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好看的都市小说>三生石,忘川河畔完本免费阅读(三生石,忘川河畔)

    三生石,忘川河畔完本免费阅读(三生石,忘川河畔)

    来源:纸彩(非) 发布时间:2020-10-16 13:20:30 作者:夏雷炮
    三生石,忘川河畔是著名作者夏雷炮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小说结局究竟会如何发展,让我们一起来看吧。就在那剑的锋芒落在若允头顶不足分寸之时,远处一支短箭急促而来,将狐......
    三生石,忘川河畔完本免费阅读(三生石,忘川河畔)

    《三生石,忘川河畔》

      就在那剑的锋芒落在若允头顶不足分寸之时,远处一支短箭急促而来,将狐纹长剑生生挡开。

      若颜虎口震荡,她连退几步,还未站稳,下一支短箭径直贯穿了她的胸口。

      若允受了刺激,早已昏厥。林长渊将她拥入怀中,再看向若颜时,眸色渐冷,“谁允许你动她?”

      若颜跪在地上,手捂着胸口,抬眸看向林长渊。

      看着看着,她便笑了,“所以,要杀我吗?”

      “杀你?不够的。”林长渊勾起唇角,笑意讳莫如深,“滚。”

      出了江夜阁,若颜找了个无人的角落,咬牙把箭给拔了,而后拖着一路血迹,回了九霄宫。

      小菊在殿外徘徊,见若颜满身伤痕的回来了,大惊,“娘娘,你……”

      “不碍事。”若颜疲惫地朝她挥了挥手。

      是夜,若颜怎么都睡不安稳,林长渊的笑,令她惴惴不安。

      一夜无眠,第二日一早,母亲竟然急色匆匆地来了。

      若颜心中的不安更盛。

      她迎上前,还未开口,就见母亲拉着她的手,泣不成声道,“颜颜,你父亲……被押进天牢了!”

      “什么?!”

      “天兵天将今日将你父亲带走了,说是他勾结魔族,企图谋反。”若母说完,掩面痛苦。

      “怎么可能,父亲一生清廉,怎会勾结魔族?!”

      “我也不相信啊,但你父亲身上确实有魔族书信,证据确凿。”若母拉着若颜的手,“负责此事的正是女婿,颜颜,你去求求女婿,我们狐族不能没有他啊!”

      闭上眼,脑海里皆是林长渊那意味深长的笑。

      “我去找他。”若颜咬牙道。

      永华殿。

      若颜已经在殿外跪了足足有十二个时辰。

      可那殿门,丝毫没有要开的迹象。

      她拽着自己的裙裾,腰背挺直,目光坚定,打算在这里死磕到底。

      “殿下,娘娘已经跪在殿门外很久了。”侍卫不忍,对站在窗外的人说。

      林长渊回头瞥了一眼躺在床上面色憔悴的女子,眸光里闪过一丝心疼。

      下一刻,他转身,不再看窗外的人,冷声道,“让她跪!”

      这一跪,便是一日。

      若颜滴水未沾,膝盖一片青紫。

      她知道这样跪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艰难起身,化为白烟闯了进去。

      殿内,林长渊已等候她多时,见她进来,抿唇一笑,“这么快就坚持不住了?”

      若颜上前,走近他,“究竟要如何,你才肯放过我父亲。”

      “我如何?”林长渊提醒她,“是你父亲勾结魔族。”

      “不可能,我父亲不会的!”

      “证据确凿,你又如何狡辩?”林长渊冷哼一声。

      “我……”若颜无言片刻,气势终究是弱了,她提裙跪在他的面前,乞求道,“我相信父亲不会的,请你帮帮他。”

      “好啊,”林长渊就等她这一句,而后袖袍一挥,若颜面前多出一张小檀桌来。

      桌面上置着一柄短刃,及一个琉璃盏。

      “听说狐尾做羹,有补气回魂之功效。”

      若颜听后,浑身一颤。

      林长渊……竟要她断尾!

      “允儿本就体弱,被你刺激后昏迷不醒,如今,我要你一尾偿还,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呵,不过分吗?

      狐有九命,一尾一命。

      而断尾堪比换骨,没有人能承受得住那种痛苦。

      当初为助他渡劫,若颜已经舍弃了三条,损耗了大半修为,而如今他为了别的女人,竟……

      “怎么,不愿意?”林长渊似乎没了耐心,甩袖转身,“那便请回吧。”

      若颜仍跪在那里,短刃通体透亮,刃面映着她神色哀伤的面容。

      “好。”若颜伸手拾起短刃,将其紧紧握在手里。

      她嘴角嗡动,其后有风穿堂而过,一条长尾破裙腾出,滑润似雪。

      若颜并未留恋,手起刀落,白尾离身的那刻,犹如天雷击顶,若颜疼得浑身抽搐,双目欲裂。

      林长渊冷眼看着,未置一词。

      若颜撑着地,另一只手紧紧抓着自己的断尾,用力抛到林长渊的脚边,“给你!”

      说完她摇摇坠坠地爬起来,转身要走。

      “站住。”身后冰冷的声音响起,“还有狐血。”

      若颜脚步一顿,回头凄厉地看了男人一眼。她从地上捡起短刃,再用力握住。

      刀尖陷进皮肉,可远远不及心疼。

    上一本:北月狸写的小说-团宠千金今天也在打脸更新大结局(团宠千金今天也在打脸) 下一本:抚琴的人写的新书-张龙周晴全章节目录(仙侠长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