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雅居文学网>免费小说65416496全章节完整版

    免费小说65416496全章节完整版

    来源:mp 发布时间:2021-08-03 13:40:10 作者:米晚烟
    最近有很多书友在追一本叫《65416496》的小说,小说是米晚烟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值得非常推荐。第一章 自请下堂  锦州千户府,灯火阑珊。  冰冷的雪铺满了屋檐和青石路,冷风呼啸。屋内,叶桑看着眼前掉漆的木盒,缓缓打开。  里面装满了母亲写给她的家书,雪白的宣纸有些泛黄。  她...
    免费小说65416496全章节完整版
      第一章 自请下堂

      锦州千户府,灯火阑珊。

      冰冷的雪铺满了屋檐和青石路,冷风呼啸。

      屋内,叶桑看着眼前掉漆的木盒,缓缓打开。

      里面装满了母亲写给她的家书,雪白的宣纸有些泛黄。

      她从中抽出一封。

      宣帝年五月:月儿,娘不日启程来锦州,你弟弟五岁了,嚷着要见你,我们一家人很快就能团聚。

      她握着信笺的手紧了紧,随即又从中抽出一封。

      宣帝年六月:你爹含冤入狱,叶家难逃罪责,你务必尽快嫁给段大人,保全自己……

      叶桑攥紧手里的信,指尖泛白,眼眶泛红。

      三年前家逢突变,叶家满门抄斩,她还未赶回永州便是天人永隔。

      这时,门外传来丫鬟小梅行礼的声音:大人。

      听见声音,叶桑连忙收好手中的木盒。

      门开,一袭飞鱼服的段靳衍走了进来,行走间,隐约可以看见一些褐色的血迹。

      你回来了。叶桑上前准备帮男人更衣。

      手触碰到他的那一刻,段靳衍身躯微斥,冷声拒绝。

      本官自己来。

      叶桑的手倏地落空,涩然地收回了手。

      成亲三载,他依旧厌恶她的触碰。

      还没回过神来,又听段靳衍说道:往后不必做这些无用功。

      说完,他径直走进侧室,独留她站在外厅。

      半晌,段靳衍换了干净的衣服走了出来,似乎又要出门。

      夫君。眼看男人即将离去,叶桑小心翼翼开口,一月后是我家人的忌日,可否与我一同回乡祭拜?

      段靳衍蹙紧眉:我公务繁忙,抽不出时间。

      屋内瞬间一片寂静,只余下狻猊神兽香炉飘出来的檀香。

      叶桑的声音很轻:我知道你忙,但这是我最后一个要求。

      最后一个?

      男人冰冷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眼底满是不解。

      叶桑垂下眼帘,盖住眼底苦涩:是。

      你又在打什么主意?段靳衍眉宇冷峭。

      叶桑垂在两侧的双手攥紧几分。

      当初叶家遇难,你娶我便已还了过往之恩,这三年是我一意孤行束缚了你,待祭拜完二老,我便自请下堂。

      你要和离?男人眼底终于涌起不一样的情绪。

      叶桑正要开口,窗外传来一道灵动活泼的女声。

      段大人,同僚们让我问您何时启程前往庆功宴。

      叶桑微怔,早就听闻锦衣卫中有一女子夏莹,办事机敏与段靳衍配合默契,形影不离。

      眼下他竟然将人带了回来?

      一时间,叶桑心中五味杂陈。

      眼见段靳衍的视线还落在自己身上,她哑声道:我意已决。

      闻言,段靳衍拂袖一挥:无理取闹!

      叶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眸底只剩悲凉。

      身穿飞鱼服的夏莹不知说了什么,男人的脚步竟慢了下来。

      看着他们并肩的背影,叶桑竟觉般配得刺眼。

      心底一阵阵忽来细密的悸痛,让叶桑脸色惨白。

      连忙从袖口中掏出一瓶药,颤抖着手将苦涩的药丸吞进喉咙。

      她的心疾越来越严重了……

      良久,待疼意消散,叶桑才缓缓移动到金丝楠木桌边,随即坐下。

      桌上摆着一张白皙的宣纸,还有已研好的黑墨。

      她拿笔粘上墨汁,落笔。

      休书。

      第二章 守岁

      段靳衍这一走,便走了半月有余。

      叶桑守在府中,一个人用膳,一个人看书。

      转眼到了除夕夜。

      大街小巷灯火通明,唯有段府清冷萧瑟。

      叶桑听见外面传来孩童的欢笑声和鞭炮声,有一瞬间失神。

      夜更深,喧嚣声渐静,她眸底的光也渐渐变得黯淡。

      在她落寞起身之际,外头传来脚步声。

      段靳衍冷漠的身影踏着寒露进来,他冰冷的视线扫过桌上早已冰冷却丰盛的菜肴,微微蹙眉。

      往后守岁不必等我。

      叶桑步子一滞,刚要开口,却蓦地闻到一股花粉香萦绕在鼻翼。

      她拿起帕子捂住口鼻,脸色微白。

      因患有心悸,她自小便对香味格外敏感和排斥,所以这些年她的寝房只燃檀香。

      段靳衍身上的花粉香,是从何处染来的?

      恍惚间,叶桑想到了那天同他一起离开的锦衣卫夏莹。

      以后,不会了。她微不可闻的声音被风吹逝。

      段靳衍拧眉扫了她一眼,寡冷躲闪的样子让他心生躁闷。

      我最烦你这副柔弱不堪的模样!

      说完,他转身进了侧室。

      砰—

      朱红的门紧紧关闭。

      叶桑定在原地,心抽疼得厉害。

      她扶着桌角,无力地跌坐在一旁的绣墩上。

      咳咳……喉间的腥痒,让她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

      一股腥意涌上舌尖,叶桑连忙用帕子捂住嘴唇,缓缓张开帕子,入目一片刺目的红。

      她瞳孔骤缩,有些慌乱的擦干唇上的血迹。

      半个时辰后。

      叶桑推开紧闭的门,轻轻进了卧房。

      室内一片寂静,段靳衍合衣躺在床榻上,双眸紧闭似是已经睡着。

      叶桑在他旁边躺下,连日来紧绷的神经得以放松下来。

      冷风袭来,她微微一颤,手在被子底下摸到了一片温暖的衣角。

      下一秒,就被无情的拂开。

      睡吧。

      段靳衍的嗓音透着疏离,翻身背对着她。

      看着他冷漠的背影,叶桑抱着自己蜷缩在床边,仿佛全天下只剩下她一个人。

      夜深。

      叶桑辗转难眠。

      每到临近祭拜亲人之时,她便寝食难安。

      迷迷糊糊的,她见一男童自黑暗而来,一声声喊着:姐姐,姐姐……

      稚嫩的孩童满脸天真,眸光璀璨如星。

      但下一瞬,小男孩的面容骤然痛苦,血色从头顶笼罩,将他的小小的身形吞噬。

      不要——!

      叶桑从梦中惊醒,却对上段靳衍冷漠的眼神。

      她红着眼眶扑进他的怀里,双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襟,仿佛这是她唯一的依靠。

      夫君,我又梦见弟弟了,他一直在喊我,说他好害怕……

      她话音刚落,段靳衍便拂开她的手,没有一丝温情。

      黑暗中,男人的声音冷到极致。

      你还要玩这种把戏到什么时候!

      叶桑一怔,涩红的眼眶染上几缕无措:对不起,我忘了。

      他不喜人触碰……

      不,是独独不喜欢她的触碰。

      段靳衍看着她单薄的身影,莫名涌上一阵燥意。

      他掀开被子冷漠起身,拿起挂在屏风上的衣服穿上。

      叶桑见状,赶忙拉住他的披风。

      你不用走,我走。说完支起身子,打算下床。

      段靳衍冷冷看着她,只觉厌烦。

      大半夜的还耍以退为进的手段,若是传出去,别人只会说他堂堂锦衣卫指挥使德不配位!

      我没有苛责女人的习惯。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离去。

      披风从叶桑手中抽离,她手一空,眸底的苦涩翻涌如海。

      冷清的风拂过,让叶桑再无一丝睡意。

      她看着妆奁上陈旧的木盒,微微晃神。

      打开木盒,引入眼帘的是她曾执笔的休书。

      叶桑刚拿起,喉间就泛起痒意,一阵咳嗽。

      咳咳——

      她忙用帕子捂住嘴唇,却还是有滴血落在了休字上。

      看着染红的休书,叶桑耳边回响起大夫说过的话:夫人,您本就患有心悸,又长期郁结于心,怕是性命不足三月。

      如今,已离大夫的诊断过去月余……

      第三章 纳妾

      叶桑垂下眼眸,敛去心底的涩意。

      休书已脏,她只得重新书写一封。

      掌灯来到桌边,她提笔刚要再提‘休书’二字,看着那血迹,最终改写成:遗书。

      一番折腾,叶桑已没了安寝的心思。

      一坐到天明。

      小梅掀开两侧的珠帘,端着洗漱的盆进来。

      她看着叶桑憔悴的神色,就知道自家夫人又坐了一夜。

      夫人,今日大年初一,您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小梅担忧道。

      叶桑缓缓动了动僵硬的身体:我心中有数。

      梳洗打扮一番后,她起身去了老夫人院中如常请安。

      段老夫人是段靳衍的娘亲,亦是段家当家主母。

      叶桑到厅内等了半个时辰,老夫人才在嬷嬷的搀扶下从缓缓出现。

      儿媳给娘请安。叶桑微微屈膝行礼。

      段老夫人当即就冷着一张脸。

      堂堂锦衣卫指挥使的夫人,天天这副羸弱不堪,也难怪昨夜我儿弃你而去!

      叶桑一怔,没想到昨夜之事已传至老夫人耳中。

      是儿媳的错。她低着头,声音微涩。

      段老夫人看着她逆来顺受的模样,愈发觉得晦气。

      凭我儿的身份连公主都娶得,若不是你以恩相挟,怎会轮到你做我段家妇!

      叶桑维持着屈膝的姿势,垂眸静静的听着训斥。

      这些话,三年来她听了无数次,早已心平气和麻木无感。

      段老夫人训斥累了,将自己早已定好的决策道出。

      成亲三年无所出,你既不能延续我段家香火,自去给我儿寻一门妾室,诞下子嗣。

      叶桑心猛地一颤,藏在袖子底下的手攥紧了衣袖。

      母亲也知夫君的性子不喜受人摆布,儿媳恐不能做主。

      段老夫人当即沉下脸:你这毒妇,是想我段家在你手上绝后吗?!

      叶桑垂着眼帘:儿媳不是这个意思。

      段老夫人转动着手中的佛珠,语气带愠:你既同意,那纳妾一事便定下来。正好我娘家有几个侄女,身体康健又温婉贤良,定能与你相处得来。

      叶桑愣住,双腿似是灌了铅似的钉在原地。

      老夫人哪里是让她自己去为段靳衍寻一门妾室,分明就是在等她这句话。

      不一会儿,厅内进来几名女子,各个容色俏丽。

      叶桑看着她们生动的容颜,心底泛起阵阵酸意。

      她竭力不让自己在人前失,而段老夫人的话却再度给了她打击。

      你务必要让我儿同意纳妾,为段家繁衍后嗣。

      叶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老夫人院内离开的。

      她浑噩地走着,心情始终都静不下来。

      夫人,咱们到姑爷办差的地方了。身边的小梅提醒道。

      叶桑这才回过神来,忙转身准备离去。

      小梅忍不住叮嘱道:夫人,您可千万不要和姑爷说纳妾事情,否则姑爷定会不喜。

      这时,身后传来侍卫的声音:段大人。

      叶桑脚步一顿,转身望去。

      只见段靳衍和身穿飞鱼服的夏莹并肩而行。

      雪天地滑,夏莹脚下一滑,段靳衍的手穿过她腰间,稳稳接住了她。

      这一刻,叶桑的世界万籁俱寂,只剩下雪刷刷落下的声音。

      喉间倏然泛起腥锈,她连忙用帕子捂住嘴唇。

      心底的痛意一点点蔓延,直至四肢百骸。

      叶桑怔怔看着夏莹笑盈盈地叶过段靳衍,随后两人四目相对,默契的离开。

      雪花飘落,映得他们二人的飞鱼服是那般般配……

      一刹那,叶桑失去浑身力气。

      染血的帕子掉落在地上,瞬间染红了雪白的积雪……

      第四章 离去

      医馆。

      大夫帮叶桑把完脉,眉宇间全是沉重。

      我早说过夫人的身体经不起风浪,如此一遭,恐怕是熬不过半月……

      小梅一听,眼眶骤红:怎么会?不过是风寒,怎么就只能活半个月了,大夫,是不是你看错了?

      小梅不停询问,想要求个不一样的答案。

      而叶桑却神色如常。

      这三年来,多谢王大夫帮我诊治,可否帮我再制够半月的药丸?

      唉!大夫叹气摇头,提笔写药方。

      半个时辰后,叶桑拿了药丸,在小梅的搀扶下乘坐马车离开。

      小梅看着自家主子平静到如若无事的样子,又想起她独自一人承受病痛折磨,心疼不已。

    上一本:战神王爷的替嫁医妃完结大结局-姜夕颜洛霖渊怎么了 下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