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雅居文学网>阴阳灵相在线免费看全集

    阴阳灵相在线免费看全集

    来源:zzy 发布时间:2021-08-02 14:19:47 作者:纸点江山
    在众多的诡秘悬疑类型小说中,纸点江山创作的《阴阳灵相》或许不是知名度最高的一部,但是相信很多人一定听过刘淼魏小凉的名字,纸点江山牢牢抓住广大读者的心理,所写之文字字经典,值得推荐。一命二运三风水,风水学说自古流传。我家世代做阴阳风水先生的行当,有一天,一口大红棺材出现在店铺之中,里面躺着一具身着凤披霞冠的女尸。因为偶然犯了忌讳,当天夜里,女尸却突然睁眼
    阴阳灵相在线免费看全集

    《阴阳灵相》第8章 横死之人

    我心中陡然一惊,再次扫视,却又不见任何踪迹。

    如果真的如吕秀莲所说,那么他的儿子马云浩,已经能够确定是横死的了!

    横死之人,阳寿未尽,怨念极重,不入轮回。

    这句话,是爷爷一早就劝告过我的。

    在操办丧事的时候,若是遇到横死之人,那么这些人的阴宅,就与正常人的不能一样。

    由于他们阳寿未尽,阎王不收,魂魄就会在阳间徘徊,无法转世投胎。再加上心中怨念极重,所以在死后不多久,就会变成凶魂厉鬼。若不作处理,轻则祸害家人,重则波及一方!

    我的心中变得慎重起来,看着吕秀莲,道:大姐,你儿子自杀之前,去的地方是哪里?

    这孩子从小就有主见……什么事儿都不愿意跟家里人说,我们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吕秀莲显得很沮丧,摇头说道。

    那跟他一起出去玩的同学,你没有问过吗?我有些狐疑的看着她,再次问道。

    吕秀莲摇了摇头,道: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我还没有去联系他们……

    我抿嘴看着她,过了一会儿道:行吧,马云浩的丧事,我们操办,您就不用太操心了,先去联系联系三天之前跟他一起出去玩的同学,问问他去了哪儿吧。

    我隐隐约约觉得,这件事情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

    厨房里一闪而过的鬼脸,吕秀莲所说马云浩之前的怪异举动,很有可能是因为马云浩在三天之前,撞了邪导致的!

    跟吕秀莲说完,一个在帮忙操办丧事的老头,便让我们跟他一起,前去马家的坟地看宅。

    跟随我们一起的,是几个中年壮汉。

    他们手中拿着铁楸之类的东西,阴宅确定之后,就要开始挖坟坑。

    路上,孟瘸子跟我走在一块,低声问道:小淼,发现什么了?

    三天之前马云浩去了哪儿很重要,极有可能是在什么地方撞了邪,被鬼蒙眼了。我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

    孟瘸子点了点头,道:不错,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看来你小子倒是有几分道行嘛。

    那带小淼来可就是来对了,哈哈。李小光在身旁也笑着说道。

    我抿了抿嘴没有吭声,若马云浩真的撞了邪,那邪祟定然还在,不然厨房内,不会出现奇怪的鬼脸。

    再加上马云浩横死,怨念极重,这件丧事,恐怕不是那么好操办的!

    跟随老头来到坟地旁边之后,我四处看了看,来以此确定坟地的乾坤方位。

    每一个家族的坟地,都有自己特定的乾坤方位,之后的每个家族成员,都要按照这种方位来下葬。

    若是下葬的位置不对,便会影响在世的家人。

    所以,一些大家族的祖坟墓地,都保护的格外完好,就是为了防止有人乱动坟地风水,从而影响家族运势。

    马家的坟地上,只有孤零零的两座坟头,并且杂草丛生,显然很少有人祭拜。

    如此一来,乾坤方位倒也好找。

    确定好了方位之后,我便将要挖坟坑的地点,告诉了拿着铁楸的众人。

    而我自己则在一旁,从背包里拿出了墨斗线!

    前面说过,横死之人怨念极重,下葬的方式自然也要和常人有所不同。

    最重要的是,要用风水阵法,来消磨丧者的怨气,以达到能够转世投胎的目的。

    这其中要用到的,便是风水术之中的锢魂术!

    能够禁锢住死者怨气,防止外散。

    在墨斗线抹上朱砂和鸡血混合的液体之后,我将其钉在地上,随即拉直,在地里标记出几个方位。

    朱砂和鸡血皆是纯阳之物,能够极大的克制阴邪之气。

    随即,我取来一把铁楸,在标记好的方位处挖出一个小坑,把叠好的三角符箓,放了进去,再用桃木钉钉死其中。

    这些符箓,便是开启锢魂术的关键所在!

    做完这一切,我站起身,站在旁边,看着快要成型的坟坑。

    咔擦!

    一个中年壮汉的铁楸,像是铲到了什么硬物,发出一阵声响。

    这下面有东西!

    壮汉站在里面,冲着我们喊了一声。

    我心里一凛,在坟坑里挖出别的东西,不是一种好的兆头,连忙道:往下挖,看看是什么。

    壮汉点头,快速的刨了几下,随即,一个青色盒子,被挖了出来。

    盒子上面挂着一把生锈的铁锁,造型方正古朴,表面上却有斑斑血迹一样的东西。

    这是啥?

    那壮汉说着,就要用手去挖。

    别动!

    我连忙喊了一声,看着他道:别乱动,先上来。

    咋了,小先生?壮汉有些疑惑的看着我,开口问道。

    墓地里挖出来的东西,会是什么好东西!让你别动就别动是了!老头站在坑边,低声呵斥一句。

    壮汉咧咧嘴没有吭声,目光看向了我。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我,孟瘸子的眉头皱起,在一旁道:这玩意儿,怎么这么像骨灰盒?

    骨灰盒?!

    中年壮汉顿时一惊,二话不说就爬了上来,吐了两口唾沫,道:呸,怎么这么晦气,能碰到这玩意儿!

    咱们农村办丧事儿,都不用骨灰盒,怎么在老马家低头里有一个?老头疑惑的看着孟瘸子,开口问道。

    这就要问他们家自己了。

    孟瘸子装作一副高深的样子,摇了摇头说道。

    我的眉头也不自觉地皱了起来,看着那个青色的盒子,心中猛然一个激灵,突然想起爷爷曾经给我说过的一种十分特殊的丧葬形式!

    叠葬!

    所谓叠葬,并不是叠在一起下葬。通俗来讲,就是一种有些怪异的陪葬形式。

    这种陪葬形式,是拿一个月内夭折的婴童,焚烧之后,装进小盒子当中,放置在丧主棺材的风一处水位上。

    有些人是为了求偏财,搞出这种形式。

    但也有一种,是为了害死丧主一家,故意搞出这种方式!

    婴童初到人世,却突然夭折,带着最为纯粹的怨念。一些高人,能够将这些怨念为己所用,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而在马家的祖坟墓地里面,出现了这个小盒子,着实让我惊诧不已!

    《阴阳灵相》第9章 替死鬼

    我的心中充满了疑惑,但并没有当众说出来。

    看着那青色的盒子,对坟坑里的中年道:老哥,把这盒子填埋回去,从西南方向再挖一尺,具体怎么回事,回去之后问了主家再说。

    行嘞。

    那中年也没过多的纠结,点了点头。

    盒子掩盖住之后,坟坑往西南方向挪了一尺,随后休整一番,算是正式完工。

    随后,我在坟坑的旁边插上一面小黄旗,来表示这个坟坑,是即将要下葬的地方。其他村民或者路人看到这个标志之后,便不会上前来瞎凑热闹。

    忙活完这一切,我们一行人再度回到了马家。

    关于叠葬的事情,我并没有直接去问吕秀莲。

    我们这里有一种规矩,在下葬棺材的时候,女性不能在坟地旁边看着。

    大概原因便是,老祖宗认为,男为阳女为阴,女性阴气较重,而刚入土的丧者阴气也比较重,两者相遇容易冲撞,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只有封土之后,女性才能前来祭拜。

    所以关于叠葬,吕秀莲应该不会知道。

    而他的丈夫马强,极有可能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若这叠葬是只为求财,那还罢了。但若是另有用途,恐怕马云浩的死,仅仅是一个开始!

    ……

    我们回到马家之后,老头和一些中年便跟我们坐在了一起。

    这些大部分是村里来帮忙的叔侄弟兄,都是与丧主家关系比较亲近的人。

    而一直在主持帮忙的老头,是马强的亲大叔。

    马老头的脸色不是很好,但他作为主事人,是要安顿好我这种操办丧事的阴阳先生的。

    孟瘸子与他交流一阵儿,最后确定了下葬的时间。

    明早六点,鸡鸣之时起棺入土。

    确定了日子,吕秀莲便与同村人一起离开,到医院里接马强回家,见孩子的最后一面。

    而我们忙活了那么久,饭点之时,便被邀请一起上席吃饭。

    酒过三巡,马老头等人就拉开了话匣子,开始侃大山。

    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倒流水河上面。

    由于这条河的独特性,所以几乎申城不少人,都听说过。

    其中一个叫建生的中年,表情变得神秘兮兮,看着我们,道:你们听说没,前段时间倒流水河的桥塌了,冲出来一口棺材,那棺材说是清末的一个大地主家的女儿,不愿意被包办婚姻,投河自尽的!

    据说那桥就是为了镇压那女的怨气修的,现在桥塌了,棺材都冲出来了,好多人都说桥边,在闹鬼哩!

    另一人也紧跟着点头,道:那桥啥时候修的不知道,但是之前破的不像样子都没敢修过,我们村的大志,不就是大半夜走那座桥,车翻了掉河里淹死的么。

    邪性,邪性得很呐!

    建生点头,与其低声议论着。

    马老头顿时请喝一声:喝酒就喝酒,在这儿聊这些不好,别瞎说了!我听说上面已经批示,重新建一座新桥了。

    我看建不成的多一些,以前不也说建,一直都动不了工。建生咧咧嘴,摇头说道。

    我坐在旁边,看着他们交谈,脑海中再度浮现出那女尸苍白的脸庞。

    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灵堂上的遗像。

    突然,遗像上再度一闪而过一张鬼脸,与我之前再厨房看到过的一模一样!

    我心中顿时一凛。

    那鬼脸还没有消失,就在这座小院里面!

    此时正值开席吃饭的时候,院子内灯火通明,人也不少,阳气很旺盛。

    这鬼脸胆敢再出来,道行肯定不浅!

    遗像上略像稚嫩的马云浩,眼神之中带着一种莫名怪异的神色。

    我暂且没有声张,匆匆吃罢饭后,起身往门外走去。

    孟瘸子和李小光也跟着我一同走了出来,孟瘸子看着我,道:小淼,你刚刚发现了什么?我看你神色不太对劲。

    这屋子里有古怪啊。

    我看着他,低声道:下午的时候,我就在厨房里发现了一张一闪而过的人脸,刚刚吃饭的时候,在遗像上又发现了!这肯定不是巧合,有东西就藏在屋子里!

    你们知道替死鬼么?

    孟瘸子看着我和李小光,突然开口说道。

    我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我们常听说的替死鬼,一般指的是水中的水鬼。

    失足或者投河自尽之人,鬼魂是无法下地府转世投胎的,只能一直被禁锢在水中,游荡在水底。

    直到碰见下一个入水的人,然后将其拉入河水之中淹死,做它的替死鬼,它便可以转世投胎。

    这种说法,在霓虹国也有出现,他们将这些水鬼,称之为‘河童’。

    孟瘸子眯着眼,又道:我根据这孩子的八字算了一下,他在十六岁的时候有一劫,如果要避免,就要避免去河边水塘等地方。这孩子刚十六就死了,应该是被躲过这一劫,所以很有可能,他去的地方,就是河边水塘之类的!

    倒流水河?!

    我的脑海里突然冒出这个念头,惊呼一声。

    孟瘸子点了点头:有这个可能!

    又是倒流水河!

    我咬了咬牙,似乎从那女尸出现之后,我总能遇到关于倒流水河的事情!

    那具女尸就如同阴魂不散一般,害死了爷爷,又始终缠着我,无法甩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只觉得心口如同有一块大石头压着一般,有些喘不过气来。

    别想那么多,我只是一个猜测。

    孟瘸子拍了拍我,低声说道。

    我摇了摇头,没有吭声。

    不远处的喧嚣声,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闪烁着灯光的救护车,停在了路口。

    紧接着,几个医生和护士,从后面拉出一副带轮担架,往马家的方向而来。

    身后跟着吕秀莲和她同村帮忙的人。

    那担架上躺着的,自然就是马云浩的父亲马强了。

    医生和护士拿着输液和氧气瓶跟随,看起来病的有些严重。

    突然,一个护士停下了身子,目光看向了我。

    紧接着将手中的东西交给一旁的人,向我走了过来。

    我楞了一下,不可思议的看着来人的方向。

    即便是她戴着口罩,但看到她的眼睛,我瞬间就认出她是谁。

    万万没想到,我在这个地方,竟然还能碰到她!

    上一本:经典小说惟愿来生不爱你在线阅读完整版 下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