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好看的都市小说>书荒求小说交换吧,运气by漠兮全章节免费阅读

    书荒求小说交换吧,运气by漠兮全章节免费阅读

    来源:网易 发布时间:2020-09-25 14:34:32 作者:漠兮
    陆星成童小悠是著名作者漠兮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那么陆星成童小悠的结局如何呢?让我们一起先睹为快吧。PART5当你运气不好时,我希望你可以离我远点,毕竟我那么重要,你做人......
    书荒求小说交换吧,运气by漠兮全章节免费阅读

    《交换吧,运气》

    PART5

    当你运气不好时,我希望你可以离我远点,毕竟我那么重要,你做人可不能太自私。

    ——《孤独星人》专栏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渴望被陆星成翻牌,就有多少人恨不得陆星成死,恨他恨得牙痒而又不得不屈居其下。如今这个队伍里,又增加了宋儒儒这个新成员。

    “你说说,那个水晶烛台是镶了钻还是镀了金啊,要那么贵!钱不是问题,问题是他把你都践踏成啥样了!他

    除了长得好看,运气好,少年成名,呼风唤雨,捧谁谁红,卖啥啥火,有什么了不起的?”

    “这还不够吗?”童小悠沮丧地说,“我一条都没有呢……”

    宋儒儒拎起没出息的童小悠狠狠数落:“你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吗?你去告诉他,那破玩意我分分钟淘宝一个同款,咱、不、赔!”

    “你就借我救个急嘛,等我年底就可以全部还给你了。”童小悠可怜地哀求道,她没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她有的是“只要能做设计师让我怎样都可以癌”晚期。

    宋儒儒脸色通红,像是气得,又像是其他。

    童小悠试探地问:“儒儒,你不会没钱了吧?”

    “怎么可能!”宋儒儒愤然拍胸,“我的钱都在股票里呢!”

    “……”

    清晨四点,童小悠起床了,因为陆星成将于五点亲自跟着摄影组去北山拍外景。下个月的新刊上市在即,而他对封面很不满意决定重拍。陆星成的要求是拍出雨后山景的空灵和日光的通透,整个摄影组和模特都暗自叫苦,当然仅限暗自。

    今天轮早班的是Daly,童小悠本不必早起,可她一夜辗转,还是决定去求陆星成,商量一个分期赔款。

    等她到的时候已经拍好了一组,模特在寒风里瑟瑟发抖,陆星成在一旁审阅样片,童小悠悄悄地凑了过去。陆星成并未在意她,倒是温惜披着长大衣走过来,对她笑了笑:“新工作怎么样?”

    “挺好的。”童小悠说这话既真心又心虚。

    温惜有些调皮地笑了一下:“我听说你运气不太好?”

    听说?童小悠想了一下,她运气背人人皆知,温惜真是太温柔了,竟然用了个问句,她都会给自己加个惊叹号。她沮丧地说:“是很不好。”

    看完样片的陆星成侧身看向温惜下达指令:“你一会儿还要重拍。”

    温惜大概是唯一一个敢当面对陆星成翻白眼然后甩脸走人的人,童小悠忍不住多

    看了几眼。一个是叱咤风云的时尚领袖,一个是风姿绰约的超级模特,童小悠想给自己加一排的惊叹号,有些事真的是七分靠打拼,九十三分天注定。

    陆星成仿佛洞悉了童小悠的内心,语调冰冷:“别把失误怪给运气。懒就是懒,不是拖延症;蠢就是蠢,不是志不在此。”

    童小悠硬着头皮解释,她没想推卸什么,只是想为自己争取到一丁点的公平:“主编,烛台的钱我可不可以用工资分期扣?我现在的助理工资是……”

    “你从今天就去仓库工作了。”陆星成打断她的话,“库管的工资是现在的一半。”

    童小悠愣住了,身体里最后一丁点力量轻飘飘地飞了出去。

    “就因为我打碎了烛台?”

    陆星成给了童小悠今天第一个正眼:“因为你把错误推给运气,我身边不需要这样的人。还好库房的衣服没长手也没长腿,你运气再差它们也不会打群架把自己撕碎。”他从不同情失败者,因为这些人最拿手的就是抱怨,抱怨天时地利,抱怨上司同事,抱怨出身抱怨社会,抱怨宇宙里有七颗星星太亮影响睡眠!

    二十六年的背运几乎把童小悠的底线磨平,无数次的失望已经让她对自己不再有任何自信。没有底气去反驳,也没有勇气去抗争,但总有一件事她永远有200%的把握。

    “主编,如果我能证明我就是运气不好呢?”

    陆星成眸光一转:“哦?”

    半山腰有座道观,童小悠径直走到大殿前,拿过求签的签筒走到陆星成面前,认真地说:“主编,我可以摇出所有的下下签。”

    陆星成不说话,表示观望,心里却默算了一下概率。

    童小悠深吸一口气,上下左右开始摇签。“啪!”第一根掉出来——下下签!

    她如获至宝地奉上,然后继续摇。“啪!”第二根掉落,依旧是下下签,童小悠的自信心前所未有的膨胀!看到没,如果举办一个摇下下签比赛,她就不会拿五个零了!

    如有神助,童小悠速战速决,逢摇必中。

    陆星成抓了一手的下下签,真是满满的凶煞。所以他才不同情失败者,这些人各个都身怀绝技,要不就是怨气冲天,要不就和童小悠这样——衰神附体!当初要不是和温惜做交易,他怎么会留下这么个奇葩!太、可、怕、了!

    童小悠很骄傲地说:“主编,我说了我不是抱怨,现在我证明给你看啦!”

    陆星成点头赞同:“对,你不用赔偿了,也不用去仓库了,明天也不用上班了。”

    “为什么?”童小悠脸色大变。

    陆星成一脸“这还用问”的表情:“你衰成这样,我还留你在杂志社?万一你下次衰出新花样,你要让杂志社原地爆炸吗?”他虽然不信运气之说,可明晃晃的一个衰神站在他眼前,他不能不避啊!

    “主编!不要啊!”眼见主编要遗弃自己,童小悠放下签筒就跑出来追他。雨后的石阶满是青苔,她脚下一滑,咕噜咕噜滚下山去……

    青石台阶真是硬,童小悠觉得全身都摔散架了。在更剧烈的疼痛感袭来前,她模糊地看见越来越远的陆星成。他的预测力真是神准啊——她果真衰出新花样了!

    被抬上救护车的时候,童小悠想:这应该是她从小到大证明自己最成功的一次了,不仅一次到位,还超常发挥了!只是疼得让她有点想哭是怎么回事?

    眼泪一流出来,右脸颊就一阵刺痛。童小悠伤心地问站在不远处的Daly:“我是不是破相了?”

    童小悠的额角磕破了一块,半边脸都是血。Daly思忖了一下,摇摇头:“我

    认为没动骨头都不算整容,鼻子没歪都不算破相。”

    “那我会残废吗?”童小悠疼得直抽气。

    “你卡在台阶转弯那里没掉下去,残不了。”

    “哦。”童小悠应了一声,然后叹了口气,“我明天是真的不用上班了。”

    站得更远些的陆星成冷面冷心地开口:“手又没断,有什么资格不工作?”

    童小悠突然两眼睁大,似乎明白了什么,张着嘴说不出话来。陆星成瞥了她一眼,转身就走。

    Daly解释:“工伤期间辞退你违反《劳动合同法》。”

     

    不幸的事已然发生,那只能去想一些幸运的事。

    比如,因为山上气温低,童小悠穿了长袖长裤厚外套,所以只有右脚脚踝摔肿了,外加额头和左手腕有两处皮外伤,以童小悠狼狗一样的复原力,留院观察48小时就可以回家休养了。再比如,因为工伤,不但暂时保住了工作,还有一笔可观的营养费。而陆星成呢,当真是言出必行,午后就让Daly送来一摞厚厚的请柬外加一张密密麻麻的名单。

    “周末是总公司的周年晚会,这是《CHIC》邀请的宾客名单,你负责手写请柬。”Daly说着指了指她受伤的右脚,“写字用不着脚,对吧?”

    其实Daly低估了童小悠对干活的忍耐力,对她来说只要能留下,让她用脚写字,也不是不可能。

    “周年晚会一定很热闹吧?”童小悠有些羡慕地看向Daly,虽然她在杂志社工作了四年,可一次周年庆还没参加过呢。

    “这次你也要去。”Daly对着童小悠比划了一个拉上嘴的动作,“你最近最好少吃点,否则以你现在的体重是穿不了2码的衣服的。”

    她也能去参加周年晚会?!童小悠瞬间满血复活,抄写请柬时指如疾飞,势如闪电。

    哇,风尚杯设计大赛的冠军也要来!必须去要签名!

    不得了,还有大明星!影帝影后加舞王,一定要去合照!

    我的天呐,连退隐多年的时尚教父都要参加,看一眼都会多活三年!

    抄到最后一张时,童小悠突然发现自己的名字竟然写在备注里的颁奖司仪那一栏。她?颁奖司仪?为什么有一种诡异的感觉?

    “Daly,晚会的主持人请了谁啊?”

    Daly坐在床边精心打磨他完美无瑕的指甲,心不在焉地说:“穆扬啊。”

    童小悠有如醍醐灌顶,主编这是要送她这个衰神去克穆扬这个死敌啊!一石二鸟,一箭双雕,她仿佛可以看见陆星成那抹淡漠里带着不屑、不屑里带着自负的笑容。

    以后谁再和她说陆星成是靠运气的,她就和谁急!陆星成能有今天,靠的绝对是慧眼识人、物尽其用!


    <

    上一本:天降萌宝:妈咪很抢手的全文永久免费在线阅读-安初夏霍慎行更新 下一本:经典小说交换吧,运气在线免费阅读(漠兮)