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雅居文学网>书荒求小说况长笙姚霁(长笙歌)

    书荒求小说况长笙姚霁(长笙歌)

    来源:TB 发布时间:2021-09-09 15:48:07 作者:吾玉
    况长笙姚霁是作者况长笙姚霁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书中况长笙姚霁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都市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扣人心弦,超棒!「阿霁,五马分尸改成了现在的死法,我为你求来这最后的体面。到了黄泉路上,你可莫怪我不念旧情。」姚霁一袭囚服,靠在角落里,许久,才缓缓地抬起头。
    书荒求小说况长笙姚霁(长笙歌)

    「阿霁,五马分尸改成了现在的死法,我为你求来这最后

    狭长的眼眸深邃而清冷,透着几许懒散与疏离,只这会儿微微翘起的眼尾,勾出了莫名意味。“小姑娘,要学会尊重生命。”声音低沉磁哑,微漾着蛊惑人心的味道。叶小染终于回了神,被他话中暗含的深意给惊回了神。

    的体面。到了黄泉路上,你可莫怪我不念旧情。」

    姚霁一袭囚服,靠在角落里,许久,才缓缓地抬起头。

    「况长笙,以前我只觉得你是个草包,很多事情你有心无力,但现在我才发现,你根本……就没有心。」

    外头夜风呼啸,漫天星野下,踏出牢房的那一刻,况长笙深呼了口气,一颗心仿佛松了大半,只是耳边仍不停回荡着姚霁那染满凄色的一句:

    「家国破碎,一寸山河一寸血。况长笙,如果还有下辈子,我再也不想遇见你。」

    「真好。」他轻喃着。遥望夜空,下辈子如果她不会遇见他,也许就能过得安稳一些吧,那真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就算她直说也没人相信,这里的医书上还没有记载呢,她也不怕别人知道了抢着去割了卖。因为没人会买。“这地母瓜藤能做药啊?”汪寡妇像听到天方夜谭完全不懂。

    是为什么心口仍会隐隐作痛?她约莫是说错了,他明明……是有心的呀。

    「阿霁,如果不想遇见况长笙,那么便遇见柴云初,好不好?」他痴痴地呢喃着,伸出手,却只抓到穿袖而过的飒飒冷风,如一个激灵,他陡然惊醒,四顾周遭,一拂袖,忽然哈哈大笑:

    「不不不,还是谁也别遇见了,下辈子,下辈子我只盼你海阔天空,再不为任何人所负。」

    眸中溢出满满的悲怆与诀别,那是姚霁再也看不见的画面。他昂首扩胸,大步流星,第一次以不再懦弱的形象,勇敢地向前,走向自己一早就注定的宿命。

    以柴云初的生,走向况长笙的死。

    唯一遗憾的是,最终都没能听她亲口叫出他的名字,他的真正名字——

    云初,柴云初。

    柴云初曾以为,这辈子,他都将以况长笙的身份活下去。

    相枕而眠、相依为命那么多年,他始终不忍心告诉姚霁,其实碧眼雪驼再也无法被任何人唤醒了,因为早在很多年前的那场滔天宫破中,况氏皇族就已全部被灭,未留一丝遗脉。

    他,不是真正的况长笙,他只是阴错阳差下侥幸活下来的柴云初——御厨里打杂的小孤儿,柴云初。

    那一年的记忆永远无法从梦魇中褪去。他被管事公公叫到寝殿,与太子比量了下身形,又前后被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几圈儿,直到吓得瑟瑟发抖时,才听到公公一声拊掌道:「好,就是你了!」

    就是他了。宫破之际,他这个御厨里打杂的小孤儿被选中,套上太子的衣服,成了太子的「替死鬼」。

    「也莫怪我们狠心,这是你的命,能为皇家而死,你当感到荣幸……」

    说来嘲讽,他至今还记得说这话的管事公公长什么模样,却不记得那年与他同岁、身量相

    林风就是嘴贱几句,并不就此事而大做文章,但是,陈天豪在恼羞成怒之下,却反咬林风一口。“尼玛的,还说老子呢,看看你自己,干的是什么事情,你没有进到女厕所里面吗?身后还跟着杨大助理,刚才你们就是在旁边对吧,说说,你们在女厕所的隔间,都做了什么事情?”

    似,不停在哭泣的真正太子长得什么模样了。

    他抱头缩在角落里,有那么一刻,当寝殿的大门被踹开,外面的血腥气扑鼻涌来,他蓦然抬首、脸色煞白,还以为自己真的要死了。

    那么多把锋利的刀,每一把上面都还滴着鲜血,指着他兴奋大叫:「看,太子在那儿!」

    他没命地狂逃,害怕得浑身剧颤,满脸是泪:「不,不要杀我,求求你们,不要杀我……」

    就在一把长刀兜头砍下,他尖叫地闭上眼,以为自己就要命丧当场时,鲜血四溅——却不是他的血。

    耳边传来一个老人急切而激动的声音:「太子,太子总算找到您了,迦衣谷来迟了,还望太子恕罪!」

    简直是天意弄人,他被鬼烛老人抱出去的时候,一回头,恰好看见乱尸堆里一件熟悉的衣裳,赫然正是与他换装,本该被护送出去,却不知怎么同管事公公死在了一起的真太子——况长笙!

    他瞳孔骤缩,蓦地堵住嘴,颤抖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多么不可思议!兜兜转转中,他这个「假太子」被迦衣谷全体浴血奋战救了出去,而真正的太子却死在了硝烟战火中,始终没逃过一劫。

    后来多少次从梦魇里惊醒,他坐在黑暗中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眼前都还是真太子躺在乱尸堆里满是血污的模样。

    守在屋里的姚霁惊醒,忙过来为他递水顺气,将他搂在怀里,不住安抚着他:「没事了少主,没事了,姚霁在这里陪着你呢……」

    他却鼻尖儿酸涩地更加想流泪,他根本,根本……不是真的少主啊!

    他不敢说出真相,也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出真相,那么多人为了救他而死,后来乃至整个迦衣谷都被血洗,他面对姚霁灼热期盼的目光,更加说不出真相!

    血与泪都无法冲刷的信仰,她比他想象的还要坚定,那种刻骨铭心、至死方休的追寻,他承受不起,更辜负不得。

    于是那些本要坦白的话再也无法说出口,他只

    能在飒飒风声中偏过头,咽下了汹涌漫上的酸楚:「好,一切……都听你的。」

    可谎言越铺越大,他们来到梁国蛰伏,她教他从文习武,她对他灌输「一寸山河一寸血」,一切的一切都到了无法收场的地步——

    可他毕竟不是真太子况长笙,即使怎样强迫自己,他骨子里也依旧是那想做厨子,也只能做厨子的柴云初。

    他多少次想向姚霁坦白,甚至每年国祭时都试探性地说出:「要不,就不许愿复国了?其实当个厨子挺好的……」

    可每次见到姚霁气得眼泪都要掉下,他那些话又通通说不出了,他怎么忍心毁掉她的信仰,毁掉她?

    而他私心里亦是贪恋的。他自小是个孤儿,是姚霁给了他家的温暖,与他相枕而眠、相依为命,他……舍不得失去这一切。

    直到他去酒楼里帮厨被发现,姚霁在树下痛心疾首,他与她四目相对,终于忍不住想要和盘托出:

    「是是是,我没用心,也不想用心。那些武功我就是练不出,那些文章我就是写不好,我从头到脚就是个草包,我这辈子只会做菜,也只想做菜……」

    「我压抑了太多年,忍了太久,你知不知道?我其实最想当的是厨子柴云初,而不是皇子况长笙,你知不知道?!」

    「阿霁,我一定要告诉你一件

    事,我其实……」

    其实……没说完的话戛然而止,他震在院中,因为树下的姚霁已经默默地转过身,褪去衣裳,对他袒露出了伤痕累累的后背。

    「我答应你……从今天起,再也不做柴云初,只做况长笙。」

    他输了。为她披上衣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嘶哑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宿命感。

    于是听她的话辞了差事,听她的话搬了家,甚至听她的话,在三年后的满心忐忑里进了宫。

    他是想好了退路的。按照原定的计划,他们将盗了嫁妆出宫,他的血滴上去当然是没有用的,但他可以推脱到别的地方,到时亲眼见证了召唤不出碧眼雪驼的姚霁,兴许会放下执念,跟他一起过上平平静静的生活。

    可这一切美好的憧憬,终究是他想得天真了。他果然是个没用的草包,才会中了陷阱,害得她被打入死牢。

    但他没有骗她,她心中有血仇、有皇命、有家国,而他心中最重要的……却是她。

    所以在万露公主给他选的两条路里,他选了第二条。

    两条路都是死,区别只是死两个,还是死一个——

    他选了第二条,因为死的那一个,不会是她。 

    上一本:林羡桃段渊小说纯净版免费试读 下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