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雅居文学网>求好看的小说战神医婿大结局怎么了(一笔梦尘)

    求好看的小说战神医婿大结局怎么了(一笔梦尘)

    来源:YGSC 发布时间:2021-10-13 16:14:24 作者:一笔梦尘
    战神医婿的主角是楚天林心怡,一笔梦尘风吹情动写作手法娴熟,善用伏笔,使人回味无穷,极佳好文,完美情节,值得推荐。六年戎马,楚天成就无上至尊医神,为了赎罪,他荣耀回归,却发现自己多了个女儿......
    求好看的小说战神医婿大结局怎么了(一笔梦尘)

    第1章

    第1章

    “砰!”

    “砰!”

    “砰!”

    西境,寒风凌冽,一排排身穿军衣的战士整齐划一地迈着步子。

    他们是炎国西境的守卫者,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经过血与火磨砺的战士,这是一只铁与血打造出来的不败雄师!

    他们用自己的血和汗,甚至是生命来守卫着西境边境,不让任何敌酋跨进我炎国一步!

    一辆军用吉普缓缓而过,所有战士“啪”地一声停下,右手齐眉,敬礼,一脸肃穆且崇拜地抬头看向军车上那一道挺拔的身影。

    他们的目光之中全都是狂热和憧憬以及感激之色。

    这个年轻身影的主人,是他们在西境战场上的信仰和希望。

    因为这个年轻的男人不仅战力无双,更是医术通神。

    西境所有活下来的军士,无一不受到过他的恩惠,那个男人,给予了他们二次生命,给予了他们无上的荣耀!

    他便是西境之主——至尊医神!

    “恭迎医神!”

    “恭迎医神!”

    ......

    撼天的呐喊声忽然想起,声震山林。

    可男子的坚毅如刀削的脸上却没有因此有任何的欣喜和自豪。

    相反,他指了指远处的一些骨灰盒和衣冠冢,沉声说道:“敌酋已退,可今天却并非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今天,是为那些不幸死在战场上的兄弟们祭拜的日子。”

    听闻这话,所有的将士沉默了下来,看向那些为国牺牲的英雄们,眼眶泛红。

    这里有着他们的战友兄弟!

    男子跳下军车,迈着坚毅的步伐走到碑前,在所有人的瞩目下,忽然摘下胸口一枚剑状的徽章。

    “至尊,不可!”

    看到男子的行为,他身旁的光头男子忽然喊道。

    “有何不可?”男子回头。

    叶峰一脸郑重地说道:“至尊,这是国之重器,这是国家对您的认可,是无上的荣耀,您......万万不可!”

    “至尊,万万不可!请收回成命!”

    下方众将士也出言规劝。

    转身扫视着下方的将士,楚天沉声喊道:“何谓国之重器?你们,还有他们,才是这个国家真正的国之重器!”

    他指向墓碑,双眼泛红,“没有这些兄弟们的牺牲,何来这所谓的荣耀?没有你们的流血,何来西境的安定?”

    听完这些话,这些经历了血与火的战士们,纷纷落泪。

    见众人不在阻拦,楚天将勋章放在了碑前,端起一碗酒,一饮而尽,“兄弟们,一路走好!”

    “一路走好!”

    “一路走好!”

    ......

    整个西境所有将士,全都摘下军帽,全体肃静。

    半晌之后,楚天开口道:“兄弟们,整整六年时间,如今的西境已然固若金汤,我也是时候离开了,如果有缘,我们再相聚!”

    一听这话,整个西境一片哗然。

    “至尊,西境不能没有你啊!”一旁的叶峰赶紧出言阻止。

    “至尊,你不能走啊,你走了我们怎么办?”

    ......

    感觉到兄弟们的不舍和哀求,楚天也眼眶泛红,仰了仰头,哽咽道:“一群大老爷们哭哭啼啼的像个娘们,老子楚天带的战士就这么点出息?”

    可他这话一出,下方的将士彻底的崩溃了。

    这个年轻的男人,在他们心中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是他们唯一的信仰,是所有将士努力的目标和偶像。

    之前一役足以让他功成名就,成为炎国最年轻的将军,可他却选择离开?!

    “兄弟们,咱们是爷们,欠了债,那就得还。”楚天挤出一抹微笑,“六年了,有些债,也该还了。咱们有缘再见!”

    说罢,楚天饮完最后一碗酒,在所有战士泪目下离开。

    下方众将士看着楚天离开,全都放声痛哭了起来。

    谁能想到,炎国最强的西境军居然会哭的像一群孩子?

    他们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不曾流泪。

    负伤惨重不曾流泪。

    可是现在他们哭了。

    因为,他们心中的神要离他们而去!

    “恭送至尊!”

    “恭送至尊!”

    ......

    听着身后源源不断的呐喊声,楚天也早已落泪,可是他必须要回去,六年了,他辜负了那个女人六年,如今,是时候去还债了!

    两天后,皖州国际机场外。

    两个身形挺拔,面色坚毅的男子一前一后地走出机场。

    “至尊,现在去哪?”

    光头男子名叫张虎,是楚天手下四大战将之一,跟着楚天一同离开西境。

    楚天看了张虎一眼,沉声说道:“离开军中,不要再喊我至尊。”

    “是!”张虎立正回答。

    看着张虎,楚天摇了摇头,沉吟一番,缓缓开口:“今天清明,先去给老爷子上个坟吧。”

    ......

    清明,皖州西山公墓,人潮涌动。

    林问天的坟前。

    看着墓碑上老者面带微笑的灰白照片,想起往日种种,楚天的眼眶渐渐地湿润了起来。

    “噗通”一声,楚天跪在了碑前,哽咽道:“爷爷,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一旁的张虎虎目一动,满是震惊。

    西境至尊医神,流血不流泪,可是此刻居然在一个老人的墓前下跪流泪,表现出如此软弱的一面。

    这老者究竟是谁?

    “您放心,只要我活着一天,我便会守护心怡一天,哪怕付出血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献完一束鲜花,楚天擦干眼泪起身。

    “走吧。”

    他刚起身,扭头一看,只见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正怯生生地盯着自己。

    女孩穿着一套粉色的公主裙,白皙的脸上有着精致的五官,一双漆黑如墨的大眼睛闪动着,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就仿佛是个瓷娃娃一般,很是可爱。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小女孩,楚天心中忽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那是一种天生的亲近感。

    看了一眼小女孩周围,没有任何大人,楚天皱眉,走到小女孩身边,蹲了下来,挤出一抹最温柔的笑,柔声说道:“小妹妹,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你爸爸妈妈呢?”

    小女孩忽闪着漆黑如墨的大眼睛,奶声奶气地说道:“你就是爸爸。”

    楚天和张虎一听,全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着小女孩怯生生的模样,楚天心想,如果自己没有离开,恐怕孩子也和眼前的女孩差不多大了吧?

    “小妹妹,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爸爸。”楚天笑道:“你是不是走丢了?叔叔带你去找妈妈?”

    可是楚天刚牵起女孩的手,女孩便“哇”地一声哭了起来,“爸爸不要宝儿了,宝儿是没有爸爸的孩子了。呜呜呜......”

    看着小女孩这幅模样,楚天哭笑不得,一旁的张虎憨憨笑道:“天哥,这女娃生的好看,跟你有几分相似,说不定真是你闺女。”

    “瞎说什么呢?”楚天眉头一皱。

    小女孩一听,哭的更厉害,惹得楚天这位西境至尊医神一时间有些束手无策。

    张虎笑道:“天哥,这女娃儿生的好看,她妈妈肯定也不差,要不你就做她爹得了。”

    “胡闹!”

    楚天一听,眉头一皱,张虎立刻缩了缩脑袋。

    而宝儿微微一顿,随即哭的更凶了,“哇,爸爸不要宝儿,还凶宝儿,呜呜呜,宝儿不喜欢爸爸了......”

    听到瓷娃娃这么哭,立刻吸引了周围上坟的人。

    “这男人真不是东西,连自己的闺女都不认了,简直不是东西。”

    “就是,人模狗样的,连这么可爱的孩子都舍得扔,太混蛋了。”

    ......

    面对周围人的指责,楚天苦笑不已。

    只能哄着宝儿,说道:“宝儿是吧?你听话,我带你去找妈妈,好不好?”

    听到楚天的话,宝儿停了下来,漆黑如墨的大眼睛闪动着,“好啊好啊,妈妈也很想爸爸的。爸爸,我们去找妈妈吧。”

    将宝儿哄好,两人将她送到公墓管理处,虽然女孩很可爱,但是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两人将小女孩送到公墓管理处,离开没有多久,一个挽着发髻,穿着黑色礼服的年轻靓丽女子冲了进来。

    女子生的美丽,黑色的礼服将她本就白皙如羊脂玉的皮肤映衬的更加白嫩,白净的鹅蛋脸,将东方女性特有的柔美体现的淋漓尽致。

    鹅蛋脸上一双美眸闪烁着焦急,琼鼻之下,一双红唇微微张开,让人欲一亲芳泽。

    看到宝儿之后,女子惊魂未定地将宝儿紧紧地搂在了怀里,随即责备道:“宝儿,妈妈不是让你站在那边不要乱跑的么?你怎么这么不听话!你要是走丢了,你让妈妈可怎么活?”

    说着,女子忍不住流下两行清泪。

    女儿便是她的命,如果不是为了女儿,她恐怕活不到今时今日。

    “妈妈,宝儿看到爸爸了。”宝儿嘻嘻一笑,白净的小脸上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一听这话,黑色礼服的女孩子身子一颤,杏眼之中闪过一抹迷茫。

    “可是爸爸不认识宝儿,不要宝儿了,妈妈,怎么办呀?”宝儿自顾自地说着,嘟囔着小嘴,有些生气,又有些烦恼。

    然,林心怡的心中却充满了震撼。

    那个男人,真的回来了?

    “我跟你说过,你爸爸已经死了,宝儿,我们去祭拜太爷爷吧,以后,不要再说傻话了。听见没有?”林心怡皱着眉,声音高了几分。

    宝儿看着妈妈这样,嘟了嘟小嘴,低下脑袋“哦”了一声,便灰溜溜的跟着朝外面走去。

    六年了,你离开了六年,为什么还要回来?为什么?!

    第2章

    第2章

    离开公墓,张虎看了楚天一眼,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天哥,上面刚才发了消息,马上皖州金州以及南州合并成为一大战域,让您去做战域的统帅......”

    “不去!”

    话音未落,楚天便直接拒绝了。

    看着身前的男人如此,张虎坚毅的脸上露出一抹苦笑,“天哥,上司说您哪怕是挂职都必须要挂职,否则的话,让你立刻滚回西境,永远不得踏进皖州一步。”

    楚天嘴角一抽,想着那倔强的老头,摇头轻笑,“好吧,那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代言人,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

    他如今不想什么功名利禄,他只想快点回去找自己的妻子,过老婆孩子炕头热的生活。

    张虎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新战域统帅,不知道有多少人挤破了头都想要进去,可是这个神一般的男人却弃之如履。

    眼看张虎还跟着自己,楚天眉头一皱,一脚踹在张虎的屁股上,骂道:“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滚啊!你不去新战域总部,你想让那老头子把我抓回西境不成?”

    张虎摸了摸屁股,撒丫子就跑,楚天手底下的战士,没有一个不怕他的,非打即骂,但是大家伙都知道,这是至尊疼惜他们,爱他们的表现。

    一般人想挨打都挨不到呢。

    “站住!”

    忽然,楚天又喊停了张虎,在张虎一脸诧异地目光下,缓缓开口:“回头给我准备一些礼物送到林家。这些年我亏待她实在是太多了,当年连一点儿像样的嫁妆都没有。”

    张虎看了楚天许久,他很少从这个男人脸上看到如此恬静的忧伤,点了点头,一个军礼,“保证完成任务!”

    眼看张虎离开,楚天这才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做回普通人了。

    走出公墓没有多久,一辆迈巴赫便停在了楚天的身旁,随即,一个头发花白,但气度不凡的老者走了下来。

    “天少爷,我是老爷子派来接您回去掌管家族的。”

    听到这话,楚天浑身一震,一抹冷意从他眼中一闪而过,随即,沉声说道:“你找错人了。”

    说完,便要离开。

    可那老者却拦在了楚天的身前,苦口婆心地说道:“天少爷,我知道您心中有气,可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多大的仇怨,也应该消了。”

    “您就跟老奴回去吧。”

    “老太爷,您父亲,整个楚家都在等着您回去接管。”

    “而且老太爷还给您许了一门上好的亲事,只要您回楚家,中州第一美人便能成为您的女人,您将拥有无上的权势和财富。”

    “老太爷也知道您已经和皖州林家结过婚,不过那林家何德何能,她配不上您,更配不上楚家。”

    听老者说到这里,楚天眼神一闪,身上的冷意让老者本能地往后退了几步,他冷着脸,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哈哈哈,好一个楚家,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还是这样高高在上么?”

    “当年他们派人追杀我,要把我这个野种扼杀在摇篮里的时候可曾想过有今天?”

    “当年他们把我和我母亲赶出来的时候,可又曾想过今天?!”

    “回去告诉楚家人,我留下楚这个姓是为了我母亲,还有,我楚天的婚姻不需要任何人指手画脚。”

    老者欲言又止,可是楚天却沉声开口,满是杀意,“如果楚家人再敢扰乱我的生活,别怪我翻脸无情!你应该知道,楚家人也应该知道,如今的我有这个能力和实力!你给当年迫害我和我母亲的那些人带句话,当年的事情,等我赎罪之后,便会一一找他们讨回来!”

    “让他们好好享受剩下来的安逸时光吧,你,可以滚了!”

    “天少爷......”

    老者还要再说,可话却被卡在了嗓子眼,楚天的手已经掐在了他的脖子上,满脸杀意,一字一句地说道:“你真当我不敢杀你?”

    感受到楚天身上的杀意,老者吓得面色苍白,再也不敢说话。

    等到楚天离开许久,他才缓过神来,而背后已然被汗水打湿了,他这般年纪,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在鬼门关走一遭是什么样的感觉。

    他很清楚,自己刚才只要再多说一句话,那个男人真的会直接了结了他......

    许久之后,远处一颗树后面一道身影走了出来。

    中年男人看着楚天远去的挺拔背影,眼中满是忏悔之色。

    “老爷,天少爷他......”

    之前的老者走到中年男人身旁,一脸的尴尬。

    “他比我强,不是么?”中年男子嘴角勾起一抹自豪且会心的笑:“我楚不凡窝囊,但我有个好儿子,值了,哈哈哈。海叔,就算给他已经病入膏肓的楚家又如何?他是整个炎国最年轻的战神,曲曲一个楚家你觉得他看得上?啧啧,海叔,你说老头子还有整个楚家人,他们现在后不后悔啊?哈哈哈哈......”

    中年男人笑着笑着就哭了,他转身离开,身影消失在人群中。

    看着中年男人离开,名叫海叔的老管家苦涩一笑,是啊,谁能够想到当年一个普通女子和楚家嫡子所生的儿子会有今日的出息?

    楚天并不知道这些,此刻他归心似箭,只想早点回家,早点见到他辜负了六年的女子!

    林家,原本在皖州是排不上号的小家族,可是六年前,林家老爷子忽然让林家的大小姐林心怡嫁给一个忽然出现的落魄青年,这件事情震动整个皖州,林家也在皖州名声大震,不过却是笑名而已。

    根据以前的记忆,楚天知道,这个点林心怡一家不会在家,基本上都是呆在林心怡父亲这一方分配的私人医院里。

    走到林氏中医院的院长办公室里,楚天刚准备敲门,可是听到办公室里的对话,他悬在空中的手又放了下来。

    “叔叔阿姨,你们放心,心怡跟了我,我肯定会对她好的,而且之前跟你们医院谈下来的那个单子,我也会跟家里说,以最低的价格给你们,到时候心怡一定可以在老太太面前长脸。”

    “哎呀,还是小王懂事儿,以后我家心怡可就交给你啦。那你和心怡的婚事咱们就先这么定下来?”

    听到这里,楚天已经无法忍耐,他没想到几年未见,岳母居然要将自己的妻子另嫁他人!

    咚咚咚!

    “谁?”

    门忽然响起,似乎打扰了赵香兰的心情,语气之中也满是不耐烦。她走到门口,将门打开,刚准备责问,可是看到门口站着的人,眼中满是惊色:“你......你没死?”

    上一本:免费小说若如初见为谁归全文免费试读 下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