她的甜头,也是警告。

    “妈妈。”她捏着珍珠吊坠身体蜷缩着。

    突然门开了。

    一道颀长的身影缓缓踱步而来,门外的灯逆光描绘着他的身影,孤傲清冷。

    随着身影的靠近,房间的温度骤然降低,男人危险冰冷的气势压得沈惜宁喘不过气来。

    沈惜宁恐惧的看着笼罩而来的身影,光影交错,映照出男人俊美冰冷的面容,琥珀浅眸缀着一汪冰水,一眼就能冰封心脏。

    这个就是苏家少爷,人称三爷的苏辞。

    好可怕的一个人。

    上一本:惊艳亮相帝京,芳昌别墅区。大结局 下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