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雅居文学网>《20098商彦苏邈邈》新章节在线阅读

    《20098商彦苏邈邈》新章节在线阅读

    来源:ZB 发布时间:2021-09-05 15:01:49 作者:《20098商彦苏邈邈》
    腿上尖锐的疼痛折磨地我汗如雨下,浓妆糊了一脸,我依然卖力扭着胯。...
    《20098商彦苏邈邈》新章节在线阅读
    因篇幅有限原文无法显示, 下一章 阅读原文全章
    “太好笑了,这是人能发出的声音吗?!”

    腿上尖锐的疼痛折磨地我汗如雨下,浓妆糊了一脸,我依然卖力扭着胯。

    满堂欢声里,只有坐在第一排正中间的商彦始终满脸阴沉。

    好不容易熬到中场休息,我拖着疼到极致的身体躲进化妆间,刚坐下,门就被人从外面踹开。

    商彦走进来,一把扯掉我头上的小丑假发,摔在地上。

    “苏邈,你是没有尊严了吗?”

    尊严?

    我仿佛被这个词灼伤,耸起肩,像只受惊的鸵鸟。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一次又一次的手术,将我满身疮疤一刀刀剔除,其中苦痛非常人所能承受。

    却也有着化茧成蝶的奇效,从一个连镜子都不敢照的丑陋女人,变成一个面容姣好、皮肤光滑的大美人。

    兰姨一直在我住院期间陪着我,也因为我治疗时的痛苦流过不少眼泪。

    大概是因为她失去了她的女儿,却遇上了我,所以将这份爱转嫁给了我。

    我从兰姨口中得知了事情的经过,她女儿是因为盛家家主在商场行事凶狠,直接将对手逼上绝路。

    对手也不是个好惹,一直暗自筹划如何翻盘,终于被他抓到时机。

    买通佣人将兰姨几个月大的女儿偷出来,威胁盛家家主撤回商场上的布局。

    家主面对商场的巨大利益最终还是摇摆了,是否要为一个孙女放弃这块到手肥肉。

    正是这一时的犹豫,导致了悲剧发生了。

    孩子由于仇家手下的一时失手,落入海中,没了踪影。

    兰姨因此与丈夫一起伤心远走,定居国外,鲜少回国,每年只在孩子忌日时,回来海边孩子出事地方祭奠。

    所以当兰姨在海边发现我,我开口第一声是叫她妈妈时,她有种命中注定的感觉。

    多年前她在此处失去了一个女儿,多年后她又在此处捡回一个失忆的我。

    加上与我是真的很投缘,好似我俩真的是母女。

    所以她与盛二爷商量后,决定收我做女儿,给我一个身份。

    从此我从无名氏,一跃成为了盛氏集团千金——盛琬。

    时间如白驹过隙般,一晃,三年过去了。

    我记忆仍旧没有恢复,每每用力想去记起那些过往,得到的只有一次次头痛。

    某些夜晚我会陷入莫名的噩梦,一群黑影围着一个满身伤痕的女人,看不清她的脸。

    她手中抱着个孩子,我能感觉到她眼里的无助和恐惧,仿佛在和我求救。

    可每次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群黑影将女人打倒在地,一把将孩子夺走,不见踪影。

    每次到这,我就会惊醒,只能呆呆望着被泪水浸湿的枕头。

    这几年我过得很好,盛二爷兰姨犹如我的亲生父母,对我关怀备至。

    还有我的哥哥盛钧,一个毒舌怪。

    每次都喜欢说各种话损我,却总口是心非的送我各种礼物,帮我解决困难。

    与他们相处总让我有种错觉,我就是从小在盛家长大的。

    渐渐的我不再纠结从前身份,仿佛那个满身伤痕的丑陋女人不曾存在过。

    可我心里清楚知道她只不过是随着时间被掩埋了。

    在家里人的帮助下,我进入盛氏企业成为公司一员。

    我自己知道之前在医院治疗花费巨大,很想多赚些钱好有所弥补,于是拼了命工作。

    我在经商管理方面天赋很好,业绩突出。

    很快就得到提拔,自此成为一个实打实的女强人。

    今天晚餐时候,爸爸在餐桌上宣布了一个重磅消息。

    “上周老爷子心脏病发,想让我们回去,这事你们怎么看?”爸爸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一家人的脸色。

    妈妈率先出声道:“阿宏,一眨眼半辈子都过去了,该落叶归根了!再说琬琬还得上族谱,是时候该回去了。”

    一直埋头吃饭的哥哥,抬头说了句:“我没意见。”

    “那琬琬呢?”爸爸又再次征求我的意见,似乎看出我脸色不佳。

    海城,每次听到这个地名,总有种不知名的恐惧环绕着我。

    那里暗处好像匍匐着洪水猛兽,只等着我自投罗网,然后伸出利爪撕裂我。

    我强压下心中不适,笑了笑说:“我没意见,只是今天工作太忙,有点累了。”

    一家人拍定了回海城的计划,兴高采烈收拾准备回国。

    一个月后。

    我与母亲先一步踏上了回国的征途。

    爸爸与哥哥仍需善后和交接公司事务,要比我们晚一星期才能回海城。

    在云城机场转机,我从厕所出来被一个女子撞倒。

    明明是她有错在先,她却先骂骂咧咧地说:“没长眼睛呀,你看不见这里有人啊!”

    我被撞的的有点懵,瘫坐在地上抬头望向她,刚想反驳她。

    等我看清她面容时,我心头一震,喉咙中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一股寒意从心间慢慢爬向四肢,令我不能动弹、四肢冰凉。

    我想我之前一定认识这个人,想着想着头疼又开始了,我拿出药物,吃了后才得到缓解。

    等我回过神来时,那女子早已不知去向。

    我从地上起身,失魂落魄地回到母亲身边。

    母亲看出了我的异样,拉着我的手,轻声问我:“怎么了?手怎么这么冰?上个厕所回来,就一副腌了的样子。”

    我不愿母亲担心,只摇了摇头说:“没事,在厕所门口遇见个没素质的人,被她骂了,有点不开心。”

    这时登机提示音响起,母亲也没再细问,拉着我便登机了。

    飞机到达海城。

    一从飞机通道口出来,就发现老爷子已安排管家林伯等候在外。

    一见到我们便迎上前来,语气十分恭谨地说:“夫人小姐,老爷子吩咐我,先将你们送到别墅,休息一晚。等休息好了,再来见他也不迟。”

    “林伯,那我们就听老爷子的安排。”母亲出声应下,便拉着我一起上车。

    母亲与林伯在车上寒暄,我望着车窗出神。

    道路两边树木葳蕤,不远处的高楼印在车窗上,我总有种似曾相识之感。

    心中明白,这里大概便是我失忆之前所在的地方。

    次日晚上,我与母亲去老宅看望爷爷。

    一入老宅,便看见一位杵着拐杖的老者和管家林伯,站在大门门前。

    老者看着母亲与我,不一会儿眼中似乎聚集了泪水,嘴里只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还肯回来就好。”

    语毕,就招呼我们进大厅坐下。

    之前从其他人的零星片语中,知道老爷子作为盛家家主,在商场上雷厉风行。

    久居高位,比较独断专裁,从不承认自己有错,可如今看他对母亲的态度,分明对当年之事悔恨良多。

    “爸,是我不懂事,一去多年都没怎么回来过。”母亲眼眶微红,大概是后悔怄气远走、多年不归的事。

    “已经过去了,以后一家人整整齐齐就好。”他话音一转,微笑的看着我道:“这是琬琬吧!我是爷爷。”

    “爷爷好,我是盛琬。”我乖巧地应答了他。

    听到这声爷爷,瞬间眉开眼笑,直道:“好,好啊……”又扭头吩咐管家:“林伯,把我给夫人小姐准备的礼物都拿过来。”

    后来回去拆开礼物,只能感叹爷爷不愧是一家之主,财大气粗,送的竟是一套价值上亿的珠宝。

    “之前阿宏电话里和我商量过了,我待会儿就带琬琬上族谱。”

    像盛家这种长盛不衰的家族,族谱是不会轻易将不明身份的外人登记上去的,这会让旁人质疑家族血统的纯正。

    “谢谢爸爸,让您为难了。”母亲明白爷爷说的很轻巧,但这事传出去有伤家族声誉。

    他长叹一口气,然后庄严肃穆地阐明道:“为了给你们接风洗尘,将琬琬介绍给大家。下周在老宅举办晚宴,对外的说辞我早就想好了,问起就说琬琬在国外养病,现在回来了。”

    母亲笑着接受了爷爷的提议,一同吃过晚饭后,便在老宅歇下了。

    第17章

    眨眼之间,一周过去。

    宴会上觥筹交错、热闹非凡,作为主角的我们一家,自然是全场焦点。

    本以为这场宴会能够在这样的气氛中安然度过,直到我在人群中瞥见那个男人。

    看见这个男人第一眼,我浑身止不住的颤抖,额头隐隐作痛。

    只听“砰”的一声,是手上高脚杯悄然滑落于地的响声,周围人目光都聚集在我身上。

    一个声音在我脑海中惊声尖叫着,跑,快跑,不要被他抓住。

    可我的身体仍是不听使唤,脚仿佛生了根,长在此处,不得动弹。

    哥哥率先发现我木然的反应,过来询问道:“琬琬,你还好吗?”

    我想掩饰我的与以往的不同寻常,只能硬扯一个理由搪塞他。

    “没事儿,最近刚回国,还在倒时差,太累了手滑。”

    随后只见爷爷朝我招招手,意示我过去,特地指着那个男人与他身旁的老人介绍道:“琬琬,这是你许家爷爷,这是商彦,你许爷爷的孙子。”

    我想逃离,却只能忍着不适,微笑着和他们打招呼。

    我一抬眼,便发现商彦一双黑眸紧盯着我不放,看的我胆战心寒、头皮发麻。

    明明我此前从没见过他,可心中就是窜出一只凶兽,东窜西撞,将我的五脏六腑统统碾碎。

    这种撕心裂肺的痛意随着血管流向我全身,滋味非凡。

    两位老人有事商谈,许爷爷就嘱咐商彦道:“阿深,你和琬琬先聊着,都是年轻人想必更有话题。”

    商彦一直未曾移开在我身上的视线,突然开口道:“盛小姐,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哪见过?”

    我闻言浑身一僵,而后反应过来打趣道:“我一直在国外,怎么肯见过许先生,许先生说笑了!”

    不想再与商彦有什么牵扯,我微微蹙眉,抬手扶额,说道:“我身体有些不适,失陪了。”

    我脚步飞快地离开会场,跑回房间,好似后面追着豺狼虎豹。

    上一本:书荒推荐顾乔一墨肆城全章节在线免费版 下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